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韻味,石家眾人以及其他人聽了,身子不由倒退幾步,純凈的靈力湧入他們體內,回復著他們所受的傷勢,隨後他們報以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僧人,紛紛退去。

而這句話宛如天雷咋驚,在老者與老嫗耳旁回蕩,帶著無匹佛威!

「哼」

佝僂老者沒有說話,他知道僧人的出現已經讓他無法對薛浩下手,就在這可沒有什麼好處,隨即枯骨般啊手伸出一把抓起神秘人遠遁而出,消失於天地間……

「婆婆……」

牧夢妙可還有些放心不下薛浩,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老嫗,「放心,你的小情郎還沒事……」隨後拄著拐杖緩緩離開,牧夢妙聽了老嫗說的話,便將懸著的心略微放下些許而後攙扶著老嫗離開。

「嗖嗖」

薛浩盤膝而坐,赤袍獵獵無風自起,周身金光閃閃宛如苦修羅漢,金身之上天地符籙篆刻,帶著道蘊波紋蕩漾虛空透著浩大佛威。

薛浩魂海之內,魂體眉心之中一道佛光閃爍,隨即一篇蝌蚪文浮現,竟是《盪玄御魔金剛體》的修鍊總綱!

這盪玄御魔金剛體乃佛門聖佛——盪魔聖佛修鍊的煉體功法,有著通天威能。大成之後,一拳可動山裂地!一掌能撕天隕星!

薛浩在拍賣場內得到這功法的修鍊總綱,可是空歡喜一場,這可是夢寐以求的煉體聖決,絕世煉體功法!他要是能夠得到,那將會是如虎添翼!

「火中燒水中毒,以靈火鍛百骨使靈水煉千筋!水火相送成青銅之身…………」

一道經文緊隨其後,在薛浩腦海中回蕩,竟是《盪玄御魔金剛體》的第一層青銅身的修鍊方法!

驚世駭俗的絕世煉體功法竟然在這十幾歲的少年身上重現了!這要是傳出去定然會有強者前來搶奪!當然,此時薛浩身邊可是有著一名得道高僧護法,要是真有人來搶奪定然會有來無回,而薛浩也對這僧人的身份起了濃厚的興趣!

「呼」

一道靈焰在薛浩頭頂凝聚,熾熱的烈焰化作火龍在薛浩周身盤膝。這都是薛浩無意識的舉動,他全身身心的投入到領悟功法之中,每一字每一句都帶著玄而又玄的韻味,深澀難懂的經文讓薛浩腦中微微發漲,饒得以薛浩的過人天賦也無法理解這麼多玄奧的經文。

火龍衝天,「吼」,隱隱間有著龍吟傳出,火龍呼嘯俯衝而下徑直落在薛浩肉身之上,赤袍瞬間被熾熱的靈焰燒成灰粉,而後薛浩瞬間臉色猙獰!

「痛!」

薛浩只覺得全身被燒焦了一般,「運轉靈力」,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回蕩在薛浩的魂海之內,「不是青老?」薛浩聽到這熟悉的過分的聲音,以為是青老,回想起來卻並非如此,剛想詢問卻被這灼熱的氣息打斷,來不及多想,便按照《盪玄御魔金剛體》內銅身篇的修鍊法訣運轉著靈力!

「吸氣經任脈貫氣于丹田即本丹田,再以意領氣經會**分左右兩支,下走足三陽經至湧泉」

薛浩回憶著經文的內容,周身毛孔舒展,呼吸吐納間將火焰引入體內,

「鍛骨」

薛浩只覺得有著千千萬萬的螞蟻在撕咬著自己的骨頭,抓也抓不到碰也碰不得!「嘶」薛浩倒吸一口涼氣,只覺得體內靈力隨之而來,一呼一吸間都有著鑽心的疼痛,「給我堅持!」薛浩眼睛緊閉,咬牙堅持著。

貴少的淘氣呆妻 一胎二寶:總裁寵妻太甜蜜 煉體是最痛苦的修行方法!往往只有那些苦行僧或者窮苦人家才會去修習,這也是為何武修中的體修沒落遠不及武修中的氣修的原因。

氣修鍊體,但之後到達一定境界以後便不再追逐肉身之力,而放眼於領悟天地偉力以求突破更好的境界,而體修卻以肉身著稱,強大的體修足以撕天裂地,肉身成聖!

但體修非大毅力大恆心者難有建樹,再加之氣修的強大,使得體修漸漸沒落下去。但薛浩知道,踏足武道絕不能落下肉身的修為,唯有肉身強大才能突破到更加高深的境界。

殺絕命的教誨,薛浩可是銘記於心的。

「引丹田氣經任脈上行至天突、分左右兩支走手三陰經達勞宮、過十宣,沿手三陽經上行,會於大椎;繼而引兩湧泉穴之氣上走足三陽經交會於尾閭,沿督脈上行至大椎,與手三陽三陰經之氣相聚同行,過玉枕、泥丸宮、山根、年壽,至人中……」

薛浩按照經文內的修習方式修鍊著,周身氣息也在節節攀升!

薛浩漸漸適應了那鑽心的痛苦感覺,內視一看,體內發生了些許變化,只見原本雪白的骨頭不再是白色,取而代之的是帶著些許青色的銅,而薛浩一呼一吸間便有著縷縷火氣噴涌!

周身天地符籙閃爍著璀璨的光芒,帶著攝人心魂的凌厲氣勢,赤條條的身子在佛光之中宛如金身羅漢,盤膝而坐宛如老僧入定,薛浩體內靈力蕩漾,澎湃靈力流過宛如烈馬奔騰有著雄厚氣勢。

「轟」

薛浩運轉靈力沖刷著周身每一寸肌肉,縷縷靈力化作流光消失在每一寸肌肉之內,「吼」,身後灼龍虛影浮現,竟是三龍齊飛!隨著薛浩第一次修鍊《盪玄御魔金剛體》,剛一奠基便有著質的飛躍,灼龍之力竟有著三條,三條虛影交織騰飛顯得更加靈動。薛浩魂力探出輕撫周身,隨即肉身的變化便瞭然於胸!

他的肉身竟有著四飛龍之力!《盪玄御魔金剛體》果然名不虛傳!薛浩心中不由掀起驚濤駭浪,這才一修鍊便有著如此之大的進步,讓薛浩直呼變態!

當然,薛浩也嘗到甜頭,「想不到這天地靈火還有著如此功效!」薛浩用天階火靈種煉體,才有著如此長足的進步,「看來要多多收集天地靈火咯」薛浩心中不由想到,這想法要是被外人知道,恐怕會被別人用唾沫淹死,這天地靈火得一個就謝天謝地了,還輕而易舉的想著多多收集……

薛浩細細想了想自己的力量!肉身之力有著四飛龍之力,這可超過武師小成了,要知道武師小成的肉身也才三飛龍之力,如果在加持灼龍之力,可就更加了不得!足以媲美甚至超越武師大成。武師獨有的靈力外放以及屬性靈力,身為武者的薛浩通通都有了,現在的薛浩有著三式游龍槍法,再加上這恐怖的肉身之力,遇上武師巔峰的強者,薛浩也有信心立於不敗之地,甚至戰而勝之!薛浩有這個自信!

「這還真是妖孽」

身上為薛浩護法的僧人,心中同樣掀起驚濤駭浪,要知道他身為佛門之人,自然知道這《盪玄御魔金剛體》修習的難度,天才他見過不少,而薛浩這種,他還是第一次見,如果《盪玄御魔金剛體》都如薛浩這般,修鍊起來宛如吃飯喝水的話,那豈不是佛門弟子豈不是都天下第一了!

「妖孽,太造孽了……」

僧人也不知該如何稱呼薛浩,想想或許也就妖孽可以般配。

「還算不錯……」

一道充滿磁性帶著威嚴的聲音響起,讓薛浩心中不由顫動,因為這聲音曾幾何時出現在薛浩夢中……

「父親……」

薛浩心中不由想道,

「呵呵呵」

一道人影出現在薛浩魂海之內,身穿甲胄手中一桿金槍背負身後,劍眉星目而鼻樑如峰眉宇間透著剛毅,與薛浩有著幾分相似。

薛浩魂體顫動,瞪圓雙眼緊緊盯著眼前的那人,「父親!」 餘生且向晚 帶著顫聲,薛浩喊到。

「很好,小子,你很不錯」

那人出言道,語氣中帶著讚賞,帶著威嚴,更帶著一股難以掩飾的——激動!

「當然!」

薛浩激動道,直勾勾的看著那人,生怕下一瞬他便會消失。「這只是我的一道神念,沒過多久便會消失不見……」那人緩緩說道。話語還未落下便被打斷,「父親,浩兒想你。」

薛浩為了父親才拚命踏上修行,此時的薛浩就像是一個孩子,一個很久很久沒有見到過父親的孩子,有著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話要訴說,沒有了好強,沒有了剛毅,就似普普通通的孩子。

「浩兒」

那人聲音不由一顫,「咳」,一聲輕咳,話鋒一轉便說道,:「想要見為父,那就先去道武學院!記住一定要去!」

突然,那人的身影暗淡,彷彿下一瞬就要飄散,「父親,父親」薛浩頓時慌了,魂體撲向那人卻撲了個空落在地上,沒有接觸到任何東西,

「傻孩子」

那人笑罵一聲,伸手輕觸正在轉身看來的薛浩額頭,「父親等你……」,話為說完,便化作光子飄散,還未觸及薛浩額頭便消失不見,薛浩看著那人消失魂體揪動,魂海內魂力蕩漾,一道聲音伴隨著悲切之意回蕩,:「我定會尋你」

「父親」

最後兩字,帶著無盡剛毅之心。

「刷」

薛浩肉身一震,雙眸睜開一道精光劃過眼際,「呼」,呼盡一口濁氣,薛浩星目邊些許濕潤被靈力蒸發,沒人發現 「轟」

薛浩只覺得腦海中瀰漫著璀璨金光,隨後有著一篇經文浮現在腦海中,蝌蚪般的文字帶著玄奧無比的道蘊波紋回蕩在薛浩腦海中,讓薛浩魂體震動,登時間,薛浩不由盤膝而坐,絲毫不顧身旁的眾人,呼吸吐納間有著縷縷靈氣縈繞宛如游龍盤身玄妙而又靈動。

「叮」

一道佛光落下,將薛浩緊緊包裹,薛浩周圍一道光圈形成,而在這光圈旁有著莫名偉力將眾人推開,就算是牧夢妙也沒有意外,只見那僧人雙袖一撫,召來便是一道靈氣將薛浩與眾人隔開。

「阿彌陀佛」

僧人雙手合十,臉色誠懇帶著慈悲之意靜靜的站在薛浩身上,宛如得道高僧有著無盡佛法浮現,「薛施主在此,大家散了吧!」

語氣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韻味,石家眾人以及其他人聽了,身子不由倒退幾步,純凈的靈力湧入他們體內,回復著他們所受的傷勢,隨後他們報以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僧人,紛紛退去。

而這句話宛如天雷咋驚,在老者與老嫗耳旁回蕩,帶著無匹佛威!

「哼」

佝僂老者沒有說話,他知道僧人的出現已經讓他無法對薛浩下手,就在這可沒有什麼好處,隨即枯骨般啊手伸出一把抓起神秘人遠遁而出,消失於天地間……

「婆婆……」

牧夢妙可還有些放心不下薛浩,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老嫗,「放心,你的小情郎還沒事……」隨後拄著拐杖緩緩離開,牧夢妙聽了老嫗說的話,便將懸著的心略微放下些許而後攙扶著老嫗離開。

「嗖嗖」

薛浩盤膝而坐,赤袍獵獵無風自起,周身金光閃閃宛如苦修羅漢,金身之上天地符籙篆刻,帶著道蘊波紋蕩漾虛空透著浩大佛威。

薛浩魂海之內,魂體眉心之中一道佛光閃爍,隨即一篇蝌蚪文浮現,竟是《盪玄御魔金剛體》的修鍊總綱!

這盪玄御魔金剛體乃佛門聖佛——盪魔聖佛修鍊的煉體功法,有著通天威能。大成之後,一拳可動山裂地!一掌能撕天隕星!

薛浩在拍賣場內得到這功法的修鍊總綱,可是空歡喜一場,這可是夢寐以求的煉體聖決,絕世煉體功法!他要是能夠得到,那將會是如虎添翼!

「火中燒水中毒,以靈火鍛百骨使靈水煉千筋!水火相送成青銅之身…………」

一道經文緊隨其後,在薛浩腦海中回蕩,竟是《盪玄御魔金剛體》的第一層青銅身的修鍊方法!

驚世駭俗的絕世煉體功法竟然在這十幾歲的少年身上重現了!這要是傳出去定然會有強者前來搶奪!當然,此時薛浩身邊可是有著一名得道高僧護法,要是真有人來搶奪定然會有來無回,而薛浩也對這僧人的身份起了濃厚的興趣!

「呼」

一道靈焰在薛浩頭頂凝聚,熾熱的烈焰化作火龍在薛浩周身盤膝。這都是薛浩無意識的舉動,他全身身心的投入到領悟功法之中,每一字每一句都帶著玄而又玄的韻味,深澀難懂的經文讓薛浩腦中微微發漲,饒得以薛浩的過人天賦也無法理解這麼多玄奧的經文。

火龍衝天,「吼」,隱隱間有著龍吟傳出,火龍呼嘯俯衝而下徑直落在薛浩肉身之上,赤袍瞬間被熾熱的靈焰燒成灰粉,而後薛浩瞬間臉色猙獰!

「痛!」

薛浩只覺得全身被燒焦了一般,「運轉靈力」,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回蕩在薛浩的魂海之內,「不是青老?」薛浩聽到這熟悉的過分的聲音,以為是青老,回想起來卻並非如此,剛想詢問卻被這灼熱的氣息打斷,來不及多想,便按照《盪玄御魔金剛體》內銅身篇的修鍊法訣運轉著靈力!

「吸氣經任脈貫氣于丹田即本丹田,再以意領氣經會**分左右兩支,下走足三陽經至湧泉」

薛浩回憶著經文的內容,周身毛孔舒展,呼吸吐納間將火焰引入體內,

「鍛骨」

薛浩只覺得有著千千萬萬的螞蟻在撕咬著自己的骨頭,抓也抓不到碰也碰不得!「嘶」薛浩倒吸一口涼氣,只覺得體內靈力隨之而來,一呼一吸間都有著鑽心的疼痛,「給我堅持!」薛浩眼睛緊閉,咬牙堅持著。

煉體是最痛苦的修行方法!往往只有那些苦行僧或者窮苦人家才會去修習,這也是為何武修中的體修沒落遠不及武修中的氣修的原因。

氣修鍊體,但之後到達一定境界以後便不再追逐肉身之力,而放眼於領悟天地偉力以求突破更好的境界,而體修卻以肉身著稱,強大的體修足以撕天裂地,肉身成聖!

但體修非大毅力大恆心者難有建樹,再加之氣修的強大,使得體修漸漸沒落下去。但薛浩知道,踏足武道絕不能落下肉身的修為,唯有肉身強大才能突破到更加高深的境界。

殺絕命的教誨,薛浩可是銘記於心的。

「引丹田氣經任脈上行至天突、分左右兩支走手三陰經達勞宮、過十宣,沿手三陽經上行,會於大椎;繼而引兩湧泉穴之氣上走足三陽經交會於尾閭,沿督脈上行至大椎,與手三陽三陰經之氣相聚同行,過玉枕、泥丸宮、山根、年壽,至人中……」

薛浩按照經文內的修習方式修鍊著,周身氣息也在節節攀升!

薛浩漸漸適應了那鑽心的痛苦感覺,內視一看,體內發生了些許變化,只見原本雪白的骨頭不再是白色,取而代之的是帶著些許青色的銅,而薛浩一呼一吸間便有著縷縷火氣噴涌!

周身天地符籙閃爍著璀璨的光芒,帶著攝人心魂的凌厲氣勢,赤條條的身子在佛光之中宛如金身羅漢,盤膝而坐宛如老僧入定,薛浩體內靈力蕩漾,澎湃靈力流過宛如烈馬奔騰有著雄厚氣勢。

「轟」

薛浩運轉靈力沖刷著周身每一寸肌肉,縷縷靈力化作流光消失在每一寸肌肉之內,「吼」,身後灼龍虛影浮現,竟是三龍齊飛!隨著薛浩第一次修鍊《盪玄御魔金剛體》,剛一奠基便有著質的飛躍,灼龍之力竟有著三條,三條虛影交織騰飛顯得更加靈動。薛浩魂力探出輕撫周身,隨即肉身的變化便瞭然於胸!

他的肉身竟有著四飛龍之力!《盪玄御魔金剛體》果然名不虛傳!薛浩心中不由掀起驚濤駭浪,這才一修鍊便有著如此之大的進步,讓薛浩直呼變態!

當然,薛浩也嘗到甜頭,「想不到這天地靈火還有著如此功效!」薛浩用天階火靈種煉體,才有著如此長足的進步,「看來要多多收集天地靈火咯」薛浩心中不由想到,這想法要是被外人知道,恐怕會被別人用唾沫淹死,這天地靈火得一個就謝天謝地了,還輕而易舉的想著多多收集……

薛浩細細想了想自己的力量!肉身之力有著四飛龍之力,這可超過武師小成了,要知道武師小成的肉身也才三飛龍之力,如果在加持灼龍之力,可就更加了不得!足以媲美甚至超越武師大成。武師獨有的靈力外放以及屬性靈力,身為武者的薛浩通通都有了,現在的薛浩有著三式游龍槍法,再加上這恐怖的肉身之力,遇上武師巔峰的強者,薛浩也有信心立於不敗之地,甚至戰而勝之!薛浩有這個自信!

「這還真是妖孽」

身上為薛浩護法的僧人,心中同樣掀起驚濤駭浪,要知道他身為佛門之人,自然知道這《盪玄御魔金剛體》修習的難度,天才他見過不少,而薛浩這種,他還是第一次見,如果《盪玄御魔金剛體》都如薛浩這般,修鍊起來宛如吃飯喝水的話,那豈不是佛門弟子豈不是都天下第一了!

「妖孽,太造孽了……」

僧人也不知該如何稱呼薛浩,想想或許也就妖孽可以般配。

「還算不錯……」

一道充滿磁性帶著威嚴的聲音響起,讓薛浩心中不由顫動,因為這聲音曾幾何時出現在薛浩夢中……

「父親……」

薛浩心中不由想道,

「呵呵呵」

一道人影出現在薛浩魂海之內,身穿甲胄手中一桿金槍背負身後,劍眉星目而鼻樑如峰眉宇間透著剛毅,與薛浩有著幾分相似。

薛浩魂體顫動,瞪圓雙眼緊緊盯著眼前的那人,「父親!」帶著顫聲,薛浩喊到。

「很好,小子,你很不錯」

那人出言道,語氣中帶著讚賞,帶著威嚴,更帶著一股難以掩飾的——激動!

「當然!」

薛浩激動道,直勾勾的看著那人,生怕下一瞬他便會消失。「這只是我的一道神念,沒過多久便會消失不見……」那人緩緩說道。話語還未落下便被打斷,「父親,浩兒想你。」

薛浩為了父親才拚命踏上修行,此時的薛浩就像是一個孩子,一個很久很久沒有見到過父親的孩子,有著無數說不清道不明的話要訴說,沒有了好強,沒有了剛毅,就似普普通通的孩子。

「浩兒」

那人聲音不由一顫,「咳」,一聲輕咳,話鋒一轉便說道,:「想要見為父,那就先去道武學院!記住一定要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