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要是他為自己開脫一點都會讓人覺得他華而不實,並不是顧錦交託一生的好對象。

偏偏他沒有找任何借口,甚至還反駁一下都沒有,這才是真男人。

這時候管家將唐茗也帶了過來,看到面前的司厲霆他滿臉驚訝之色。

「三叔,你還活著?」

所有人都以為他死了,誰知道他活得好好的。

「爺,我還以為這輩子都見不到你了。」林均也出現在別墅。

該來的故人們都來了,林均和司厲霆的感情最深,畢竟當年的他只是一個落魄大學生。

如果不是司厲霆賞識並且收留了他,只怕現在他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人。

顧錦回美國待產以後雖然帝凰有林均暫時處理,不過很多大事還是需要一個決斷的。

司厲霆悄悄聯繫上了林均,林均幾個月之前已經知道他沒有死的消息。

不過帝凰事務繁忙,他也沒辦法脫身,和司厲霆也只是業務上的往來。

至於本人,他也差不多有一年沒有見到。

當初知道司厲霆墜海,對林均來說也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看到司厲霆還好好的活著,他一個大男人眼中也閃爍著晶瑩的淚花。

激動之情難以言說,只是眼中的複雜被司厲霆收入眼底。

司厲霆打量著林均,他瘦了很多,不過也顯得更加成熟了一些。

「你為帝凰操勞了太多,等這段時間過去,我會給你放一個長假。」

男人和女人不同,也許女人早就哭著訴說。

林均忍著眼淚,一字一句道:「爺,幸不辱命。」

司厲霆將帝凰交給他,他就不能讓司厲霆失望。

顧錦趕緊招呼著眾人坐下來,今天就當是朋友之間的聚會。

「爺,雖然你和太太兜兜轉轉,恭喜你們終於走到了一起,這一杯我敬你。」

林均可以說是最清楚兩人之間的情誼,有多不容易他都知道。

尤其是當顧錦墜海那段時間,司厲霆過著行屍走肉一般的日子。

看著現在兩人歷經千險走到一起,還有了一個可愛的寶寶,他打心眼為兩人感到開心。

司厲霆今晚也很開心,和大家暢飲起來。

南宮熏和他本是敵人,曾經甚至打算和他拼個你死我活。

最後還是被顧錦和司厲霆之間的愛情所打敗,顧錦和他之間的感情根本就割不斷。

「這一杯酒,以後你要好好對她,要是敢對她有半點不好,我不會饒了你。」

南宮熏舉著酒杯,他邁出這一步就證明他是徹底放下了顧錦,真心祝福司厲霆和她。

這一年來他確實對顧錦關照了很多,顧錦和司厲霆對他都很感謝。

男人之間的情誼不必言說,玻璃杯相碰,司厲霆一字一句道:「這輩子我都不會對她不好。」

顧錦為他所付出的東西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輩子他辜負誰都不可能辜負顧錦,她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你們這些壞人,喝酒都不叫我。」顧南滄也出現在了別墅。

「哥,今晚你不是有些忙,所以我就沒叫你。」顧錦開心的給他挪了一個位置。

顧南滄的加入又讓酒局變得熱鬧起來,這些本來身份各異的人聚集在一起。

也許曾經有仇,也許還有過節,一笑泯恩仇,都在酒里。

唐茗端著酒杯溫柔的看著顧錦,「祝福的話我似乎說了幾次,但每次都會出現意外,這一次我什麼都不說,因為我相信你已經找到了幸福。」

「茗哥哥,謝謝。」

在國內的那大半年,唐茗也幫了她許多。

顧錦曾經想過,雖然她的前半生一塌糊塗,沒有家人,沒有朋友。

不過後來這些都慢慢來了,左邊是她愛的人,右邊是她的家人,身邊就是朋友們。

秋葵酒量不好,很快就醉了,她樂得在紫藤樹下跳舞,非說螢火蟲是蝴蝶。

「哇,好多小蝴蝶,我要抓到你。」

南宮墨害怕她受傷,也趕緊追了上去。

看著秋葵左撲右撲,「笨蛋,哪裡有蝴蝶,都是螢火蟲。」

「明明就有,這裡就有一隻。」秋葵一巴掌打到南宮墨的臉上。

「該死的,你是不是趁機報復我?」南宮墨咬牙切齒。

「呀,那邊還有小蝴蝶。」秋葵搖晃著身體跑開。

「蠢女人,你慢點。」

顧錦看著那追逐的兩人,身邊的朋友喝得熱火朝天,大家都甩掉本來的身份。朋友,愛人,家人都在,她確實已經找到了幸福。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驚擾到了床上酣睡的女人。

睫毛輕輕顫動,顧錦緩緩睜眼。

因為她要餵奶的緣故,所以昨晚喝得並不多,揉了揉眼睛,身邊的位置空空如也。

開飯吧,小輝煌 昨晚她很早就抱著孩子回來睡覺,還不知道司厲霆等人喝到幾點。

「太太,你醒了。」小竹走進來。

「嗯,幾點了?」

「快八點了,化妝師和造型師都過來了,你可以起床洗漱打扮,對了,少爺特地吩咐過先吃早餐,不然一會兒忙起來就沒時間。」

司厲霆向來都這麼體貼,給她安排好了一切。

顧錦先給錦諾餵了奶這才去梳洗,等她出來的時候化妝師手中提著一條白色的長禮服。

禮服的造型十分别致,尤其是在托尾上全是用特別的刺繡,上面綴著閃亮的碎鑽。

只是輕輕一晃動,裙擺上便搖曳著銀色光芒。

之前司厲霆讓她不用操心禮服的事情,顧錦也沒有太在意。

然而此刻看到這條禮服裙子,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夠拒絕。

不管是從造型還是設計都完美得不可挑剔,看似只有白色,但其實禮服設計十分複雜。

早在幾個月以前司厲霆就親自飛到米蘭定製了這條禮服,上面的一針一線都是手工完成,包括每一針的刺繡。

沒有女人會對鑽石有抵抗力,這條清新高貴的裙子卻又不失奢華。

顧錦也算是穿過不少名貴大牌的設計款,但從來沒有哪一條裙子會讓她覺得這麼驚艷的。

造型師解釋道:「太太,這條禮服是出自知名大師莉婭之手,上面的每顆鑽石並非是什麼邊角料。

是由莉婭親自挑選最好的鑽石,最好的切割,每一顆鑽石的排列和擺放都有著嚴格要求。

這是莉婭大師最滿意的一件作品,這已經不能稱之為衣服,而是一件藝術珍品。」

不用她說顧錦也知道這條裙子的用料以及做工,說是天價也不為過。

「聽說在衣服上鑲嵌鑽石的想法是史密斯先生提出來的,一共有九百九十九顆,象徵著他對你的愛永遠不變。」

周圍的化妝師都是一臉羨慕的樣子,「真是羨慕太太可以找到這樣好的男人,他可真是將你捧到了手心。」

顧錦穿上那條昂貴的禮服,還沒有化妝的她已經是星光熠熠。

每顆大小不一的鑽石排列得很好,根本不會讓人覺得有一點庸俗。

反而覺得像是漫天星辰灑落在裙上,星光耀然。

「太太,這條禮服太適合你了!」造型師和化妝師都忍不住驚嘆。

「一開始史密斯先生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本來還有人質疑,說那麼多鑽石極有可能會讓禮服變得庸俗。

莉婭真不愧是大師,竟然完成得這麼好,而且和太太你的氣質十分搭,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穿出太太你的這種感覺。

顧錦嘴角上揚,對她來說這不是一條天價裙子,而是司厲霆對她的愛。

她坐在梳妝台前,靜靜的讓人化妝做造型。

「太太,你真的好美!」小竹稱讚道。

鏡中的顧錦退去了屬於少女的稚嫩和青澀,多了一些高貴和成熟。

宛若神話中聖潔的女神,神聖而又讓人覺得高不可攀,只能遠觀。

「太太和這條裙子一樣都是藝術品,簡直太美了!」

化妝師都感嘆自己分明還沒有太過用力的化妝就呈現出了這麼好的狀態。

「蘇蘇,好了嗎?」司厲霆出現在門口。

顧錦起身朝著他看來,兩人都被對方今天的打扮所驚訝。

哪怕是早就認識的人每天朝夕相處,然而此刻仍舊像是第一次初見的那種驚艷。

向來只穿深色衣服,破天荒他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西服。

休掉妖孽夫君:女人,你敢不要我 以前的他是沉重和神秘,今天則是溫柔如同和煦春風。

湛藍色雙瞳猶如平靜的海面,陽光照射下波光粼粼。

「厲霆哥哥。」顧錦輕輕的喚他。

這樣高貴典雅的顧錦就像是天空中那輪皎潔的圓月,眾星在她身邊都失去了光輝。

「蘇蘇,你真美。」司厲霆覺得自己眼睛都快移不開了。

顧錦害羞一笑:「謝謝。」

「準備好了嗎?」他朝著她伸手。

顧錦將手放到他的手心,「嗯,我們走吧。」

兩人十指緊扣,並肩而行。

身後的人都是一臉羨慕的看著兩人,「這就是戀愛的酸臭味嗎?單身狗表示狗糧吃撐了。」

哪怕那兩人並沒有太多言語,渾身都散發著一種名為幸福的味道。

「他們真的好配,就像是小時候看到童話書寫得公主和王子一樣。」

「什麼時候我才能找到這樣一位白馬王子。」

車子早就準備好了,因為怕現場人多口雜,顧錦選擇讓寶寶留在家裡。

司厲霆紳士的替她打開車門,車中兩人的手一直緊握在一起。

顧錦手中有些汗水,可想而知她的心情也並不是很平靜的。

「蘇蘇,別怕,這次不會出事。」

前兩次發生意外都是因為兩人沒在一起,這一次兩人始終沒有分開,杜絕任何意外。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婚禮現場司厲霆也安排了人手,設備也檢查過,他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可能性。

「嗯。」顧錦反握住他的手。

另外一邊,顧明珠和顧苒天不亮就起床打扮。

「明珠,為什麼我覺得有些不安呢?」

「媽,你不安什麼?」

「你說你要和史密斯家訂婚,為什麼他們沒有和我們有任何溝通,顧苒那丫頭通知了那麼多人,如果只是為了賭氣這代價也太大了。」

「他應該是想要給我一個驚喜吧,顧苒那丫頭黑歷史那麼多,史密斯是什麼人?不可能看上她的。」

「可是……」顧媽媽還想說什麼,顧明珠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之中,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媽,你看我戴哪條項鏈比較好?」

看著眼前的女兒,顧媽媽只是嘆了口氣。

從來還沒有哪個訂婚的不告訴對方任何事情,她本以為這幾天史密斯家會和她們接觸,然而等了這麼多天都沒有一點消息,她開始不安。

如果今天不是顧明珠訂婚的話,那這次她們臉就丟大了。

顧明珠打扮一新,「媽,我們早點過去吧,今天來的客人有很多,我們得過去招呼客人。」

「嗯。」顧媽媽回答得都有些敷衍和牽強,希望老天爺保佑不會有變故吧。

顧苒這邊也和家人收拾好了出門,兩邊的人幾乎是同時到達。

兩人穿著同款裙子,顧苒看到顧明珠,雙方都沒有想到對方還真的會來。

「喲,姐姐的臉可真大,一點都不怕打臉呢。」顧苒嘲諷道。

「我倒是要看看打臉的是誰,勸你現在回去還能留點臉面,免得一會拉著舅舅和舅媽的臉一起被打。」顧明珠反唇相譏。

大舅媽拉了拉顧明珠,「明珠,今天客人多,不要失了禮貌。」

「好的媽。」顧明珠趕緊調整了儀態,她可不能丟臉。二舅媽則是不屑的開口道:「嫂嫂,我還是勸你們不要露面,你們在家族群里說史密斯要和明珠訂婚,讓大家聽聽當玩笑就罷了。一會兒來的客人全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還

有親戚朋友,在他們面前丟臉就不太好了。」

聽完二舅媽的諷刺,大舅媽也不甘示弱,「倒是你們把臉收起來,免得一會兒難看,明珠,我們走。」

兩邊的人勢同水火,誰都不願意相信對方是要訂婚的。

顧明珠和顧苒一路上就沒停過,最後走到大廳門口。

「還不回去么?臉皮可真是夠厚的。」

誘惑的溫柔 「要回去的人是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呵,等見了史密斯有你哭的!」 兩家人一起進了大廳,雖然只是訂婚宴,但布置得十分溫馨浪漫,空氣中瀰漫著鮮花的清香味道。

顧明珠和顧苒都同時在想,這就是為我準備的訂婚宴么?

這個點來的大多都是史密斯家和顧家比較親的人,其他賓客還沒來。

顧苒和顧明珠自發去招呼客人,最迷茫的是顧家的人,顧明珠說要訂婚,顧苒也說要訂婚,簡直就是莫名其妙嘛。

之前只是電話聯繫還好,現在兩邊的人都到了這裡,旁觀者都弄得一頭霧水,這比真假孫悟空還要難辨認。

關鍵是正主還沒有來,一時半會兒也不知道真相。

「苒兒,你過來。」一個女人她招招手。

顧苒笑著走去,「小姨你來了,小姨父怎麼沒來?」

「他有點忙來不了,苒兒,你和明珠究竟是怎麼回事?誰才是今天的主角?」

「當然是我了,顧明珠算個什麼鬼,小姨你放心,一會兒等史密斯來了就真相大白。」顧苒十分有信心。

賓客們漸漸變多,都很詭異的看著這一幕,兩個訂婚的未婚妻?

顧苒看著招呼客人的顧明珠絲毫沒有退讓之意,該死的顧明珠竟然敢搶她的風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