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許久,她才忍下這樣的衝動,只是有些淡淡的說到:「時間不早了,睡吧!明天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呢!」

蕭閻雲看著夏熏溪翻身背對著自己躺下,不由的有些悲傷的看著她!

「活人終究是比不過一個死人的!可是……溪兒,你到底有沒有給我留下一點位置!」

一夜未眠,當兩人都頂著黑眼圈看著對方的時候,默契的又都當做沒有看見對方憔悴的臉!

打水給蕭閻雲擦拭了一下身子之後,故作鎮定的夏熏溪已經輕飄飄的找不到北了,卻依舊能穩住自己的腳步往外面走!

夏熏溪不得不佩服自己,確實是太厲害了!

蕭閻雲看著夏熏溪有些慌亂的腳步,不由得露出一絲得意的表情,冷冷的看了一眼牆上的照片,冷漠了勾起了一抹笑!

「唉!你怎麼起來了!你身上還有傷,快回去躺著!」

蕭閻雲沒有理會她,只是看著眼前各式各樣的手工,忍不住好奇的問到:「這都是你設計製作的嗎?好漂亮!」 路青為難道:「人暫時還沒查出來,也幸好兩個孩子機靈,將衣服放在了車窗外,我們才發現的!」

喬語道:「那我們立即過去吧,我怕遲了生變!」

梁景銳立即拿起車鑰匙,跟著路青來到了這個天皇會所!

很顯眼的地方,隨意的停著一輛車,車門關閉,外面站著兩個男人!

見到路青過來,兩人立即恭敬道:「首領!」

「孩子呢?」路青問道。

倆個男人中的一個指了指車裡,道:「我們到的時候,孩子就睡著了,現在還在!」

喬語一聽,一下子撲到了車邊,拉開了車門,就見倆個孩子睡得東倒西歪,手裡還拽著一件小衣服,掛在車窗外!

看倆個孩子安然無恙,喬語鬆了一口氣,然後小心的和梁景銳一人抱了一個出來了!

憐惜的看著他們的小臉,梁景銳心放下的同時,一股滔天的怒火從心中升起,他冷厲的抬頭對路青道:「立即給我查,我一定要讓這個人付出應有的代價!」

梁景銳怒火翻騰,這幾年可能是有了孩子,他已經很少像以前一樣那麼手段激烈殘忍了,可是,這些人似乎忘了自己曾經的樣子,很好,敢傷害他的家人,尤其是兩個幼小的孩子,他一定要弄清楚這麼大的膽子!

路青心顫了顫,他立即低頭道:「是,總裁!」然後掩下了眼中的愧疚與心虛!

喬語和梁景銳將孩子帶回了家,放在兩人的床上,兩口子才真正的鬆了口氣,張嫂子立即走過來,愧疚道:「對不起,先生夫人,都是我大意了!」

喬語安撫道:「張嫂子,和你沒關係,是有人故意的,現在還是要麻煩你看著孩子,我們還有事做,如果帶孩子出去的話,一定要帶著零一和零二!」

張嫂子連連點頭,道:「夫人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眼睛都不眨的看著孩子,再也不會放鬆了!」

喬語雖然覺得張嫂子有點太緊張了,但這個時候緊張點也沒什麼不好,再說,他們還有急事要辦!

撫了撫連個孩子的小臉,喬語和梁景銳出了房間,兩個人回了自己的房間!

坐在陽台的沙發上,喬語首先開口道:「你覺得是誰做的?」

梁景銳冷笑了一聲:「這個家裡,還有誰是心和我們不在一起的?而且這次路青也很奇怪,他的速度太慢了!」

喬語想了想,道:「難道你是懷疑?」

「哼,要不是媽偏心她,你以為我會一次又一次放過她嗎?」梁景銳怒道。

喬語沉默了一下,道:「可惜,還找不到是誰和她一起的,這麼大的事,她一個人完成不了!」

說到這裡,梁景銳心裡一動,看著妻子道:「小語,要不你把FC調來!」

喬語心知他的顧慮,她擔憂的嘆了口氣,道:「你也不要想的太偏激了,說不定不是他們呢!」

梁景銳沒有說話,喬語見了,拿出手機給約翰打電話!

電話里又是一陣的抱怨,最後約翰爽快的答應了!

這邊,喬語夫妻兩在房間里商量事情,另一邊,橙子忐忑不安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剛才她給路靜打電話,沒人接,她的心裡升起了一股不詳的預感!

不行,她要給自己留條退路!

第2天,梁景銳在家陪孩子,好在兩個孩子似乎也沒受什麼驚嚇,喬語安撫道:「左左,你有沒有見到開車的人?」

「見到了啊,是個阿姨,應該很漂亮,她帶著大大的鏡子,和帽子!」小左左認真的回憶道。

「而且阿姨的聲音好像在哪裡聽過!」右右觀察細膩!

喬語和梁景銳互視一眼,點了點頭!

下午,梁景銳接到了路青的電話:「總裁,我查了下,那輛車是一個叫陳家羽的人,我圍繞這個陳家羽查了下,發現他和一個叫張天的人關係很好,所以我懷疑是和這兩個人有關!」

「張天?」梁景銳緩緩念道,陳家羽他不認識,但是這個叫張天的,他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他就是梁氏董事會的一員,一個繼承了梁氏元老股份的富二代,一向和他不和!

梁景銳問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據我們調查,是買通了廚房的一個下人,給茶水裡放了讓人睡覺的葯,張玲玲的檢測前面剛剛出來,驗證了這一點!」路青解釋道。

梁景銳的心中憤怒,但這個時候,張天動不了,梁氏最近不穩,還不宜大肆行動!

最終,他只好道:「給我繼續盯著那個叫陳天羽的和張天,有什麼立即彙報給我!」

「是,總裁!」路青應了一聲,當電話掛了后,他擦了擦額頭的汗,轉身對妹妹道:「靜靜,國你也出不去了,我怕你這一走,反倒讓梁總裁起疑心,你就乖乖待在暗夜總部,最近哪裡都不要去,一定不能出現!」

路靜點了點頭,道:「哥哥,也不知道梁總裁相信了沒有?」

路青瞪了一眼妹妹,怒道:「你這個時候害怕了?做這麼大的事的時候,怎麼不知道害怕?現在事沒做成,還留下了個爛攤子,真是愚蠢!」

路靜被哥哥罵得抬不起頭,她自知理虧,也不敢回嘴!

梁景銳掛了電話,對喬語說了路青的調查,兩人的眉頭都緊縮,久久沒有說話!

許久,梁景銳問道:「FC什麼時候到?」

喬語算了算時間,道:「應該快到了吧!」

話音剛落,喬語的手機響了,她低頭一看,笑道:「來了!」

不一會兒,就見約翰親自帶著一群人進來了,喬語笑道:「約翰,你的速度不慢啊!」

「那是,你的召見,我就是在南極,都葯趕回來啊!」約翰熱情的和喬語擁抱了一下,可惜還沒碰到喬語,就被梁景銳給一把拉開了!

「梁,你真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醋勁大!」約翰調侃道。

「知道還不收斂一下!」梁景銳沒好氣道。

三人說笑著,就進了書房!

門一關,約翰的氣勢一變,道:「喬,這麼急著叫我來,是出了什麼事?」

喬語請他落座,然後將最近的事說了一遍,約翰點了點頭,道:「那需要我做些什麼?」

喬語道:「查下是誰偷走了孩子?」

約翰奇怪的一跳眉,道:「不是查過了,是那個叫張天的嗎?」

喬語搖了搖頭,道:「我想讓你去再擦一遍!」

約翰露出一副瞭然的樣子,道:「我明白了,我會吩咐下去的!」

喬語放鬆下來,道:「謝謝你,約翰!」

約翰道:「和我客氣什麼,正好,我們FC可以在本市重新建立聯絡點,自從上次顧退出后,就一直沒有再重建!」

猛的聽到顧這個字,喬語楞了楞,沒有說話,梁景銳也沒有說話!

約翰自知失言,立即起身道:「那我先去做事了,希望能有所收穫!」

暗夜,路青聽著手下的彙報,神色凝重,道:「能查清是哪裡的勢力嗎?」

「對不起,首領,對方很懂得隱藏行跡,我們也是無意中發現的!」手下愧疚道。

路青揮揮手,道:「不怪你們,你先下去吧!」

手下恭敬的一鞠躬,離開了辦公室!

路青心裡突然湧起不好的預感,本市來了一股神秘的勢力,現在竟然還查不到來歷,這讓他心裡很沒底。

突然,路青想起幾年前,隨著喬語尋找梁總裁的時候,跟在她身邊的那些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弱者,而自始至終,他都沒有查到那是什麼勢力的人!

「喬語的人?是不是又來了?」路青心一驚,想到,這些人是不是就是喬語叫來的?梁總裁知道嗎?如果是他們叫來的,為什麼而來?

越想,路青的臉色越難看,難道,梁總裁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調查?

想到這裡,路青立即給路靜打電話,道:「路靜,立即來一趟!」

很快,路靜來了,一進門,就不耐煩道:「哥哥,叫我來什麼事?」

路青氣道:「你真是心大,就這麼把爛攤子扔給我,你也不擔心?」

「我擔心什麼,不是有哥哥呢嗎?」路靜不以為然道。

嫡女當 路青苦笑一聲:「靜靜,你以為哥哥是萬能的?暗夜是萬能的?現在帝都來了一群神秘的人,我懷疑是喬語叫來的,如果真是她叫的,那麼,我們的那個調查結果,可能已經讓他們起疑心了!」

聽了哥哥的話,路靜坐直了身子,道:「不會吧,喬語有那麼大的能力嗎?」

路青點頭道:「嗯,喬語的背後有一股勢力,但我始終不知道那是誰?」

路靜神色慌亂,但她強自鎮靜下來,牙一咬,道:「哥哥,要不,我們就拼一把吧!」

路青眼中露出震驚,他直接搖頭道:「怎麼拼?原來他們沒人的時候就拼不過,現在都來幫手了,豈不是更沒戲?」

路靜看著哥哥,神色狠絕,道:「哥哥,機會總會有的,我相信我們一定可以的!」

「不行,你這是去送死!」路青反對道。

「可是,哥哥,如果我們再不行動,那我現在就會死!」

路青眼珠子發紅,他死盯著妹妹,大口喘氣了氣,胸膛劇烈的起伏,彷彿在做著劇烈的思想鬥爭! 「啊……是……是啊……」

看著突然靠近的蕭閻雲,夏熏溪莫名的就有些心慌,明知道不會有什麼的,可是就是控制不住去想!

蕭閻雲突然欺身而上,將她給堵在那一張堆滿小物件的桌子中間。

夏熏溪不由的伸手去抵在蕭閻雲的胸膛,感受著他身上的溫度,雙手燙得像著火一樣,有些心虛的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偏偏蕭閻雲就是不依不饒,硬是偏頭看著她的眼睛,帶有蠱惑般的聲音響起!

「我能吻你嗎?」

咯噔……

夏熏溪懵了,有些愣愣的看著蕭閻雲,好像有什麼東西直擊她的腦袋,讓她無法反應!

全身都因為她這樣一句話都變得酸軟無力,只有緊緊的靠在身後的桌子才能勉強支撐著自己站立!她感覺自己的手指都好像是蘇的一樣!

「不說話是同意了嗎?」

蕭閻雲緊緊的盯著她的眼睛,沒有看到自己害怕的抵觸跟恐懼,只有淡淡的迷茫跟飄忽不定!

「為……為什麼?」

這已經不知道是夏熏溪見到蕭閻雲之後發出的第幾次疑問了,可是此時此刻她真的很想知道!

「因為我想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因為我真的很想你!因為我……」

後面還有什麼話,夏熏溪已經聽不見了。她只是迫不及待的用自己的嘴堵住他的唇,好像這樣就可以不用聽到那些讓她全身無力卻又興奮不已的話!

只是一碰即分,卻不想蕭閻雲直接霸道的摟過她的腰將她整個人狠狠的抱在懷中,深深的吻了下去!

這個吻來的猛烈而有狂熱,讓她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整個人就好像是缺氧一般,只能張著嘴希望自己不要窒息而死!

所以當他的舌尖試探性的探進自己的口中的時候,夏熏溪有些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那樣溫柔的眉眼,那長而翹的睫毛輕輕的顫抖,就像是蝴蝶一樣,輕輕的撫過她的心尖!

蕭閻雲乾熱的手輕輕的覆蓋上夏熏溪的眼睛,有些沙啞而壓抑的聲音響起:「閉上眼睛,乖!」

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呢!

夏熏溪說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整個人就好像缺氧一般,雙眼不安的閉上,卻忍不住又多靠近了他幾分!

這個長而纏綿的吻讓兩人都忍不住有些臉紅心跳,夏熏溪就這樣緊緊的靠在他的懷中,不敢去看他此刻那炙熱的眼睛!

她想,就算是一場騙局,她也認了!

誰叫自己對他真的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呢!

看著平時那個總是倔強的仰著頭的女子此刻小女人般的依偎在自己的懷中,蕭閻雲心忍不住蕩漾了起來!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得太急了,雖然想她想得發瘋,可是這種時候不能嚇到她!不能……

努力的壓下心中的悸動,看著一旁的各式服裝,忍不住有些心動!

「我能看到你穿這些衣服的樣子嗎?」

夏熏溪機械性的回頭,看著那些自己弄出來的東西,臉不由的有些羞紅!

他什麼樣的戲服沒有見過,自己這樣的劣質產品在他看來肯定是非常可笑嫌棄的吧!

「我……」

蕭閻雲沒有理會夏熏溪,而是直接走到那一套大紅色的宮裝面前站定,手指輕輕的在上面劃過!

「這是為你自己準備的嫁衣嗎?有沒有準備我的!」

轟,那就像是一道驚雷從天而降,劈得夏熏溪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看著站在大紅宮裝旁的男子滿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她心控制不住開始哆嗦起來!

「還……還沒有來得及!」

她能說,本來一開始的時候,她想要為他做的是一身白底綉銀色龍紋的長袍嗎?

總覺得一身白衣長袍的他總是那樣的高冷迷人,讓她移不開眼!

她重來都沒有想過要為他準備一身紅衣,她重來都沒有見過他穿一身紅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