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說完,一陣奸笑。

這樣,就算是被揍,也不會很痛呀!

“哎,你又在跟雪兒說什麼亂七八糟的?!”關池墨推開門,有些懷疑地問着。

水晶瞪了瞪眼,“沒什麼!”

關池墨眯了眯眸,他纔不信,這小丫頭鬼得很,剛剛他還沒進門就聽到她的奸笑聲了!

真是恐怖,她這樣子以後會教壞雪兒的!

目光遊移向一旁乖乖吃早餐的雪兒身上,關池墨的眼神瞬間溫柔起來。

“關哥哥,你坐下來一起吃吧!”

“好。”

水晶瞄了瞄他們,確定關池墨不會欺負雪兒之後,她才決定暫時走開一下下。

她要去拿回自己的草莓包包!

咚咚咚地跑到書房,敲門顯然不是她會做的事情,可也萬萬沒有想到,她剛剛要衝進去,門就從裏面被人打開了,害得她一下子剎不住,整個人猛地栽倒過去。

“啊……”

預期的疼痛沒有到來,她定了定神,發現自己抱住了某人一雙修長筆直的大腿。

慢慢仰頭,她看到少年又重新戴上了面具的臉。

“咦,你怎麼又……”話未說完,她便自行閉嘴,戴了也好,這樣別人就看不到他真正的樣子了!

不知道爲什麼,她忽然有點小心眼兒,很不希望他好看的樣子被其他人也看去了呢!

嘿嘿,只有她看過他的臉哦!

他低頭,看着她一張小臉表情多變,微微皺眉,“你慌慌張張的做什麼?!”

“我來拿包包啊!我的草莓包包!”她伸出手,朝他索要。

本以爲要費一番功夫,可沒想到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打開抽屜,物歸原主。

拿到包包後,她很開心,卻是看也沒看裏面的東西有沒有少,而是小腦袋一歪,問他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對了,你爲什麼管草莓叫士多啤梨呢?!”

“你不覺得那樣很拗口嗎?!”

“而且士多啤梨聽起來沒有草莓可愛呀!”

“以後就叫草莓好了哦!”

“草莓!”

“草莓!”

最後一點時間,她還是賴着他,嘰裏呱啦地說個不停,而他很耐心地聽她講,很瑣碎,很天真,明明都是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事情,但是從她的小嘴兒裏說出來,就是不一樣,會變得很誇張,很夢幻。

他不由得懷疑,她的腦袋裏都裝了些什麼,她的思維爲什麼可以那麼跳躍,這個世界在她的眼裏爲什麼可以那麼多彩。

而他卻喜歡聽她說話,靈動的表情,甜蜜的聲音,誇張的動作……他心裏的悸動是那樣強烈,只要她的一個笑容,他願意用全世界去換。

夏水晶,你要知道,我要的代價,是一輩子的代價!!!

磐石一般的宣言,如風一般吹過,亙古綿延……

看完記得: 總裁上司強制愛 她失寵了

一週後。

“爸爸,媽媽!”一個小小的身影“砰”的一下撞開門衝了進來。

當水晶衝進來,看見爸爸正壓着媽媽的時候,眼睛立即睜得大大的,連忙用一雙小手捂住自己的臉,可是手指間的縫隙大大的,足以露出那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

本能地,她也有點知道非禮勿視的道理,但是還是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爸爸真奇怪,那麼大的牀不睡,爲什麼要跟媽媽擠在一起呢?!

而且呀,以前他們都是三個人一起睡的,可是現在這個新房子裏面,居然給她單獨弄了個兒童房,真是奇怪!

“刷”得放下小手,咧開大大的笑容,屁顛屁顛地爬上大牀。

“爸爸,早安!”水晶撲到唐旭堯旁邊,小臉湊過去,索要早安吻。

雖然被打斷了好事,但是唐旭堯一看到女兒可愛的樣子,也氣不起來了,他低下頭,親了親她的小臉,“水晶,早安。”

水晶滿足地笑了笑,然後轉過身去跟媽媽索要早安吻,“媽媽,早安!”

“……”夏海芋眯了眯眼,對於某人特意討好的樣子有些不屑。

“媽媽,媽媽,媽媽……”水晶不依不饒,笑嘻嘻地伸出小手去摸媽媽的臉。

夏海芋忽然張開嘴,在水晶的手還來不及縮回去之前,一口咬了下去,在她肉呼呼的小手上留下一排淺淺的牙印兒。

“哇,好痛好痛!”水晶誇張地喊着,然後向唐旭堯求救,“爸爸,媽媽咬我!”

“嗯,咬得好,爸爸也想咬呢!”唐旭堯故意這樣說着,抓起她另外一隻小手,也“狠狠”咬了下去。

水晶嘟了嘟嘴巴,什麼嘛,他們還在因爲上次的那件事情跟她生氣哦,可是她已經每天都來懺悔認錯了呀,到底爸爸媽媽什麼時候才能原諒她呢?!

“爸爸,媽媽,我真的知道錯了啦!”水晶眨了眨眼,很誠懇地說着。

夏海芋故意冷着臉,沒理她,翻身下牀。

水晶立即垮下小臉,在牀上打滾兒,“爸爸,你和媽媽到底怎麼樣才能不生氣了?!”

“這個嘛……”唐旭堯也有點爲難的樣子,本來他早就想原諒女兒了,但是她居然說長大後要嫁給那個什麼殿下,這怎麼可以,小小年紀就稀裏糊塗地把自己的未來交出去了,氣死他了!

“水晶……只要你以後乖乖聽爸爸媽媽的話……我們就不會再生氣了!”

“可是你們讓我做的事情都好有難度哦!尤其是媽媽的條件!什麼每天要寫完作業才能玩遊戲,什麼不許看電視超過兩小時,什麼要早睡早起、還要午睡……爸爸,這可是假期耶,媽媽太殘忍了!”

廚房裏,夏海芋偷偷笑着,聽着女兒大聲嚷嚷着,心裏卻比吃了蜜還要甜。

其實她怎麼可能是真的跟女兒生氣呢,但是那個小傢伙兒確實太能闖禍了,要趁着這次給她一點教訓才行,不然的話以後還指不定要鬧成什麼樣子呢!

所以,她要再多堅持幾天不理她!

加熱完畢,夏海芋端着餐盤重新回到臥室。

大牀上,那個作怪的小人兒還在打滾兒,一臉苦惱的樣子。

“水晶,該喝藥了哦!”

“呃……”水晶扭過頭,看着夏海芋手裏的那碗黑乎乎的東西,瑟瑟發抖。

她回來之後直接被帶到了醫院,醫生從裏到外、從頭到腳地給她檢查了一遍,結果什麼毛病都沒有,卻硬生生地給她開了幾副湯藥,美其名曰說要壓驚滋補,可惡!害苦她了!

“爸爸……我不想喝那個難喝的東西……”水晶委屈地往唐旭堯懷裏蹭了蹭。

“不想喝也得喝,良藥苦口啊!”唐旭堯拍了拍女兒的頭,安慰道。

“媽媽……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喝……先涼一下好了……”水晶又仰頭看了看媽媽,小心翼翼地打着商量。

夏海芋端着碗,直接遞到她跟前,“你再囉嗦一遍,試試看?!”

“……”

心不甘情不願地爬了起來,端過藥碗,表情很有些委屈,“媽媽,我的胃不舒服,喝了這個肯定要吐的!”

眼淚,在眼眶裏打轉。

“苦肉計沒用的!快喝吧!”過去六天小傢伙兒都是同一招,她想不免疫也難。

“……”水晶看計謀又失敗了,輕輕嘆了口氣。

捧着藥碗,先是用小鼻子嗅了下,表情更糾結了。

騰出一隻手捏住鼻尖兒,又閉上了眼睛,仰頭將藥一口灌了下去。

夏海芋暗暗鬆了口氣,說真的,她也捨不得女兒每天灌藥,不過幸好這已經是最後一副了。

“喝完了!”水晶避如蛇蠍似的將藥碗交還給夏海芋,然後抓起水杯喝了一口清水沖淡嘴巴里的苦味兒,但是,還是不夠。

“媽媽,我要吃糖!”白嫩嫩的小手伸了過去。

夏海芋搖搖頭,“不行哦!你昨天已經吃太多了,會長蛀牙的!”

小臉皺得更緊了。

“爸爸,我要吃糖!”白嫩嫩的小手又伸了伸。

唐旭堯也是搖頭,“不行!你媽媽剛剛不是已經說了嗎?!”

小臉氣得鼓鼓的,爸爸媽媽真小氣!

討厭,她失寵了啦!!!

跑出大臥室,回到自己的兒童房,生悶氣。

多啦多啦……她的Hello?Kitty手機忽然響了。

誰哦,這麼一大早就打電話給她?!

“喂,誰呀……” 雙雙對對

“……”電話那端半天都沒有聲音,水晶不由得感到奇怪。

誰啊?!

怎麼不說話呢?!

打錯的嗎?!

不像哦!

“喂……請問到底是誰啊……”水晶又問了一遍。

“咳……咳咳……”電話那端傳來兩聲明顯的假咳聲,聲音蒼老卻有力。

“太爺爺?!”水晶倏地眼前一亮。

“嗯!”唐老爺子不甚情願地承認道。

哈哈,居然真的是太爺爺!

她就知道太爺爺早晚會打電話給她的!

果然猜對了!

“太爺爺,您那邊可以視頻嗎,我們面對面聊好不好?!”

“不用了!這樣說就可以了!”一張老臉上滲出可疑的紅暈。跟她視頻的話,肯定要被她看出來的!死都不要!

水晶聳聳肩膀,不要就不要,幹嘛這麼兇啊?!

固執的老頭兒!

不過,他主動打電話來就表示他還沒有冥頑不靈,還有救!

心情轉好,水晶笑彎了眉毛,小嘴兒甜甜地道,“太爺爺,我有想您呢,您是不是也想我了呀?!”

“誰想你了?!只不過是聽說了你前幾天被抓了的事情,想告訴你一聲,以後給我小心點兒,別再給唐家人丟臉了!”

“哎呦,那有什麼關係,我又不姓唐!”

“你……”唐老爺子氣得臉紅脖子粗,這臭丫頭,欠揍呢!

水晶笑得得意,繼續說,“太爺爺,您只要關心雪兒就好了哇,不用管我的!”

“哼!我看也是!雪兒不知道有多乖巧,說起話來溫溫柔柔的,哪像是你!”唐老爺子氣得吹鬍子瞪眼。

水晶在這邊捂嘴偷笑。

雪兒都告訴她了呢,太爺爺因爲她們被抓的事情,擔心得一整晚都沒睡覺,可不只是擔心她一個人哦,還不承認!

唐老爺子也是連連嘆息,他一輩子沒那麼糾結過,可是一想到兩個軟乎乎的小丫頭被人抓了的時候,主心骨好像都要沒了!以前對兩個孫子都從來沒有過那種感覺呢!

“好了,臭丫頭,我要掛了!”

“哎呦,不要這麼快嘛!太爺爺,我還有很多話要跟您說呢……”

“囉嗦!有話快說!”

“太爺爺,是這樣的……我親愛的爸爸媽媽三天後就要舉行婚禮了哦……我想送一份大禮給他們……但是呢,需要您幫忙……”

盤起小腿兒,開始煲電話粥。

客廳裏,夏海芋和唐旭堯忙做一團。

纔剛剛搬到新房子裏沒幾天,很多地方都還沒整理好,可是婚禮馬上就要舉行了,佈置新居刻不容緩!

雖然整套房子都是設計師一手弄好的,但是婚禮的細節就要當事人親自動手了。

夏海芋拿起一個“喜”字正要往窗戶上貼,踮起腳,卻還是夠不到。

“我來吧!”唐旭堯走到她身旁,自告奮勇。

她搖搖頭,“不用不用,剛剛那個是你貼的,這個輪到我啦!”

唐旭堯點頭稱讚,“你說得對,一人貼一個,纔是雙雙對對!”

“肉麻!”夏海芋翻個白眼,自己卻也忍不住臉紅。

隨着婚禮一天天迫近,她的心情也越來越激動了,動不動就害羞什麼的。

唐旭堯彎下腰,伸手將夏海芋抱了起來,“來,快貼!”

“嗯!”

紅紅的“喜”字貼了上去,洋溢出喜慶的味道。

這時,門鈴急促地響起。

“肯定是大哥大嫂他們,快去開門!”

果然,門一打開,正是唐旭東和趙芷瑤,還有雪兒。

三個人的手裏都塞得滿滿的,就連雪兒的手裏都拎了好幾個袋子。

“旭堯,海芋,快點快點,把這些都拿進去!”

“哥,嫂子,你們這買的是什麼啊,怎麼這麼多啊?!”唐旭堯和夏海芋都有點發懵。

“都是婚禮要用的東西,放心吧,每一樣都是有用的,我們可是過來人!”唐旭東和趙芷瑤拍着胸脯保證。

“哦!”

不一會兒,邵衡和雲小小也到了,兩個人卻都是兩手空空。

已婚的和未婚的,就是不一樣!

雪兒很快就跑去兒童房找水晶玩,而六個大人則是忙忙活活,有出腦力的,有出體力的,還有做後勤的。

“來來來,大家歇一會兒,坐下來喝點東西吧!”夏海芋端着餐盤,招呼着,“天氣熱,我榨了幾樣果汁,清暑解熱剛剛好!”

唐旭東伸手先幫趙芷瑤拿了一杯蘋果汁,然後爲自己拿了一杯西瓜汁。

邵衡呢則是拿了兩杯桃汁,一杯給雲小小,一杯給自己。

可是雲小小卻很不給面子,拒絕了他的桃汁,自己伸手拿了一杯檸檬汁。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