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要讓吳天昊知道,他自作多情想多了。

我壓根就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哼,以為什麼人不知道。

馬上回到寢室。 ?馬上回到寢室。

一臉氣呼呼的沖著她們說:「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啦。」

「怎麼了,怎麼了呢?難道向許白柏告白失敗了?」如煙一臉關心的看著我。

「屁……別詛咒我。」我有些無語了。

「那是怎麼了呢?你最近不是專心的對付許白柏嗎?若不是他的事情,你怎麼會這麼生氣呢?」小如也關心的看著我問著。

「我說過,我生命中的刻星就是吳天昊,這下可好,又殺出來了,什麼人不知道,真不知道是不是我上輩子子欠了他什麼。」 總裁:突如其來的億萬家產 我一提到吳天昊的時候。

心中的氣就一直往上冒,一直往直冒……

直到胸口。

然後死死的堵在那。

「他又怎麼招惹你了呢?」小冰也關心的看著我問著。

「媽的,他說什麼我是他的女人什麼之類的話,說我不許靠近別的男人,你說氣不氣啊,我什麼時候成為他的女人了啊?」我一副氣呼呼的都爆粗口了。

可見我有多麼多麼的生氣啊。

「呃……他說你是他女人啊?」小冰那雙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我。

我氣憤的點點頭:「是啊是啊……」

「暈……他這是代表什麼?追你嗎?」我一說吳天昊的這件事情。

結果,大家都有興趣了。

「尼,追個屁啊,他就是想玩玩我。然後玩了之後就把我甩了,誰不知道啊。」我依是帶著怒氣。

「而且,要知道,他這種人,佔有慾很強,他想得到的肯定要得到,所以他現在說我是他的女人,就想滿足自己的一已私慾罷了。」我還不明白這種人的心理啊。

哼……

他說我是他的女人。

我偏偏就不做他的女人。

我還要做別的男人的女人。

走著瞧吧。

「你們說,我要怎麼跟許白柏表白,我要讓吳天昊知道,我是不會屈服的。」我堅定信心。

「你想最簡單的還是複雜的?」如煙一副漫不經心的看著我問著。 ?「你想最簡單的還是複雜的?」如煙一副漫不經心的看著我問著。

「廢話,都到這節骨眼上了,當然是越簡單越好。」我沒好氣的吼著。

我都快要崩潰了。

還怎麼搞複雜啊。

「行……你想簡單的,很簡單……」如煙淡淡一笑。

「快說啦。」我心急吼著。

「你晚上下了晚自習后,直接約許白柏去操場,然後跟他說你喜歡他,要是他對你有感覺,就接受你,對你沒感覺的話,也沒有辦法了!」

如煙說的很乾脆。

其實,如煙說的對。

這辦法適合我。

我就喜歡簡單幹脆。

我也是一個很乾脆的人。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好……這辦法好,等姐事成之後,給你們買糖吃。」我許下了承諾。

「行啊,我們要吃德芙。」小如忙一臉貪婪的鑽進腦袋望著我。

「行,行,只要姐成功了,一切都好說。你們幫忙祈禱就是了。」我一臉鄙視。

「不過呢,我擔心吳天昊會來搗亂。」

丫鬟青曼 小冰一臉擔心的望著我。

說的也對。

吳天昊都說我是他的女人了。

到時要是出來搗亂的話。

我的計劃不是泡湯了嗎?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

我一定對他不客氣。

哼哼……

「管他呢,我相信許白柏會相信我的。」我自信滿滿。

「如果他不相信你的話,你喜歡他也不值得了。他不值得你跟他在一起。」小如這話我愛聽。

「嗯,是!看晚上吧。」我下定決心了。

晚上是關鍵!

………………………………………………………………………………………………………………

晚自習上。

我一直都在想想著晚上下課後的情景。

也已經發過信息約他晚上在操場見面了。

操場上,黑燈瞎火的應該是最好表白的時候。 ?操場上,黑燈瞎火的應該是最好表白的時候。

誰也看不到誰。

等啊等的……

終於下課了,一下課,我的心裡就有些緊張了。

小冰似乎看出我緊張了。

安慰著:「不要緊張,不就是表白嘛,接受就在一起,不接受就拉倒。」

說的倒是輕鬆啊。

可是,可是……

做起來的時候可沒這麼輕鬆呢。

「加油……」一堆人圍著我給我打氣。

好吧,加油。

我要對自己有信心!

「那我走了!」說完后就跑了。

快速的跑到操場去站著。

等著許白柏過來!

我在操場周圍看了看。

似乎沒有吳天昊的影子。

拍了拍胸口,鬆了一口氣。

要不然,準會被破壞。

很快的,許白柏也過來了。

許白柏一看到我,嘴角就會微微上揚帶著笑意。

一看到他,我的心裡多了幾分激動與緊張。

「宛芝,找我有事嗎?」許白柏的聲音都是這麼的溫柔。

聽得我一直軟化到我的心底最深入。

「那個……我們逛逛操場啊,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我有些不好意思。

本來是計劃著一見到許白柏就將我喜歡他的事情說出來。

本來覺得很簡單的事情。

可是,一見到他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講不出來了。

「好……」許白柏溫柔的回答。

走著走著……

我開口說話了:「那個,你覺得我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

「呵呵……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了呢?」許白柏淡淡的笑問。

「你先回答我這個問題,我再告訴你答案嘛,我先問的,當然是你先回答。先來后道。」我調皮回答。

「嗯,好啊。 重生之破繭 我想想……」許白柏又是溫柔的笑著。

他那溫柔的笑容再加上那溫柔的月光很柔和的灑在他的臉上。

顯得格外的迷人。 ?顯得格外的迷人。

瞬間,我被迷住了,陶醉了,如痴如醉的盯著他那張溫柔而又帥氣的臉蛋!

「你,大大咧咧,說話很豪爽……心地又很善良,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哦。」許白柏就是這麼一個讓人親近的男生。

難怪人緣這麼好。

才不像吳天昊那冷血的傢伙。

我怎麼又想到吳天昊了。

真是討厭,那個傢伙又霸道,又冷血。

哪一點比得上許白柏呢。

哼……

「真的這樣的嗎?」我有些害羞起來了。

心裡的那一顆小心臟撲通撲通的亂跳。

「嗯,是的呀,我可是一個很誠識的孩子哦。」許白柏臉上依舊帶著溫柔的笑容。

聽到許白柏這話的時候。

我覺得時機成熟了。

該表白的時候。

現在不表白,更待何時?

「那個……」我突然的停下來。

不敢直視他的眼光。

「我,我喜歡你……我,其實,我進學生會就是想接受你,因為了喜歡你,我喜歡你那溫柔的笑容,喜歡你……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嗎?」我一緊張說錯話了。

「那個,不對不對,是男朋友,男朋友……願意嗎?我一定會對你好的,一定……」我一緊張,又……

「不是,那個,我……呵呵……」我直接不解釋了。

語無倫次,丟死人了。

「那個……你,你願意接受我嗎?」我溫柔的抬頭。

長長的睫毛垂下來微微的蓋住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許白柏看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