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譁,全場俱驚!

在場不少大廚的眼神都在這一刻閃閃發亮,明顯看出了其中的門道。這樣的力量、這樣的熟練度、這樣的巧勁..沒有十幾年的功力,根本做不到!

“王興哥,你說對了,真的是大翻勺呢。”女學徒巧笑嫣然,正想再找個問題繼續追問時,卻發現王興的笑容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震驚!

不僅如此,王興的啓蒙恩師王山,望江閣的光頭羅峯,竹林茶園的沈師傅等等,幾乎在場所有資歷極高,實力極強的知名大廚都露出了相同的神色!

“你們..剛纔看見了嗎?”評審席處,三號評委韓志峯低語第一句。

“嗯。”二號評委吳衛認真的點頭,“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剛纔不僅用到了大翻勺,還在火焰翻騰的時候,在火中使用了勺功中最困難的‘懸翻勺’。”

這所謂懸翻勺,實際上也是將鍋內的食材拋起,類似大翻勺。唯一不同的是,在拋起的過程中,另一隻手的炒勺需要協調配合快速將食材翻動一次,

換句話說,整套動作不僅要求快、狠、準,而且所有的動作都必須在空中完成!根本不需要在鍋裏翻動,如此,也就解決了食材過多無法翻動的難題!

當然,陳沖除了用到晃勺、大翻勺以及懸翻勺外,還用了‘勾火’,也就是剛纔火焰翻騰的效果,讓食材脫離炒鍋的束縛,在極致的高溫中,迅速質變,大大節約了時間!

“真是難以想象,如此年紀,竟有這般功底,當真是讓人驚歎啊。”楊曉玲感慨連連。

“李麪條終於等到一個廚道天才啊。”姜雲笑着點點頭,由衷的爲李建邦感到高興。



接下來的事情反而變得簡單了,在衆人經過口口相傳知道陳沖那一瞬間所展現出來的超凡技藝後,所有的質疑徹底消失,然後安靜的欣賞他倒入青筍與木耳,安靜的看着他一步步完成魚香肉絲的所有制作,直到分盤盛裝,結束烹飪。

嘩啦啦..

現場響起整齊劃一的鼓掌,震耳欲聾的聲音持續了很久很久。

另一側,張氏兄弟面如死灰,看向陳沖的目光除了驚懼之外,只剩下濃濃的嫉妒了..

而這一幕,註定會被所有關注這場比賽的人銘記!

……

“好安靜啊..”

“是啊,我記得剛纔挺熱鬧的,你一言我一語,那興奮勁兒,嘖嘖..”

“美食城牛逼…噗嗤,對不起,原諒我先笑一會兒。”

“美食城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美食城是上一屆冠軍!”

“張氏兄弟的手藝我嘗過,穩拿第一,沒商量!”

“還有啥來着?哦對了,張氏兄弟閉着眼睛都能完虐陳老闆。”

“哈哈哈哈哈…”

“兄弟們,給美食城刷一波666..”

“老鐵666!!”

“老鐵666!!”

“老鐵666!!”



“不行了,我實在裝不下去了!我不演了,陳老闆牛逼!”

“陳老闆牛逼!大愛陳老闆!”

“美食城的垃圾,繼續叫啊!怎麼不說話了?”

“神特麼張氏兄弟第一,簡直就是傻逼!”

“說實話,我真懷疑這張氏兄弟是不是咱們美食街派出去的臥底,各種神助攻有木有?”

“明明比賽都結束了,非要來一波騷操作提升陳老闆的知名度,論智商下限,我朱某人只服這兩兄弟!”

“感謝張氏兄弟,來自美食街的‘祝福’。”

Lv.1新新新新送出宇宙無敵超級火箭..

寶箱掉落..

寶箱領取口令:感謝張氏兄弟,來自美食街的祝福..

“感謝張氏兄弟,來自美食街的‘祝福’。”

“感謝張氏兄弟,來自美食街的‘祝福’。”

“感謝張氏兄弟,來自美食街的‘祝福’。”



陳老闆的腿部掛件領取寶箱,獲得100直播幣..

美食街的死忠黨領取寶箱,獲得80直播幣..

惡魔終結者的帶刀護衛領取寶箱,獲得100直播幣..

美食城的坤坤領取寶箱,獲得80直播幣..

體大牛逼領取寶箱,獲得100直播幣..



“喲,美食城的人還沒走呢!”

“這要是我,趕緊退出直播間,然後卸載直播軟件,從此忘掉這個傷心之地,哈哈..”

“槽,我們第一輪猜對了,憑什麼現在離開?開完獎再走!”

“現實,實在!兄弟666啊。”

“大兄弟,你這臉皮真夠厚實的,可惜,看不到屏幕後的你到底是什麼模樣,應該..像個人樣吧。”

“噗噗..辛辛苦苦吃進嘴裏的飯,木有了。”

“你們別得意!只是進了個決賽而已,還沒拿冠軍呢。而我們美食城,已經拿過冠軍了!”

“是麼,那是因爲上一屆我們陳老闆沒有參加!”

“就是!再說了,既然是上一屆冠軍,怎麼這一屆連決賽都沒進?”

“話說回來,剛纔看了張氏兄弟的表演之後,我挺心疼你們的,也不知道平時吃了多少泥沙..對了,泥沙是個什麼味兒啊?”

“沒味兒!!”

“哦哦,說明真的吃過啊!哈哈。”

“滾!老子沒吃過!”

“你確定沒吃過?”

“老子確定!”

“你憑什麼確定?難道做菜的人還要告訴你們有沒有洗菜麼..手動滑稽,接受現實吧,少年。”

“突然想到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剛纔他們不是說美食城的裝修有多豪華、店面有多幹淨麼..”

“扎心了老鐵,哈哈。”

“我們美食街雖然環境的確不盡人意,但是吃進肚子裏的食物卻是百分之百的乾淨,所有的餐館老闆在這一點上都很負責,這纔是廚師該有的底線!”

“沒錯,民以食爲天,食以安爲先,連食物的衛生都無法保證,裝修得再好又有什麼用?”

“我來幫他們回答,有卵用。”



看着直播間裏瞬間活躍起來的美食街的粉絲,Coo1醬還有些發懵。

彈幕太多了,人數太多了,內容千變萬化,絕對不是水軍!

直播間的當前人數已接近十萬,熱度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五十萬之多,而在‘休閒娛樂’板塊中,穩穩佔據第三名!

第一名和第二名都是直播平臺的老牌大主播,平均熱度在兩百萬左右,想要超越有些困難。

但問題是,自己這個直播間不過是今天才正式開播的新房間,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擊敗數千個直播間站穩第三的位置已經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甚至就在前幾分鐘,直播平臺的超管還專門發來私信,詢問是否有意與直播平臺簽訂長約合同,平臺的專屬推廣。

Coo1醬很想說,我願意!

不過,她不能這麼做,因爲策劃這次直播的,是美食城的張鵬,而自己不過是對方花錢請來的不知名主播而已。

根據事前約定的內容,Coo1醬需要對本次廚神大賽進行全程直播,而直播的重點則是幫助美食城吸收美食街的客人。

爲了達到這一目的,張鵬還專門制定了‘先抑後揚’的直播方式,即爲先凸顯其他隊伍的強大,同時多直播一些美食街的慘狀,然後在決賽中,以驚人之勢,刻畫美食城的絕對壓制力,從而達到一鳴驚人的效果。

雖說在直播過程中,Coo1醬想把美食街的粉絲化爲己有,但也沒有忘記與張鵬的約定,所以在直播時,選用了‘模凌兩可’的方式,兩方都不得罪,保持中立。

這並沒有破壞約定,畢竟她的確淡化了美食城!

唯一沒想到的是,美食城竟然會爆冷出局,連決賽都沒有進入。

“現在該怎麼辦呢..”Coo1醬正爲難間,肩旁卻是被人拍了一下,轉頭一看,赫然是美食城的張鵬!

在看到張鵬的瞬間,她竟是鬼使神差的關閉了麥克風,然後不着痕跡的將鏡頭調成了外部鏡頭,不讓自己和對方同框。

“鵬哥。”她微笑着主動打招呼。

“嗯。”張鵬的心情明顯很差,說話都顯得心不在焉的,“有件事需要跟你說一下。”

“請說。”Coo1醬神色不變,但心裏卻隱隱猜到了對方的用意。

張鵬猶豫片刻,壓低聲音說道:“剛纔的事情你也看見了,我們美食城被淘汰出局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Coo1醬深吸口氣,拿捏出一副可惜的模樣。

“你明白我的意思?”張鵬反問一句。

“既然你們無緣決賽,那就沒必要進行直播了吧,我猜你是想要單方面終止合同吧!”在說出這句話時,Coo1醬心裏竟是閃過一抹竊喜。如果沒有合同的牽制,那她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與美食街站在一起,以此來爲自己的直播之路打下堅實的基礎!

至於十萬禮物的事情..

全部讓美食城來背鍋,而自己則扮演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萌新主播!再不濟,直接說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反正這也是事實。

有時候,破釜沉舟不失爲一種反向進去的好手段..

“你猜錯了,我不準備終止合同。”張鵬的話猶如一柄重錘,敲碎了她的美夢。

“不終止?”Coo1醬聲音都變了一個調,有些尖銳。

“怎麼? 愛妻出逃,騙婚總裁難招惹 你很想我終止嗎?”張鵬微微皺眉,眼神狐疑。

“不不,怎麼可能呢,只是簡單的直播幾天就能賺到一萬塊,我高興好來不及呢。”Coo1醬使勁搖了搖頭,一副打死也不願解約的模樣。

“那就好。”

“可是,繼續直播的話,我該如何直播些什麼呢?”

“這個你不用擔心。”張鵬沉默片刻說道:“稍後你可以先去大學城美食街附近預定一家酒店入住,至於具體直播什麼,我到時候通知你。”

“大學城美食街?”Coo1醬一頭霧水,“那大概幾點直播呢?我好和直播間的觀衆交代一下。”

“暫定凌晨十二點吧。”

“啊?這麼晚。”

“你放心,我們趙總說了,只要你好好直播,錢不是問題。”張鵬平靜的說道:“當然了,如果你擔心安全問題,你可以帶上一些幫手。”

“這..好吧..”當事情並沒按照預定軌跡發展時,Coo1醬也沒了更好的注意,只能答應下來。

只不過,大半夜跑到美食街去直播什麼呢..鬼影子都見不到吧.. 緊張了一天的廚神比賽終於是落下帷幕,但這僅僅只是開始。之後還有團體賽的決賽以及最受關注的個人賽!

當然了,這些都是後話,如今盤旋在所有人心裏的只有一個地面和一個人名。

沒落的‘美食街’出了一個叫做‘陳沖’廚道高手!

雖然他在比賽中選擇的菜品非常普通,但憑藉犀利的刀法、驚天的勺功以及精妙的火控完全碾壓了對手,成功帶領美食街以黑馬之姿衝進決賽!同時,在此過程中,他們還順手淘汰了上一屆的冠軍,爆出冷門。

以往每一屆的廚神大賽都有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可從今年這一屆的勢頭來看,其激烈程度怕是會超越以往所有,甚至有可能得到更多人的關注與認可!

爆笑萌妃:邪王寵妻無度 這不得不讓人期待!

……

“可以呀,你這傢伙隱藏得夠深啊!”

陳沖剛回到觀衆席上,李香便作勢要來個大大的擁抱,但陳沖心知肚明,這就是個圈套,只要自己躲開,絕對會被後者嘲笑膽小,而若是主動迎合,又會被形容成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反而碰一鼻子灰。

總而言之,誰先當真誰先輸!

因此,陳沖張開雙臂的同時,眼神卻是滿臉嫌棄。

“嘁,反應還挺快。”李香見勢不對,立刻打回原形,“看你爲美食街爭了光,就不擠兌你了。”

“擠兌我?你開玩笑吧?大不了我現在就回美食街睡大覺去,反正已經進入前三了。”陳沖挑了挑眉毛,一副你懂我的樣子。

他和李建邦約定的是團體賽進入前三就能得到單獨獎勵,而美食街也能得到主辦方獎勵爲期三天的全市推廣活動..

如此看來,拿不拿團體賽第一,對他而言也不是太過重要了。

“你敢!”李香想也不想的威脅道。

“這有什麼不敢的。”陳沖無所謂的聳聳肩。

“你,混蛋!”見狀,李香不敢多說,她可是知道前者絕對是那種說得出做得到的人。

“你的態度我不是很滿意。”好不容易抓住李香的小辮子,陳沖自然會珍惜這個機會善加利用。

聞言,李香粉拳緊握,狠狠吸了兩口氣後,頓時露出牽強的微笑。

“笑容還行。”陳沖單手拍着肩膀,眼睛盯着體育館上方,自顧自的說道:“剛纔用力過猛,肩旁有些痠痛,這可咋辦呢,明天還要參加決賽啊。”

“痠痛?你早說啊,讓本小姐幫你揉揉。”李香眨了眨慵懶的眸子,笑容不變。

老實說,她現在的笑容要多假有多假!

“你?行麼?”陳沖裝作看不見,用質疑的口吻說道。

“放心,手法獨特,力道適中,保證讓大爺舒舒服服的。”李香吹起額頭劉海,強忍着怒火沒有發飆,然後快速走到陳沖身後,伸出纖細的手指爲其揉捏肩膀。

“嘿喲呵,是有幾把刷子啊。”陳沖很是享受,再看向一旁胡二胖子等人時,卻瞧見他們隱晦對着自己豎起了大拇指,那意思彷彿在說:也只有你能降服這隻帶火的母豹子。

說實話,如果李建邦看見自己的寶貝孫女兒被陳沖這樣欺負後,會不會一氣之下連美食街都不管了,直接拿着掃帚將陳沖轟走。

“對了,李胖子人呢?”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難纏 陳沖一邊享受,一邊問道。

“提到這死胖子我就來氣,我們給他打了無數個電話,最開始是正在通話,到後來直接關機了,到現在也沒看見人在哪裏。”白阿姨氣得咬牙切齒。要不是陳沖在第二輪大展神威,以一己之力衝進決賽的話,那美食街可就真的再無翻身之日了。

“老白,你先別激動,這李胖子平日裏雖然嘻嘻哈哈沒個正經,但也不會在這般重要的節骨眼上掉鏈子,也許發生了什麼事也說不定。”秋童勸慰道。

“對對,還是等找到李胖子之後,把事情問清楚再說吧。”胡二胖子也忙着勸解。

“行了,都別糾結了,喏,正主回來了。”恰在此時,周查理指了指衆人身後的方向。

見狀,衆人順勢轉頭,剛好看見消失已久的李胖子正站在五米開外的臺階上。

“死胖子,你還捨得回來啊,不會是掉茅坑..”白阿姨當即就想發飆,可話還沒有說完,後面的聲音便弱了下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