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要是這樣子的摺疊桌,投放到市場上去,肯定是受歡迎,沒看楊春生自己在學做木工活,都對這樣的桌子很眼紅?

搞不好,別的頭腦靈活的人看著了,也去市場買了這樣的板材,就直接模仿過去,然後這青松傢具廠的東西,也不見得很有優勢,跟別人處於同一水平在競爭了。

這邊「辣妹子」小吃店的事,已經給硃砂敲了警鐘。

這小吃店開著,都有朱貴明這樣的人跳出來,做同樣的生意來競爭,搞不好,這傢具,也同樣有人競爭。 硃砂現在的想法,就是將這些材料,全部製作成成品,然後,將這些成品,一古腦的推向市場。

等著別人發現了這個商機,也再去想著購進這樣的板材,跟風經營,那時候,青松傢具廠的傢具,已經佔有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了。

這個想法,是挺大膽。

李青松對於這樣的思路,也有些接受不了。

這是把所有的材料都先做成這樣的桌子,在廠里堆著,再一齊投出去?

這萬一賣不掉,這不全砸在自己的手中了?

現在這傢具廠的地盤大,李青松不擔憂堆放的問題,他擔憂,萬一賣不掉,這不虧了?

如果做一點賣一點,就算這桌子不好賣,他還可以把板材用來製作一些別的傢具啊。

「爸,這個不用擔憂,全部製作出來,投放到市場上去,完全是沒問題。別忘記了,我們除了可以在城裡的市場賣,還可以銷往那些鄉下。」硃砂現在對於這些鄉下市場,也挺有把握。

沒看她的毛線生意,現在就是在這些鄉場做開了?

到時候,也不過就是讓這些賣毛線的婦女,再幫搭著賣桌子唄。

李青松想了想,似乎硃砂的毛線生意,也是這麼經營的啊。

硃砂就完全是搞的批發模式,就讓這些婦女自己來提貨,拿去鄉下賣。

自己這兒都已經叫傢具廠了,多做一點出來賣,也是可以。

「行,我聽你的。」李青松點點頭。

雖然心中忐忑,但他也是願意聽著硃砂的安排。

於是,李青松帶著楊春生,就開始日復一日的製作著這種簡易的摺疊桌了。

****

在李青松這邊傢具廠開始做事的時候,朱貴明這邊的小吃店,也是在硃砂的期待中,開張了。

他的小吃店,也在處處努力的模仿著硃砂這邊的「辣妹子」小吃店。

只是,朱貴明他們是即想掙錢,又捨不得投資,怕投資的錢打了水漂,所以,這模仿的結果,也有些不倫不類。

明明硃砂這邊是用的淡黃色的色系,整個店鋪就看著寬敞明亮,又乾淨衛生,但朱貴明模仿出來的那個色調,就偏暗了一些,就有一種土黃土黃的感覺。

這樣的感覺,看上去,就不是顯得寬敞明亮乾淨衛生了,相反的,倒是有些顯得臟舊的感覺。

只是,這才開始,一切是新嶄嶄的,倒看不出太多的差異。

為此,張金芳還在沾沾自喜。

這陣子,她也看見了「辣妹子」小吃店的生意火熱,張金芳就期盼著,自己的小吃店開著,就將硃砂這邊的生意給搶光。

反正自己的這個店,更靠近校門,這些學生娃出來,最先就是到自己的這個店。

這樣的優勢,讓張金芳想想就激動。

何況,朱小蓮還替他們支了招,開業的前幾天,要低價競爭,要將這些學生娃全給抓過來。

只要這低價競爭,將「辣妹子」小吃店的生意給搶光了,「辣妹子」小吃店經營不走,最終只能關門,那剩下的生意,不就是由得自己做了? 張金芳就感覺,這樣的生意挺好的。

早知道,自己早就過來做這樣的生意了,就不用去早天門想做什麼毛線生意,被騙了那麼多的錢。

想著被騙的錢,張金芳心中不是那麼美麗了。

幾百塊錢啊,差不多是她們的家底了,就這麼給騙了。

那些騙子,就該挨千萬,上刀山下油鍋都不足為過。

張金芳一邊詛咒著那些騙子,一邊又暗暗期盼,自己這小吃店的生意,快些上道,掙錢多多,將之前被騙的錢,全給掙回來。

前幾天還可以假裝不在,由得她的兄弟張金全在這兒料理。

這現在,馬上要開業了,張金芳和朱貴明不得不冒出來,開始籌備著這些事。

碗筷擱在哪兒,招牌掛在哪兒,桌椅怎麼安放……

兩人還是忙得團團轉,最終,還是按著硃砂的那個「辣妹子」小吃店的擺法,來重新擺放。

這令那些學生過路的時候,都有一種錯覺,這「辣妹子」小吃店又開了第二個分店?

不怪大家這麼想啊。

最初硃砂開這一家小吃店的時候,就有些想搞成連鎖店的形式,一切都有標準化可執行。

張金芳兩口子,模仿著「辣妹子」小吃店的一切,擺放著東西。

想著想著,又有哪兒不清楚的,張金芳又悄悄的跑過去,偷看一眼。

以往都是李明蓉在前面。

李明蓉不認識張金芳,也沒有過多的留意。

反正硃砂已經提醒過,自己該怎麼就怎麼,不要因為敵人亂了陣腳嘛。

可這一次,張金芳再過去,看見的不僅僅有李明蓉,甚至硃砂也在場。

張金芳還打算偷偷摸摸的看呢,哪料得,硃砂抬眼過來,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四目相對中,張金芳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就感覺吧,這硃砂離了朱家大灣,還真是越過越風光,越過越順當了。

這生意經營得好好的,這學習也好好的,甚至連這人吧,也是越長越漂亮了,這麼似笑非笑的看一眼,連自己都有些招架不住。

張金芳也就只能幹笑著,跟硃砂打著招呼:「哎呀,硃砂,你怎麼在這兒?可真是巧了。」

硃砂心中好笑,這演技,也太差了吧?

明明就是因為自己在這兒開了一家小吃店,所以,才跟著在這兒來對著干,還偏要裝出不知情的模樣?

就這樣的演技,裝點什麼賢良淑德和氣大方,也就只能騙騙朱淑華那種沒腦子的女人。

「不巧,我就是在等你。」硃砂就直接走了過去。

那一刻,她身上的氣勢,足有一米八,倒將張金芳給駭得往後退了幾步:「你……你等我幹什麼?」

硃砂輕笑起來:「你在怕什麼?這是平時虧心事做多了,所以,就這麼害怕?」

「誰,誰說我虧心事做多了。」張金芳兀自在強辯:「我這不是許久沒有看見你,所以,有些奇怪嘛。」

穩了穩心神,張金芳將耳邊的頭髮掠過,對硃砂道:「既然今天碰上了你,那我就跟你說一聲,我跟你叔在那邊開了一個小吃店,有空了,你也可以過來坐坐。」 張金芳甚至做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雖然你賭氣,從朱家大灣離開,我可還是把你當作我們朱家的人,這賭氣賭一陣,也就算了,我們不會跟你計較的。」

硃砂唇邊露出譏諷的笑容:「聽你這麼說起,還真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啊。」

「當然,我本來就是,朱家大灣的人,哪個不誇我好……」張金芳還準備自賣自誇一番。

硃砂笑著打斷她的話:「放心,有句老話,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這好不好的,大家心中自然有數。你放心,等你的小吃店開張了,我肯定是要過來坐坐的。」

她說得如此的篤定,倒是讓張金芳心中發慌,警覺的問她:「你,你想做什麼?」

硃砂不由更是失笑:「這倒真是奇了怪了,明明是你剛才邀請我,說你在那邊開了一個小吃店,讓我有空了過來坐坐,我都這麼大方的同意了,等你開張的時候過來坐坐,你倒這樣的表情,你這是在怕什麼呢?」

張金芳在怕什麼?

她當然是怕硃砂過來搗蛋啊。

剛才這請硃砂過去坐坐,其實也就是想氣氣硃砂。

要是看著硃砂被氣得怒髮衝冠,張金芳才高興。

本來開個小吃店在對面,一來就是為了掙錢,二來就是為了噁心硃砂。

連店堂的裝修和擺設,都是故意模仿著硃砂這邊「辣妹子」小吃店的模樣,任誰看著都要嘔氣。

能把硃砂氣得暴跳,這是再好不過。

可現在,對於這樣的挑釁,硃砂並沒有暴跳,這倒是令張金芳驚訝奇怪。

硃砂心中早就一萬頭槽昵大爺家的卧草昵馬在飛奔了。

只是,這生氣有什麼用?

難道還真能衝過去,把朱貴明他們家的小吃店給摞了桌子?

擺明了,這張金芳一家,已經跟胡校長這邊勾上線了,而自己,跟胡校長似乎也不對盤。

自己要真是生氣,做出點什麼過格的事,只怕胡校長這邊,就會借著種種理由,讓自己不能在這兒經營下去了。

所以,硃砂現在心中再氣,也得保持著微笑,對張金芳笑道:「你放心,我肯定不象你做事那樣下作,我也就是過來看看熱鬧。沒理由你整天鬼鬼祟祟的在我門前溜噠,而我不過來看看的道理吧。」

張金芳被噎在那兒。

媚行天下:妖妃蠱君心 她能承認自己是整天鬼鬼祟祟的在硃砂的小吃店門口溜噠?

難道她還不準硃砂過去看看了?

這不是自扇自己的耳光?

「行,歡迎你明天過來看看,說起來,我都不知道你做了這麼久的小吃店,到時候,還請你指點指點。」張金芳是咬著牙說。

硃砂越發的笑得嬌媚了:「瞧你說的,剛才不是還不知道這店是我的嗎?這又知道我做了這麼久的小吃店了?」

張金芳有一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感覺。

早知道硃砂在這兒,她剛才就不該過來偷看啊。

這被硃砂當面逮著,還要明天開業的時候去她的店裡看看。

萬一明天開張的時候,硃砂鬧出什麼難看的事來,這怎麼辦? 張金芳感覺現在的硃砂,越發的捉摸不定。

從硃砂這邊的店裡離開,張金芳心中越想越沒譜。

她是即期盼硃砂鬧事,又怕硃砂鬧事啊。

這期盼著硃砂來鬧事,那可以趁機要求胡校長把硃砂給趕走,不讓硃砂在這學校門口開店了。

可張金芳又把硃砂把事情鬧大了,收不了場,到時候,自己的小吃店被鬧砸了,也鬧心啊。

前陣子才被騙子騙光了家底,現在這開小吃店的錢,也是找別人借的,還要給利息,要是硃砂把這個小吃店鬧砸了,自己還拿什麼掙錢?

在這樣的心想中,張金芳又偷偷摸摸的溜過去,要找胡校長。

胡校長見得張金芳又來找自己,心中也是有些反感了。

是,沒錯,他是承認讓張金芳兩口子在這學校又開一個小吃店。

一來人家說得可憐,說朱小蓮在大學,沒有生活費了,他們就是想開個店,賺兩分辛苦錢,幫補一下朱小蓮而已,以免朱小蓮因為貧窮而綴學。

二來,胡校長確實心中對硃砂有些怨氣,所以,由得朱貴明她們在這兒開個小吃店,也就是藉機打壓一下硃砂而已。

這本來就是這麼一個人情,可現在,張金芳又來找他,胡校長心中不舒服了。

他是一校之長呢,能鬆口讓你在門口再擺個小吃攤已經夠意思了,還想怎麼的?

還真認為他這個校長,是你們朱家的校長?

張金芳還是厚著臉皮過去:「胡校長,你明天有空嗎?」

「沒空。」胡校長直接冷了臉:「我現在很忙,還有,以後進來,請記得要敲門……」

「對不起對不起。」張金芳連連道歉,卻也沒有離開:「胡校長,我實在是為難,這才來麻煩你。明天,我們這個小吃店,不是要開業了嗎?所以,我想請你去我們店裡坐坐,也算是給我們一個好彩頭。」

「說了沒空。」胡校長對這個要求,是根本不理睬。

讓他一個校長,去給一個小吃店開張助興,這是拉低了他的檔次。

說句不好聽的話,這不就是幹個體戶的嘛,他也是看著說得可憐,說朱小蓮大學都沒生活費了,才松的這個口。

胡校長不承認,他讓朱貴明將店開在學校門口,是為了打壓硃砂。

他自我的心理暗示,就是他只是想幫朱小蓮的父母過上一點好日子而已。

「胡校長,你不去,我沒這個膽氣開店啊,我怕那邊小吃店的過來鬧事,剛才我從那邊的小吃店經過,硃砂都已經跳出來威脅我,要讓我好看,還說明天我開張,非要過來找點事……」張金芳作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又開始這一套挑撥離間搬弄是非的本事了。

胡校長被這話給成功的激怒了。

他一拍面前的辦公桌:「她氣?一個開小吃店的個體戶,還真的狂上天了?我不管她是做什麼的,我也不管她讀書有多麼厲害,這要是敢在我們一中的地盤做出點什麼出格的事,有她好看的。」 這話,其實也是變相的出賣了胡校長的心聲。

他心中顧忌的,其實還是硃砂讀書成績厲害這事。

否則,一個開小吃店的個體戶,賺再多的錢,這胡校長,也不見得會看在眼中。

現在這年頭,還不至於象後世那樣,人人見錢眼開,象胡校長這樣的人,還是有自己的一定份的清高的。

「好,明天你們開張,我抽空來小吃店坐坐,我倒要看看,她敢來怎麼鬧事。」胡校長拍著桌子,作了保證。

「那謝謝胡校長,謝謝胡校長。」張金芳得了胡校長的這麼一個保證,點頭哈腰的退了出去:「那我不打擾你了,我先出去,明天中午十二點,請記得一定來幫我們撐腰。」

張金芳這邊,是對硃砂嚴防以待,而硃砂,對於自己這邊的店,也同樣看得比較緊。

畢竟朱貴明和張金芳這兩人,都是無恥的小人。

硃砂不怕她們明面上的競爭,就怕她們暗戳戳的背地使陰招。

萬一一個不防,在背後動了什麼手腳,那可是防不勝防。

傍晚的時候,藍燁穿著大衣,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醫妃翻身:誤惹冷情殿下 對於藍燁能趕過來,硃砂還真是意外。

藍燁一臉的歉意。

這陣子,他也忙,連硃砂和李青松搬了地方的事,他當時也來不及趕去。

現在,這邊的小吃店的事,他怎麼也得抽空過來看看。

見得硃砂在店內這兒瞅瞅,那兒摸摸,象偵察份子在排查敵情,藍燁還有些奇怪。

李明蓉見得藍燁過來,趕緊笑著招呼藍燁。

藍燁的目光,就只是追隨著硃砂。

緋聞大少:來吧,小助理! 這丫頭,真的一天到晚太忙了。

「你在看什麼,讓我來。」藍燁過去,拉過硃砂,也就順勢握了一下她的小手。

硃砂也沒矯情。

大亨的臨時女友 不管她怎麼膽大心細,她也感覺,這些事,還是藍燁來專業一些。

「我其實吧,就是想看看,這店裡,有不有被人動了手腳,故意弄些陷阱給我們。」硃砂講著她的擔憂。

藍燁也明白,點點頭。

上次那幾個小混混過來鬧事的事,他自然是能明白。

「這兩天,我一定盯牢一點。」藍燁就接替著硃砂,認真的房前屋后,開始檢查。

李明蓉有些自責:「也怪我,不認識那女人,還由得她跑過來偷偷打量了好幾次。」

「小姑,你也別自責,那些無恥小人,就算你防得了她這時,也防不了她那時,現在我們只需要做好我們的事。」

此刻也到傍晚的時候,又是該用晚餐的時候。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