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說完還不等反應過來,大舅就已經跳下車飛快的朝着肥三走去,就在他距離大舅還有半米遠的時候,他突然停了下來,板着臉朝着大舅看去。

我突然發現肥三的一舉一動,甚至眼神和表情都和原來完全不同,雖然他可以騙得了和他不熟悉的人,但是可騙不了我這個發小。

我怕大舅吃虧,於是急忙下車飛快的朝着肥三跑去,結果我剛往前跑了兩步,大舅就已經飛快的朝着肥三走去。

肥三瘋狂朝後退了幾步,隨後咯咯的冷笑了幾聲,就朝前飛奔而去,把剛纔和他說話那個人直接撞到在地。

我本想去追他,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了,但是我卻被大舅給攔住了。

“他這是鬼上身,而且明顯已經坐好了準備,咱們不用去找他們,時間一到他們自己就會出現的!”

大舅看着肥三逃走的地方冷笑了一聲,眼中佈滿了陰寒,我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不過隨後就釋然了,我父母和大舅生前處的都不錯,他們雙雙暴斃,大舅自然會心裏憋着火氣沒地方發,這夥鬼東西如果自己撞進來,那隻能是他們自己找死了。

“先進屋我先去看看你父母的屍體,或許能從屍體上看出些端倪!”

這時大舅又恢復了之前的表情,轉頭拍了下我的肩膀說道。

我點了下頭,帶着他和三舅還有其他幾位舅舅一起走進堂屋裏個雜貨間,此刻我父母都在親戚的幫助下穿好了壽衣並排躺在地上。

雖然我早就提醒自己應該控制好情緒,但是當看到父母的屍體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飆淚。

我急忙跑出堂屋走到外面來,換個環境冷靜了一下,無意中轉過頭髮現小美正站在我旁邊。

她看到我轉頭之後,衝我笑笑說道:“雖然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是我知道對父母孝順的人,通常都不會是壞人,這次我幫你!”

我點了下頭,深吸了口氣將情緒調節好,就帶着小美把大舅讓我準備的東西湊齊。

做法事無非就要用一些香燭紙錢,香爐、桃木劍、蠟燭、水果之類的東西,我和小美跑到村裏唯一一家小賣鋪,好在他們家賣的東西還比較齊,我們很快就湊齊了東西,開始沿街轉悠,找尋適合的花公雞。

大舅說過這些公雞找顏色越鮮豔的越好,所以我和小美儘量多找了幾家,最後終於找到兩隻合適的帶回去。

等我們回去的時候,發現大舅他們已經站在門口等我們了,看這幾位舅舅的臉色,我也知道事情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果然我還沒等開口,就聽大舅氣憤的說道:“小飛我剛纔看過你父母的

屍體了,當真是怨氣沖天,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趕緊火化,不然遲了都會有屍變的危險!”

我聽了之後心裏咯噔一下,其他舅舅聽到屍變這兩個字,也都變了臉色。

我險些沒有站穩,好在身旁的小美扶了我一下,我這才緩過神來,點了點頭說道:“那我這就不知東西,然後先給你們做吃的,晚上就給我父母做法事,送……他們走!”

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我差點咬到舌頭,心裏又莫名的揪了一下。

“東西買得挺齊的,今天晚上看天象不錯,小飛你安排這些舅舅找地方住,你留下來幫我的忙,那個女孩……最好也讓她離開!”

大舅嘆了口氣,臉色也略微有些蒼白,他指了指我,又指了指我身邊的小美,眼中閃過一絲警惕。

小美也不傻自然知道我大舅從一開始就對她心懷疑問,識趣的點了點頭。

我鬆了口氣,突然有些莫名的感動,經歷了這麼多,最終她還是陪在我身邊,無論多少困難,我突然覺得小美就是那個能讓我捧在手心裏一輩子的人。

吃過飯之後,我急忙將平時吃飯的八仙桌搬到外面,將做法事用的東西都擺好,開始打電話聯絡開靈車的人。

因爲大舅已經說過,要在晚上出殯,火葬場距離這裏的距離不算長,但是也絕對不斷,開車算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靈車這種本身煞氣就重的車。

沒怎麼費力我就安排好了車子,這個時候天也漸漸的黑了,我把臥室讓出來給大舅休息,自己則悄悄走到雜貨間去看我父母的遺體。

短短一天時間,我老媽的屍體上已經長出了屍斑,有的屍斑甚至已經出現在了臉上,看上去非常猙獰。

而且我清楚的看到他們兩個的頭上都畫着一個符號,這個符號我還算熟悉,是一種禁咒,是用來禁止生物活動的咒語,有了這兩到符紙,我父母的屍體基本就不會屍變,我不禁鬆了口氣,覺得自己之前的努力都沒有白費。

“小飛我剛纔看到那個肥三了!”這時小美從外面跑進來,還沒等喘口氣,就激動的衝着我喊道。

其實我心裏一直在擔心肥三的安危,之後大舅和我說過肥三之所以會不停的流汗,完全是因爲脫水的緣故,他身上那個東西必然是個厲害的角色,能夠隱藏在肥三的身體裏不容易被看出來。

但是這種做法對人的身體傷害非常大,時間一長身體就會出現因過度虛弱而引起的脫水狀況,所以肥三一直以來根本不是在流汗,而是在脫水。

所以當小美提到肥三的下落時,我立刻跳起來將她拉到門口低聲問道:“你再那看到他的!?”

“就在院門口,他好像是想進來,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又掉頭離開了!”小美一臉困惑的看着我,不過看到我聽了她的話之後,也沒有迴應她,於是覺得無趣就走開了。

我飛快的跑出門去,但是卻連半個人影都沒有看到,到處

都是荒草,隨着秋季的來臨,這些荒草都已經變得枯黃,顯然非常荒涼。

我嘆息了一聲,心裏突然涌現出一股悲涼,或許若干年後我也會像這些草一樣,失去生命力,任由狂風暴雨襲擊,最後徹底化作泥土。

“小飛呀,聽說你要抓雞,我家有好幾只呢,不然送你一隻怎麼樣?”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突然有老太太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我詫異的轉過頭,發現這是住在我家東側那家的老人。

於是勉強扯出一個笑說道:“不用了,我們只用兩隻就夠了,這雞您還是拿回去自己吃吧!”

這老太太沖着我點了點頭,不過我發現她的眼神非常渙散,像是根本就沒有盯着我,而是一直在盯着我身後。

可能是經歷這麼多事的緣故,我對這些超自然的事都抱着深信不疑的態度,剛剛被那個老太太一下,頓時有些心慌,於是急忙轉頭看看,卻發現自己身後什麼人都沒有。

我鬆了口氣,暗罵自己神經過敏了,但是剛住過頭,就趕緊到一股寒氣自後脖頸傳來,冷得我不禁一哆嗦。

我頓時嚇得後背發麻,急忙轉過頭靠在牆上,警惕的朝着周圍看去。

但是周圍除了我之外,就在沒有一樣會動的東西,但是剛纔那種感覺明明很真是,我茫然的搖了搖頭,走進房間去找二叔他們。

只可惜二叔沒有醒過來,無奈之下我只好坐在車子臺階上等着他,同時也盼着天早點黑。

在我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手錶之後,大舅終於醒了過來,他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這才詫異的問道:“小飛你沒睡覺嗎?”

我苦笑了一聲指着停放我父母屍體的房間,無奈的說道:“出了這樣的事哪能睡得着呀!”

大舅嘆了口氣拍了下我的肩膀說道:“既然東西都準備好了,那咱們就開始吧。你有沒有告訴司機幾點來取屍體?”

“半夜十一點,大不了多加點錢,那個時候應該能做完法事吧?”我搓了搓手,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還是有些緊張。

“時間掐得不錯,走吧咱們先把屍體擡到院子裏來,你也應該打發其他舅舅和你那個小女朋友離開這裏!”

大舅邊說着,邊從手中拿出兩副白手套,和兩副白口罩,他自己帶了一副,有將另外一副遞給我。

我急忙敲了敲門,催促小美他們離開,自己則跟着大舅一起走到雜物室將父母的屍體都擡到院子了。

仔細看老媽身體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老媽比我上次回家看到她的時候銷售了不少,但是屍體卻同樣非常重,我擡着頭,大舅擡着腳,我們兩個大男人才勉強將她擡動。

“我還是頭一次擡屍體,沒有想到居然是擡自己妹妹的,真是作孽,如果讓我抓到那隻孽畜,我一定要將他直接打進輪迴!”

大舅畢竟上了些年紀,將老媽的屍體擡到院子之後,就累得開始喘粗氣。

(本章完) 第617章

接著,一個黑色的東西飛向了墨九狸,墨九狸一愣伸手接住,手心裡一枚黑色的碎片,此時空間中,在角落裡面安靜了許久的兩枚七星碎片,忽然再次飛了出來……

墨九狸瞭然,原來這池子中,還藏有一枚七星碎片,墨九狸心念一動將碎片送回了空間,瞬間三枚碎片合二為一,再次嗖的一下子跑到了原來的角落,安靜無比……

隨著黑色的碎片飛出來,黑色的池子也毀於一旦,整個煉魂塔也有些搖搖欲墜,墨九狸三人見狀立即出去了……

三人剛出去跳到了一邊,再看煉魂塔轟的一聲,直接炸成了碎片,整個落花谷,都跟著一顫……

墨九狸有些咋舌,這煉魂塔看起來連半神器都算不上,看起來這煉魂塔之所有有魂力,之所以落在這裡,都是因為七星碎片的關係,不然也不回在她拿走七星碎片后,這煉魂塔都碎了……

「九狸,白凌你打算怎麼處置?」 斗羅大陸之陰陽裁決 帝琛看著被他之前一起帶過來,丟在一邊昏死的白凌問道。

「師父一起帶回去囚禁了吧!現在還不是殺他們的時候,這兩顆丹藥,師父回去給那兩人服下,將他們三人分開關起來,沒有我的解藥,他們是無法行動的!」墨九狸拿出兩顆丹藥遞給帝琛說道。

「好,那我送你們回去,就將她帶回去!」帝琛接過丹藥說道。

「師父回去吧,這裡有我和老祖宗,我會傳音讓表哥帶人來,直接將落花谷拿下!」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沒錯,帝老頭兒,我和九狸在這裡沒事,你快去快回便是!」墨小夜也說道。

「好,那你們當心點,我去去就回來!」帝琛聞言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帝琛抓起白凌轉身離去……

「老祖宗,你通知舅舅他們帶著墨族的人來這裡吧!」墨九狸看著墨小夜說道。

「好。」墨小夜也沒問為什麼,直接拿出傳音石,讓墨辰雨帶著墨族的人,來落花谷。

「老祖宗怎麼不問我,為何讓墨族的人來,不留在帝族呢?」墨九狸看著傳音完畢的墨小夜笑著問道。

「九狸是不是因為覺得帝族,畢竟是寶寶爹爹的家族,所以才想讓墨族來到這裡的?」墨小夜聞言一愣問道。

「不是的,其實是因為這裡的玄氣,是整個隠族最為濃郁的地方……」墨九狸看著煉魂樓爆炸的地方說道。

墨小夜看了幾眼,也沒看出什麼特別好奇的問道:「真的?我覺得都差不多啊!」

「呵呵,以後老祖宗就知道了!」墨九狸笑笑說道。

「好吧!」墨小夜聞言笑著道。

等待墨族人來的時間,墨小夜將所有落花谷的人,幾下子都給丟到了落花谷的大門外,而墨九狸則在靈魂樓爆炸的位置,布置起了陣法……

墨蕭逸等人跟著帝燕笙來到落花谷時,先看到的就是門口堆積著近千人的屍體!帝燕笙和墨族的人紛紛震驚不已!這到底是那位強者啊,將這麼多人都堆積在這裡…… 第618章

「墨前輩,這是?」帝燕笙看著對面笑眯眯的墨小夜問道。

「放心,都沒死,這落花谷以後就是我們墨族的了,這些落花谷的人,九狸說交給顧琰他們了!辰雨小子,帶著人進去吧,九狸讓你們把落花谷好好找找,所有寶貝都別放過,一起收起來,然後把這建築從新收拾下,改成咱們墨族!」墨小夜哈哈一笑的說道。

「老祖宗,九狸呢?」墨辰雨聞言問道,對於墨九狸和老祖宗的安排,他們是沒有意見的,之前墨九狸在帝族讓他們下去休息,而不是整理帝族,他就猜到了。

「啊……對了,九狸在後面的山谷忙著,你們不要去後面打擾她,具體的等她出來就知道了……」墨小夜說道。

「知道了,老祖宗!走吧,我們進去……」墨辰雨聞言說道。

至於門口一堆人,顧琰帶著凌天府的雪狼族們,一起將人帶走了,至於帶到那裡去了,怎麼樣了,墨蕭逸等人都沒問……

反正他看到顧琰三人叔侄三人回來時,臉上多了一些笑容,顯然是心情不錯的……

原來是因為顧琰和顧三等人,利用顧琰沒事跟墨九狸還有寶寶,學習煉製的毒藥,審問那些落花的人時,終於找到了當初他們顧家失蹤的煉丹秘錄,當初那煉丹秘錄,原本以為是被白凌和帝雲分了,沒有想到帝雲根本就看不上眼,最後交給了白凌,讓她賜給了落花谷的一位煉毒的太上長老……

剛才那位煉毒長老,在被顧琰喂下真言丹后,一五一十的都交代了出來,最後將顧家的煉丹秘錄,也為了保命拿了出來……

當然了,他的命是沒有保住的,因此,顧琰三人才心裡覺得開心,雖然這煉丹秘錄上面的東西,都沒有顧琰會的值錢了,但是畢竟是顧家的珍寶……

本來顧琰和顧七覺得,這東西交給顧三保管最好,卻被顧三拒絕了!顧三說,與其留下圖增事端,不如讓顧琰和顧七記在腦子裡,然後毀掉……

好在煉丹秘錄並不多,區區幾頁,顧七雖然煉丹天賦一般,但是也是很懂的,不能馬上理解,記住還是沒有問題的……

因此,顧琰和顧七花了一會兒的時間,先將裡面的內容記下后,顧琰一把花將那秘錄燒掉了,他們才回來的……

顧琰等人去落花谷深處,去找過墨九狸,只是走進后發現一片霧蒙蒙的,顯然是被墨九狸布置了陣法了,墨蕭逸讓顧琰幾人守著,別讓別人闖進去了,便去安頓墨族的人了……

墨族的人先是去了帝族,後來佔據了落花谷的消息,也一陣風似的,吹遍了整個隠族,這讓剩餘的五大家族,紛紛有種不好的預感,特別是歐陽家族……

在歐陽家族的人商量完后,決定聯合其餘五大家族,一同對抗墨族,雖然不知道墨族到底為憑藉著什麼,強勢闖入了隠族,但是他們卻不得不謹慎對待,畢竟七大家族現在可不同往日…… 我看到大舅累成那樣,心裏多少有些愧疚,於是讓他先休息,自己進去咬着牙把我老爸的屍體也背了出來。

大舅本來還以爲我進屋去倒水,當他看到我將老爸的屍體背出來的時候,臉上不禁露出震驚的神色。

“小飛你膽子還真夠大,居然敢自己去背!”他急忙走過來,幫我把老爸的屍體和老媽並排放在地上,讚賞的說道。

“我親爹親媽自然不會怕,要是別人可就難說了!”我擦了把汗,都說活人和死人差一口氣。

屍體都是死沉死沉的,剛背到身上的時候,我差點沒趴在地上,也是咬着牙才背出來的。

“這就不錯了,我那個徒弟還不如你呢,對了小飛我怎麼覺得你身上好像有股子陰氣呀?”

大舅遞給我一條毛巾,狐疑的瞄着我上衣的一口口袋說道。

我先是一愣,隨後摸了摸那個口袋,從裏面掏出了一個煙盒,剛要打開,就突然想起來,這裏面裝的是趙涼的魂魄。

就是那個在監獄中還幫過我一次的冤死吊死鬼,想到這我心裏不禁哀嘆,自己這輩子到底走了什麼運,到哪都能遇到吊死鬼!

於是我前因後果和大舅說了一遍,大舅聽我說完之後,長嘆了一聲說道:“也是可憐人,總讓他呆在煙盒裏也不是辦法,這樣我想個辦法!”

魔物祭壇 大舅仰頭看了看天色,大約是覺得天色還早,於是飛快的從包裏拿出一把通體黑色的斷劍,遞給我說道:“這把劍是我師傅給我,當年他給我的時候已經斷了,但是這東西很有靈性,曾經幫我避過很多災禍,我現在也要退休了,這東西就送給你,你先把趙涼放出來,我用法術把他的魂魄暫時送進短劍裏,這樣有助於修行!”

我點了下頭,暗罵自己糊塗,明明答應幫他報仇,卻沒有想到到頭來居然把他給忘了。

他畢竟是地縛靈,這種東西不能離開原地太久,不然會越來越虛弱,甚至有可能灰飛煙滅,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非但沒有幫到他,還差點害了他,心裏多少有些愧疚感。

於是將煙盒拿出來低聲說道:“趙老哥你快點出來,真是抱歉我最近被一個惡鬼追殺,把你給……忘了!”

“行了,你遇到什麼事我都知道,只是苦於不能出來幫你,還好這位大師點破,不然我還不知道要在這個破盒子裏呆多久呢!”

這個時候我耳邊突然傳來趙涼的聲音,這丫發了一通牢騷之後,總算也沒有怪我。

我鬆了口氣,眼看着大舅默唸了幾聲咒語,隨後迅速用斷劍將我的手割破,血滴在劍身上,那把劍瞬間就放射出一道白光,緊接趙涼的魂魄就費勁了斷劍之中,徹底消失了蹤跡。

“趙老哥你先在這裏呆一段,等我把這裏的事解決完了,就回去幫你報仇,不會太久了!”

我苦笑了一聲,原本以爲逃離了原來那個地方,就可以擺脫黃黨那羣喪心病狂的傢伙,卻沒有想到樹

欲靜而風不止,我想擺脫,他們卻並不打算放過我,既然如此那不如徹徹底底做個了斷!

“斷劍你先拿着,站在我旁邊,我做法事的時候,千萬不能被打擾,不然不止你父母的魂魄不安,咱們兩個都會有性命危險,這次咱們要對付的吊死鬼非同尋常!”

大舅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兩根點燃的拉住,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娛樂圈餐飲指南 我詫異朝着桌子上看去,當看到桌子上擺着的那兩隻火燭已經變成綠色的蠟燭不禁惡寒,顯然那羣傢伙已經來了,可能就藏在我們周圍伺機等待,想要給我們致命一擊。

“時間到了,小飛給你父母上三炷香,咱們開始做法事!”這時大舅看了看天色,嘆息了一聲,隨後繼續說道:“妹子,妹夫,今天我送你們最後一程,你們一路保重呀!”

聽了大舅的話,我身形一晃,差點栽倒地上,勉強穩住心神,才從桌子上拿起三根香走到我父母的靈堂跟前,拜了三拜,隨後將三根香插進他們靈臺的香爐裏,點燃長明燈,這才又轉身走到大舅身邊。

大舅看到我準備妥當,這才起身唱起咒語,邊唱着咒語,邊跳着神舞,圍繞着靈臺和父母的屍體來回轉圈,聲音時高時低,時急時緩,飄忽不定,悠遠綿長,在這個寂靜的深夜裏,顯然格外的陰森。

或許是受了他的影響,我也開始跟着唱了起來,其實當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唱什麼,就好像腦子和嘴都不受自己的控制,那些咒語就順着嘴溜了出來,直到幾年之後,我才知道當年我無意中念出的咒語是往生咒,安撫亡靈,進入輪迴的咒語。

大約過了兩個小時,大舅突然轉頭對我說道:“我要開始做法是送你父母離開,你千萬要攔住那些孤魂厲鬼,一旦法術中斷,麻煩可就大了!”

說完就盤腿坐在我父母的屍體跟前,雙手結印低低的念起咒語來。

我深吸兩口氣,本以爲還能喘口氣,誰知道我大舅剛剛閉上眼睛開始唸咒,周圍就颳起了陣陣寒風,寒風在地上打着旋飛快轉動,而且旋風越來越多,沒多大一會,就徹底把我給圍住了。

我在心裏暗罵了一句,沒想到鬼也會欺負人,知道我大舅厲害,就不敢對付大舅,非要等我落單的時候來對付我。

不過生氣歸生氣,對付他們我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寒風裹挾着院子裏的塵土打在了我的臉上,但是我卻始終當在大舅前面,絲毫都沒有退縮,而是拿着桃木劍始終警惕的觀察着周圍,免得有那個孤魂野鬼趁機鑽了空子。

僵持了片刻,周圍的旋風突然都化身成一羣厲鬼朝我飄了過來,他們每一個都伸着舌頭,臉色青紫,雙眼暴凸,分明就是吊死鬼的樣子,而且其中兩個還挺眼熟,赫然就是我和小美在幻境中的電梯裏遇到的那羣。

就在這時我的腰間突然傳來滾燙的感覺,像是被熱水燙到了似得,我疼得嘴角抽搐,疑惑的低下頭,結果發現原來是那把黑

色的斷劍發出的熱量。

此刻它正不斷的散發着刺眼的白光,不停的晃動,我現在終於明白大舅所說的趨吉避凶是啥意思了,這東西的確對引起很敏感,只是我現在不能聽它的,因爲我不能離開這裏。

這時我突然覺得自己頭頂上像是有什麼冰冷的東西垂了下來,我詫異的仰頭一看,發現一隻吊死鬼正頭衝下將舌頭慢慢的朝着我的脖子伸了過來。

我一仰頭剛好和他對上眼了,這傢伙發現自己被發現之後,二話沒說就猛地用舌頭死死的纏住了我的脖子。

我心裏已經,本能的抽出腰間那把已經滾燙的匕首,飛快的朝着這丫的舌頭上狠狠的刺了一下。

沒想到這丫被刺了一下之後,立刻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隨後倒飛了出去,我震驚的看着大舅給我的匕首,雖然看得出它是一樣寶貝,卻沒有想到它居然會這麼厲害。

也因爲身邊有桃木劍和斷劍這兩樣利器,我心裏突然多了幾分底氣。

不過我還沒來得及高興,那些眼前的吊死鬼就衝了上來,我眼看着他們的舌頭像是一條條血紅的綢子似得,飛快的朝着我飛了過來,還不等我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邦得像木乃伊一樣狠狠的扔了出去!

我原本以爲會被摔的很慘,事實上我也的確被摔的很慘,但還不等我反應過來,我就又被這些舌頭給纏住,又被拋到高空扔了下來。

同時耳邊傳來陣陣譏諷詭異的嘲笑聲,這些傢伙看來是玩心大發,竟然忘記去攻擊大舅,轉而將心思全都用在怎麼捉弄我上了。

我冷笑了一聲心說,那我就讓你玩個夠!

幾乎同時我就用手指勾破了自己身上的襯衫,爲了以防萬一,我在自己的身上裝了很多袋黑狗血,只等做法事的時候對付這羣吊死鬼。

果然裝黑狗血的袋子只被我勾破了一個小口就迅速流了出來,吊死鬼最怕的東西無非就是黑狗血,公雞叫和桃木劍,有好幾只吊死鬼的舌頭都被黑狗血給泡了,他們立刻抽回自己舌頭,抱着頭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同時發出淒厲的慘叫聲,那聲音就像是從地獄裏傳來的。

其他吊死鬼大概也意識到出了什麼事,都紛紛鬆開纏在我身上的舌頭,警惕的朝後退去,和我拉開了距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