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該死,看來要清理一下了,否則這個地方沒法住。”哨兵低聲罵道,但也沒多想。

軍醫和火繩進入走廊,沿着幽深的走廊向前走,一分鐘後從另一側的窗戶跳出去,後面又是一條街道,街上不滿了哨卡和鐵絲網。

這次通過其實難度並不大,哨位裏的士兵除了機槍手都在睡覺,街道陰暗,根本就看不清什麼東西,兩人慢慢的出來,幾步就衝過了街道,不遠處的機槍手彷彿看到了什麼調轉槍口對準這邊,但什麼都沒有,他打開探照燈掃了一下,街上空蕩蕩。

“見鬼。”機槍手搖了搖頭隨手關掉探照燈。

暗夜銷婚 至此他們剩下的路程已經不多,但需要消耗多少時間還無法確定,爲了保證安全兩人走走停停,可以說費力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到了目的地。

“獸人,我們到了。”軍醫蹲在暗處向本?艾倫報告,火繩在不遠處警戒。

“看到了。”本?艾倫看着地圖上代表二人的紅色亮點說,“之前我還在擔心你們能否到達,看來是我想多了。”

“千辛萬苦。”軍醫嘆了口氣,“不過總算是到了,之間經歷的事情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很好,原地待命。”本?艾倫看了一下地圖,上面代表各個小組的紅點已經全部到達指定地點,他看了看錶“好,所有人已經全部就位,那麼我們的任務現在正式開始。” 重拳和幽靈守在政府軍營地外面,利用現代化的設備他們截獲了政府軍所有的通訊,如果沒有布魯斯的衛星和政府軍落後的指揮系統他們也做不到這一點。

“這種蘇軍一直沿用到九一年的作戰系統,簡直老的掉牙了,被美軍研究透徹。”幽靈一邊敲打着鍵盤一邊通過耳機和重拳閒聊。

“但他們卻用了電腦,這種新老結合的作用會不會好一點。”重拳坐在樹上盯着下面的軍營。

“好很多,信息處理更迅速準確,但增提的指揮系統依然落後的讓人懶得吐槽。”幽靈說,“他們甚至沒有電子戰部隊,防禦系統薄弱的像紙糊的一樣。”

“他們還沒發展到需要電子戰部隊的地步,對付叛軍和反政府武裝這些東西就足夠了。”重拳說。

“哪倒也是,不過沒有危機感的軍隊的軍隊不會有什麼發展,早晚會被吃掉。”幽靈檢查了一下數據,“這支軍隊雖然在國內平叛上佔上風,但和外軍交戰就沒完蛋了。”

“他們緊挨着俄國,那俄國爲什麼沒給點好東西?這裏可是他們的緩衝帶。”重拳說。

“俄軍裝備陳舊這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雖然他們在技術上還保持着一定的優勢,但研發沒錢、生產沒錢、裝備沒錢,現在的俄軍就是一匹壯年的北極熊,但已經餓得皮包骨頭,發起瘋來兇狠一場,但時間稍長就沒什麼力氣了,他是打不起消耗戰的,所以連自己都顧不上,怎麼還能有心情幫助這些小國?最多幫助維持現狀,保證站在自己一方。”

“這個我當然明白,但問題在於這些緩衝帶對一個國家來說至關重要,如果北約進攻個,那這些緩衝帶基本起不到什麼作用,閃電戰直接突破,空軍也可以直接進入領空活動,起碼也該在這裏建一些祕密的雷達站,作爲預警系統。”重拳說。

“估計是這個小國的戰略位置不是很重要,作爲緩衝帶應該足夠了,另外你怎麼知道俄國人沒在這裏建立雷達站?這些事情可不是能拿到明面上來說的。”幽靈盯着電腦屏幕上不停跳躍的數據,“這些該死的原是程序,浪費時間。”

“現代化的東西會使人越來越懶,電腦從誕生到現在不知道更新了多少本,從早起的源代碼時代到現在,人們只需要動動鼠標就能完成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工作。”重拳盯着軍營,“注意,機場方向好像有動靜。”

“放心,他們的通信都在我掌控之下,他們屁事沒有,正準備日常檢修。”幽靈說。

“還沒黑進去?”重拳放下望遠鏡揉了揉眼睛問道。

“快了,正在載入。”幽靈盯着屏幕上的進度條說。

“真是太慢了。”重拳說。

“我們只是用了一些簡單的並不專業的設備,所以只能將就,性能上差別太大,也就能用來對付這種老掉牙的俄式指揮系統,只要再高出兩代我們就沒這麼容易應付了。”幽靈敲了幾下鍵盤,“這樣的設備有這樣的進度我已經很滿意了。”

“獸人他們那邊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我們這邊來得及嗎?”重拳有點擔心。

“應該沒問題。”幽靈看了看錶,“我保證能在預定時間內完成這些工作。”

“需要我幫忙嗎?”

“不需要,你看住軍營裏的動靜,別讓人接近這裏就可以。”幽靈盯着進度條,還有百分之二十五。

“快點,快點,快點。”幽靈在心理默唸着,其實他也有點着急。

“有車隊來了!”重拳盯着盈門的方向,發現了大批的車隊。

“是運兵的,今天有一批士兵抵達,爲了增強這裏的防禦,這是首都附近政府軍唯一的一個機場,但這些士兵每個人只有三十發子彈,他們的彈藥極其匱乏,已經無法滿足大規模作戰的需要。”幽靈說。

“仗打到這份兒上還有什麼意思?幾方除了人之外沒了彈藥,就算有再現代化的裝備也是白搭,難不成要挺着刺刀衝鋒?”

“拼刺刀?估計他們沒這個勇氣。”幽靈說,“現在政府軍的彈藥不夠發起一次大的戰役,反政府武裝和叛軍的彈藥也已經見底,他們都在和各自的後臺聯絡尋求援助,只是叛軍和政府軍的後臺都是俄國,現在俄國的態度處於觀望中,在等他們分出勝負,然後選擇勝利的一方合作。”

“之前不是說俄軍給政府軍提供彈藥的嗎?”

“從監聽的內容上看,是答應了提供,但還沒給,不,是給了一小部分,只能應付基本的小規模消耗,叛軍那邊的情況差不多,所以兩方面都很撓頭。”幽靈說。

重拳這才明白:“原來俄國人是怕自己的錢打水漂,所以坐山觀虎鬥,誰贏了支持誰,如反政府武裝介入他們就有可能出兵直接干預,就像格魯吉亞戰爭一樣。”

“所以俄國人很聰明,現在兩不放手,又兩步支援,這讓政府軍和叛軍很爲難,沒彈藥就不能打仗,自己生產的還供應不上。”

“重拳笑了笑:“這樣一來反政府武裝反倒是撿了便宜,歐洲的支援到了他們就是最牛的。”

“也不一定,他們是一盤散沙,利益方面存在問題,起內訌是早晚的事。”

重拳覺得幽靈說得很有道理:“嗯,的確,他們三方之間的關係太微妙了,所以老美才會選擇反抗軍,這支聽話的隊伍。”

“基於這些原因總統纔會打出何談的旗號,能不打仗就解決這次危機最好,他繼續做他的總統,其他人也得到了某些權利,這對他影響不大,就算無法真正和談,戰爭還要繼續,那也可以爭取時間,想辦法籌集武器彈藥,這是總統的如意算盤,而反政府武裝聯盟和叛軍也存在着相同的問題,所以纔會出現三方都同意何談的局面,不管真假,大家都在消耗時間等到物資裝備的到來。”

“真是一羣鳥人。”重拳搖了搖頭,“不是不想打,是打不動了。”

“所以就算這裏增兵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彈藥少得可憐,打起來幾分鐘手裏的ak就會變成廢鐵,然後或者撤離或者陷入肉搏戰,所以大家誰也不想打,至少在沒彈藥的情況下不想打。”幽靈繼續盯着進度條,還有百分之九。

“那我們就幫他們打起來,***,怎麼有種罪惡感?”重拳低聲罵道。

“反正這也不是真正的和平,打起來就打起來,無所謂,我們是來完成任務的,不是來搞人道主義援助的,考慮那麼多沒必要。”幽靈側頭看了一下另一個電腦,上面的數據一直在跳個不停,其中一條已經被自動過濾出來,他愣了一下迅速翻看歷史記錄,“他們要出來搜山,真麻煩。”

“如果搜索的話從軍營到這邊至少要需要二十分鐘,來得及嗎?”重拳拉了一下槍栓說,“是他們發現有情況不對勁嗎?”

“不,是例行檢查,兩天一次的全面搜索,目的就是爲了防止我們這種人在這附近活動。”幽靈盯着屏幕,還有百分之三,“快……快……”

“不如長期駐紮和派遣巡邏隊,定期搜只能把人趕走,無法滅掉。”

“趕走就夠了。”幽靈說,“至少能清理這附近的潛在敵人;好了載入完成,開工。”幽靈興奮地說。

“他們出營地了,大約兩百人,正這邊過來,按照速度你只有不到二十分鐘。”重拳說。

“知道了,盯着點,我要專心工作。”幽靈開始快速的敲打着電腦,他現在已經侵入了政府軍的指揮系統。

這次他們的計劃很簡單,入侵政府軍的自毀系統,下達攻擊命令,利用空軍、火炮、導彈對目標區域進行攻擊,他們的目的是先恢復幾方的交戰狀態。

但同時他們堅固了挑起戰火和消滅目標的任務,首輪的攻擊地點全都是反政府武裝和叛軍頭目、要員的住所,就算不能全部炸死,至少能起到點成效。

問題在於這些人的住所幾乎都是保密的,這段時間的偵查活動就是爲了找到他們,並且弄清座標,現在山狼他們各組所在的位置就是這些目標住所的外面,他們在那邊給政府軍的空襲做嚮導,進行準確的定位。

“空軍的命令已經下達完成,干擾他們的通訊。”幽靈飛快地敲打着電腦,“希望他們有足夠的攻擊彈藥。”

“空軍有動靜了,他們開始做準備,預計十分鐘內起飛。”重拳舉着望遠鏡說。

“好,我現在好定導彈部隊和火炮,希望他們也這麼容易。”幽靈說。

“注意時間,讓他們同時攻擊,否則效果會差的一塌糊塗,第一輪攻擊之後倖存者馬上會躲起來,說以好保證第一輪攻擊在同一時間。”重拳反覆的強調。

“放心吧,這點事情我還是能幹好的。”幽靈將一組組數據發出去,然後干擾對方的通信…… 幽靈入侵政府軍的指揮系統非常成功,第一輪打擊將反政府武裝和叛軍的主要據點炸成一片火海,防線炸得七零八落,不到二十分鐘整個首都被炸成一片火海,反政府武裝和叛軍死傷慘重,就連總統府也只剩下一片瓦礫,可惜的是政府軍的彈藥嚴重不足,只夠發起一次攻擊的,否則加大打擊力度,然後出動裝甲部隊完全可以奪回整個城市。

這麼一來原本各方勢力之間脆弱的平衡瞬間被打破,儘管他們彼此間已經完全沒有能力繼續開戰,但這麼一來反政府武裝聯盟和叛軍只能硬着頭皮反擊,一時間戰火四起……

重拳和幽靈在完成任務之後就逃了出來,他們走的時候敵人離他們的位置只有不到一百米,幸虧他們走得其實,否則完全會被困死在裏面。

而城裏的人就沒那麼幸運了,山狼他們幾個在轟炸開始之後分散在各個方向的滲透小組完全陷入了敵人的重圍之中,儘管敵人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但到處都是活動的敵軍,他們簡直是舉步維艱,根本無法離開這個地方。

“孃的,沒法走了。”鐵拳蹲在藏身處透過縫隙看着外界頻繁調動的敵軍一陣撓頭。

“等吧,總會有機會的,百密必有一疏,我們會找到縫隙的。”山狼倒是很淡定。

“不知道我們這次行動幹掉了幾個目標。”鐵拳說。

“從目前達到效果來看幹掉幾個已經不重要了,只要他們開戰反抗軍就有一會,幾方勢力的消耗越大反抗軍的機會就越多。”山狼鼻子下面夾着一支菸,閉目凝神,“這麼大規模的轟炸之後不管是反政府武裝聯盟還是叛軍都不可能不發動反擊,他們甚至可能聯合起來對付政府軍,這麼一來這場仗就有的看了。”

“打,沒實力,不打沒面子,我們這是把他們往絕路上逼啊。”鐵拳拍着腦門說。

“所以纔會有意思。”山狼坐起來,“這就是我們成功的所在,幽靈這個計劃的確玩兒的漂亮。”山狼趴在縫隙處向外看了看,外面的軍隊還在頻繁調動,他們藏身的是一棟建築的廢墟,完全倒塌之後樓板的一個夾縫裏,小的只能藏下兩三個人,是一個無人注意的小縫隙,儘管在反政府武裝的眼皮底下,但根本沒人逐一得到,誰會想到有人會藏在這種地方?

雖然大家還沒有完成任務之後的撤離,很多人還被困在一些重兵駐紮的地方,但本?艾倫已經收到了消息,這次行動他們的戰果除了成功挑起幾方勢力重新開戰之外還幹掉了反政府武裝聯盟中的兩個頭目,只是叛軍的首領尤恩斯將軍躲在總統府的地下掩體裏倖免於難。

“實在可惜。”巴祖卡搖了搖頭,他和埃克斯是第一批返回隱蔽點的,也是唯一一組返回的一組,其他人全都被困城市的各個角落。

“無所謂了,首要目的答道就可以了,不必考慮太多。”本?艾倫說。

“如果能幹掉尤恩斯就皆大歡喜了。”埃克斯也覺得很可惜。

“這個人我們可以慢慢來,他是跑不了的。”本?艾倫冷笑,“殺了他是早晚的事情。”

“其他人被困在城市的各個角落,這個很麻煩,他們勢力單薄,我們該怎麼救他們?”巴祖卡問。

“這不算被困,應該是個機會。”本?艾倫沉思着問,“在某種程度上講,作爲軍人他們會將逆境變成機會。”

就在這時耳機裏傳來了軍醫的聲音:“獸人,我是軍醫,叛軍大批出動,應該是向城外推進,數來大約是兩個營……”

“收到,繼續觀察。”本?艾倫簡單地說。

很快各種消息紛紛傳來,被困在城裏的小組並沒有坐等逃跑的機會,而是利用無法移動而又靠近敵人的優勢將敵人的活動情報傳遞過來。

本?艾倫思索了片刻利用通信系統呼叫幽靈:“幽靈,把這些消息傳遞給政府軍。”

“收到,馬上就做。”幽靈說。

“你這是要幹什麼?讓他們再也沒有何談的可能性?”埃克斯問。

“對,讓他們徹底陷入戰爭,這次空襲只是個導火索,我們要做的更大,首先我們要‘幫’政府軍一下。”說完本?艾倫思索了片刻又向山狼他們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

當晚城裏再次開了鍋,各個方向都想起了槍聲,陸續有更多的戰鬥發生,這是本?艾倫計劃的一部分,他利用各個小組在叛軍和反政府武裝聯盟之間製造事端,讓兩方面也打了起來,這麼一來,原本有可能出現的反政府武裝和叛軍的聯盟就沒了任何可能,戰爭會越打越混亂,最終三敗俱傷。

“我們是罪人。”本?艾倫聽着爆豆般的槍聲低聲說道,“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會因爲我們的所作所爲而喪命。”

“我們只是在完成任務。”巴祖卡說。

“這種自欺欺人的話還是不要說了。”埃克斯古怪的笑了笑,“我們的確在製造麻煩,戰爭面前死亡是一種正常現象,不正常的是參與戰爭的人是否還保留了多少人性?”

www✿ttκΛ n✿CΟ

“人性?在戰爭面前最沒價值的東西。”巴祖卡冷笑。

“但我們釋放了戰爭這個惡魔,讓它吞噬生命,這是我們的責任。”本?艾倫說。

“就算不是我們,也會有人來做,我們只是‘碰巧’遇到了這件事罷了。”埃克斯說。

“你還真是想得開。”本?艾倫搖了搖頭,他只是感嘆一下,不管是否有罪惡感,他清楚這樣做的後果,對於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兵來說,一切已經不重要,在他眼裏只有任務,傷亡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他不會有一絲愧疚,只是多了幾分感嘆罷了。

在戰爭面前不要考慮人性,至少不要考慮敵人的人性,這就是戰爭,殘酷的讓人窒息的一種魔鬼之間的遊戲。

在後面的三天裏本?艾倫不停的調整作戰計劃,以至於敵人之間的戰鬥到了不可開交的地步,大批的軍隊被投入戰場,幾方勢力完全下了血本,毫無顧忌的戰鬥,完全打紅了眼。

整個城市完全被戰火淹沒,到處都是槍聲,激烈的巷戰一直在持續,立體化的城市戰場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絞肉機,無數的鮮血和生命接連不斷的被碾碎,城市很快變成了人間地獄,街上原本已經開始慢慢清理的屍體越來越多,更多的建築物被炸成碎片,無數的生命在消逝。

“獸人,幹掉叛軍的一名高級將領,完畢。”獅鷲沉靜的聲音出現在本?艾倫的耳機裏。

“收到,轉移陣地,注意自身安全,有目的、有計劃、有步驟的向落腳點靠攏。”本?艾倫命令道。

“收到。”獅鷲簡單地說了一句就結束了通話。

“幹得不錯,這是個不小的收穫,可惜不是尤恩斯。”山狼說,他是前一天回來的,這一路他可算是歷盡艱辛。

“沒關係,他早晚會死,多活幾天算照顧他。”鐵拳說。

“我們下一步的行動是什麼?”山狼問本?艾倫。

“估計各方勢力的頭目都該出現了,我們繼續殺,直到這個國家變成一鍋懶粥。”本?艾倫說,“只是這裏越來越亂了,我們必須倍加小心。”

“那是自然,這裏不到三是米的地方就是戰場,他們反覆爭奪一棟大樓,已經幾次易手,戰況相當慘烈。”鐵拳說。

“那我們就緩一緩,看看他們能鬥到什麼程度,然後再採取下一步行動。”本?艾倫靠在椅子上抽着煙說。

“我們的食物不多了,水還算足夠,這樣下去我們熬不了太久。”山狼提醒他說。

“還夠幾天的消耗?”本?艾倫問。

“大約三天。” 老婆,入婚隨俗 山狼說。

“嗯,那就再等兩天。”本?艾倫擡起頭,“叫老闆過來。”

很快老闆跑進老大地下室:“外面完全亂套了,現在我的店鋪隨時會變成戰場。”

“還有多少食物?”本?艾倫沒理他,而是直接問。

老闆愣了一下:“我儲存的東西大概能夠十天左右,原本有一批東西要運來,但戰爭來得太快,沒來得及。”

“好,夠了。”本?艾倫點了點頭,“撤到下面來避難吧。”

“沒關係,我要觀察時局,留在上面方便,有危險我再下來。”老闆說。

“我們這邊有詳細的情報,你沒必要留在上面冒險。”山狼說。

“嗯……那好吧,我上去處理一下。”老闆點了點頭。

其實本?艾倫叫他下來並不是怕他被打死,而是怕他被抓走後泄露了他們的行蹤,老闆不是自己人,他們不會爲他的安全考慮,只是爲了自己的安全考而已,在戰爭面前就這麼直接,陌生人和朋友完全不同,而朋友和自己人還是有區別的,老闆算不得朋友,更算不得自己人,但知道他們的行蹤,所以本?艾倫就要多考慮一點,但炸死完全從安全的角度考慮問題罷了。 從幽靈的計劃成功之後戰爭進行到第十一天,本艾倫他們在硝煙瀰漫的城市中進行着祕密行動,刺殺各方勢力的重要任務,將戰爭推到完全不可和平解決的地步,己方已經陷入不死不休的境地,彈藥耗盡了也沒有絲毫收手的意思,但在這種情況下武裝聯盟就吃了不小的虧,首先他們沒了彈藥消耗殆盡之後就只能收縮防線,而政府軍和叛軍就乘虛而入,城市由一下有變成了三股勢力互相爭奪。

“現在武裝的陣地已經龜縮到之前勢力範圍的三分之一,他們的但要奇缺,固守都有困難,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趕出首都reads;。”山狼說。

“目前叛軍和政府軍的戰鬥更加激烈,但他們也打打停停,彈藥供應非常的困難,一個是本身就彈藥不足,第二個是運輸也出現了一系列的問題,所以戰爭進展緩慢,但激烈程度卻超乎想像。”軍醫說,他和火繩回來的時候直接被山狼踹進了下面的洗澡間,兩人幾乎臭的能把人薰死,屍臭已經完全遮蓋了其他味道,估計如果他們遇到殭屍都不會有什麼危險,殭屍會以爲他們是同類。

“這才符合我們的利益。”本艾倫轉頭問老闆,“你們反抗軍有沒有什麼新的動向”

“在擴大實力,發展分支機構,招募軍隊,但現在仍無力成爲第四股作戰力量。”老闆說,“十幾天而已,我們不可能發展的那麼快。”

“嗯,現在應該是個招兵買馬的好機會,加上美國的支持,相信你們是一匹黑馬,等你們一鳴驚人的時候三大勢力都會被震懾。”

“我們已經暗中控制了數座城市,並且招募了武裝中的一些搖擺分子,帶過來大批的士兵。”老闆有些得意地說。

“這樣會過早暴露你們的實力。”山狼說,“很快武裝就會注意到你們。”

“所以我們必須儘快擴大實力。”

本艾倫搖了搖頭:“這不是個好辦法,接納敵人倒戈還不是時候,你們的實力不足以應付接下來的麻煩,告訴你們的領袖,讓有這方面意願的人留在之前他們的隊伍裏,給你們做內應、提供情報、搞破壞,這樣你們可以隱藏實力。”

山狼搖了搖頭沒再多說什麼,這些反抗軍的確是太缺少這方面的經驗了。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聯繫幽靈,看看他們那邊的情況怎麼樣”本艾倫說,幽靈和重拳一直留在城外,盯着政府軍的動靜。

“獸人,我們這邊一切都好,政府軍的補給線已經透露給叛軍和武裝,估計要熱鬧了,現在大家都缺彈藥,估計會打紅眼的。”重拳非常興奮地說。

“要的就是讓他們三方大混戰,彈藥運送這種事不管是對武裝聯盟還是叛軍都是巨大的誘惑。”山狼說。

“另外我們還收到消息俄國給政府軍提供了一系列的援助,據說總統已經和俄方達成協議,俄方徹底放棄叛軍的尤恩斯將軍。”

“果然是老油條,不是尤恩斯這個武夫能比的。”山狼說。

“這下有看頭了,在俄國人的支撐線政府軍會不會有壓倒性優勢存在”巴祖卡問。

“你們繼續工作,注意安全,有新情況隨時上報。”結束通話之後山狼又問本艾倫,“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

“嗯”本艾倫思索了片刻,“你帶幾個人出城去和幽靈他們匯合,然後等我命令。”

“好的。”山狼立即帶人出發,而本艾倫開始聯絡馬丁,要他提供俄方對總統的援助相關的一切情報。

“你打算怎麼辦”軍醫覺得本艾倫又在耍陰謀。

“哦,沒有,只是不希望政府軍一家獨大,如果他們太強大了,那很可能會重新奪取國家控制區,這可不是我們想要的。”本艾倫淡淡地說,絲毫不像是在謀劃一個陰謀。

“這麼做會不會引來麻煩”巴祖卡有點擔心,“我們風險會越來越大的。”

“我清楚。”本艾倫說,“但我們的目的是消耗各方勢力的一切,包括人力、物力和財力,給反抗軍制造發展那壯大的機會。”

“獸人,有新情況,從截獲的政府軍通信中發現總統決定僱傭外部力量介入這次戰爭。”耳機裏山狼說道。

“總算是明白過來了。”本艾倫冷笑,“總統考慮問題還是很全滿的,他清楚這麼下去會是個什麼後果,就算是他有俄國人幫助也不太可能輕易的贏得戰爭,僱傭外人幫忙是個不錯的辦法。”

“不會找到我們頭上吧”軍醫開着玩笑說。

靈妃傾天下 “說不定有可能。”本艾倫說,“我們現在也已經有參與大規模戰爭的能力了,儘管我們的士兵兵多,只有幾百人,但也比他們在正規軍有戰鬥力。”本艾倫說的很自信,不過這話也沒錯,“黑血”的士兵怎麼也比扛着ak的打老子有戰鬥經驗。

“不管他們找誰都不重要,僱傭兵的介入會使戰爭更加慘烈,我們的任務可以說是完成了大半,儘管沒能幹掉幾個頭領級人物,但我們卻將這個國家重新拉回了戰爭的泥潭。”本艾倫說。

這件事還讓軍醫說中了,羅斯尼共和國的代表還真的去了“黑血”在巴黎的總部,果然要僱傭他們幫助政府軍清剿敵軍,因爲本艾倫不再,所以公司沒有給出明確的答覆,只是叫他們等,後來在得到這條消息之後本艾倫也就一笑了之,沒有多問什麼。

“那我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軍醫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