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說完,白小鳳還撓撓頭。

講道理!

真的是搞忘了嘛。

身爲正直好青年,除了太緊張搞忘了,怎麼可能還死抓着豆豆不放嘛。

不管豆豆信不信這話,反正白小鳳自己是深信不疑的。

豆豆嫣然一笑:“主人說什麼都是對的,嚶嚶嚶……”

看着懷裏的豆豆,白小鳳一陣尷尬。

想了想,他看了看臥室門。

還好,門是關着的。

他還是有些擔心,問道:“那個豆豆,你進臥室的事,華娘娘他們都不知道吧?”

這事必須得弄清楚啊。

要是讓華娘娘他們知道了,那本大爺的形象就全毀了。

一個連自家奴僕女鬼都不放過的人,簡直是禽獸嘞。

總裁太壞誰的錯 豆豆搖搖頭:“不知道的呀,昨晚我醒了,就自己進來了。”

白小鳳鬆了一口氣,神情緩和了一些。

緊跟着,他認真地盯着豆豆:“那麼,這件事,只能你我知道,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呢。”

“嗯嗯。”豆豆笑着點點頭,漆黑如寶石的眼睛中,泛着水光。

然而。

就在這時。

白小鳳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冥尊的聲音。

“哼哼……本尊,全看到了。”

白小鳳眉頭一擰,心道:“你不是人,你是電池,不算數。”

冥尊呵斥道:“衣冠禽獸,豆豆,怎麼就和你看對眼了呢?她這漫長歲月裏,到底經歷了什麼?”

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娘希匹的!

冥尊這話是啥意思?

但,緊跟着想到了荒教大劫的時候,是豆豆讓冥尊重新回到了封印中。

白小鳳頓時就好奇了起來。

之前因爲豆豆昏迷,也沒法問。

現在豆豆醒了,他又和冥尊達成了交易,正好面對面把這事情弄清楚呢。

講道理。

以冥尊中二傲嬌的性格,說是泰曰天都不爲過。

白小鳳實在想不明白,豆豆是怎麼讓冥尊認慫,心甘情願回到封印裏的。

想着,他開口問豆豆:“豆豆,你和冥尊,是什麼關係?”

“冥尊?!”

豆豆一愣,隨即柳眉緊蹙,露出了思索之色。

僅僅三秒鐘,她又搖搖頭,茫然道:“不認識啊。”

白小鳳一臉黑人問號???

弄啥嘞?

不認識冥尊,你是靠什麼讓冥尊屈服的?

“主人說的冥尊,是這裏邊的那位麼?”這時,豆豆擡起蔥蔥玉指,指了指白小鳳的丹田位置。

“對,就是他。”

白小鳳點點頭:“你還記得,那晚上荒教的時候,發生了什麼麼?”

豆豆想了想,說:“我和華娘娘皮皮在荒教wài wéi等得不耐煩了,然後我擔心主人,就提議去荒教看看的,然後……然後我就暈了呀。”

“……”白小鳳。

這裏邊,有bug啊!

豆豆暈的時候,不是讓冥尊屈服回到封印之後麼?

這丫頭的記憶,怎麼又斷片了?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決定耐心幫豆豆回憶一下:“你難道忘了,那晚上,在冥尊強佔我肉身後,是你衝進來,讓冥尊服軟,心甘情願的回到了我丹田封印裏的嗎?”

荒教大劫最後階段的事情,白小鳳也是聽華娘娘他們說的。

具體的也不清楚。

不過,用來幫豆豆回憶,也是足夠了。

然而。

豆豆聽完後,卻依舊一臉茫然。

這時,白小鳳腦海中冥尊的聲音再次響起。

“哼哼哼……你不就是想知道豆豆和本尊的關係麼?”

“對!你倆啥關係?”白小鳳急忙迴應道。

“本尊,不告訴你。”冥尊的笑聲響起,有幾分嘚瑟:“有本事,你打本尊啊?”

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這泰曰天怎麼也開始皮了?

面前茫然的豆豆忽然嫣然一笑,擡手輕輕拍了拍白小鳳的額頭:“主人笨兮兮的,豆豆這麼弱,怎麼可能讓冥尊這樣的大能服軟,心甘情願回到封印裏呢?真這樣的話,冥尊怕是個傻子吧?”

話音剛落。

白小鳳虎軀一震,清晰地感應到丹田封印重新熾熱起來。

嘶~

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種熾熱的感覺,真的很上頭啊。

來自冥尊的怨念+999。

想了想,白小鳳繼續問道:“豆豆,你仔細想想,到底和冥尊有什麼關係?那晚上,確實是你讓冥尊回到了我的封印裏的,你好好想想?”

講道理。

這事他之前不是沒想過問冥尊。

但,以冥尊的性格,要是能問出來,他就不是泰曰天了。

所以,還是隻能問豆豆了。

聞言。

豆豆柳眉緊蹙着,低頭,認真思索了起來。

屋子裏,靜的落針可聞。

白小鳳注視着懷裏的豆豆,期待着答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大概過了十分鐘。

呼……

突兀的,一陣陰風在屋子裏掀起。

氣溫,驟降。

恐怖的陰氣,瞬間讓整個臥室都覆蓋上了一層漆黑的寒冰。

白小鳳身軀一震,臉色大變。

他就看到,懷裏的豆豆嬌軀顫抖了起來,濃郁的陰氣,正跟泄洪似的,從豆豆的身體裏洶涌而出。

噗!

同時,豆豆眉心處的橙色魂火也綻放了起來,劇烈搖晃着,散發着冰冷徹骨的陰寒。

“啊!”

下一秒,豆豆突然痛苦的仰頭一聲慘叫。

轟隆!

恐怖的陰氣爆發,如同巨浪一樣拍在了白小鳳身上。

猝不及防下,白小鳳就感覺像是被疾馳的火車頭狠狠地撞了一記,直接飛了出去,砰然撞在了牆壁上,又狠狠地砸落在了地上…… “噗!”

白小鳳就感覺喉嚨一陣腥甜,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也顧不得傷勢,擡頭一看,頓時就愣住了。

此時,豆豆已經飄浮到了空中,雙眼綻放着妖異的血光。

與之對視,登時讓白小鳳感覺到一股惡寒,從腳底板直竄到天靈蓋。

彷彿從豆豆的猩紅雙目中,看到了翻騰血海,森森白骨。

孤寂,深邃,肅殺……

讓白小鳳有種置身在血海白骨之中的錯覺。

冷汗,瞬間浸溼了全身。

這種情形,他見過。

上次,豆豆吞鬼王的時候,就是現在這樣的狀態!

濃郁的陰氣從豆豆的身體裏宣泄而出,恍若潮浪掀起狂風,席捲着整個臥室。

但凡能被破壞的物件,在這一刻,盡皆粉碎,砰砰炸響。

寵妻無度:豪門總裁誘嬌妻 恐怖的陰氣,更是讓整個臥室結出了一層又一層的漆黑寒冰,層層疊疊。

饒是白小鳳,也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恐懼感,席捲着全身。

“桀桀桀……”

豆豆飄浮在空中,雙眸綻放着妖異血光,嘴角上翹,發出刺耳的笑聲。

白小鳳渾身的汗毛都炸立起來。

他急忙大喊了一聲:“豆豆!”

嗡!

豆豆雙眼中的血光猛然一暗。

隨即,她擡起雙手捂住了腦袋:“疼……好疼……啊!”

伴隨着一聲痛苦慘叫,豆豆的嘴巴驟然大張,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漆黑的陰氣在其中瘋狂旋轉着。

一股狂暴的吸力,隨之出現。

要遭!

白小鳳心裏大驚,這一幕,簡直熟悉的不要不要的啊。

上次那個鬼王,就是被豆豆這麼一口吞掉的。

甚至,當時他都攔不住!

“豆豆,停下,快停下!”

白小鳳站了起來,陰力洶涌,擡起雙手準備出手,一看到對面是豆豆,又咬了咬牙,狠狠地將手放了下去。

“痛……好痛……”

豆豆眼中的血光再次閃爍了起來,滿臉痛苦之色。

可緊跟着,隨着血光大亮,她又怪笑了起來。

“桀桀桀……吃,吃掉……”

“痛,好痛……啊……”

“吃,一定要吃掉,誰都……吃掉……”

……

屋子裏,漆黑一片,狂風呼嘯。

豆豆的表情不斷變換,可大張的嘴巴卻越來越大。

白小鳳心跳嘭嘭加速着。

娘希匹的!

早知道豆豆會突然變這樣,打死也不該問的啊!

現在屋裏就他和豆豆兩個,二傻子都知道豆豆說的“吃掉”是要吃誰了。

“阻止她,快阻止她!”

就在這時,腦海中響起冥尊急切的聲音。

白小鳳悚然一驚。

印象中,好像從來沒遇到過冥尊這麼失態的時候!

冥尊的聲音,就像是那種火燒了屁股似的。

“我也想阻止,可該怎麼阻止啊?”

白小鳳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

他全力出手倒是能輕易壓制豆豆,但,關鍵是這樣會傷害到豆豆。

且,白小鳳明顯感覺到,這次豆豆的情況,比上次吞鬼王的時候更嚴重了。

上次,好歹還能耍耍流氓,對他嚷嚷着下面,給你吃。

但,這次,豆豆是正兒八經的要吞他呢。

從豆豆身上散發出的強烈殺意,白小鳳絕對不會感覺錯。

“打暈她!”

腦海中,冥尊乾脆地說了三個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