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話沒說完,風長卿便是對着周擎蒼一聲怒喝:“閉嘴!”

周擎蒼嚇得臉色一變,忙對着風長卿一抱拳。

緊跟着,風長卿神情肅然道:“擎蒼啊,瞎說什麼大實話?”

“……”明月大長老。

“……”周擎蒼。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懵了。

夭壽咧!

要不要這麼耿直?

“風長卿,你到底什麼意思?”

明月大長老深吸了一口氣,眸光閃爍着精芒:“這可不是在陽世,是在我荒教,天師聯盟和荒教之間的差距,望你掂量幾分。”

“要是不提前掂量,老子還不來了呢!”風長卿嗤笑了一聲,眼中精芒閃爍,一瞬間,氣勢暴漲,“明月老兒,荒教掌教在世之世還對老子禮讓三分,客氣有加,如今他一過世,老子看和你荒教關係好,特趕在大喜之日道賀,你還不給老子面子?”

說着,他雙手一抱拳,滿臉橫色:“今天,話撂這了,走是不可能的,婚禮參加定了,你要是不爽,那打老子啊?”

“風長卿,你……你……”明月大長老氣的身軀顫抖,老臉漲紅。

混蛋啊!

無恥啊!

這傢伙,耍流氓呢?

不帶這麼臭不要臉的吧?

但,想到掌教在世時,荒教確實與天師聯盟聯繫頗深。

掌教,也確實和風長卿關係匪淺。

現在,若是驅逐天師聯盟的人離開,表面上,在教中確實有些不妥呢。

“也罷,等到此次大婚之後,荒教掌教之位正式易主老夫之手後,再與你好好算賬!但願你不要仗着和前任掌教的關係搞事情,否則,老夫定要讓爾等有來無回!”

這是明月大長老心裏的想法。

他深吸了一口氣,正要說話呢。

忽然。

風長卿嘿嘿一笑:“你是不是在想,但願老子不要搞事情?不然,讓老子和一幫下屬,有來無回?”

“……”明月大長老身軀一顫,眼角抽搐了起來。

風長卿笑着拍了拍明月大長老的肩膀:“不要驚訝,一般反派都有這種想法。”

“哼!”

明月大長老一聲冷哼,一抖肩,甩開了風長卿的手,隨後道:“進吧,大婚在晚上八點,到時候老夫會派人通知你的。”

說完,明月大長老便留下了幾個荒教成員,帶着其餘人轉身離開。

“哈?”

風長卿和周擎蒼同時愣在了原地。

半晌。

周擎蒼低聲說道:“掌教,大婚在晚上八點,你猜,現在白小子在不在荒教內?”

任女 風長卿一腦門黑線:“猜你個象拔蚌,咱們來早了,逼也裝早了,都怪你不事先把情報打探清楚。”

周擎蒼一臉幽怨:“怪我咯?情報是你在命人打探,吃雞送快遞的時候你還讓我別管呢,我都只顧着擦刀了。”

“你不說話會死麼?”風長卿狠狠地瞪了一眼周擎蒼。

……

明月大長老帶着一衆荒教成員蔥蔥離開。

很難想象,外界看到羅布泊的樣子是茫茫黃沙,接連天地。

但在這荒教中,卻是山巒起伏,草木茵茵,河流潺潺。

雖說也有不少沙漠,但和外界景象卻相去甚遠。

明月大長老獨自站在一處河邊小亭中,目視着平靜流淌的河水,眉頭緊擰着,藏在袖袍中的雙手卻緊握成拳。

小亭四周的氣溫,低得可怕,彷彿都要結冰了一樣。

忽然,面前的河水盪漾起一圈圈漣漪。

一張泛着黑氣的臉龐,隨着水流蕩漾,緩緩地浮現在河面上。

“天師聯盟的人怎麼來了?”沙啞的聲音從黑氣人臉上發出。

“老夫怎麼知道?”明月大長老憤憤地說,“去幫老夫盯着,他們膽敢有異動,立刻出手,這場大婚,由不得半點閃失。”

“你,在命令我?”沙啞的聲音有些不悅。

“呵呵!”明月大長老眼睛一眯,眼中閃爍狠戾:“老夫得不到掌教之位,那你們的《黃泉寶藏圖》殘片就別想要了,在這荒教之內,老夫纔是老大,你……只是一條被人指使的狗而已,命令你又如何?” 噗,噗,噗……

一望無垠的荒漠上,三蹦子噴吐着黑煙,極速前進。

“前邊就是荒教陣法結界了,要直接衝進去麼?”

柳寡婦努力的攥着頭巾,因爲顛簸,胸前跌宕起伏,波濤洶涌。

老和尚用力將三蹦子的油門扭到極限:“shǎ bǐ才直接衝進去,等裏邊大婚開始了,咱們再進去。”

“阿嚏!”荒教內的風長卿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就這吧。”

三蹦子停了下來。

老和尚從車上下來,拍了拍身上的黃沙。

這一路衝過來,可把他累壞了。

他轉身扶着柳寡婦下了車,然後從車斗裏拿出了帳篷,搭了起來。

“先在這休息一下吧,大婚開始,咱們再進去。”老和尚指了指搭起的帳篷,對柳寡婦說。

柳寡婦點點頭,然後就鑽進了帳篷。

老和尚也跟着鑽了進去,搓了搓手,笑道:“柳兒啊,你看這茫茫沙漠,渺無人煙,此情此景,你我是不是該天爲被,地爲牀,舉個高高呀?”

……

時間,緩緩流逝。

晚上七點的時候。

白小鳳看了看時間,起身對道:“時間差不多了,該進去了。”

霍去病點點頭,一招手,長槍在手。

然後走到白小鳳身邊,沉聲道:“吾打頭陣,你們找到人後,立刻遠遁,能撐多久,吾也沒有把握。”

雖說霍去病從頭到尾都想着莽荒教。

可對荒教,他還是有些忌憚的。

能撐多久,荒教有什麼底蘊,他都不清楚。

白小鳳點點頭,然後扭頭看向了華青月他們:“你們見機行事,若是可以,就幫我打下掩護,若是危難關頭,立刻遠遁,不得戀戰。”

華青月點點頭,笑着拍了拍胸脯:“安啦安啦,逃命這種事,不用你說的。”

“這樣最好。”白小鳳說。

隨即。

衆人便上了吉普車,發動了起來。

徑直開向了前方。

嗡!

虛無的空間,忽然像是水面一樣,盪漾起一圈圈漣漪。

越野車頭憑空消失在了水波漣漪中。

開車的華青月柳眉微蹙,一腳油門,吉普車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悶頭衝進了陣法結界中。

眼前的景物,豁然大變。

原本的茫茫黃沙,終於有了起伏。

山巒疊嶂,流水潺潺,草木茵茵。

白小鳳看得一陣咋舌,誰能想到,羅布泊深處,會有這麼一處世外桃源?

“站住!”

也就在這時,一道厲喝響起。

他擡頭一看,就看到不遠處有十幾個身穿長袍,宛若古人裝扮的男人圍了過來。

“動手!”他一聲低喝。

砰!

後排的霍去病直接跳下了車,沒有爆發屍氣,單純的依仗着紅眼殭屍的肉身,宛若炮彈一樣,炸碎了地面,衝向了那十幾個人。

長槍亂舞,血水噴灑。

十幾個荒教成員毫無反抗之力,在一聲聲慘叫中,盡皆被霍去病挑殺。

不過幾秒鐘時間,十幾個人就全都躺在了地上血泊中。

“走!”

白小鳳神情冰冷,沒有絲毫變化。

霍去病拎着長槍,回到了越野車上。

華青月繼續開車前進。

從頭到尾,越野車上都一片死靜,散發着一股讓人後背發涼的森然殺意。

與此同時。

荒教中心。

大山山頂。

這是荒教四周山嶽中,最高的一座山峯。

也是荒教的權力象徵。

大山山頂,被夷爲平地,樓閣林立。

廣場上,青石板鋪就,中心位置,一座足有五米高的巨大香爐燃燒着三支巨型的清香。

三道煙氣,騰空而起,筆直的衝向高空。

空中,紅綢飛舞,從廣場前一路牽扯到了大殿柱子上。

一串串燈籠高掛在廣場兩旁,即便是白天,也跳動着猩紅的火光,一派喜氣洋洋之色。

此時,荒教人員聚集於此,人山人海,鼎沸如潮。

在場的荒教成員,少說也有上萬人。

在鑼鼓聲的渲染下,讓氣氛逐漸上升到白熱化的階段。

聖女大婚,這可是荒教舉教上下的大喜之日!

人羣中。

風長卿帶着周擎蒼等天師聯盟人員站在一旁,和周圍的荒教人員涇渭分明。

周擎蒼懷抱鬼頭大刀,巍然而立,宛若大嶽。

他目光掃過全場,低聲道:“掌教,那小子怎麼還不來?”

“我怎麼知道?”風長卿有些惱火。

真的是情報失誤了啊!

沒趕到白小鳳搞事情的時候來,現在帶着一幫子人杵在這,有些尷尬了呀。

“屬下有個大膽的想法。”周擎蒼忽然說,“萬一,那小子不來了呢?”

風長卿嘴角抽搐了一下,瞪了周擎蒼一眼:“你,在懷疑本座的情報了?”

“不敢!”周擎蒼忙否定,猶豫了一下,又說:“不過,掌教的情報確實有些水了。”

“滾!”風長卿對着周擎蒼翻了個白眼。

整個天師聯盟,能這麼和他說話的,也只有周擎蒼一人了。

要不然,他倆也不會一起組隊開黑吃雞了。

不過,風長卿摩擦了一下下巴,那小子該不會真的不來了吧?

嗚……

這時,廣場前的高臺上,響起一陣悠長的號角聲音。

渾厚,而又古老。

隨着號角響起。

全場戛然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轟,轟,轟……

廣場高臺上,架起的火盆紛紛燃燒起熊熊大火。

在夜色中,顯得格外明亮。

“要開始了麼?”風長卿神情肅然起來。

一旁的周擎蒼道:“掌教,明月長老上臺了。”

高臺上。

明月大長老被衆人簇擁着,緩緩走到臺前,雙手虛壓,隨後大聲道:“諸位,今日乃吾荒教聖女大婚之日,身爲荒教之人,讓我們,一起祝福聖女。”

轟……

話音剛落。

全場上萬人同時跪在了地上,盡皆握起右拳,放在了心口的位置。

隨之,明月大長老便高談闊論起來。

言語無非就是祝福聖女,感謝上蒼之類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