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說着,我和林佳佳都笑了,吃完飯,林佳佳收拾東西,這時我看了看沙發上還在睡的小狐狸,心裏有些掛不住,於是我出門買了一手提袋的冰淇淋放在冰箱裏。

然後林佳佳用電話指揮了酒店的工作,而我這時想到昨晚項目經理許諾給我的三十萬,可是今天又沒時間去做法,於是我讓陳偉過去,雖然鼓搗幾下就可以了,現在有徒弟就是好。

接着林佳佳打電話打完後,我和她依偎着聊天,她似乎也成了靈異愛好者,盡問我昨晚抓的什麼鬼,厲不厲害。

我隨便亂忽悠她。

到了下午,林佳佳開始找衣服穿了,換了起碼不下二十件,最後挑了一件比較青春的t恤和短裙,匹配我的傳統t恤、牛仔褲、帆布鞋。

我想林佳佳也是爲了照顧我,可是她換了那麼年輕,同樣的還是很有氣質,還是很有曲線,於此同時我暗暗的將辛二十三娘,小狐狸,魏晗都比了一下。

這幾個女的,都很絕色,各有各的美,不過林佳佳的美,美的讓我目不暇接,大概也是情人眼裏出西施的效果,我不管怎麼看她,她都是美的;而辛二十三娘,我對她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我很想見小時候的那個小女孩,或者那就是初戀的感覺,只不過現在,她偶爾溫婉,偶爾又~實在是讓我有點難以接受。

小狐狸和魏晗以及見過兩次的夏藍,小狐狸沒的說,雖然是個美人,但是行爲習慣太過無腦奔放,心無城府,讓我驚訝連連,我完全吼不住;魏晗,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女孩,雖然因爲她奶奶治病的事兒騙過我,但是現在我覺得她是一個很好很值得交的朋友。

對了,還有那個女警,的確是個大美女,但是,我靠,心理素質過硬,估計是拿真鬼也嚇不到她了,我和她就當見過吧,其實本來也就是見過。

現在是下午六點多,林佳佳叫了坐在沙發前的我,“好了,林小蝶的食物我也準備好了,這丫頭,簡直是奇怪,怎麼又回到了狐狸樣子了呢?”

林佳佳問了好幾次的原因,可是我沒有說,“走吧,我先給姑姑打個電話。”

我和林佳佳一邊出門,一邊打電話給姑姑,告知了我們出發了後,然後上了林佳佳的豪車。

等到二十多分鐘後,我們開到了國際金融中心樓下,在外面找了一個車位停下。

強烈推薦: ?我接着又給姑姑打電話,她說他們就在金融中心的樓下。

於是我和林佳佳圍着大樓轉了半圈後,我看到一個身形均勻穿着一襲長裙的中年女子和一個穿着西裝很有氣質的中年男子,他們身後站着一個很俏麗的少女。

那女子接着電話,突然看向了我,男子也轉了過來。

女子容貌端莊,自然細葉眉毛,看着我臉一顫,“你是青山?”

而我還有記憶,我一下就認了出來這女子,她就是我的姑姑,我興奮的叫了一聲,“姑姑!”不過我又看了看姑姑的臉上,眉口竟然有一團黑氣,我想問問什麼原因。

“青山呀。”可姑姑一下很興奮的抓住了我的手,而這時,那個中年男子,淡淡的泛白頭髮和鬍渣,朝着我一笑,笑的很大方。

見此姑姑給我介紹,“這就是你的姑父秦凱。”

我看着姑父,微微一笑點點頭,“姑父您好。”

接着姑姑對着那個少女,叫了一聲,“小詩,過來見你青山哥哥。”

少女相貌端正,也是一個秀氣的女孩,大概十三四歲吧,看着我,笑道,“青山哥哥好。”

“青山這是姑姑的小女兒,秦小詩。”

我看着少女微微點了點頭,“小詩妹妹好。”

“今天,本來還有老大,老二還沒來呢。”姑姑笑了笑,“他們馬上過來,我們去樓下喝咖啡吧。”

“姑姑好,姑父好,小詩妹妹好。”這時我背後,一個落落大方的美女走了出來,沒說的是林佳佳了。

她有見識,雖然臉上微微泛紅,都沒讓我介紹就自己主動出擊了。

姑姑,姑父,那個小妹妹都怔了一下。

一一握手後,小妹妹看着林佳佳自然的笑了,反而姑姑和姑父詫異了一下。

接着林佳佳說道,“我是道靈的女朋友,叫林佳佳。”

“哦哦,道靈的女朋友啊,天啦,好漂亮,就想電視的明星似的,那這麼有見識。”

姑姑先傻了一下,最後很喜歡的道,“哎喲,老秦我先帶着道靈和佳佳去逛逛吧,你在這裏等着陽陽和小飛吧。”

接着姑姑握住了林佳佳的手,然後帶着我們去逛街,可是我說就等他們吧,可是姑姑搖搖頭,直接將林佳佳拉進了一間珠寶店,然後帶着林佳佳就試手鍊。

姑姑說要最新的最好的,我一聽就覺得有些震驚了,見面就送珠寶?選了一會兒,姑姑的電話響了,應該是姑父打問我們在哪裏吧。

果然幾分鐘後,姑父進來了,帶着三個人進來,爲首的一個穿着時尚休閒的小牛仔裝,走起路來還吊兒郎當的青年,年紀應該比我大。

同時還有一個少年和表妹秦小詩的年紀相當,模樣也格外的相似。

接着姑姑指着那個青年笑道,“那是你大表哥,叫秦陽,是你姑父的大兒子,今年20歲,而那個小子就是你表弟,叫秦小飛和你表妹是龍鳳胎都是13歲。”

姑姑說着,繼續挑選項鍊。

我看着他們走來,有點驚異了,我只知道姑姑的孩子是妹妹?

“不好,道靈,你看他們!”這時,林佳佳突然對着我說道。

我一看,這時那個叫秦陽的和秦小飛似乎在拌嘴,突然秦陽一腳就踢了秦小飛,踢到在地,我這時緊了一下,聽姑姑說的秦陽應該是姑父的大兒子,卻不是姑姑的兒子,所以秦陽欺負的是我的親表弟,頓時我就對秦陽沒好感了。

不過這時姑父呵斥了秦陽,而秦陽手指着姑父說着什麼,而接着推開姑父,自己搖着頭就過來了。

那個秦陽朝着我們靠來的時候,這時姑姑正好扭過頭,一看秦陽過來,很平淡的就喊了一聲,“陽陽,這是你表弟。”

“呵~”秦陽長的好算勉強,一頭黃毛,頭上戴着一副耳機,搖頭晃腦的打量了我一下,癟嘴道,“老女人,這是你哪來的窮親戚?又想花我家錢是吧?”

姑姑的臉上頓時露出難堪的神色,而我臉色也暗暗沉下,看來因爲姑姑是繼母,所以姑姑在家裏過的並不開心吧。

這時,林佳佳也發現了什麼,而姑父一臉尷尬和兩個表弟表妹,站在對面。

秦陽接着撞開我,來到姑姑身邊,趴在櫃檯上,吆喝道,“美女,給我來一顆最好的耳釘,明天我去參加朋友酒會。”

接着服務員拿出一顆很好的耳釘,他戴上後,將之前耳朵的耳釘扔掉,隨即搖着腦袋,說道,“老女人,付錢,別以爲你藏幾個私房錢我不知道。”

說着,那秦陽看着我,挖苦道,“你的這些窮親戚最好別帶去家裏哈。”

姑姑一聽,有些生氣了,但是有點忍,對着秦陽勸道,“陽陽,表弟還在,你別鬧了好嗎?”

“我鬧?我鬧個毛啊?你看看你身邊都是什麼的窮親戚窮朋友啊?你看就是來我家騙錢的。”秦陽說着。

姑姑被氣的眼淚盈眶了,我實在是爲我姑姑不平了,於是我一把按住秦陽的肩膀,可是林佳佳這時拉住我的手,勸道,“道靈你要幹嘛? 他的溫柔暴君 今天你不要鬧。”

秦陽說着一臉戲謔的看着林佳佳,對着我一笑,“喲,表弟,你女朋友啊?挺好看啊?不過,這種貨色我見多了,你養不起,不如交給哥哥我養吧?”說着秦陽**了嘴皮。

我特麼一聽,肺都快氣炸了,恨不得用殺鬼令殺了這比貨!

可是這時林佳佳拉住我的手,捏了捏我,我愣了一下,知道自己必須要忍,於是按住了他肩膀,我一使勁,這時秦陽臉上大變,變得通紅,一下就跪在了地上,隨即我收手,杵到他的耳邊,故作淡然道,“你,不配吧,你長得這麼醜,說話跟個傻比似的,你特麼再對我姑姑不禮貌,老子當着你爸的面揍你,你信不信?”

“你!”秦陽一臉詫異的看着我,痛苦的叫了一聲,隨後他揉着肩膀站了起來,要對我動手,“你再捏我一下試試?”

可是這時候姑父過來捏住了他的手,呵斥道,“秦陽,你太放肆了!你媽媽死後,是你阿姨一直帶着你,你良心被狗吃了嗎?”

“呵呵~”秦陽笑了笑,扯開手臂,指着我和姑姑點了點,“爸,你看看,這老女人的親戚都是什麼東西啊,窮成這樣,有必要見面嗎?不就是想從我家騙錢嗎?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老子還不來了呢。”

說着,秦陽再次指了指我,“你看看,全身上下全是地攤貨,既然要認親戚,也不貸款裝一下啊?”

我覺得秦陽簡直就是傻比,恨不得就扇死這個忤逆的東西。 這時,姑姑捂着臉哭了,小詩表妹和小飛表弟紛紛過來抱着姑姑,小飛表弟看了看我,接着對着秦陽呵斥道,“哥,你別有氣就對着媽媽亂撒,你欺負我和妹妹就算了,你還欺負媽媽,爸爸,你還管不管了!”

這一切,姑父似乎也不敢完全去管,似乎在將就着秦陽,他一臉爲難欲說無言。

“呵呵,姑姑沒事的。”林佳佳看着情況,立即笑了笑,“第一次見面,我和道靈也沒有好的禮物,這樣吧。”

說着林佳佳對着服務員道,“小姐請把最貴的拿出來,謝謝。”

服務員看着林佳佳有些,上下打量,沒動,覺得林佳佳是個窮鬼。

見此林佳佳,心平氣和的從屁股後掏出了一張金色銀行卡,放在服務員的面前,服務員見此愣住了,這時姑父、姑姑、兩個弟妹目光一愣,還有那個混賬東西秦陽也瞪大了眼睛。

而我看着林佳佳不知道她要幹嘛,只見這時候服務員拿出一根金項鍊項鍊,林佳佳迅捷的幫着姑姑帶上,然後看了看,隨即對我問道,“道靈,姑姑帶着好看嗎?”

我只覺得好貴,倉促的點點頭,“好,好看。”

見此林佳佳對着服務員笑道,“好,不用打單,直接在我的卡上扣吧,再拿最好的手鍊和玉石吧。”

最後林佳佳還給小飛表弟和小詩表妹買了玉墜和手鍊,還有姑父也給買了一個玉扳指,唯獨秦陽那混蛋沒有,他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一臉都煞白了。

我看到後一臉無比的爽,可是我感覺有種被林佳佳包養的感覺,讓我賺足了面子,可同時心裏暗暗發誓,一定要掙錢!

接着刷卡的時候,刷了一下,單子都沒有打,林佳佳就挽着姑姑離開,而我走在他們後面,這時候,小飛表弟,來到我身邊笑着,“表哥,媽媽早就說起過你,只是因爲,因爲一些事不讓我回外婆家看你們。”

我知道這個原因肯定是秦陽的事兒。

我笑了笑,問了小飛表弟幾句,然後我們來到國際金融中心下面的停車的地方。

接着說要坐車到哪裏?

姑父說雲天麒麟大酒店,這可是成都著名的大酒店之一,接着姑父讓我們坐車,讓小飛等等去打車。

可是林佳佳卻說道有車,接着她把車開過來,奔馳豪車,價值好幾百萬。

這看的秦陽又是一陣受不了,而他剛纔所說的窮親戚,此刻正狠狠打着他的臉吧?

林佳佳讓姑姑坐在前面,而我和表弟表妹坐在後面,而姑父兩爺子也只有坐着一輛幾十萬的奧迪跟着我們。

林佳佳的座駕一出,引得不少行人的矚目,我靠,我感覺簡直太有面子了。

又過了幾分鐘,我們來到雲天麒麟大酒店,五星級,無比高端豪華。

可是林佳佳一下車後,走在通往裏面的紅地毯的時候,無比的員工紛紛彎腰行禮,喊着:林總經理好!楊先生好!

我一聽,我靠,這雲天麒麟大酒店,竟然就是林佳佳的酒店之一!

我還是成了楊先生~~~

這下秦陽徹底傻比了吧,埋着頭跟在最後變得很收斂了,而小飛和小詩有些雀躍了,姑姑的臉上也好有面子,不停的點頭,和林佳佳說着話,而姑父和秦陽無疑成了一顆最大的燈泡。

我們來到一間最至尊的房間,上面擺好了很多好吃的,我稍稍看了看菜單,這一頓至少十多萬。

我估計這樣的酒店一般的餐位就是一兩千,在大廳裏吃,不過也沒想到我們一頓能吃十多萬。

我內心都開始自卑了,我真是吃女人飯的嗎?

吃飯吃了大概兩個多小時,林佳佳言辭有度,一點都沒有傷及我的自尊,說沒有我,就沒有她的現在,我有些愣了,結果他伏在我的耳邊,說那晚做夢夢到我,說我能幫助她家裏,那不就是我託夢的那晚嗎?

原來林佳佳相信是真的啊?這麼一來,我的自卑感沒有了。

吃晚飯後,等到姑父去付錢的時候,弟弟妹妹以及那個秦陽離開的時候,姑姑對着我和林佳佳說了很多,說她和姑父在上海的時候是真心相愛,可是姑父有重病的妻子,所以等到姑父妻子去世後這才進了姑父家的門的,可是進了家門後,秦陽那時候盡爲難她,她還不容易才挺過來的。

說哈了,我和姑姑說了說了我還有家裏很多,姑姑說那什麼時候回去看奶奶,寒暄很久就到了晚上九點多。最後姑父結賬的時候,原來林佳佳已經吩咐好了,不要給錢。

等到姑姑要離開的時候,她給我說了她家地址,然後十分捨不得我和林佳佳就離開了。

我和林佳佳看着他們離開,我這時想起了姑姑的眉口的黑氣,肯定是遇到什麼髒東西了!不行,我得找時間去姑姑家一趟!

“看什麼啊?”林佳佳這時候,跟個小女生似的依偎在我肩膀上問道。

“沒事,就是覺得很感謝你,讓我和姑姑還有表弟表妹那麼有面子。”

接着我很感激看着林佳佳,今天林佳佳幫了我,也幫了姑姑一把,我估計以後姑父都不喊小看我姑姑了。

可是林佳佳微微一笑,“傻瓜,比起你給我的幫助,我這又算什麼呢?”

我微微一笑,拉着他的手,笑道,“好啦,現在陪你去逛春熙路吧,現在應該正熱鬧吧?”

“嗯嗯。”林佳佳點點頭,然後跟着我去到春熙路。

我們玩的很開心,我跟着她逛遍了大大小小的商店,試了好多東西。

突然,我們走到一家專賣店裏,這時林佳佳想逛的最後一家商店了。

進去後,林佳佳有點嗨了,試了好多件衣服,都不滿意,最後我都跟丟了。

這時候,我看到一個高挑的背影在一些人的陪同下選着衣服,我多看了兩眼後,發現不是林佳佳就準備離開。

可是經過一個轉角,啪的一下,我撞到了人,我一看正是個一個高挑的女子,身影很嬌,是個美女,不過她帶着一個帽子我沒看清楚,可是接着一個聲音叫住了我,“嗯?楊道靈?”

接着,好幾個看着我,“嗯?楊同學!”

“我靠,還真是楊道靈啊!”

我看到好幾個熟人了,班長!還有包星龍?還有趙敏?謝方雨的女朋友?不過還有一個陌生的男子和她坐着很親暱的舉動。

在她看到我後,將那男子給推了開。

接着撞上我的女孩也望向了我,我一看眼睛一大,這不是……魏晗嗎?

他們怎麼聚在一起了啊? 魏晗怎麼和班長齙牙哥在一起我覺得還算正常,老同學聯繫吧,可是趙敏和我們不是一個學校的啊!

我驚異的看着魏晗,“魏晗,你有來逛春熙路了啊?”

“是啊,楊道靈,你也來逛啊?”魏晗笑了笑,甜甜的。

“楊同學,好久不見了啊。”這時候我們之前的班長過來,微微拉住了魏晗的手,可是魏晗卻微微抽開,笑着看着我,這個動作我知道,班長喜歡魏晗,可是魏晗可能不喜歡班長。

班長叫範長虹,是一個很熱情的人。

“楊道靈,好久不見了哈兒。”包星龍看着我傻傻的撓頭,自從上次在銀龍酒店他救林佳佳不成,反被保衛科的人揍了一頓後,他就來找我去就林佳佳,可見他對林佳佳也是一片癡情,可是,沒有可能了。

我對着他們點點,笑道,“大家好啊,班長,齙牙。”

接着,我看了魏晗,笑問道,“魏晗,那個你怎麼認識趙敏的啊?”

魏晗看着趙敏,然後對着我笑了笑,“小敏和我軍訓才認識的,這不剛剛訓完不久嗎,我們就約好一些來逛春熙路了呀,她和她男朋友可恩愛了呢。”

我一聽,臉色頓時一邊,麻痹的,這趙敏背叛我哥們了!

於是複雜看着趙敏看過去,趙敏這時有點緊張的對着我招招手,示意一下。

而那個傻比男的,整個模樣加起來,長的還沒有謝方雨鼻子好看的呢,也對着我打招呼。

我面色一寒,一點好顏色都沒有給趙敏和那男的,接着我拿出了電話,撥打了電話。

幾聲後,電話裏傳來一陣痛苦的聲音,是謝方雨,“靈子啊!是你啊,你終於捨得打電話給我了,我這段時間軍訓完還參加了學生會,忙了點,沒空給你打電話,別生氣,嘿嘿。conad1;”

“你和女朋友分手了沒?”

我直接問道。

“幹嘛?靈子,你,你說什麼呢?”謝方雨頓了一下,語氣裏應該有些火,“我們昨晚才視頻了的啊。”

“你是豬啊?”我罵了他,“你婆娘此刻都和別人上牀了,你說你管不管?你不管,我幫你管好不好。”

“我~~不會吧,靈子,你別開玩笑了。”

既然謝方雨不信我,我掛了電話,接着按出攝像給趙敏和那男的拍了一張,有快門的聲音,趙敏和那男的一聽,立即就反應過來,那男的要過來,可是伸出拳頭喝道,“你麻痹,給老子別動!”

那犢子果然不敢動,可是他嚥了咽口水也拿出了手機大電話了。

接着,我直接用qq發給了謝方雨,然後打了電話過去,“你登qq自己看吧!”

說着我掛了電話。

趙敏這時看着我,一臉怨恨,我心裏冷罵,老子鬼都不怕,會怕你的眼神。

“怎麼了?”魏晗看着我急切的問我道,“你們不要把氣氛搞的那麼緊張吧?”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有人劈腿,我看不去而已。”我聲音很大,隨即指着趙敏狠狠道,“你背叛我兄弟!你覺得你對得起他的一片真心嗎?”

趙敏聽後,立即朝着外面跑出去。

接着男子看着我,瞪了我一看,“小子,有你好受的~”

我特麼一聽,火了,我一個健步就站在了男子身前,隨即我一拳頭就落在他鼻子上,這一切他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鼻子都流鼻血了,這下他才無比驚恐的捂着鼻子看着我,“你,你!”

我的動作驚到了在場的老同學們。conad2;

接着,男子捂着鼻子跟着趙敏出去。

而魏晗和班長、包星龍詫異的看着我,特別是包星龍知道我的厲害,當初沒輕揍了他。

可是看着他們卻笑了笑,“好啦,我請你吃東西吧?今晚你們就別回去了,我帶你們玩吧。”

班長和包星龍客氣的說不要了,而魏晗看着我,有些想和我說話,可是班長和包星龍想離開了。

魏晗還看着我,看着班長和包星龍要離開,抿抿嘴,“楊道靈,那我先回去了,時間不早了,一會回去就得打的了,再見,電話qq聯繫吧。”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