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見韓楉樰的眼睛,定在了那盞七彩琉璃的花燈上面,容初璟就馬上問著剛剛那個將自己給攔住了的,賣花燈的人。

「夫人公子真的是好眼光啊,這盞花燈,可是我家閨女做的,她也只做了這樣的一盞,你們要是想要的話,就給八兩銀子好了。」

其實,這盞燈,也有不少的人來問過了,不過,都嫌棄貴了,沒有要,要知道,這八兩銀子,可夠普通人家,一個月的生活花銷了。

「好,我要了。」

這八兩銀子,對容初璟來說,卻是很簡單的事情,而且,能讓韓楉樰喜歡,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不用了,容初璟,我就是看看。」

見容初璟都將銀子給掏出來了,韓楉樰這才回過神來了,連忙的想要阻止了他,可惜,顯然沒有什麼用。

因為,容初璟的銀子,都已經交給了那個買花燈的人了,而且,那個人,也迅速的,就將花燈給取下來,交給了他們了。

「夫人,你相公對你真好,希望你們百年好合。」

將燈遞給容初璟的時候,那個賣花燈的,還說了這樣一句,祝福韓楉樰他們的話。

韓楉樰知道,他是誤會了,有心的想要解釋一下,卻被容初璟給阻止了。

「楉樰,我看那邊好像還不錯,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然後,容初璟就不顧韓楉樰的不情願,將他給帶著離開了,離開的時候,嘴角還帶著笑意,心情很不錯的樣子。

可是,這樣一來,韓楉樰的心情就不是那樣的美好了,走到了一個沒有什麼人的地方,她就掙脫了容初璟的手。

「容初璟,剛剛那個人,明明就是誤會了,你為什麼不解釋清楚。」

說話的時候,韓楉樰都是刻意的將自己的聲音給壓低了的,就是不想引起周圍的人的注意,目光帶著些微怒的看著容初璟。

韓楉樰的手掙脫了開去,容初璟失神了一會兒,才回過了神來,不過,心裡還是有些微微的失落。

只不過,容初璟努力的將心裡的那點失落給壓了下去,見到韓楉樰這樣生氣的樣子,溫聲的解釋著。

「楉樰,他也是一片好心要祝福我們,我們何必辜負了人家的好心呢,再說了,說不定,我們這輩子,也就只見那一次面,何必要解釋的那樣的清楚呢。」

其實,容初璟是有些不高興,韓楉樰那樣堅決的,想要和自己撇清關係的,只不過,他卻不能表現出來。

「你······」

被容初璟這樣一說,韓楉樰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說不出什麼反駁的話來了,是啊,不過是一個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了的人,何必要費時間,向他解釋的那樣的清楚呢。

見韓楉樰沒話說了,容初璟這才露出了笑容來了,重新上前,拉上了她的手,見她掙扎,微微的使了一些巧勁。

「楉樰,這裡人多,還是我牽著你吧,免得走散了,我們去找小貝他們吧。」

提到了韓小貝,韓楉樰就不好拒絕了,而且,這樣的地方,要是走散了,還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尤其是,她現在失憶了,對這樣的地方,沒有任何的印象。

見韓楉樰沒有反對了,容初璟的嘴角揚了揚,一手拿著那盞七彩琉璃燈,一手牽著她,外剛剛韓小貝他們離開的地方走去了。

當然了,難得有這樣單獨赫爾韓楉樰在一起的機會,容初璟怎麼可能會讓人來破壞。

他不過是不想讓韓楉樰拒絕,這才說要去找韓小貝的,容初璟知道,這會兒,他恐怕早就和青墨不知道去哪裡玩兒了。

「小貝他們呢?『

找了一會兒,沒有見到韓小貝他們的人,韓楉樰都有些緊張起來了,就怕他們會出了什麼事情。

見到韓楉樰有些著急了,容初璟連忙的安慰著她。

「楉樰,你別擔心,小貝和青墨在一起呢,不會有事的,青墨的武功很厲害的。「

韓楉樰當然知道青墨的武功很厲害了,她回來了之後,很多次,早上的時候,都看到他在院子里練武呢。

可是,就算是知道青墨的功夫很厲害,沒有見到韓小貝他們的人影,韓楉樰的心裡,還是有些擔心的。

「既然你這麼擔心的話,那我們去那邊再找一找吧。」

容初璟指的地方,是一處視野很好的地方,只不過,那裡的人有些多,韓楉樰想了想,也同意了。

這個時候,已經快要亥時正了,這燈會,也快要接近尾聲了,只不過,這些出來看燈的人,都還沒有回去罷了。

等到了容初璟說的地方之後,韓楉樰四處的張望了一下,還是沒有發現韓小貝的身影。

「容初璟,膩看到小貝他們了沒有?」

雖然不像和容初璟說話,可是,這個時候,韓楉樰也只能問問他了,畢竟,還是自己的兒子比較得重要。

「嗯,好像看到了,在那裡呢。」

容初璟將韓楉樰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向她指了一個方向,她果然就看到了兩道熟悉的身影。

「那我們過去找他們吧。」

既然已經找到了韓小貝他們的行蹤,韓楉樰也就不想在留在這裡了,讓容初璟和自己一起過去找他們。

「楉樰,他們沒事的,你讓他們自己玩兒吧,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見容初璟這樣正式的樣子,像是真的有很要緊的事情要和自己說一樣,韓楉樰也就沒有在離開了。

畢竟,已經找到了韓小貝的身影,而且,他和青墨在一起,也沒有出任何的事情,韓楉樰就想知道,容初璟要和自己說什麼事情。

「嗯,你說吧。」

韓楉樰靜靜的等著,容初璟說出剛剛要和自己說的話,誰知,等了半天,也不見他開口,不由得有些疑惑了。

「容初璟,你不是有事要和我說的嗎,是什麼啊?」

容初璟靜靜的看了韓楉樰一會兒,這才笑著開口了。

「楉樰,現在還不是時間,你在等一會兒吧。」

等自己安排的事情好了,就可以將自己要說的事情給說出來了,容初璟想著,應該快了吧。

韓楉樰搞不懂,容初璟在搞什麼鬼,說件事情,還要等什麼時機,不過,見他這樣鄭重的樣子,她想著,等一會兒,就等一會吧。

反正,容初璟遲早會說的,這樣想著,韓楉樰就安靜的在一旁等著,看著那些,來來往往的,看著花燈的人。

有年輕的小夫妻,也有一家人來看的,還有兄弟姐妹一起來的,每個人的臉上,都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這樣真好,韓楉樰想著,就好像,這世上,只有團圓和快樂,再沒有了離別和愁緒一樣,正好在這個時候,她覺得自己的眼前亮了,然後就聽到了周圍驚呼的聲音。

「哇,你看,是煙花,今天怎麼會有煙花呢?」

韓楉樰聽到了那些人的聲音,也抬頭看去,果然就看到了那絢爛的眼花,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

就在韓楉樰看著煙花的時候,容初璟的臉,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動人心魄,讓人失神。

「楉樰,我愛你,嫁給我吧!我會一輩子對你好,保護你的!」 韓楉樰只覺得,自己好像被容初璟給蠱惑了,只見到了他的嘴巴在動,卻聽不分明,他在說些什麼。

「容初璟,你說什麼?」

韓楉樰不知不覺的,就將這話,喃喃的給問了出來了,還一臉的疑惑的樣子。

難得見到這樣有些傻乎乎的韓楉樰,容初璟只覺得異常的可愛,恰好這個時候,煙花有升上了空中了。

「韓楉樰,我說,我愛你,想要你嫁給我,你願意嗎?」

這次,容初璟刻意的加大了聲音,不只是韓楉樰能聽到,就連周圍的那些看煙花的人,都聽到了。這下,連煙花也不看了,都轉身看著他們了。

就算韓楉樰是聾子,也能聽到了,而且,也回過神來了,看到周圍的人都看著自己,有些無措。

「容初璟,你說那麼大聲做什麼?」

韓楉樰小聲的抱怨了一句,然後,就聽到了周圍的人,都議論開了。

「這是誰家的姑娘啊,真是幸福!」

說的人,語氣里是滿滿的羨慕,很顯然,周圍的人,也有不少這樣的情緒的,當然了,也有很多起鬨的。

「姑娘,人家向你求婚呢,你倒是說句話啊,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啊?」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周圍的人都笑了起來,然後都在等著韓楉樰的回答,就連容初璟,都定定的看著她,眼裡滿是柔情。

「楉樰,你願意嗎?」

或許是因為剛剛韓楉樰抱怨的那句話,這次,容初璟的聲音,倒是放低了許多,可是,她還是清清楚楚的聽到了。

願意嗎,韓楉樰不知道,這件事情,來的太突然了,她還沒有想好,而且,她也不想就這樣的草率的就答應了。

「容初璟,我們還是回去再說吧,你知道,我現在這樣的情況,不適合說這個的。」

沒有辦法,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韓楉樰總是要給容初璟留些面子的,只能和他商量著了。

韓楉樰這樣說,也相當於是委婉的拒絕了,容初璟怎麼會聽不明白,她說現在這樣的情況,就是指,她失憶了的事情。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可是,這樣被韓楉樰給拒絕了,容初璟的心裡,還是很不好受的,有些堵堵的,像是喘不過氣了一樣。

「楉樰,你一點都不喜歡我嗎?」

不管怎麼樣,容初璟還是希望能得到韓楉樰的答案的,哪怕她說,她的心裡,有他一點點的位置,他也能堅持下去的。

韓楉樰也沒有想到,容初璟會這樣的固執,自己都這樣的說了那樣的話了,他還要追問著自己喜不喜歡他。

「容初璟,我不知道,我不記得自己以前喜不喜歡膩,可是現在,我還沒有喜歡你,到能嫁給你的地步。」

韓楉樰只能這樣說了她知道,自己的心裡,對容初璟是有些感覺的,可是,她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以前就留在心裡的,還是這段時間,自己感受到的。

而周圍的人,雖然注意著韓楉樰他們,可是,因為他們都將自己的聲音給壓低了,他們也什麼都沒有聽到。

「哎,那位公子,這位姑娘答應了你了沒有啊?」

有些好奇心爆棚的人,終於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了,他們就是想要知道一個結果而已嘛。

「她說,我的求婚還不夠浪漫,等下次,我在準備一個更浪漫的求婚的時候,她就嫁給我了。」

容初璟對著周圍的人說著,同時,也是在心裡對著自己說,他是不會放棄的,總有一天,韓楉樰會答應嫁給自己的。

誘妻入懷:霸道老公吻上癮 而韓楉樰,聽到了容初璟說的話之後,也沒有反駁她,畢竟,這以後的事情,誰說的准呢,而且,她已經拒絕過他一次了,也不能真的讓她臉面丟盡吧。

而容初璟的話,倒是讓在場的女子,心裡羨慕嫉妒恨呢,就這樣的求婚,還不夠浪漫,他們這輩子,要是能遇上一次,就是死也值了。

「我們先回去吧。」

經過了這樣的一出,韓楉樰也沒有心情在看燈會了,她想,容初璟也是差不多的吧,他們還是回去吧。

「嗯,好吧,我讓人去叫小貝他們。」

容初璟也同意了,朝著暗處打了個手勢,自然就有人會去通知韓小貝他們,要回去了。

而韓楉樰和容初璟離開了之後,他們沒有發現,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好站著一個人,就是之前去約她來看燈會的林浩峰。

見韓楉樰他們離開了,林浩峰才慢慢的轉了出來,臉上是滿滿的悵然若失,整個人都很是頹廢。

原來,韓楉樰不願意和自己來看燈會,是要和容初璟一起來嗎,果然還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早就應該知道的,只不過,是自己不甘心罷了,也好,這次,自己總該死心了吧,林浩峰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相公,你怎麼在這裡啊?」

就在林浩峰獨自傷神的時候,一道聲音響了起來,然後,一個婦人打扮的女子,就走到了他的身邊。

這個女子,就是和林浩峰一起出來看燈會的雲娥了,見到他這樣失魂落魄的樣子,她還嚇了一跳。

「相公,你這是怎麼了,是哪裡不舒服嗎?」

雲娥一臉擔憂的看著林浩峰,她自己也是一個醫術不錯的大夫,馬上就上前,想要為他看一看。

「我沒事,我們先回去吧。」

林浩峰阻止了雲娥的動作,搖了搖頭,然後望了一眼韓楉樰他們離開的方向,就打算和她一起回去了。

雲娥見到了林浩峰的動作,也往那裡看了過去,就看到了兩道已經走遠了的身影,眼神一暗。

雖然那兩道身影很模糊,可是,雲娥還是認出來了,是韓楉樰和容初璟,想來,剛剛林浩峰就是見到了他們,才會變成這個樣子的吧。

雲娥的心裡很不甘心,林浩峰的心裡,始終忘不了韓楉樰,可是,她不甘心,又能怎麼樣呢。

「嗯,我們回家去吧。」

上次,林浩峰去找韓楉樰的時候,和雲娥說的是,要回韓家村一趟,所以,她還不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失憶了的事情。

而林浩峰,想著,既然,自己連這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了,連留下美好記憶的機會都被拒絕了,那他以後,就好好的和雲娥過日子吧。

之前的時候,他就已經欠了她很多了,林浩峰暗暗的決定著,以後,要好好的補償她,儘可能的對她好。

而韓楉樰和容初璟,也是一路無言的回到了益生堂,先將韓小貝他們給送去睡覺了,又去看了看留在家裡的容含軒,她也打算回房了。

「楉樰,這個,是你的,拿去吧。」

容初璟給韓楉樰的,是剛剛在燈會上,他買的,那盞七彩琉璃燈,這會兒,就遞到了自己的面前。

「嗯,謝謝你!」

這次,韓楉樰沒有拒絕容初璟,將這盞七彩琉璃燈拿回了自己的房間裡面,關上了房門。

元氣少年 容初璟站在韓楉樰的門外,見到她房間裡面的等熄滅了之後,又靜靜的站了一會兒,這才回了自己的房間。

回了房間之後,韓楉樰就將那盞七彩琉璃燈放在了自己的梳妝台上,然後就換了衣服上床睡覺了。

可是,卻怎麼也睡不著,韓楉樰有些煩躁的起身,將那盞琉璃燈,掛在了自己的床頭上面,借著窗外淡淡的月光,能夠看得到,這盞燈,流光溢彩。

就連上面那幾隻胖乎乎的小豬,也都顯得憨態可掬,看著看著,韓楉樰就有些失神了。

「容初璟。」

不知不覺的,韓楉樰就將容初璟的名字給喊出口了,她覺得,因為今天的事情,自己原本很平靜的心,好像被攪亂了一樣。

自已以前,和容初璟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呢,要是以前的自己,遇上今天他這樣求婚的事情,會答應他嗎。

韓楉樰覺得自己有些迷茫,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容初璟才好,太冷了,他怎麼說,也是自己兒子的父親。

太熱情的話,韓楉樰覺得,自己又有些做不到,真的是有些糾結,這個時候,她覺得,自己要是能將以前的事情都給想起來就好了。

「真是可惡!」

韓楉樰暗暗的罵了一聲,不再去看那盞琉璃燈了,覺得自己睡不著,索性閃身進了自己的空間裡面了。

自從上次發現了這個空間之後,韓楉樰又反覆的研究了幾次,現在,她已經能自如的進出空間了。

而且,韓楉樰也知道了,這空間裡面的東西,都是自己的,可以隨便她用,這樣一來,她也就不客氣了。

進了空間之後,韓楉樰就來到了長著水果的那塊地上,吃了些水果,這個時候,那兩隻狐狸也過來了。

「吱吱,吱吱。」

見到韓楉樰,他們也都歡快的叫著,見到了她手裡的水果,也叫著想吃的樣子。

陪著這兩隻胖狐狸玩了一會兒,韓楉樰就覺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了,不過,剛剛回來的時候,才洗了澡,這會兒,又出了一聲的汗水了。

好在,這空間裡面,有洗澡的地方,韓楉樰在裡面,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這才出了空間。

無視了那盞,還掛在自己床頭的七彩琉璃燈,韓楉樰翻了身,慢慢的睡著了。

「楉樰,我今天朝上有些事情,就先走了,下午也可能回來的有些晚,你們不用等我吃晚飯了。」

早上,容初璟依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和韓楉樰打著招呼,就好像,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樣倒是讓韓楉樰鬆了一口氣,要不然,她還真的是不知道,要怎麼對容初璟才好了。

「娘親,你昨天去燈會高興嗎,我還看到煙花了,你看到了嗎?」

昨天玩的太晚了,也有些累了,韓小貝回來了之後,洗漱好了就去睡覺了,這會兒,才又精力,和韓楉樰說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來了。

「嗯,還不錯,小貝呢,玩的高不高興?」

拋開了容初璟的事情不說,韓楉樰覺得,自己昨天晚上,玩的還是很高興的。 「很高興,我昨天和青墨舅舅去吃了好多好吃的東西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