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警察:「……」

這讓她怎麼說?

他們警局無端被騷擾,還耽誤其他公務的處理進度,也很可憐好不好?

三觀不同不想說話!

陸雁清開著車先帶葉渝墨來到視頻上惡魔最開始出現的地方。

他們跟著導航走到了地方以後,又繼續往前行進,前方是一片與郊區接軌的城中村。

這裡各家房子都距離比較遠,而且只在幾個重要的地方裝了監控。

來到這裡,陸雁清選了一個地方停好車,和葉渝墨一起下了車。

他拿著昨天在視頻中截取的列印好了的惡魔的圖片,和葉渝墨一起挨家挨戶的去問,碰到有監控的拿著U盤去拷貝了一份當天的監控錄像。

在他們問的這些人家中,一片否認的回答,只有一個家裡開著民宿的老闆娘覺得此人有點印象。

「那時候我見他,他就穿著這身衣服,從我們家前走過,我看著這人應該不太舒服,不過我也不是什麼多管閑事的人,人家沒求助咱,我也就沒管。」

「那你能記起他的容貌嗎?」葉渝墨問。

「沒,」老闆娘搖搖頭,「我見他他就帶著帽子,低著頭,當時天也很暗,我也沒多注意他長什麼樣子。」

「老闆娘你家店門口裝監控了嗎?」老闆娘說完,葉渝墨轉頭在老闆娘的店門口四處找了一下,然後問她。

「門口沒裝,裡面裝了。」老闆娘回答。

「那能給我們拷一份嗎?」陸雁清拿出U盤問老闆娘。

「行!」老闆娘爽快答應,轉身帶著葉渝墨和陸雁清進了門,走到一個小電腦上開始操作。

操作完,她把U盤遞迴給陸雁清。

「好了。」陸雁清接過U盤,禮貌的道謝:「謝了啊,要是你有什麼想起來的線索,請記得聯繫我們,我們是警察,這人身上有重大命案,很危險的。」

「啊?」老闆娘驚訝的啊了一聲,隨後惶恐點頭,「一定一定,你們給我留個聯繫方式唄,到時候我想起什麼了也好給你們說。」

「打警局電話就好,到時候他們會和我們轉達的。」葉渝墨不想留電話,笑著婉轉拒絕。

「好的,好的。」老闆娘連連答應。

接下來又走了一圈,除了那個老闆娘以外其他人都沒什麼印象,當時那個時間他們要不都在家開始吃晚飯,要不還沒回家。 「去下一個地方吧!」葉渝墨說道。

他們開車來到下一個村落,這個村落比剛才的那一個村子的房與房之間更加稀疏,人也不多,留下的都是老弱幼兒。

照例拿著照片開始詢問,這次他們是分開問的。

「見過。」葉渝墨問的一個小孩回答。

「在哪見得?」葉渝墨立馬問。

「地里。當時我和猴子在那裡玩,然後這個人就從那裡出來了,他特別奇怪,所以我和猴子看了他好幾眼,還被罵了。」

「那你記得具體是在哪見到他的嗎?能帶我去嗎?」葉渝墨蹲下來問這個小孩。

「可以!」小孩點點頭,蹦跳著在前面帶路。

葉渝墨在後面勻速跟著小孩走,走著他又提出了問題。

「你記得他當時什麼樣的奇怪法嗎?」

「不太記得了,」小孩的記憶力是記得快,但是忘得也快。

總裁接招之米蟲來襲 「他好像是彎著腰,還遮著臉,從玉米地里剛走出來還好好的,一走出來就開始一瘸一拐。」他努力回憶著,好在也記起了一點。

「那你看見他的臉了嗎?還記得嗎?」

「你幹嘛問這些啊?」小孩這時突然奇怪的看著葉渝墨。

「這個人是個壞人,我是警察,你現在詳細回答我的問題,就是協助警察辦案,以後會成為小英雄的。」葉渝墨一本正經的哄騙小孩。

「真的?」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小孩聽此眼睛一亮,每個小男孩都有一個大英雄的夢,小孩也不例外。

「真的。」葉渝墨點頭,其實他也沒說錯,只是這個榮譽沒那麼高也不會表彰就是了。

「那我想想。」小孩開始認真對待葉渝墨的每一個問題了。

「我沒看見他的臉,他捂得很緊,只看到一隻眼睛,也沒看清。」

「那一會兒回去后你跟我說說他眼睛具體什麼樣的行嗎?」

「可以。」

「除了這些,你還記得他的聲音?能給我學學嗎?」

「什麼聲音?」小孩聽到這兒疑惑的問。

「你剛才不是說那個人還罵你了嗎?是怎麼罵的,聲音是什麼樣的?」

「他就讓我和猴子滾,然後就走了,聲音和你的差不多。」

「那和你平常聽到的話音像嗎?」

家有狐狸總裁 「不像!」

「一點都不像嗎?」

「嗯。」

兩人一路走著說著,來到小孩見到惡魔的地方,是一片玉米地,此時玉米還沒熟,高高的玉米桿矗立著。

」他從哪走出來的?」葉渝墨問。

「那兒。」小孩給他指了一下。

「你在這兒等著我,我去看一下啊。」葉渝墨順著小孩指的位置走過去,還不忘囑咐小孩原地等他。

「我跟你一起去!」得知自己馬上就能當英雄了,小孩此時很有表現欲。

「不行。」葉渝墨拒絕了他,一個人走過去。

玉米葉子的邊很利,划著人裸露的肌膚也不怎麼舒服,所有葉渝墨只進去了一點,很快就出來,什麼也沒發現。

「筆筆不不,出來。」他在腦海里叫著筆筆和不不兩人。

「怎麼了?」不不帶著筆筆出現在葉渝墨面前。

「你們倆去裡面幫我看看有什麼發現沒?雖然我看不見你們,但你們肯定一路都跟著我的。」

「好呀。」不不爽快的答應,拉著筆筆的手進去。 不過筆筆「討厭」女孩子,很快甩開了不不的手,不不也沒在意,兩人分開飛。

不不在她選擇的方向飛了一圈,什麼也沒發現,於是在腦海里通知葉渝墨:「不不什麼也沒有發現。」

「我也沒有。」不不的聲音剛落下,筆筆的聲音就響起了。

「那你們回來吧。」

「好。」

不過不不和筆筆回來后,發現葉渝墨早就不在原地了,他讓小孩帶著他去找小孩口中的那個猴子了,看能不能問出新的線索。

不不見此,癟了癟小嘴,壞人!

她讓筆筆聯繫葉渝墨定位,至於她,現在不想理這個壞蛋。

葉渝墨回去的路上教育著小孩:「以後除非是真正的警察在有你認識的大人跟著的情況下讓你帶路,其他任何人要是讓你帶路,都不要去,知道嗎?」

「為啥?」小孩問。

「因為有人販子會讓你們這些小孩子帶路,然後把你們趁機拐走,你們以後就見不到爸媽親人了。就算是帶路也不要去人煙稀少的地方,記住了嗎?」

「哦!」小孩點點頭,但看他的神態明顯就是不在意。

「不僅見不到家人,人販子還會打你,罵你,不讓你吃飯,然後把你賣到很差的地方,讓你受苦。」葉渝墨繼續說,此時已經帶點恐嚇的意味了。

「我才不會讓他得逞,我會打他,還會跑。」小孩還是沒被嚇到。

「乖,打他要等你長大后,現在先記住我的話。」葉渝墨揉揉小孩的頭。

「就算是警察,也要先看他的證件再幫他知道嗎?真正的大人要是遇到困難了,一般是不會找小孩幫忙的。」

「知道了。」小孩不耐煩的說,然後避開葉渝墨的手,向前跑走。

這個大叔好煩!

他在內心吐槽。

幸虧葉渝墨沒有聽見他的這句心裡話,要不非要和小孩拚命不可,他很老嗎?

不不和筆筆兩個是飛著的,很快就追上了葉渝墨,其中不不一見到葉渝墨就落到他的頭上,使勁跳了幾下。

丟下他們獨自跑了,氣人!

不不人小,很輕,即使是跳著葉渝墨也沒感覺有多少重量,因此也就沒管她。

見到葉渝墨不理她,不不更氣了,哼了一聲,消失在空中。

他好像有點太慣著這小傢伙了吧,葉渝墨看著不不消失的地方想,而筆筆看著葉渝墨的眼神,瑟瑟發抖。

大佬又要使壞了!

所以他也趕快消失吧!

於是,筆筆緊跟其後的消失在葉渝墨面前。

葉渝墨:「……」

「你快點!」跑在前面的小孩也停在前面催著葉渝墨。

葉渝墨:「……」

葉渝墨和小孩來到小孩的另一個小夥伴家,正好看到陸雁清也在。

陸雁清正蹲在猴子家門口,手裡拿著個本子在紙上記著什麼,而他面前的小孩一邊玩著,一邊心不在焉的說話。

「猴子。」小孩叫了一聲,那個猴子立刻抬起頭向這邊看,臉上露出個燦爛的笑容,陸雁清也朝這邊看了過來。

「渝墨,你來了。」他對葉渝墨打了一下招呼,然後對猴子指著小孩問:「這就是當天和你在一起的朋友嗎?」

總裁的漠然逃妻 猴子點點頭。

「來,跟我們說說你們那天看到那個人的眼睛是什麼樣的?」 葉渝墨拉著小孩走過去,笑著對他們倆說,他拿過陸雁清手裡的本和筆,翻了一頁過去。

「我們記不太清了……」

小孩開始說他記得的惡魔的眼睛是什麼樣的,時不時還和一邊的猴子爭幾句。

葉渝墨在本子上拿著筆根據小孩和猴子的話畫著,偶爾塗改幾下,最後畫了一雙惡魔的眼睛。

畫完以後,他把自己畫的那頁翻過,然後本子和筆還給陸雁清,「快點問,然後我們拷個視頻就去吃飯。」

此時已經到了中午,葉渝墨早上那麼早起床,現在早就餓了。

陸雁清朝葉渝墨翻了個白眼,沒說話,加快了詢問的速度。

記好所有猴子說的內容后,陸雁清站起來向他們倆道了謝,然後去拷貝村內所有的監控視頻。

「記得以後不要隨便和陌生人走啊。」臨走前,葉渝墨囑咐小孩和他的朋友,但兩個孩子卻不以為然。

陸雁清和葉渝墨拷好視頻,就開著車來到市中心,在葉渝墨的強烈要求下,精心挑選了一家好評很多的餐館,吃了一頓飯。

「事多!」陸雁清再次白了葉渝墨一眼。

「吃好睡好工作效率才高。」葉渝墨坐在汽車後排,滿足的呼出了一口氣。

「你給我滾回副駕駛!」陸雁清第三次白眼攻擊,沒好氣的說。

「不,」葉渝墨拒絕,「後排寬敞我想睡一覺,再說坐副駕駛還要系安全帶,不想動。」

陸雁清:「……」

咋不懶死你呢?

就這樣,在葉渝墨的死皮賴臉不換座的堅持下,陸雁清開著車重新出發。

「別以為你坐後排就能午睡,你把昨天我拷過來的視頻和今天的全部給我好好看看,推理下一個目的地。」

陸雁清才不允許自己一個人在前面累死累活的開車,而葉渝墨在後面悠閑的呼呼大睡。

好兄弟就是用來互坑的,沒事也要給他找點事干!

「不……」

「你敢拒絕!」葉渝墨的拒絕還沒說出口,就被陸雁清威脅了回去。

最後葉渝墨不情願的拿起陸雁清放在一旁的筆記本,打開,插入U盤點擊裡面的監控開始看。

他先看的是昨天從警局拷回來的,主要是遇到受害人的那一段因為要規劃下一步的路線。

惡魔帶著受害人走進了種滿法國梧桐的大路,這條路因為樹長的高大且枝繁葉茂。

所以即使裝了路燈,也顯得路道很暗,因為兩邊的梧桐樹將整條路完全遮了起來,監控也看不太清楚。

在人行道上,還種著綠化帶,只見惡魔帶著受害人進了綠化帶,那裡沒有監控設施,之後再也沒見過穿黑色衛衣的男子帶著一個女孩出現在這條路上。

「我覺得惡魔應該是把受害人藏起來了,但是想要運出去必須要有一個很大的藏匿道具。」

「行李箱,特大號的,你看看那條路上有誰之後拖著行李箱了?尤其是男性!」陸雁清開著車對後座葉渝墨說道。

葉渝墨繼續盯著電腦上的視頻,在與惡魔消失的地點隔了一段路后,一個穿著黑色西服,打扮白領的男子拖了一個行李箱走在這條人行道上。 男子帶著一個藍色的口罩,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在司機下來幫他把行李箱放好后,他坐進車內,然後車掉了個頭,駛離了那個位置。

葉渝墨記下了計程車牌照,然後打電話到交通局問車主信息以及這輛車在那天視頻里的這個時間段時的行駛路線。

打完了電話,他又開始繼續盯著視頻看,那個西裝男人只是一個嫌疑人,不過看他拉的皮箱的大小,以及受害人的身材,裝她應該還可以。

時間一點點過去,計程車車主的信息還有路線已經發到了葉渝墨的手機上。

車子駛離的方向是向西,最後是在一個靠近市中心的酒店門口下車的,一切看起來都沒什麼問題。

「先去趟交警局。」葉渝墨對陸雁清說。

說完,他打通了手機上發過來的計程車司機的電話號碼。

他在電話接通以後自報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對面的司機也是老實人,聽了以後沒有將他的電話當成騙子電話掛掉,而是認真的聽著葉渝墨接下來的話。

葉渝墨向他詢問了關於他那天他的那個載客的相關信息,其中包括司機所能見到的客人的面容,身高,大致身材,口音還有關於行李箱有無特殊的地方。

「行李箱除了感覺特別重以外,其他也沒感覺有什麼特殊的,就是裡面塞的鼓鼓囊囊的,那個人他一直帶著口罩,車裡也暗,而且時間都這麼長了,我也記不太清了,口音嘛,不是本地人,具體哪個地方的我沒聽出來……」

司機回答葉渝墨的以上問題。

「好,」在司機說完以後,葉渝墨應了一聲,又接著問道:「請問你當天那個時間段的行車記錄儀有嗎?有的話可以給我發一份嗎?我給你說一下我的w鵝號咱們加一下好友。」

「有,這才兩周,我應該沒刪,我找找。」電話對面傳來司機同意的聲音。

「好,麻煩你了,我的w鵝號是……」

葉渝墨報出自己的w鵝號,讓司機加了自己的好友。

陸雁清按照葉渝墨說的把車調了一下方向,來到昨天來過的交警局。

他們停好車進了警局的門,向裡面的警員出示了自己的證件,由葉渝墨說明了來意。

交警得知他們是有案件在身,也很配合,由一人照葉渝墨所說的調出了他想要的視頻。

這個視頻是疑似惡魔的嫌疑人到達那個酒店后的情況,這個男子到達酒店門口,下了車卻沒有進入酒店。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