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話音落下,不再多言,自己清楚萬莫愁定會明白自己想法。霎時身體一陣恍惚,在巨浪滔天覆蓋下,本體釁火閃動破曉雲開,而此時分身如離弦之箭般疾射而出!

咻!直接將本體和萬莫愁甩開。

速度,極致的快!

萬莫愁眼睛瞪的極大,此時此刻才真正見識到林風的速度有多可怕,遠超出他的想像之外。

這是聖級武者的速度?

「還好。」林風灼然點頭。

「分身並不依賴星源力,足夠強的身體哪怕耗盡星源力,速度同樣不會下降太多。」

「絕對能在本體力量垮下前,尋覓到古鐘。」

林風眼眸爍爍,心之肯定。

一圈,又一圈。

九曲天河陣,確實有足足九曲。

與普通陣型不同,九曲天河陣其本質核心,便是古鐘殿那遠古歲月所留下的古鐘。事實上,便是歷代橘月宮的宮主都掌握不了這『古鐘』奧秘,僅僅只是一代傳一代,將九曲天河陣傳遞下去,作為守護橘月宮的王牌。

要深入九曲天河陣,很難!

便是普通聖王級彆強者,都未必能深入九曲之中。

然今天,一個聖級強者做到了。

林風。

雷光閃動。林風穿過重重障礙,終於到達『山頂』。

「果然是它。」林風眼眸灼然,直視前方。沒有其它任何存在,只有一座古鐘盎然而立。古鐘很大,刻紋清晰印刻在上方,遠超出自己身高百倍以上,但……

如此龐然大物。卻偏偏無比的精緻。

鍾紋很細膩,一圈一圈,一面一面,一點一點,望著那如鐵畫銀鉤般的鐘紋,林風完全被吸引住。


奧秘!

這絕對是頂級奧秘所在。

「當!」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林風眼前一陣恍惚。

前方古鐘變的一片模糊,瞬間林風咬了咬牙,猛的搖頭。嘩!視線頓時清晰,林風面色稍緩,「好險,差點著了道。」目光從那深藏韻意的鐘紋中離開,林風心之凝聚。

眼下。並非修鍊之時。

自己的本體和萬兄,仍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時間,越來越緊迫!

怎麼樣,才能讓那滔天巨浪停落下來?

林風心急如焚。

局面,一片紊亂。

隨著鐘聲急促響徹,滔天巨浪如惡魔附身般,一浪蓋過一浪。林風面色蒼白,不斷抵擋。不斷後撤,卻難擋巨浪神威。飛馳速度極快,宛如匯聚整座古陣的力量,越來越是兇猛。

快要抵擋不住!

而這時——

「蓬!」一股龐然力量轟落而下,林風壓力頓輕,目光落向身旁的萬莫愁,眼眸炯然。並未多言。此刻萬莫愁嘴角鮮血流淌,一直以來超負荷的疾馳,加上本就已是受傷不輕的身體,更如風燭殘年。


但。他並未放棄,更未在乎。

兩人四目相對,閃動著耀眼光芒,是兄弟便毋須再多言。

今日,共同進退!

拼了!

「蓬!」「蓬!」以兩人之力,硬撼古陣神威,如螳臂當車。

然起碼努力了,並未放棄。

哪怕結果是糟糕的,起碼無憾於生。

古鐘前。

林風緊咬牙關,直視著古鐘變化。


當!當!當!一聲聲巨震的聲音,在心底深處不斷敲響,林風此刻嘴角早已滲出鮮血,拼盡全力。失去星源力的分身,完全是以純粹的肉身和意志,抵禦這鐘聲之威。

此刻,不能退!

機會,全都在分身之上。

但,怎麼才能破解這『古鐘之陣』的秘密,怎麼才能獲救?

「解鈴還須繫鈴人。」

「由始至終,所有的秘密,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這古鐘。」

「決不會錯!」

林風心之肯定。

目光爍然的緊盯著這古鐘,心中不斷思索。

每一個剎那,都有無數念頭在腦海中浮現,然後瞬時被否決。耳邊『噹噹當』的聲音絡繹不絕,如催喪鐘聲般在心中不寒而慄,情況已是越來越危急。

「可惡!」

「若來的是本體,眼下機會必然更大!」

林風眉頭緊擰。

擁有頂級九層的雙瞳,在解密和感應的方面,遠勝過分身。

但偏偏,很多事都事與願違,本體,根本無暇抽身,眼下只能依靠最直覺的判斷。

「當!~」又是一聲脆響之聲,林風面色微變。

本體遭遇到的浪潮又兇猛了一分,每接近一分古鐘威力便越大,這一點之前自己和萬莫愁便已是驗證。此刻,自己再沒有時間猶豫,萬莫愁已然耗盡所有力量,自己本體同樣是苟延殘喘。

已經等不到下一個鐘聲到來。

命喪黃泉,進入倒計時。

「沒的選擇了。」林風緊抿嘴唇,心中清楚明白。

自己必須要拼了!

就看天意如何。

「鐘聲,應該是由外而內。」

「敲的越響,那巨浪滔天威力便越大,陣之力越強。」

「我若能讓它停住,危機自除。」

林風迅速疾馳而前。

此時此刻也顧不得那麼多,哪怕分身下一次直接被『震暈』也無所謂。事實上,自己的本體和萬兄都已等不到下一次鐘聲,機會,只剩這最後的一次!

進入古鐘之中!

「破壞鐘聲來源。」

「將陣心完全破壞。陣法就算未能破解,起碼也能停下。」

「一定要成!」

林風雙眸粼粼閃光。

自己,已經沒有任何選擇。

哪怕成功幾率不足五成,也唯有一試。

與古鐘的距離瞬息而至,林風深吸一口氣,正待直入古鐘之中,瞬間卻是楞了一楞。

「這是!?」林風抬起頭。

近距離。自己方才感應到一股淡淡能量。

完全被鎖住在鍾紋之上,肉眼根本看不見,唯是如此近距離才勉強感應得到。氣息能量從底部,緩緩往鍾紋上方而去,好似溪水流下般,卻剛好反了個方向。

但。正好說明了一個問題!

「底盤為下,頂端為上。」

「氣息能量由下而上,便是『陣之力』所在。」

「難怪越往上,越接近古鐘所在,所要承受的浪濤巨力便越大。」

……

林風眼眸粼粼。

瞬息間,腦海中融會貫通。

若把這古鐘倒過來,便能很清晰的理解。

最『鍾底』處。所受的陣之力,僅僅只是鍾底處那一曲;鐘身處,比如落入第二曲,便要承受第一和第二曲的『陣之力』;落入第五曲,就要承受一到四曲的陣之力。

如今自己所在第九曲,意味著要承受整個九曲的陣之力!

清晰的明白,正因為這能量流動。

彷彿修鍊一般,有特定的規律。

「鐘聲的敲響。在底部。」林風目光炯然。

「鐘聲的方向,是以鍾紋的方向而去。」

「若將無形的『敲鐘之人』實化,其實完全可以將他當作一個『引子』,一個戰爭中吹響號角之人。」

……

林風嘴角微微揚起。

這一刻,再不需要有任何猶豫,自己雖未破解這座『九曲古鐘陣』,然起碼知道了古鐘秘密所在。以及如何利用眼前這『古鐘』,停止那已是危在旦夕的追殺。

「踏!」林風躍地而起。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