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見到君倩這樣的反應君九笑了笑,江建華卻還是一臉奇怪的看著他們。

「吃啊,怎麼不吃了?尤其是小九每次回來都那麼瘦,真懷疑你在外面有沒有好好吃飯!」

君九這段時間其實是胖了的,尤其是有某人在旁邊盯著,她就是想少吃一頓都沒有可能,只不過她臉本來就小,再加上衣服穿得比較厚,看不出來而已。

面對江建華疑惑的目光,君九本來泰然的情緒現在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怕他會接受不了。

但是人都帶來了,再這麼拖下去也沒有意義,再說有君倩在旁邊,應該也出不了什麼事。

於是她緩了一下,總算是開了口。

「爸,我想給你介紹一下,他叫謝其琛,是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朋友嘛!」

之前在江錦南說過君九帶了朋友過來之後,江建華在後面也瞬間有過是不是帶了什麼女朋友回來的念頭,畢竟現在是大年初一,什麼朋友非得在今天給帶回來?

不過這點疑惑隨即在看到謝其琛的時候就在瞬間消散了,就說嘛,是他自己想多了,小九現在還小,要交什麼女朋友?

君九的話被江建華打斷,一時間也再難開口,還是君倩在一旁看得明白,用筷子「啪」地一下打在了江建華的手上,同時對君九溫聲道:「你繼續說。」

君倩的眼神給了君九莫大的勇氣,於是她當機立斷,不帶有一點廢話道:「這位是我的男朋友。」

「啪嗒」一聲,江建華被驚的手中的筷子都掉到了地上,不可置信的看著君九,垂死掙扎道:「小九,你是不是多說了一個字?」

「多什麼多?」君九的答案讓君倩非常滿意,這樣一來她總算能光明正大的打量了謝其琛了,同時還不忘給君九打氣,「男朋友好啊!男朋友才好!」

君九眨了眨眼睛,總覺得君倩這話有著另一層意思,就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

事實上君倩也的確是這麼想的,她自小就把君九當成男孩子來養,一開始還沒覺得有什麼問題,頂多就是委屈了她,很多事情上會不方便。

直到後來君九大了,尤其是離開了自己身邊獨自一人出去闖蕩之後,她在家裡閑下來就會想上很多東西,最讓她不安的就是有關於君九的人生大事,尤其現在她還是在娛樂圈,她的身份幾乎眾人皆知,就算以後想要恢復真實身份都難,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怎麼才能找到一個知冷知熱的人?

況且她最擔心的是,君九的性子太過要強,長期以往,她甚至對她的取向問題也不放心起來,怕她在思維上也隨了男人,萬一真的喜歡上同性的女孩子怎麼辦?

好在她現在知道自己是多心了。

「好?好什麼好?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江建華看著自己妻子臉上的喜色更加詫異了,甚至懷疑君倩是不是驚嚇過度。

江錦南更是一臉懵然的看著自己的母親,什麼時候他媽媽的思想這麼開放了?他怎麼不知道?

不過他始終是站在君九這邊的,便也跟著君倩道:「哥我支持你。」

江建華又怒瞪著江錦南,看著這一個兩個都跟著叛變,有那麼一刻他差點開始自我懷疑,難道是他太老古董了?思想跟不上時代了嗎?

他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沉下臉看著君九嚴肅道:「小九,你喜歡的是男人?」

面對這麼鄭重其事的詢問,君九也變得認真起來,點了點頭道:「是。」

江建華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面上險些有點綳不住,又追問了一句,「什麼時候開始的?」

君九聽到這話有些為難,她看了君倩一眼,就見對方一臉鼓勵的看著她,只得實話實說道:「一直都是。」

這下,江建華不說話了,看了看君九,又看了看坐在他旁邊的謝其琛,一言不發。

君倩哪裡能不知道江建華的心思,正好她也有話急著問君九,便主動招呼道:「小九,你跟我上去一下,我有話要和你說。」

君九聽到這話沒有看君倩,反而回頭先徵詢了謝其琛的意思,她有些怕他不習慣這種場面。

「去吧。」謝其琛這時候反而表現的鎮靜自若,見君九看來反倒是朝她寬慰的笑了笑。

君九這才站起身跟著君倩往樓上走。

君倩看到這一幕,愈發感嘆著女大不中留。 君九跟著君倩上樓之後,江錦南也找了個借口撤退了,自覺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給他們都留下了足夠的空間。

房內,君倩拉著君九的手坐在床上,盯著她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說話。

「媽,你要問什麼你就直說吧!」

君九受不住被她這麼看,首先敗下陣來。

「瞧你這孩子說的,這麼長時間沒見到你了,媽媽還不能多看看你了?」

君九聽到這話心裡有些愧疚,聲音立即弱了下去,「那你就多看看,在家的幾天隨便你看。」

君倩好笑又好氣的白了她一眼,語帶誇獎道:「不過總算是知道多穿點衣服了,前幾年你回來每次都穿的跟夏天似的,不知道讓爸媽看著多擔心!」

提到衣服這個問題,君九就想起每次出門前被某人念叨,便不由自主的說了出來,「這可不是我要穿的,還不是因為有些人天天在後面盯著?」

君倩一愣,繼而一驚道:「你們已經住在一起了?」

「沒有。」君九立即矢口否認。

雖然現在和住在一起已經沒什麼區別了,但是她深知這個問題對父母來說的重要性,馬虎不得,「只是鄰居而已。」

君倩一顆心這才放下來,隨即想到什麼又皺起了眉,「那他……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嗎?」

君九能夠找到一個男朋友她自然歡喜,但是如果對方真的是把君九當成一個男生來喜歡,那以後……

「他知道。」君九哪裡能不知道君倩在擔心什麼,很快就打消了她的顧慮,「媽,你放心吧,他對我很好。」

「是嗎?」君倩卻有些不信,謝其琛雖然樣貌英俊,看上去也很正派,但是卻不像是一個會照顧人的人,更何況自打進門以來,他全程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看樣子平時是個少言的人。

和這樣的人在一起,君倩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君九卻什麼都沒說,而是脫去了自己外面包裹著的厚重的羽絨服,站起來在君倩面前轉了一圈。

「這麼看的話,我是不是比上次回來要胖了?」

君倩認真的打量了幾眼,的確,雖然君九現在依然瘦,但看上去卻勻稱健康了不少,哪像以前,她時刻都在擔心一陣風來都會把她給帶跑了。

「的確胖了點,難得你認真聽話一回。」

君九重新穿上衣服坐回床邊,「那可不是我的功勞,要不是他天天給我做飯,督促我按時按點的吃飯,我哪有那麼容易胖?」

她的胃本來就不好,所以對食物的消化吸收能力很差,也就是別人口中的「光吃不胖」體質,可能說出去會很遭人恨,但是就身體健康而言卻絕對是不好的。

「你是說,他會給你做飯?」君倩這下是真的震驚了,她怎麼想也想不出樓下那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會願意為君九洗手作湯羹的畫面。

「媽,做人不能光看表面。」如果不是有機會先認識到作為孤帝的謝其琛,後來又因為鄰居的關係和他朝夕相處,她想她也不會願意和這個人有太多交集。

他太冷了,一眼看過去就是不好接觸的類型,幸而她沒有錯過,那冰面下暗藏著怎樣的溫柔,只有她一人知道足矣。

等到君倩和君九談完話再次下樓的時候,她們就看到江建華正坐在沙發上仰頭看著電視,而謝其琛正站在水池邊洗著碗。

之前聽君九講是一回事兒,現在親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兒了,君倩當即走到沙發旁邊狠狠地拍了江建華一下,「怎麼回事兒?」

江建華哼了一聲,「這你可不能怪我,是他自己主動要求的,我還能拒絕不成?」

「哎你——」君倩眼看著就要動氣,還是君九在一旁攔了下來,「媽,你就隨他吧,在家的時候就一直是這樣的。」

江建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君倩知道啊,她在一旁看著到底還是呆不住,主動走到水池邊就要接過謝其琛手中的活。

「爸,您不生氣了?」君九看著江建華的反應,知道他現在只是彆扭,反倒是好奇起來兩人之間到底說了什麼,能夠讓江建華這麼快就放下芥蒂。

「生氣有用嗎?生氣你就能和他分開?」

自家的兒子既然只喜歡男人他又能怎麼辦?江建華的思想其實算不上古板,但也沒有那麼開放,只是對於君九,他一直是愧疚居多。

而現在,她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走到了一個光輝耀眼的位置,又使得他們這個家過上了安逸富足的生活,他打心裡覺得知足。

他從來不求大富大貴,到了這個年紀,只希望自己的兒女可以過得好,所以對於君九的選擇,他沒有辦法多說上什麼,甚至覺得自責,覺得自己對她的關心不夠,連她喜歡的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現在他唯一想要確定的就是,他喜歡的這個人是不是真心待她,是不是會對她好。

他只是隨口一說,誰知道君九似乎真的認真思考了一下,然後反問道:「分開再找其他的男人嗎?」

「你再找其他的人試試?」江建華聽到這話火氣上頭,「你當談戀愛是過家家嗎?」

君九看到他這反應笑了,揶揄道:「所以爸,您這是接受他了?」

「哼!」江建華轉過頭去又哼了一聲,卻還是嘴硬道:「暫時而已,還待長期考察。」

謝其琛在這個時候被接過手的君倩給趕了回來,看到他們父女兩個在說話也沒有打擾,還是君九看到他主動拿了桌上的抽紙幫他擦了擦手上的水漬,在這期間謝其琛只是靜靜地看著她,唇邊始終帶著笑意。

等到她幫他擦完手,謝其琛卻突然想起了什麼,走到兩人的行李箱旁邊將箱子打開,從裡面拿出了幾個禮盒拎了過來。

君九在旁邊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他到底是什麼時候準備的這些?

正巧這時君倩也洗完了碗走了過來,謝其琛便把東西一起遞給了他們,「伯父、伯母,這是我給你們準備的禮物,還請笑納。」

君倩見此倒也不客氣,伸手就接了過來,笑容滿面道:「阿琛有心了。」

阿琛?

聽到這個稱呼不僅僅是江建華,就連君九眼皮子都跳了跳抬頭看向了君倩,畢竟就連她自己都沒有這麼親近的叫過他。

謝其琛卻是面不改色的應下了。

至此,這件事情算是就這麼定下了,家人接受的速度比君九想象中還要快。

晚上快要休息的時候,君九卻犯了難,她本來想著帶謝其琛回來把事情解決之後他可以回去住,便和父母說他要出去住,結果被一口否決了,說是人家上門拜訪卻讓住酒店像什麼樣子?

家裡一共就三間房間,君倩江建華一間房間,讓他和君九一間房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在這件事情上君倩和江建華態度空前的一致,前者是覺得君九現在年紀還小還不是可以同居的時候,後者則是覺得雖然兩個人都是男人,但總歸名不正言不順再加上自己還是有些氣不順。

於是最後商議的結果,自然就是讓謝其琛和江錦南睡一間房。

得知這個消息的江錦南頓時如晴天霹靂,卻也不敢反對,只能默默地看著謝其琛把行李箱移到了自己的房間。

君九看到他一臉僵硬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這樣也好,反正到了帝都之後兩人也會要經常見到,還不如趁這個機會先讓兩人熟悉一下。

夜深了,江錦南眼睜睜的看著自家父母早早休息了,就連君九都沒有再管他自顧自的回了房間,他只得認命的回到自己的屋子。

他的房間不大,除了一張床就是一張課桌,進去的時候就看到謝其琛正坐在課桌旁的椅子上看著些什麼。

他一進門謝其琛就察覺到了,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語氣溫和道:「這些都是你現在在看的書嗎?」

「是。」

江錦南還是有些不大自在,卻也知道這位以後極有可能會成為自己……一時間他也想不到什麼合適的稱謂,於是更加心塞了。

「這上面的商戰案例你不能照單全收,有許多都太片面了。」

謝其琛沒有在意他的態度,指了指自己手上那本書的目錄。

江錦南走過去,就見到他在翻看的正是他最近在看的那本商戰書。

「怎麼會?」

少年的心總歸有一些不服輸的,他之所以不反對謝其琛是因為君九的關係,但是對於他本人卻沒有太多的其他的情緒,這時候聽到他這麼說下意識地就開始反駁,「這本還是在網上頗受好評的書,算得上是經典案例了,怎麼會片面?」

謝其琛沒想到他會這麼說,眉一挑倒來了興緻,「經典之所以為經典,只是因為案例當事人在特定時刻出其不意,用了最恰當的方法,它才會成為經典,並不能在所有的時刻都能適用,而且越多人知道,就代表被越多人應用並且反擊。」

說完,謝其琛見江錦南依舊是一副不服氣的模樣,知道他並沒有聽進去幾分,耐著性子道:「這樣,我們來一局虛擬商戰,如何?」

……

第二天君九起得很早,一來是第一天睡的早,二來雖然她明面上表示不關心,可實際上對於謝其琛和江錦南兩個人在一塊住一晚還是有些擔憂的。

刷牙洗臉后她走到江錦南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沒一會兒房門就打開了,謝其琛站在門口笑看著她。

「錦南呢?」

君九奇怪怎麼是他來開的門。

「在裡面睡著,他昨天睡的晚。」

謝其琛讓開了點身子,君九就看到那個在床上蒙頭呼呼大睡的身影。

「你也沒休息好吧。」

雖然謝其琛不說,但君九想也知道,他必然是不習慣和別人同床共枕的。

重生之天才魔仙 「還好。」謝其琛看著君九,意有所指道:「這半年來也習慣了。」

君九立即明白他在說什麼,看著他眯了眯眼,轉身就走。

謝其琛立即拉住了她,「去哪兒?」

「晨練。」

「我陪你。」

於是十分鐘后,兩人悄悄的開門走了出去。

早上六點鐘,因為是過年期間,所以很多人家都起得晚,只有幾家早餐店開了門,說是晨練,其實君九也就是和謝其琛漫步在江淮市的街頭巷尾,隨意的看看周圍的風景。

「換做一年前,我是怎麼也想不到,能夠和你這樣悠閑散漫的走在這片土地上。」

君九一直都知道江淮市的風景很美,可是再美也比不過此時的相伴。

「為什麼想不到?」謝其琛停下腳步,看著她的目光比遠山還要深遠。

「因為那時候我覺得,你是我窮極一生都不可追逐的人。」

謝其琛聞言握著他的手緊了緊,「現在呢?」

「現在啊……」君九忽然伸手輕佻的勾起了他的下巴,端詳了一會兒才道:「就當是為了這份美色,我也得把你留在我身邊,供我細細觀賞一輩子。」

謝其琛低低地笑著應道:「准了。」

等到兩人再次回到家的時候,江錦南已經起了床,看到謝其琛眼睛一亮,幾步走到他們身邊就對著他道:「謝老師,今天你還能給我多講幾個案例嗎?」

「可以。」 在異世爭霸 謝其琛答應的很快,「不過今天你得早點睡,不能熬太晚。」

江錦南立即點頭如小雞啄米,並且主動的從他手中將他們從外面帶過來的早飯接了過去放到了餐桌上。

「謝老師?」君九疑惑的看著謝其琛,「你們昨晚都做了什麼?」

轉眼間就把江錦南收服的服服帖帖的。

「也沒什麼,就是進行了一場紙上談兵,幫他分析了一些商場上的利弊,以後他要幫你,總會要遇到這些的。」

君九聞言有些吃味,當初她初入商界的時候可沒有這麼好的待遇。

「那謝老師……」她不由得側首看著他調侃道:「你什麼時候也教教我?」

「你不需要。」察覺到她暗藏的情緒,謝其琛有些無奈,只得溫聲解釋道:「你有我,你的敵人,不需要你親自動手,我都會一一幫你解決。」 君九這一呆就在江淮市呆到了初七,直到整個年過完了才離開,倒不是她自己捨不得走,而是因為這段時間江錦南和謝其琛之間的關係算得上是突飛猛進,拖了他一天又一天,君九也想多陪父母幾天,貪戀這種家的溫馨感,這才呆了這麼久。

等到君九他們離開之後,君倩看著兩人的背影,這才想起問江建華一件事情。

「那天你和那孩子都談了些什麼?怎麼就讓你回心轉意了?」

君倩很了解江建華,為人雖然算不上古板,但是性子也倔,認定一件事情的話就很難改變,大概君九那孩子也受到了他的影響,所以性子才會和他這麼像。

「就隨意聊了幾句男人之間的話題。」江建華避而不談,轉身就往家裡走,心裡卻想起那天他的問話,以及謝其琛給他的答案。

「你覺得,你能給他些什麼?」

到得君九現在這個階段,其實已經不缺少什麼了,儘管他們沒有過問過君九的經濟,可就憑她現在的名氣,哪怕只做這行兩三年,也足夠以後一輩子衣食無憂。

他什麼都不怕,就只怕自己的孩子遇人不淑。

「只要她願意和我在一起一天,我便會盡我的所能照顧她,至少您能做到的,我一定會做到。」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有了更好的選擇,就算再艱難,我也不會讓她為難,將選擇權交予她的手上。」

致命糾纏:絕色特工妻 「更有可能……我們一輩子也不會結婚,但是您放心,我能給她的,絕對不會比別人成婚後的要少。」

謝其琛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很誠懇,但是就算如此,江建華也不是一個會輕易相信別人的人,更何況現在他要交付出去的,是自己的孩子。

最打動他的,是謝其琛最後拿出來的那些文件。

那是他名下所有的資產,足足有一本書那麼厚,江建華每翻過一頁,心裡就驚上一分,儘管之前從謝其琛的穿著舉止來看,他也能猜到對方不是一般人,但是卻也沒有想過……這也太不一般了。

他原本以為謝其琛是想將自己的家底告訴他,讓他知道君九和他在一起絕對不會存在經濟上的困擾,直到他耐著性子翻到最後,是一份財產轉讓協議,在協議的最後一頁,謝其琛已經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什麼意思?」江建華抬頭看他,眼神中是掩飾不住的震驚。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