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要是顧柒在這,他就不能讓人開槍,怕傷著了顧柒。

穆南樞卻是輕蔑的勾唇一笑:「你的意思,小柒兒不在我身邊,你就能傷害我了?」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嗎?這麼多槍支對準了他,他又不是真的神仙,難道還有金剛不壞之身?

就算是穿了防彈衣,最多也就是身體,他的四肢,他的頭都是弱點。

「柒說你聰明,在我看來你怕是一個傻子,你無非就是仗著柒在你身前我不敢開槍。」

穆南樞的眼裡只有嘲諷,邁克也覺得奇怪,自己做得很乾凈,他是怎麼找到顧柒的下落?

而且還是以這樣的方式登場,不知道是太過自信,還是說他早就有所準備。

哪怕明面上自己佔了百分之百的勝率,此刻邁克也有些緊張。

沒有人不怕死,尤其是他們這一行,唯獨穆南樞居然剛只身前來。

「不如,你開槍試一試……」穆南樞玩味一笑。

「就算不顧及你,我也得顧及著柒,我不可能傷了她!」

「呵,那也要看你是不是有本事在我面前傷人。」穆南樞身上強大的自信讓邁克有些怯場。

顧柒則是小聲在他耳邊道:「小樞樞,現在你都被包圍了,要不然就別裝逼了,一會兒你會被打成馬蜂窩的。」

穆南樞忍俊不禁,這個小混蛋。

「那你就看看,我能不能被打成馬蜂窩。」

「穆南樞,你別太狂妄自大,我這就要了你的命。」邁克親自拿槍,直接朝著穆南樞手臂射來。

「不要邁克,你不能傷他!」

邁克才打開手槍的保險,好像有一隻小蚊蠅飛進了槍口。

接著槍口裡面傳來悶炸聲,他拿著槍也打不齣子彈。

「這是怎麼回事!穆南樞,你做了什麼。」

在他們眼裡這就像是有妖法一樣,穆南樞就在原地沒有動彈,槍卻是莫名其妙廢了。

「卧槽,小樞樞你是不是會魔法啊?」

「那你就好好看著我的魔法。」穆南樞嘴角勾起一笑。

便在這時,他們聽到頭頂上傳來嗡嗡的聲音,好像是一群蜜蜂。

這裡怎麼會有這樣的蜜蜂?然而下一秒一隻蜜蜂直接砸落在一人的身上發出了爆炸聲。

那人是用手去攔,結果手指直接被炸掉,所有人嚇得臉色蒼白。

「不好,不是蜜蜂,是炸彈!!!」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你要是開槍,炸彈會炸得更厲害。

這種小型炸彈一顆不足以炸死人,但是這麼密密麻麻的一堆就能將人詐成馬蜂窩。

誰還敢開槍,一個個都往屋裡鑽,但那蜜蜂好像是長了眼睛,跟著就進來了。

耳邊傳來像是放煙花的聲音,一會兒這裡爆炸,一會兒哪裡爆炸,這可比槍支要靈活多了。

而穆南樞和顧柒身邊竟然沒有一隻蜜蜂會攻擊,他便站在原地,笑看這一切。這時的他猶如九天之上的神,冷眼看著人間的悲喜。 巴黎,一座充滿浪漫氣息的城市。

埃菲爾鐵塔,塞納河畔,巴黎聖母院,隨便一個名字也是全世界赫赫有名的景點。

就在這座浪漫之都,某人可是沒有一點心情欣賞。

整整十個小時,司厲霆的心情一直很差,雖然飛機是最快的交通工具,他卻恨不得插上一雙翅膀趕緊飛到顧錦身邊。

直到視野之中出現了星星點點暈黃色的光芒,巴黎,終於到了。

飛機還沒有落地,他的一顆心已經飛到了機場外面的薔薇古堡。

十個小時,如果是要做手術,恐怕已經做了心臟移植,他的蘇蘇,他說好要保護的蘇蘇……

飛機一落地,司厲霆第一時間沖了下來。

然而他卻傻眼了,前面是一片鋪滿薔薇花的地毯,在鮮花地毯盡頭站著一人。

女人嘴角上揚,眼波溫柔的看著他。

本來又緊張又擔心的司厲霆此刻卻是傻著一張臉,「蘇蘇……」

顧錦朝著他走來,「厲霆哥哥,你到了。」

司厲霆一把將她抱得緊緊的,「蘇蘇,你沒有做心臟移植手術?」

天知道這十來個小時,顧錦有沒有做手術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都快要緊張過度被嚇出心臟病來。

顧錦抓著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聽到了嗎?它還在為你跳動。」

從飛機上又衝出來一群人,整個飛機都是司厲霆的人,為了特地來巴黎搶人,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當所有人下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畫面,唯美的薔薇花之中,兩人緊緊相擁。

不是過來救太太的嗎?那和司厲霆抱在一起的人難道不是太太?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蘇蘇,你不是被劫持了飛機,我還以為你……」

「厲霆哥哥,這件事說來話長,一會兒上車慢慢說,總之我現在挺好的。」

能不好嗎?還有精力來給他鋪薔薇花瓣。

「總裁,太太好好的,我們還需要做點什麼嗎?」

顧錦這才注意到司厲霆身後那齊刷刷一群的黑衣人,他是過來打群架的嗎?

「這裡沒事了,你們回去吧。」司厲霆揮揮手。

大家都傻眼了,剛坐了十個小時的飛機,結果連口水都還沒喝就要被趕回去了?

顧錦笑了笑,「辛苦大家了,既然來了就到巴黎玩玩,我代替我先生給你們放三天家,食宿全包,每人十萬的獎勵。」

「謝謝太太,太太真是好人!」

顧錦招呼道:「阿旺叔,麻煩你招呼一下這些朋友。」

「是,小姐和姑爺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豪門棄愛,傲嬌萌妻別想逃 顧錦牽著司厲霆上了車,本來還特別生氣的人被人撫順了毛。

見到顧錦平安,他心裡也就好受多了。

「蘇蘇,錦諾呢?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厲霆哥哥,其實都是一場誤會,我見到我爸爸了。」

顧錦將這一切娓娓道來,聽完以後的司厲霆一臉煞白之色,「完了。」

見司厲霆這個表情,彷彿天塌下來一般,顧錦忍不住問道,「怎麼了厲霆哥哥?」

「也就是說那天我們通話的人是……你爸?」

顧錦點頭,「是的,就是他。」

司厲霆撫著頭,他都幹了些什麼!!!

「還沒有見面,我就罵了岳父是老古董,糟老頭子,蘇蘇,我會不會遭天譴?」

顧錦這才知道他糾結的點,當時她好像還吐槽了幾句他是不是老婆跑了。

「咳咳,要遭也是我遭。」顧錦心虛道,她還打了他兩巴掌的。

不過這麼說來,她要來接司厲霆的時候穆南樞臉色並不好看。

「蘇蘇,你爸爸是個怎樣的人啊?我要不要先找個地方換身衣服做個髮型?

我也沒帶禮物就空手過來了,我現在回國好好準備一下再過來還來得及嗎?」

司厲霆緊張死了,整個人都陷入一種醜媳婦即將見公婆的恐慌中。

在不知道穆塵和顧錦的關係之前,穆爺就是他的偶像。

本來只是一個小迷弟見偶像,他還一不小心娶了偶像的女兒。

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就那麼發生了。

一想到那天他打電話說的那些事,司厲霆就恨不得找的地縫鑽出去,岳父肯定恨死他了。

見司厲霆著急的樣子,顧錦忍俊不禁。

「厲霆哥哥,事情已經這樣了,你也別太著急,我爸爸還是很好相處的。」

「真的?他不會怪罪我當時在電話里罵他吧?」

「應該不會吧?」顧錦想著這幾個小時和他相處,至少他對自己的態度挺好的。

此刻的薔薇古堡,穆南樞手指輕輕撫著錦諾的小臉。

「阿才,他們應該快到了吧?」

「是的,先生。」

「他風塵僕僕趕來肯定來不及吃飯,去給他做點宵夜。」

「好的。」阿才心情十分好,看來先生終於想通認這個姑爺,之前看他那冷著一張臉,阿才還擔心了一把。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最重要的就是一家人和和美美。

誰知道下一秒穆南樞陰沉沉道:「加點甲酸甲酯進去,記住別讓錦丫頭跟著吃了。」

阿才哭笑不得,甲酸甲酯是除草劑,看來他對這位姑爺的怨念不是一般深。

「先生,你是不是想要氣死錦小姐?她和姑爺的感情那麼好,你這又是做什麼?」

「誰讓他罵我?」穆南樞耿耿於懷。

「先生,你看錦小姐好不容易和你才和你見面,你要是傷了姑爺,會影響你和錦小姐之間的感情。」

穆南樞一臉不滿,「那就撒一排鐵釘,讓他跪著進來。」

「先生,你是要錦小姐心疼死嗎?」

「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難不成還要我把他供起來?」

「先生,你消消氣,那天的事情就是一個意外,你沒聽到錦小姐說嗎?」

阿才安撫著穆南樞,「你看看小少爺多可愛啊,要是讓他從小就失去了爸爸,多可憐,為了小少爺和錦小姐,你就大人有大量,別和姑爺一般見識。」

「姑爺姑爺,我讓他娶我女兒了嗎?」

「司先生。」

「叫混蛋。」

阿才無奈道:「是,混蛋。」

顧南樞這才開心了一點,「去吧。」

聽到薔薇堡傳來車子的聲響,阿才眼睛一亮,「是錦小姐她們回來了。」

「關門。」

「先生,你不見見姑……混蛋嗎?」

「他是熊貓嗎?我為什麼要見他?」

顧南樞喜歡一切中國韻味的東西,寵物的話他就只喜歡熊貓。

「是。」

這古怪又彆扭的先生,阿才只好退了出去。

顧錦已經下車,發現司厲霆還坐在車裡。

「蘇蘇,要不明早再見你爸爸吧,我這樣有些狼狽。」

他從公司殺過來,一路上也沒有換衣服,坐了十小時的飛機,衣服難免有些褶皺。

要見岳父大人,他已經給穆南樞留下一次很壞的印象了,不能第一次見面也這麼寒酸。

「你要是來了不見爸爸,爸爸說不定才會生氣。」

「是么……」

司厲霆扭捏著,打從知道穆爺這號人物的時候,他就很激動,那個很厲害的投資家,不管在任何地方投資都會成功的。

小迷弟終於見到偶像,他太激動了。

「走吧。」顧錦將他從車裡拽了下來。

「蘇蘇,我頭型亂不亂?衣服是不是褶皺太多了?還有你看看我鬍子長出來沒有?」

顧錦見有了焦慮狀態的司厲霆,她也是一臉無奈。

「厲霆哥哥,我爸爸真的沒有傳言中那麼可怕,他很親和的,你保管見了他會喜歡他。」

「蘇蘇,難道你還看不清楚現在的局勢?不是我喜不喜歡他的問題,是他會不會喜歡我的問題。」司厲霆苦著一張臉道。 司厲霆的心情很複雜,又是緊張又是激動,還有點點期待。

雖說之前穆七的畫像上面看到了他,畫和本人肯定還是有所區別的。

先前以為他是敵人,講話也帶著敵意,他肯定會介意。

自己看到了他第一句話應該說什麼好呢?

在司厲霆的人生中他已經經歷了很多大起大落,生生死死,他本以為這世上再沒有什麼可以難住他的事情。

沒想到今天就出現了,見岳父!

當初他去顧家都沒有什麼反應,偏偏這位岳父大人是他偶像加男神。

之前他以為穆塵就是所謂的穆爺,才會和他談天論地,這次見到正主了。

兩人已經到了門前,大門緊閉,「厲霆哥哥,我爸爸就在裡面,你先去和他問好吧。」

阿才站在門邊,「小姐,姑爺,先生已經睡下,明天再來吧。」

司厲霆準備了很多話,誰知道他一句先生睡下,就像是一盆冷水澆到司厲霆的頭上。

他在腦中想了一堆話,誰知道岳父大人根本就不見他。

不過明天來更好,他也有時間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然後準備好見面禮。

「那我們就不打擾先生休息。」司厲霆回道。

顧錦也弄不明白她爸爸在想些什麼,先前他不是還讓她回來了來見他嗎?

兩人就要離開,屋中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音。

司厲霆腳步一頓,「先生好像還沒有睡。」

「……大概吧。」

阿才有些無奈,這位傲嬌的先生,一邊說不見司厲霆,一聽兩人要走,他又不樂意了。

「我們還是先去拜訪先生好了。」司厲霆在商場混了這麼久也不是白混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