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謝謝姐夫。”

“說啥呢,端菜吃飯了。”

“來了。”

“先放小盒子裏,回頭再買個器具。”

“嗯。”

李靜怡這一會功夫就喜歡上小彩龜,太好玩了,兩隻調皮小彩龜聰明的很,沒一會就記住李靜怡氣息。

中午高蘭打了電話回來,沒辦法,區裏有個項目簽約,必須出席。

“沒關係。”

李靜怡大度擺擺手,主要是老爸的禮物太好玩了,太喜歡了,沒功夫想其他的。

“還有件禮物。”

唱生日歌的時候,李棟掏出集郵冊。

重生之小小農家女 “這是什麼?”

“集郵冊,你上次不是說現在愛上集郵了嘛。”李棟把集郵冊遞給李靜怡,李靜怡打開看。“哇,這麼多老郵票,爸,這些都是真的嗎?”

“那當然了。”

“費了爸不少功夫啊。”

“哇,這個我認識。”

李靜怡翻看了一下,一下被幾張78年的馬票給吸引住了。“這是馬票,這一套好幾百上千呢,爸,你這裏有五六套呢,你發財了。”

“這麼貴?”高佳也挺意外。

李楓心說,回頭自己是不是再買一點。

“小型張更貴呢,小型張馬票現在都五千多呢。”

“懂的還挺多啊”李棟心說自己閨女竟然還挺懂。

“那是你閨女我可是天才。”

小丫頭還驕傲上了。“爸爸,你不是缺錢嘛,這郵票你拿回去吧,我平時就是玩一下,太貴了,沒有必要。”

“放心吧,閨女,爸還不缺點這點。”

李棟揉揉李靜怡波波頭,只是忘記自己剛剛啃骨頭上手了。

“爸。”

李靜怡開始還挺享受,可一看李棟手上還泛着油光,小嘴立馬撅起來。

“哈哈。”

李靜怡鼓鼓小嘴,李棟忍不住捏捏肉包子臉惹着李靜怡更不滿了,看着面前蛋糕眼睛一轉,李棟趕緊跳起來,開玩笑。“不鬧。”

“嘻嘻,上當了。”

李靜怡纔不會幹出抹奶油這種小屁孩的勾當呢,笑嘻嘻對着李棟兔兔小舌頭。

“靜怡別嚇唬爸爸。”

“沒事。”

吃完午飯,李靜怡逗弄了一下小烏龜,李棟送着去學校了。“爸,國慶假期,我去農莊玩,你可要給我準備好吃的哦。”

“那肯定的,閨女要來,爸肯定把所有好吃都拿出來。”

目送李靜怡去學校,李棟調轉車頭送着高佳去稅務局。

“姐夫,你還記得徐悅嗎?”

“記得,怎麼了?”

“下週末她和幾個朋友想出去玩,打算去你那邊。”

“好啊,你回頭問問想吃什麼,我提前準備一下。”

好事,有生意肯定要做的。

“上次幾樣就挺好。”

“你告訴她,現在有野豬肉,還有野兔,回頭給她留一份,其他到時候再說。”

送着高佳到工作地,李棟駕車回到農莊,明天劉明東幾個朋友過來,李棟要提前準備一下,先給韓衛國打了電話,明天早點過來,處理野味。

野味味道都大,處理時間比較長,要不味道可不行。

“蔬菜也要摘一些。”

順便再給菜園澆澆水,李棟這一下午就在菜園忙活了,村裏路過的老人見着,直嘀咕這娃挺勤快的。現在這樣勤快的年輕人可不多了,李棟要知道肯定要驕傲了。

李棟這在78年算是偷懶耍滑典型,回到2018年那就成了勤勞好青年的楷模。

忙完菜地裏的事,又把農莊清掃一遍,牽着騾子,帶着小鹿,還有倒騰的野小子轉了一圈,騾子和小鹿吃吃草,野小子吃點草種子蟲子。

“哈哈哈,別鬧,我不吃蟲子。”

野小子叼了一蟲子跑李棟腳邊,沒想到還挺有點孝心啊。

“兩隻天鵝,不知咋樣了。”

收拾漁具的時候,李棟想起兩隻天鵝,去瞅了瞅還在,沒跑了,沒給誰捉去了。

第二天李棟起了大早,釣具準備好,院子四周重新清理一下,整理一下,馬兒牽出去,小鹿和野小子也被趕着出去撒撒屎。

“劉科長。”

來了三輛車,有輛大奔頭,果然有錢人啊,說四五個人,其實真正客人只有兩人,一劉明東,一四五十歲的老人。

“李老闆這邊越收拾越好了啊。”

“還行。”

“這位是?”

“趙總,趙總可是我們財神爺。”

“劉科長說笑了。”

趙東來沒想到劉明東說的好地方竟然只是一山裏小農莊,當然趙東來見過世面,涵養氣度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至少李棟感覺這位趙總挺和藹一人。

“咦?”

“梅花鹿?”

李棟無奈,小花跑來湊啥熱鬧,小花蹭蹭李棟褲腿,搞的李棟哭笑不得,該不會又當自己褲子是擦屁股紙了吧。“山裏跑來的,不走了。”

“是嘛。”

趙東來一聽來了興趣,說起來趙東來這人多少還有點迷信呢。

梅花鹿可一直是吉祥長壽的象徵,趙東來笑說道。“這可是好兆頭,李老闆恭喜了。”

“哪裏,哪裏。”

“幾位裏邊請。”

“趙總,看看咱們李老闆爲咱們準備啥好東西?”

劉明東態度有些和當時田亮帶着劉明東過來時候差不多啊,這位趙總來頭不小啊。

“咦,李老闆,你這還重新裝修了啊?”

“搞了點小東西,這不是覺着沒啥特色,想想弄些東西裝飾一下。”李楓笑說道。

“這裝飾有點意思,是按着供銷社設計的吧?”趙東來笑笑,這裏倒是不錯,挺乾淨,尤其是梅花鹿迎客,這令趙東來這樣有點迷信的人覺着心情大好。

“咦。”

趙東來突然被邊上擺放椅子給吸引住了,劉明東沒注意倒是李棟注意到了,這椅子可是有來頭的。只是趙東來似乎只是驚異一下,一張紅木老椅子倒還不放心上只是有些意外出現在這裏。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這野生黃鱔不錯。”

“還有野雞啊?”

“這是?”

“烏米。”

“烏米,這可是好東西啊。”趙東來笑說道。“李老闆這裏好東西不少啊。”

烏米這次帶的不錯,一些李棟已經煮好打算晾乾帶回來,新鮮不多,十來斤。

野兔,野雞,野生黃鱔,野生甲魚,野豬肉,好東西可不少,這讓趙東來也有些意外,難怪劉明東說別看農莊不大,好東西還不少呢。

幾人對擺放着茅臺和五糧液倒是沒太關注,誰不是買不起這玩意,當着李棟買着裝飾的。

一行人轉了一圈就去水庫釣魚,沒想到這位趙總還是釣魚的高手啊。

一上午釣了兩條鱸魚,一條草魚,收穫滿滿。

“真香啊,李老闆這裏有廚藝高手啊。”

“趙總,這位韓師傅手藝還真不賴。”劉明東笑說,邊把提着兩瓶茅臺遞給李棟擺上。

“那還等什麼啊,咱們嚐嚐這位韓師傅的手藝。”

“大家坐,我去拿酒杯。”

只是李棟沒想到劉明東沒一會竟跑過來找李棟拿酒。

“劉科長,這是?”

“沒想到這位趙總竟然是好酒的,兩瓶茅臺根本不夠,是我失策了,我看你這邊有兩瓶五糧液。”

“啊,這個?”李棟無語,你開玩笑吧,我這可是四十年多前五糧液。

“咋了,假的?”

“這倒不是,只是……”

“劉科長,你可不能跑了,快回去咱們再來。”好嘛,這位趙總找來了。 看到夏馬威那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陳天馬上板下臉來,怒啐了一口道:「呸!夏馬威,你別小瞧人家啊!就算你送死,她都不會呢!」

夏馬威舔了舔發乾的嘴唇,有些不服氣地對陳天反問道:「呃,那……那你說張小美現在去哪了呀?怎麼人影都沒有一個呀?」

陳天聽到了夏馬威的問話,用手裡的「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朝眼前「咕咚」、「咕咚」、「咕咚」不斷冒泡的溫泉地下河照了幾下,這才對夏馬威說道:「張小美性子雖然急了點,但絕不是莽撞的人!我覺得她很有可能是坐著船走,或者是從哪個密道離開!大家找找,肯定會留下什麼痕迹或者線索的!」

「不會吧,坐著船?或者是密道?」聽到陳天的這話,「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由得都怔了一下,然後又各自緊張地打著手裡的「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朝整個幽暗陰森的溫泉地下河仔仔細細地掃射了一遍。

在沒有什麼有價值的重大發現之後,「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不由得對陳天悻悻地說道:「陳隊長,你剛才說,張小美很有可能是坐著船走,或者是從哪個密道離開,但是我們既沒有找到船,也沒有發現什麼密道呀!」

「哦……是么?」這個時候陳天幽幽地從嘴巴裡邊說出這麼一句,眼睛卻望著別的地方,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指南針」探險隊的副隊長許正陽也附和著說道:「如果我們找不到張小美是從哪個密道離開的話,那她很有可能是坐著船走了,因為船可能搭乘著她離開,所以我們才見不到!」

原本東瞧瞧、西看看的陳天忽然「霍」地一聲扭過頭來,對著許正陽笑著問道:「許隊副,你覺得這船是在哪走呀?」

許正陽給陳天這麼一問,不由得怔了怔,然後居然還認真地思考了一下,這才對陳天回答道:「船在哪走?不是在水面上走,還能在哪走呀?」

陳天居然「嘿」、「嘿」、「嘿」地乾笑了幾聲,神秘地反問道:「嘿,難道不能像剛才夏馬威所說的,在水底下潛行嗎?」

聽到陳天的這一句話,許正陽差點就崩潰了,一臉無奈地說道:「呃……那就不是船了,是潛艇吧?不過話又說回來,這溫泉地下河雖然大,也擺不下一條潛艇吧?」

「哎喲,許隊副,我就不能開個玩笑嗎?」這個時候,陳天居然聳了聳肩膀,表示剛才自己所鬼扯的話都是玩笑話。

「呃……好吧,你贏了!」許正陽不由得一臉的黑線!

陳天「哈」、「哈」、「哈」地笑了笑,把背在自己身後的魯比洋朝上又託了托,這才對許正陽說道:「嘿!我這不看到你們一個個表情都很凝重,這才對你們開了一個玩笑緩解一下氣氛嘛……好吧言歸正傳,我覺得張小美突然不見了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坐著船走!」

許正陽苦笑了幾聲又說道:「陳隊長,我也同意你的說法呀,但是你剛才所說的船『在水底下潛行』,我就不敢太苟同了!」

陳天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沒錯,船不是潛艇,是不能在水底下潛行了,但如果在天上呢?」

「啊?在天上?那就是飛船了呀!」許正陽聽到陳天說的這句話更加驚得合不攏嘴了。

夏馬威則是第一時間用手裡的「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朝溫泉地下河所在的空間猛照了過去,在瞪圓了一雙熊眼看清楚了洞頂的情形之後,不由得喜出望外地對許正陽喊道:「許隊副,陳隊長說的沒錯耶,真的有情況!」

「什麼!」「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聽到這句話都大吃一驚,立刻不約而同地打著手裡的「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朝溫泉地下河幽暗的洞頂掃射過去。

要知道,在一般人的看法里,船都是在水面上穿行的,就算是在水底也是可以理解的範疇里,但是陳天這麼一說,「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都感到極為不可思議!

要是船實在天上游、走的,那就真的是「飛船」了耶!

只見在很多束「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的白光的照耀下,「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陳天口中的「船」。

沒錯,哪裡有什麼船的蹤跡喲?

嘿,別說大艘的遊船了,就連小小的小舟的影子都瞧不見!

有的,只是溫泉地下河上方一片空蕩蕩的洞頂和烏漆嘛黑的幽冥!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呀?」「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一下子也懵逼了,因為他們知道,陳天作為「指南針」探險隊的隊長,雖然平時喜歡開開玩笑,但是關鍵時候還是挺靠譜的,絕對不會在大是大非的時候選擇忽悠「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

但是……但是「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即便瞪爆了自己的一雙眼睛,把手裡的「海洋王」防低溫手電筒揮得「嗖」、「嗖」、「嗖」作響,仍然沒有什麼重大的發現!

到了這一刻,「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再也沉不住氣了,紛紛你看看我來我看看你,互相詢問了起來:「呃,你看到了嗎?」

「沒有啊,我只看到了一片……一片空氣!」

「嘿、嘿、嘿,這麼巧呀,我也是只看到了一片空氣呀!」

「指南針」探險隊其他隊員互相溝通和了解一下,發現不但自己,其他隊員同樣也是沒有發現陳天口中的「船」究竟在哪裡,於是都不約而同地扭轉過身子,每一個人帶著大寫的問號臉眼巴巴地望著陳天。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