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說時,姜野更委屈了,「你就不能主動點嗎。」

「好,我主動。」

——

白天姜野醒來,第一眼是完全睜不開的,他努力衝破了,才勉強睜開自己的眼睛。

奇怪了,他怎麼感覺除了眼睛以外,身體有些酸脹酸脹的感覺呢。

走到洗漱間,準備刷牙洗臉的姜野,看到鏡子前的自己,那原本漂亮的眼睛現在腫得像兩條粉紅色的蟲。

一聲驚叫由此傳來。

和費蘇伊的魚不見的那一天早晨,簡直一模一樣。

「你該慶幸,昨晚你的窘樣,只有我看見。」突然的男人聲音。

姜野循著聲音望過去,只有傅繾單薄的唇瓣,因為他的眼睛不足以睜開看清傅繾的全貌。

「我怎麼了?」姜野正常一說話,這聲音居然還發啞。

身體也有點酸酸的,這完全讓姜野聯想到了某些方面。

姜野:「!!!」

在他沒有意識的時候,他們倆究竟幹了啥。

「你快告訴我,我昨晚幹了什麼?」姜野手動睜開自己的眼睛,邁步走向傅繾。

傅繾於一旁的沙發,悠閑的坐著,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姜野以為他還像昨晚酒吧那樣逗著他玩,沒由得說一句,「我都這麼丑了,你怎麼還想著親我。」

「我是讓你看看我的嘴。」傅繾眼神耐人尋味。

姜野湊近,那麼仔細一盯。

卧槽。

卧槽槽槽——

傅繾的嘴角是破皮的。

不會吧不會吧,難道沒有意識之下,人還能幹點啥。

「你昨晚夢遊了。」傅繾道一句雲淡風輕。

由此,傅繾一大早還把攝像頭的電都拔了,就為了讓姜野有個好好害羞的時間。

接著,傅繾的話語帶給姜野的是波濤洶湧,「然後對著我一直哭,索要親親,不給就繼續哭,給了……」

「不要再說了。」姜野堵住耳朵,完全就不信。

「我自從進了福利院之後,我就沒讓眼淚從眼睛裡邊流出來過,胡扯什麼呢。」

其實,這句話還有另一層含義。當姜野可以依靠的人消失之後,軟弱的姜野就已經不存在了。

「當然,除了拍戲的時候。」姜野即使現在雙眼腫脹,但他依舊要表明自己的職業素養。

姜野不信,為表明自己絕對不相信傅繾所說言論是真實的,他打算對傅繾罷工。

特么。

居然說自己哭了。

然後,最新一期的《我們在一起吧》,姜野帶著墨鏡,傅繾帶著口罩,他倆互相的都沒有搭理對方。

[天呀,我的最佳CP這是怎麼回事。]

[在鏡頭之外,他們究竟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矛盾?]

平時所有的臟活累活,基本都是傅繾干。

主要是他不和姜野進行這種幼稚的冷戰,活一般也不會讓姜野干,他捨不得。

今天的氛圍不太對。

活,傅繾全包,可以說是傅繾疼愛對象。但是那是在傅繾和姜野感情好的時候。

感情不好的時候,那不應該各干各的,憑什麼早餐還得傅繾煮好,放到姜野的面前。

這樣,顯得姜野嬌氣,懶,於是姜野被罵慘了。

[糊味撲面而來。]

[自己的活自己干,怎麼還需要我們傅總給你端茶倒水的,真把自己當皇上了。]

暫時,姜野還不知道他只是和自己老攻生了一小會兒可算是無厘頭的氣,就會被網友批評成這樣。 「你離母妃遠些,太醫院說這病會過氣給別人,雖然不是什麼大病,但女子還是小心為妙。」

「母妃。」

雲語瑢語氣哽咽,剛剛在馬車裏,她便感覺到母妃在刻意與她疏遠,她心裏不好受,只以為是因為自己遠嫁,與母妃離了心,沒想到竟是因為這個原因。

「皇兄來信說母妃生了病,卻並未告知是什麼病症,女兒心急如焚,可山高路遠卻不能幫上半分,現下母妃來了中皇朝求診,總得讓女兒看上一看,才能放了心。」

「唉!」

帷帽下,貴妃嘆了口氣,心裏也是難受的緊,強忍着要去給自己女兒拭淚的衝動。

「總歸,別嚇到你。」

說着,身子慢慢轉向一側,然後摘下了帷帽。

燈燭之下,只見這位貴妃娘娘,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櫻桃小嘴不點而赤,嬌艷若滴,腮邊一縷髮絲輕柔拂面憑添幾分誘人的風情。

果然不愧是承寵皇帝恩德的貴妃娘娘,如此美貌,也難怪那中容皇帝恩寵多年。

雲語瑢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

「母妃如此模樣到不像是生病的人,只是,母妃為何要側着身子坐。」

雲貴妃聽到自己女兒這樣問,猶豫的想要抬手去觸摸另一側的臉,但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又猶豫的放下。

「你且後退些,小心嚇到你。」

說着,緩慢轉身。

雲語瑢不知所以,只是稍稍後退了一步,可是隨着母妃慢慢轉個身,側臉展現在她眼前時,雲語瑢被嚇的猛的捂住了嘴。

「這,這,母妃,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母妃的另一側臉上,顴骨下方到下頜處,乃至脖頸上出現了一大片圓形紅色的水泡,有的地方水泡破裂,出現了一片一片就像是魚鱗一樣薄層鱗屑,又紅又白,看上去觸目驚心。

「嚇到你了吧,當初還沒這麼嚴重的時候,也嚇到了你的父皇。」

貴妃眼神黯淡了下來,宮中的娘娘們說白了就是以色侍皇帝,想要得到經久不衰的恩寵,這張臉甚至比這條命還要值錢。

「母妃,這種情況多久了?太醫院的太醫們難道就沒有人醫治好嗎?」

「拖拖拉拉也一個多月了。」

貴妃嘆了口氣。

「該喝的葯,喝了吐,吐了喝,可這臉上,眼看着要好了,可瘙癢難耐的時候,用手一抓,又成片成片的起來,讓人恐懼不安。」

「太醫院的人說,這東西能過氣給別人,因此,你父皇已經很久沒有去母妃的寢宮了。」

貴妃說着,又黯然神傷了一陣子。

「哼,父皇竟也是這般薄情之人。」

「雲兒,不許胡說。」

貴妃嚇了一跳,忙厲聲制止了一句。

「你已嫁做人婦,有些話不許胡亂說出口,小心禍從口出。」

「何況,你父皇也並未薄情之人,只是作為一國皇帝,這種能過氣的病症還是少沾染上為好。」

「而且,你父皇已經派人去尋葯神醫了,聽說那葯神醫專診治疑難雜症。」

雲語瑢撇了撇嘴。

「那父皇可有尋到葯神醫了?」

「還沒有。」

貴妃搖搖頭,如若尋到了葯神醫,她也不至於千里迢迢來到中皇朝。

「聽聞那位葯神醫,神龍見首不見尾,鮮少人前顯露真容,正是因為如此,才難能尋到。」

「但好在你父皇是上了心的。」

這種時候,貴妃自要在女兒面前維護她的父皇。

「後來,聽你皇兄說,當初你在來中皇朝的路上,也染了重病,是一個叫顏幽幽的女子給你治好的。」

「你皇兄說那女子醫術高明,觸手生春,當時你父皇聽說,便想着把那顏幽幽招去皇宮給母妃看診,後來你皇兄才說,那女子乃是中皇朝逸王爺的女人,是將來的逸王妃,這種身份自不是那些被呼來喝去的普通醫女了。」

「母妃當時心急如焚,便想着死馬當活馬醫,求了你父皇的恩典,和你皇兄秘密前來求診。」

「難怪,難怪皇兄在信中說的隱晦。」

「母妃與你皇兄前來,可有他人知道?」

「沒有。」

雲語瑢搖搖頭。

「母妃不必憂心,我想,顏姐姐定能醫治母妃的病症。」

「那女子的醫術,果真如此厲害?」

「嗯,當初女兒-——」

寢室內,雲語瑢就顏幽幽其人如何,詳細的給母妃作了介紹。

——

顏幽幽從不知道成親竟是個耗費力氣的活,以前瞧著四王和雲公主成婚,也沒有這麼麻煩。

怎麼到了自己這兒,竟如此繁複。

整整一天,看着別人里裏外外的忙活,而她卻只能幹看着,不能參與,那種抓心撓肝的感覺,非親身經歷而不能感同身受。

終於挨到了日暮時分,此時的她正坐在銅鏡前,身穿喜袍,靜言給她上妝,南離為她梳鬢,清歡雙手捧著彩冠站在身後。

「還要多久?」

顏幽幽動了動僵直的肩膀,穿喜服,化妝,梳頭一套流程下來,用了近兩個時辰。

「耐心等著,馬上就好了。」

南離為她把最後一縷頭髮挽起,然後小心翼翼的給她戴上彩冠。

「主子,真美。」

清歡站在顏幽幽身側,滿眼的讚歎。

南離拍了清歡的手臂一下。

「傻丫頭,以後該改口叫王妃了,你再叫主子,你家王爺定是不肯。」

關於清歡,顏幽幽已經把大致的事情和她們說了。

尤其是清歡冒着生命危險,在平丘谷救了顏幽幽,又因為清歡與北溟的關係。

南離和靜言已然把清歡當成了自己人。

「噢,對對對……叫王妃,王妃。」

清歡笑的整個人像一朵花兒。

顏幽幽看着鏡中的自己,再看看站在自己身後的靜言、清歡和南離,覺得像做夢一樣。

「南離,還記得當初咱們在山上,老頭兒給咱們灌輸決不能嫁進宮門王府的那些話嗎?」

南離笑着點點頭。

「記得,只是我到現在都不明白,老頭兒為何對宮門王府這麼大的敵意。」

她攀上顏幽幽的肩膀。

。 重劍之勢,俞斬俞烈!

白季手中重劍舞成了一個風車,整個人的身形在重劍的引領下飄忽不定。

渾身的氣力都在手腳之上運行加強基礎的身體素質,以防止重劍上傳來的強悍牽引力量拉傷自己的身體。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