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誰讓人家天生麗質,並且顏值高到爆炸,皮膚好到令人嫉妒呢?!

點好餐以後,慕傾瓷和司御沉便靜等著上菜了。

而這時,慕傾瓷也趁機對司御沉開口道:「今天這頓飯,主要是為了感謝司影帝。謝謝司影帝在方導面前提起我,讓我有這個和柳韻鈴公平競爭的機會,最後……拿下了姜荼蘼這個角色。」

對於慕傾瓷的話,司御沉倒是絲毫不覺意外。他也猜到了慕傾瓷主動約他吃飯,一定是因為這個事。

他的面色平平,眸色也淡淡。 「說起這個事……要是沒有順昌娛樂高層的首肯,就算是我和方導再滿意你,那也是不行的。」說到這裡,司御沉倒是不禁挑唇笑了那麼一下,看著慕傾瓷的時候,他的眸色,也有些深沉,情緒難辨。

聽到這裡,慕傾瓷倒也知道司御沉想表達的意思了。她淺淺地笑了那麼一下,然後再繼續道:「但無論如何,也得感謝司影帝主動提起這個事,也才讓我有機會能和柳韻鈴公平競爭啊!說到這裡……」

慕傾瓷眨了眨眼,看了司御沉一眼,漂亮的眉毛輕輕動了下后,她再出聲問道:「我其實倒是想問問司影帝,為什麼……會主動提起,讓我來飾演合姜荼蘼呢?」

這也是慕傾瓷一直比較好奇的一個地方。

「因為你適合。」司御沉只撂下了這五個字。

聽到他的話,慕傾瓷仍然是微微蹙著秀眉,好像還是一副不太懂的樣子,就這麼眸色沉靜地看著他,也不說話。

司御沉不由得扯唇笑了那麼一下,然後再出聲繼續道:「上一次,你從試鏡大樓的停車場里,摘下假髮騎上機車的那一幕,正好被我看到。那一幕,倒是恰好和我腦中的姜荼蘼有重合,再加上你那驚人的演技,我覺得……應該沒有人,比你更適合姜荼蘼這個角色。」

對於這一點,司御沉倒不覺得有什麼可隱瞞的。

「再者……柳韻鈴那個女人的演技,看著她,我實在是演不下去。尤其在劇中,我還要和她扮演情侶,我想,以她這樣的演技,我就是想演出深愛她的樣子,那也會滿屏尷尬吧。而你……你可能不知道,在和你搭戲的時候,你很容易就能將人拉入到角色里,能把別人帶入得非常快!和你搭戲,是件非常愉快的事。當然——」

說到這裡的時候,司御沉倒是刻意地停頓了下來,然後懶懶地覷了慕傾瓷一眼,漆黑的眸底,帶上了一抹幽深的眸光,唇角一勾,「最主要的一點是……以你和夜擎深的關係,在我提出要換掉柳韻鈴,讓你來飾演姜荼蘼這個提議的時候,順昌娛樂那邊的高層,是一定不會拒絕的。

所以,推薦你來飾演姜荼蘼,這對你對我,都是一件好事。所以,這也就是我為什麼會推薦你來飾演姜荼蘼的原因。」

對於這,司御沉倒沒有說謊,說得是實話。

在之前試鏡的時候,方明濤讓他幫慕傾瓷搭戲,那個時候,司御沉就覺得,和這女人一起演戲,絕對會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

聽到司御沉的話,慕傾瓷的眸光先是輕輕閃了閃,隨即,她再似笑非笑地看了司御沉一眼,挑眉反問了一句,「我和夜擎深的關係?呵呵……我們是什麼關係啊?」

這個問題嘛,倒是把司御沉給問住了。

但是,他也僅僅只是停頓了三秒鐘,便接下了她的話,「朋友關係。要知道……能和JRE國際的夜先生成為朋友,那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啊!所以——」 「那既然你們是朋友,那讓他的朋友,成為這部劇的女一號,他當然沒有理由拒絕了,不是嗎?」

司御沉倒也聰明!這話說得,可真真是非常有藝術啊!

「嗯,倒也是。」揚了揚眉梢,慕傾瓷也就順著他這話說了。本來嘛,她和夜擎深的關係,也只是朋友而已。

「如果我猜測得沒錯的話……在同意劇組這邊,換掉柳韻鈴,讓你來飾演女一號之前,夜擎深……是詢問過你的意見的吧?」司御沉又突然,略有深意地問了這麼一句。

聞言,慕傾瓷的神色倒也平平淡淡的,沒有任何的波瀾。

「對。」慕傾瓷倒也沒有隱瞞這個事。

「其實,我倒也有些小驚訝,沒想到你會同意這個事。記得當時在片場,讓你試戲一段姜荼蘼的戲份的時候,你還一副極不情願,而且好像很猶豫的樣子呢!」

司御沉那修長的手指細細地摩挲著放在桌上的水杯,嗓音低沉而溫淡,說這句話的時候,情緒也絲毫沒有外露。

「還是你的一句話提醒了我。這次……是我的一個機會,我應該抓住。姜荼蘼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就是內定給了柳韻鈴,所以別的演員哪怕演技再好,也沒有試鏡的機會。但是這次,你給了我這個機會,讓我有了和柳韻鈴公平競爭的機會……那既然如此,我為何又要放棄,白白讓這個機會流失掉呢?那不是太傻了么。」

慕傾瓷在說起這個事的時候,倒也坦坦蕩蕩的,沒有任何的隱瞞或者是遮掩。

不得不說,在聽到慕傾瓷這句話的時候,司御沉倒是眼含讚賞之意地看了她一眼,唇角莫名地勾起了一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淺淺笑意。

「你就不怕……事後柳韻鈴報復你?或者就這件事,在網上黑你?要知道,柳韻鈴雖然演技不怎麼樣,但是腦殘粉,可是一堆接一堆啊!和她杠上,你可沒好處。」司御沉繼續唇角含笑,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后,歪了歪頭,詢問道。

其實司御沉心裡暗道著的是,還是她真的因為有了夜擎深在背後撐腰,所以無所畏懼?

「怕她?我行得端坐得正,又沒有使用什麼卑鄙的手段搶走她的角色,為什麼要怕她?如果柳韻鈴手裡的姜荼蘼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就是她自己通過試鏡拿下的,那麼就算我再適合姜荼蘼,我也不會搶。

既然她這個角色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戶而內定的,那現在有了一個和她公平競爭的機會,我為什麼不抓住呢?」

慕傾瓷這話說的,倒也挺傲氣的。

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她和柳韻鈴,到底誰更適合姜荼蘼,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來。

當然,她也必須得感謝司御沉、方明濤,最主要的……還是該感謝夜擎深。

如果沒有他的首肯,那麼相信她就是把姜荼蘼這個角色飾演得再好,她也是當不了這個女一號的。

說到夜擎深的時候,慕傾瓷的心,倒有些莫名地,輕輕顫了那麼一下。 她說不出自己此時的心裡,是個什麼滋味兒。

但是,好像只有一想到……夜擎深不喜歡她這個事,她的心裡,就會忍不住地泛起酸泡泡來。不僅酸,還很澀。

見慕傾瓷這情緒,突然有了變化,司御沉也覺得有些奇怪。明明剛剛,她還是那般神色飛揚的樣子,怎麼這突然就……

「怎麼了?」司御沉忍不住出聲問了她一聲。就連嗓音,好像也不自覺地放軟了幾許。

回了回神,慕傾瓷搖搖頭,抿唇道:「沒事……」

……

和司御沉兩人,正在安靜吃著飯的時候,慕傾瓷的手機微信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她拿起放在手旁的手機,劃開解鎖鍵,點進了微信。

【小瓷,你吃完飯了嗎?現在在哪裡?有空出來散散步嗎?】

發信息的人,是夜擎深。

看到他發來的信息,慕傾瓷的眸光微微閃了閃,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他這條信息。

她想見他嗎?

猶豫了好一會兒,慕傾瓷才回復道:【我在【高宅】,我現在還沒吃完飯呢。】

夜擎深:【那我過來接你吧,我現在從公司出發,開車到【高宅】,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如果你吃完了我這邊還沒有到的話,你就等我一會兒,好嗎?】

慕傾瓷:【好。】

……

果然,在和司御沉吃完飯,慕傾瓷都結完賬以後,夜擎深都還沒有到。

「走吧,我送你回去。」司御沉看向慕傾瓷,出聲道。

「不用,有人來接我,只不過他現在還沒到,你先走吧。」對司御沉笑了笑,慕傾瓷回絕道。

聽慕傾瓷這麼一說,司御沉也大概猜到了,是誰來接她了。

對此,他也沒有多說什麼,點了點頭,說了一聲,「好,那我就先走了。」然後就轉身離開了。

慕傾瓷就坐在一旁的等候區里坐著,玩兒著手機,等著夜擎深。

等了大概五分鐘的樣子,她的電話就響了。

「喂,小瓷,我到了,你吃好了嗎?」夜擎深道。

「嗯,我馬上出來。」

掛斷電話,出了【高宅】,就看到老地方里,停著的那輛柯尼塞格Koenigseggccr。

慕傾瓷走過去,打開車門,坐上了車。

「抱歉啊小瓷,路上還有點堵車,所以來遲了。」剛一上車,夜擎深就略帶歉意地出聲對慕傾瓷說了一句。

「沒事。」笑了笑,慕傾瓷再伸手繫上了安全帶。

「你和誰在這裡吃飯啊?」夜擎深出聲問道。

「司影帝。」慕傾瓷答。

說完這句話以後,她倒是微微側了側頭,看了他一眼。

但只見他神色淡淡,很平心靜氣地問了一句,「哦?怎麼想著和他一起吃飯?」

「感謝他啊!無論怎麼說,也是他先主動提議方導,讓我來試一段姜荼蘼的戲份,方導那邊滿意,我才有機會能得到這個角色的嘛。」慕傾瓷解釋道。

「這樣啊……那的確是應該。走吧,想去哪裡?」聽到慕傾瓷的話以後,夜擎深就淡淡地點了點頭,然後應了這麼一句。說完,再扭頭詢問著她。

【四更完畢!求票票~求留言~求收藏~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聽夜擎深這麼一說,慕傾瓷就突然沒有了心思。

他的反應……可真是冷淡啊!

慕傾瓷,你在想什麼呢?難道你還真的能指望,他為你吃醋呀?

「怎麼了小瓷?」見慕傾瓷突然不說話了,夜擎深也不禁定定地看著她,然後再出聲問道。

「啊……沒事,我只是在想,要去那兒……有了!我們去弋江門吧,那裡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許願池。」慕傾瓷突然提議道。

「好。」點點頭,應下以後,夜擎深便發動了引擎。

但是,在去的路上,夜擎深卻撥通了秦奕銘的電話,讓他吩咐弋江門那邊的負責人,讓他們清場。

等夜擎深掛斷電話以後,慕傾瓷卻對他道:「其實不用清場的……」

「明天劇組的新一任官宣就要出來了,到時候網上肯定會很熱鬧。而在這個關鍵時期,如果你被拍到什麼的話,會對你有影響。狗仔倒是不怕,怕的就是那些路人,萬一拍到我們,放上了網,總歸是不好的。尤其是你這頭很有標誌性的頭髮,很容易讓人認出來。」

夜擎深一邊開車,再一邊柔聲地跟她解釋道。

的確,夜擎深能阻止得了媒體那邊不放有關他的任何消息,但是阻止不了那些路人啊!

夜擎深這張如此帥氣的臉,走到哪裡,都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再加上慕傾瓷現在,雖然戴著口罩戴著帽子,但是架不住身材也好啊!

他們兩個這樣走在一起,就難免會有那些覺得賞心悅目,想要拍照放上網的人。

也許現在,慕傾瓷還沒多少人知道,但是等新一任官宣一出,她這如此具有標誌性的頭髮顏色,絕對是一眼就能讓人認出來的。

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拍到慕傾瓷和一個男人在散步,可怎麼解釋?等圈內見過他的人,看到了他的臉,知道了慕傾瓷是和他在一起,那麼那個時候,慕傾瓷所做的一切努力,可全都白費了。

大家都會覺得,她是因為傍上了他。

聽到夜擎深的解釋以後,慕傾瓷才不禁輕輕地點了點頭。

「還是你想的周到。」

這樣長得好看,對她又好,又細心還貼心的一個男人,真的很難讓人不動心啊!

……

到了弋江門,將車停下后,兩人再一起走了進去。

清場速度非常快,等慕傾瓷他們進去的時候,裡面已經沒有一個人了。

空曠得有些……小小的瘮人。

但是,不得不說,這樣其實也蠻不錯的!

平時這個時候啊,這裡的人,可多了!像現在這樣,一個人都沒有,那可是從來不會出現的現象啊!

弋江門的正中央,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許願池。池子里水倒不是很深,裡面有數也數不清的許願硬幣。

這兒的風景很不錯,慕傾瓷以前就喜歡來這兒。

「你身上有硬幣嗎?」慕傾瓷側頭看著夜擎深,眨了眨眼,再出聲詢問著他。

「硬幣?沒有。」搖搖頭,夜擎深道。

想想也是啊!夜擎深的身上,怎麼可能有硬幣呢?她倒是糊塗了。 「那你在這兒等著我,我去那邊換一下。」說罷,慕傾瓷便朝著遠處那邊的一個小賣店走去。

去兌換好硬幣以後再回來,慕傾瓷分了一個硬幣給夜擎深。

「咦,你怎麼只兌換了兩顆硬幣啊?你該多兌換一點啊!」夜擎深有些狐疑地說道。

「……」慕傾瓷有些無奈地看著他,忍不住輕笑了一聲,道:「兌換那麼多幹嘛?我們就兩個人,一人一顆就夠啦!你當真以為許願這種東西,想許多少就許多少呀!那還有什麼意義呀!」

聽到慕傾瓷的話,夜擎深倒也點了點頭,「嗯,的確啊!」

「來吧!我們許願吧。」拉著夜擎深的手,帶著他走到了許願池前,慕傾瓷將硬幣放在手心裡,然後再側頭看著夜擎深,說道:「吶,你看著我啊,就這樣,將硬幣放在手心裡,然後雙手合十放在胸前,閉上眼睛,在心裡默念著自己要許的願,然後再睜眼,將硬幣拋進許願池裡。」

「好。」點點頭,夜擎深表示自己知道了。

「來,我們開始吧。」慕傾瓷說道。

在雙手合十放在胸前,閉上眼睛許願的時候,慕傾瓷的心底,卻也已經有了另外的想法。

她想通過這次的機會……確定一件事。

想到這件事的時候,慕傾瓷不禁睜眼,然後側頭看了旁邊中站著的,正學著她的動作,雙手合十放在胸前,閉上眼睛許著願的夜擎深一眼。

她的眸色幾番沉浮,眼底的情緒,晦暗不明。

就在夜擎深還沒有許好願的時候,慕傾瓷已經閉上眼睛快速地許了一個願,然後將手裡的硬幣朝著許願池裡一拋。

「噗通……」很小的一個水花濺起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夜擎深也睜開了眼,然後將手裡的硬幣,拋進了許願池裡。

「小瓷,你……」夜擎深看著慕傾瓷,剛準備問她許了一個什麼願望的時候……

「天啊!我的戒指!」慕傾瓷卻是突然捂著自己的手,然後很是驚慌失措地驚呼了一聲。

「怎麼了?」見狀,夜擎深的臉色,也不由得凝重了起來。他立刻出聲,很是緊張地問道。

「我的戒指!戒指不見了!糟了糟了……肯定是我剛剛拋硬幣的時候,不小心連著戒指一起拋進去了!怎麼辦呀!那可是我娘給我的戒指啊!不行!我得下去找找。」

慕傾瓷緊咬著下唇,將那原本泛著粉紅的唇瓣,都咬得泛了白。她一臉著急地說完這句話以後,就準備伸腿踩進這許願池裡。

「別,小瓷!」夜擎深卻攔住了她,「你別進去!我幫你去找,你在這裡等我。」

夜擎深說完,從兜里掏出了手機,將手機的手電筒打開后,還不等慕傾瓷說話,他已經邁著他的大長腿,踩進了許願池裡。

他按照著慕傾瓷剛剛拋下硬幣的那個地方走去,先集中找那一片區域。

看著他那頎長挺拔的背影,以及那瞬間就被浸濕了的褲腿,慕傾瓷的眸色,或深或淺。 那殷紅的唇瓣,輕輕抿了起來,慕傾瓷緊握著的手心,微微攤開,裡面正躺著一枚,精緻又好看的戒指。

低眸看了看手裡的戒指,再看了一眼,已經在彎身幫她尋找著戒指的夜擎深,慕傾瓷的鼻尖,突然泛起了酸泡泡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