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護士扶起孩子孩子惶恐的一把抓住她的手那一對充滿恐懼的眼珠子神經質的回頭看向布簾子遮住的那邊喘息着艱難的說道:“他……他剛纔起來了還……還趴伏在我身上”

“什麼啊”護士困惑不解的瞥看了一眼靜態狀的布簾子她什麼也沒有看見而那位垂死病人也還好好的躺臥在病牀上

孩子拒絕再回病牀上護士立馬喊來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把孩子架起來強按住在病牀上躺下接着去拿來一管鎮靜藥劑按住他的胳膊把一針管鎮靜藥劑強行注射進孩子的血管裏

孩子的意識在逐漸模糊中但是他還可以聽得見護士和那個漢子的對話

“大師的血管已經枯竭不能注射藥物維持下去了看來續命計劃得提前”

“嗯剛纔這孩子說看見大師起來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也許是真的大師有高強的道法也許他也等不得了纔會出竅想進入孩子的身體”

在靈魂中轉站的鐘奎已經出發他得趕往他處去制止續命邪術的陰謀得逞那部勾魂花名冊奇特之處就在這裏它在顯示下一輪任務時就像一個活動的小型電視屏幕可以暗示你即將要發生的情景

顯示出來的情景也只有鍾奎懂得其中的涵義比如一行行字體間流出血液還比如看見勾魂筆下的名字在跳動

而且也只能是他的第三隻眼才能看見所以小明看見的只是一部乏黃寥寥幾筆勾勒的名字

預備接下一輪任務時鐘奎習慣的要走出結界體去外面透透空氣夜觀天象下他驚異的瞥看見來自北方一股涌動異常的隱晦之氣生出五縷黑煙直插天際,這情景就恰似預示有大凶之罩即將出現他再定睛看時那一霎出現的異常狀況煙消雲散四周無風無雨靜得出奇,夕陽即將帶着最後一抹餘輝落下

這邪魅異常的出現預測着下一輪任務的起端他淡淡一笑果然如同所料前面幾輪任務太過簡單這一次的任務卻是艱險無比

鍾奎憑剛纔那一霎的異響就知道在市區某一處僻靜的角落有人在用邪術續命被選中續命之人自然是除了死亡別無他法接受續命之人則就像強盜會使用茅山道士之中最爲邪惡的手法用分魄針、鎖魂紅衣、墜魂砣施法在受害者的身上

泳衣爲水紅衣爲火秤砣爲金橫樑爲木地爲土施法者的目的就是要將受害者的魂魄從身體中逼出來然後據爲己有

要從一個活生生的人身上去魂是非常麻煩的必須要把分魂針從受害者的頭頂插入這樣做一是分魂而是泄魂三是定魂這樣受害者的魂魄在出來後就不會丟失所謂人有三魂七魄丟失任何一魂一魄都得不到完整的至陰魂魄了!

鍾奎知道要去阻止續命邪術的進行很有可能要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那施用續命邪術的絕非等閒之輩他一定有應急準備

一切準備就緒他推出那輛破爛的自行車走出結界圈子進入現實空間時才發現剛纔還風平浪靜的空間突兀颳起了大風

大風是奔着鍾奎來的是一股邪風大風預示暴風雨即將來臨大地咆哮沸騰就像千軍萬馬在揚蹄奔跑嘶鳴回首遙望身後這座風雨飄搖中的原新泰旅館顯得是那麼渺小脆弱

風馳電逝般的速度一道火焰騰空而起呼啦射出原新泰旅館大門方向說時遲那時快一顆碗口粗細的樹枝在那道火焰騰空時咔嚓一聲隨着大風的席捲而來應聲倒伏在地同時攔腰阻截住騰空跨上坐騎的鐘奎

他沒有預料到會被憑空給這麼一攔整個人摔在地上摔得不輕渾身的疼痛酷似各個關節都移位那般痛楚沒有影響到他的意志從地上爬起來犀利的第三隻眼一寸寸搜索距離身邊一米遠的位置看是否有邪惡鬼魅潛伏

鍾奎沒有搜索到潛伏的鬼魅卻感應到一股超強的干擾念力

看來那續命的邪惡鬼魁勢在必得要在今晚續命續命的受害者即將悄然殞命而續命之人卻要潛入受害者的軀體取而代之稍稍鎮定片刻辨清方位再次重振旗鼓跨車前行

意念聚集驟然大力推開壓住身子的樹枝推起那輛破爛自行車再次騎跨上去正預備起跑時一道從天而降的霹靂直端端的打在鍾奎的身上

渾身忽然遭到重擊頭暈目眩搖搖晃晃站起來胸口針扎般的疼痛這就是天譴因爲他給小明透露了不該透露的故事尼瑪這是什麼節奏難道老天也在幫邪惡的續命之人嗎特麼的早不打晚不打我偏偏這個時候打我身上着菸頭發被霹靂打成卷裝的他一邊嘟噥罵道一邊起來拍打身上的煙火

嗅聞着來自身上的焦臭味鍾奎很無奈的暗自嘀咕;奶奶滴真夠倒黴催了身上的衣服經霹靂這麼一打越發破爛了仔細看沒有幾處是完整的就像一破爛的麻布口袋

經過這麼一前一後的折騰鍾奎心知想要阻止續命邪術的得逞已經是難上加難唯一的辦法就是在續命邪術得逞之後可以找到續命宿主用其他辦法逼出寄宿在受害者身上的魂魄再想法讓受害者歸位復活

不過這樣子下來就要耗費一些時日天命難違鍾奎沉重的嘆息一聲視線看向車子後輪車輪子癟癟的跟麻花似的目測已經報廢掉

這一道霹靂真的是來得太及時了不但幫了續命邪術的得逞還他媽的把鍾奎的車子給弄壞了

小明被一陣奇怪的聲響驚醒睜開眼睛看見師父一臉沮喪的神情在更換衣服再探頭看仔細發現他頭髮呈現自然捲狀而且室內有一股什麼東西燒焦了的味道

“師父你玩火了”

“毛哪有玩火是那該死的天譴你師父我差點沒有被劈死”

“啊”小明乍一聽師父這麼一說驚愕的差點把下巴搞掉 025 地府密事

→霹靂可大可小一道兇猛的霹靂可以有劈死五十頭豬的威力

而鍾奎剛纔遭遇到的霹靂雷連三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就因爲他快言快語把不該說的講出來給小明聽纔會受到天譴卻沒有要了他的命而只是小懲大誡警告一下

小明聽到師父說出門遭到霹靂雷的攻擊驚駭不已同時看着師父一臉焦黑頭髮成卷狀……並且發現他的額頭部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鍾奎渾身痠痛身上感覺有灼痛感小明直愣愣的瞅着他看這才感覺眉骨處有些涼悠悠的急忙伸手一摸媽蛋眉毛沒有了嚇自己特麼真的成爲一個怪物了

“師父……”小明喊出口欲言又止的樣子很擔憂的看着鍾奎

“吞吞吐吐的說”鍾奎重新振作預備出門看着小明眼裏存在狐疑神態心知這孩子又在胡思亂想了“你是不是要告訴我我遭霹靂雷劈跟黑白無常有關聯”

小明不語怔了怔後,便點點頭眼中盡是驚悸好像不願意說出那讓人忌諱的名稱他打心眼裏害怕黑白無常總覺得他們倆怪里怪氣的渾身帶着一股邪氣難以靠近的感覺

“你丫的想什麼呢我們現在是黑白無常的幫工他們倆怎麼可能會傷害我虧你還是中學生這點常識都沒有我出去了你好好想想琢磨琢磨就明白了”

“額”小明撓撓頭真的想到了之前無意間傷害黑無常的事件看得出他們對師父蠻好的

鍾奎出去小明不能跟隨他相信師父會平安回來的至於去什麼地方他不敢多問即使問師父也不一定就會告訴他

在鍾奎和小明唸叨黑白無常時在地府的哥倆忽然齊噗噗的打了一個噴嚏

哥倆擠眉溜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咱們來猜一猜是誰在念叨我們哥倆”黑無常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對白無常說道

“噗不會是不想活的人在念叨我們你說是不是牛頭馬面,或者雞腳神和吳二爺在念叨我們”白無常嘻嘻一笑道

黑無常噏動朝天鼻孔“雞腳神和吳二爺不是要送那些新鬼回家告別嗎怎麼有時間唸叨我們我倒覺得是哪個跟隨在鍾奎身邊的小鬼頭在念叨”

“確信”

“當然”

“你是不是想戲弄戲弄那孩子記得你吃虧在這孩子身上還被閻王好一頓訓斥”白無常提醒黑無常道

“還是別咱們這裏鬼王寶座還沒有暫定人選那孩子可是鍾奎的弟子咱怎麼也得給這廝三分薄面以後同在地府當差大家彼此好相互照顧”

白無常點點頭忽然看向晶壁牆心不在焉的說道:“你的話在理……”說着三角眼骨碌碌轉動一下扭頭對黑無常說道:“丫的鐘奎這次有麻煩”

黑無常正在尋思着白無常的話地府缺席一位管轄十八層地獄的鬼王地府所有稍有級別的鬼差都覬覦着鬼王寶座在聽到他說鍾奎有麻煩時沒有做出大的反應好像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

黑白無常在地府是受閻王和城隍爺差遣去陽間鎖魂的鬼差由於他們倆情深意重被地府差役們稱之爲‘七爺八爺’他們倆的前世是縱橫沙場謝將軍與範將軍死後爲鬼雄說的就是他們倆

雞腳神和吳二爺是直接由閻王管制受差遣負責於死亡三日之後的鬼魂回家告別的

牛頭馬面哥倆是專門負責接送那些受酷刑鬼魂們去十八次層地府的他們互不干擾各行其是除非是發生大的事情一般不會聚集在一起

在地府閻王的官職比鬼王稍微大一個級別鬼王有五小鬼跟隨……

上一次小明無意間傷黑無常差點沒有把他的元神魂魄給毀滅還得受到吳二爺和雞腳神的戲弄牛頭馬面倒還義氣悄悄去逮住一條修煉千年的大蟲來掏出聚天地精華的膽讓黑無常當即服下才算化險爲夷

爲此黑無常也被閻王好一頓訓斥閻王訓斥黑無常是因爲牛頭馬面徇私救他不惜一切代價孽殺那條千年靈蟲靈蛇修煉不易就這麼給毀了委實感到可惜

此刻白無常說到鍾奎可能有麻煩黑無常表面沒有說什麼心裏卻有些擔心他決定要去看看

白無常制止他道:“你不能違規去幫他如果去幫他那積善修德記錄薄上累計了一些功德就毀之一旦了功虧一簣之後豈不是害了他”

白無常口裏所說的修善就是修陰德這種修陰德一般可分爲兩大類:一是積善修陰德,就是做了善事不被人知,在世間沒有顯出福報來,但卻記在了法界靈界的功德錄上成爲你輪迴來世的依據憑證在民間有一句警言名句;論你做什麼事說什麼話‘舉頭三尺有神明’一切皆有定數

白無常言之有理黑無常照章辦事不能徇私舞弊只好看鐘奎的造化了

鍾奎出去之後不知道怎麼回事眼皮很沉很沉大腦混沌得一塌糊塗就好像還沒有完全從睡眠中醒過來似的實在不行他只好閉眼繼續睡覺……

在私人診所裏被強行注射進鎮靜劑的孩子在昏睡之中恍恍惚惚他覺得剛纔看見的那個垂死病人再次出現在視線裏

他拼命的掙扎抗爭、都無濟於事……

夜深人靜的時候四周死寂一片連夜蟲子都停止了鳴叫一種不可預見的詭異氛圍在私人診所裏慢慢聚集那位和藹的老中醫很虔誠的雙手合十跪伏在地

他拜的是臥在牀上的孩子……

孩子醒來漫不經心的瞥看了一眼跪伏在地的老中醫之前那雙充滿稚氣的眼神已經蕩然無存換之而來的是一雙惡毒霸道鷹鷲時的眼神

跪伏在地的老中醫見孩子沒有什麼反應就暗示護士進來讓她試探性的拉住孩子的手作勢要給他注射什麼藥劑

孩子瞳孔爆睜,眼眸中閃爍着一束攝入魂魄似的眸光咄咄逼人的逼視着護士大喝道:“滾開”雖然軀體是孩子的聲音卻是那位垂死病人他們最崇敬的茅山大師的聲音

老中醫大喜續命成功了 十惡不赦 026 混淆不清

小明迷迷糊糊的進入夢鄉??感覺身子輕飄飄的飄出了屋子??在夢境裏??他可以看清楚周圍的環境??看得見那透明酷似玻璃的結界體牆壁

冥冥之中??自己潛意識裏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指引他一直循規蹈矩??遵循着一個奇怪的路線出去??去什麼地方??不會是地獄吧??現在師父不在??要是自己的魂魄脫離**去了地府??那將是什麼樣子的後果

小明很想控制自己不要飄出去??可是卻怎麼也無法停下來??就像一片隨風飄舞的樹葉??很詭異的飄了出去

外面混沌的暗黑??在視線能見度的情況下??他感觸到外面在下雨在颳風??風把小明吹得飄起來??他有一種很無助想要抓住什麼實體的欲 望

雨滴滴答在臉上很真實的感覺到冷冰冰的??說清醒??又糊塗起來??如說是自己的魂魄離體??魂魄怎麼可能感觸到現實世界的環境??糊塗是這種無法控制的蠱惑力??就像吸鐵石牢牢的把他吸住??不能自拔

因爲他心裏在抗拒??所以一直慢吞吞的行進得很慢……

“你不快點??要出大事??”突然一聲大喝??就像悶雷般破空響起??驚得他戰戰惶惶??汗出如漿??真的出汗了??他自己都覺得手掌心什麼的滑膩膩的感覺

是誰在說話??小明東張西望??沒有了抗拒的心理??隨風飄向不知名的地方??飄了一會兒??前面發現一對綠幽幽的燈籠在閃爍??看着綠幽幽的燈籠??小明腦海立馬想到是狼或者野狗

他有些想退縮??怕野狗會撲來攻擊他……可是身形無法控制??就那麼一直對着野狗飄去

“滾??滾??”他緊張的大喊??把野狗從視線裏驅趕走

那一對綠幽幽的燈籠最終很不捨的離開??小明繼續飄過去??飄過去之後才發現??野狗剛纔不捨離開的地方??有一根攔腰倒伏在地的樹枝??樹枝下好像壓着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小明上前??湊近了看??這一看不打緊??差點沒有把他尿給嚇出來??老天??要不是他出來??這樹枝下的軀體就遭野狗給撕咬來吃了

樹枝下壓着一輛車?? 盲眼睿心 一個人?? 以身飼龍 車子是師父那輛破車??人一時之間看不清楚是誰??但是憑那輛破車不難看出??人應該不是別人??是師父無疑

在看見是師父時??小明心裏又是一陣後怕??剛纔特麼的還想退縮??要真的是退宿了??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他不敢再想象下去??得想法儘快把師父從樹枝下面挪動出來纔是

在拉扯無力之後??小明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驚慌的東張西望之後??沮喪的看着師父??蹲下身試圖去摸他……大顆大顆的眼淚滑下來??整個人頓時清醒??他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真切切的走出了靈魂中轉站的結界圈子??現在面對的是師父燒焦了的軀體

手指觸及到冰冷的軀體??鼻息嗅聞着一股難聞的燒焦味道??小明泣不成聲的大哭起來??剛纔師父進來說遭霹靂雷劈了??心想的不可能那麼簡單??無論霹靂雷的威力大小??都不可能??單單是把他的臉搞黑??頭髮成爲卷狀那麼輕鬆

想到這兒??小明又是愕然一呆??師父難不成魂魄出竅??要不然剛纔是誰進來給自己說話??還說要去出工的

接連使出大力幾次想把師父拉出來??都無法拉出來??小明懵然呆住??看着黑漆漆的夜空??空蕩蕩沒有人來玩的公路??忽然焦慮煩躁起來??忽然他做出一個違反常理的舉動??雙手捧起做成喇叭狀對着夜空大喊:“黑白叔叔你們出來救救師父吧??”

小明相信??剛纔一定是黑白無常讓他出來看見這一切的??那空中發出來的喊聲??鐵定是他們倆無疑

黑白無常沒有現身??小明無奈的哭泣着??再次搬動樹枝一點點的把師父移動出來??費了好大的勁??師父終於被挪動出來

鍾奎個子高大??小明勉強扶住搬起靠在自己的背上??他的一雙腳還拖拽在地一長截??幸虧的是??這裏距離靈魂中轉站不遠??小明可以慢慢的挪動??一尺遠一尺遠的把師父往那邊搬

小明很堅強??也很有耐力??他就靠自己微薄的力量??真的把鍾奎挪動回了靈魂中轉站

在不遠處窺看他的黑白無常哥倆??終於鬆了口氣

鍾奎的魂魄出戰去會續命邪術??這是情理之中的事??也是天意??他們倆幫不上什麼忙??對方是一縷萬惡不赦的邪術幽魂??他是一縷集天地正氣爲一身的正義之士之魂魄出竅

所謂的邪不能勝正??也是有典故來的??不是空口白話

小明把師父的軀體移動回去之後??給師父細細抹乾淨身上的髒污??然後用師父傳授的法子??來保持師父身體的溫度??直到師父再次完成任務回來才能進入軀體內復活

先不說小明??來看看鐘奎的情況

好一縷帶着神聖使命的魂魄??跟真人真實環境沒有區別??那輛破車變化的火焰車??坐着一個渾身冒火焰的他是鍾奎嗎

他是鍾奎??這裏有點神話感覺??也有點誇張寫法??他身上的火焰是正義之火??正義之火要把邪惡之火消滅??從而逼出寄宿在那可憐孩子身體內的茅山邪術法師

一山容不下二虎??一具軀體不能容下兩縷魂魄??孩子被霸佔軀體被逼擠出來

他很困惑?? 雪狼出擊 也迷惘?? 重生豪門-女王天下 四周靜悄悄的??瞬秒間他就像進入一座荒無人煙的沙漠??在清晰的潛意識裏??他還記得剛纔被護士和那個好高大的男人給強摁住在病牀上??然後就感覺胳膊有什麼東西扎進去??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一路走??沒有腳步聲??眼前看見的是一片空曠??唯獨風沙不知疲倦在身邊鬼祟的吹拂旋轉?? 帝妃嫁到:皇叔,速接駕! 他想起了遠在他鄉的父母??想起了兒時的玩伴??深深懊悔自己不聽父母的話

孩子名字叫鬆

鬆記得清自己第一次離家出走的情景??那是他翻牆進鄰居家的屋??把鄰居家唯一的一塊臘肉給偷了??並且還放肆的留言:你們家的臘肉不好吃??希望下一年的臘肉味道還可以提升一些

第二次他再次翻牆進入鄰居家??把鄰居家裏的擺放在飯桌上的橘子吃了個精光??還特意的撒了一泡尿在他們家的飯桌上 027 頑劣的報應

鬆走得很累很疲倦也很口渴茫茫荒野看不見一點綠洲沮喪、禿廢、消沉、絕望就像併發症那般襲捲而來

鬆走着走着忽然停住他視線慢慢的看向自己的腿記憶裏他記得自己的腿受傷了的現在爲什麼走路一點也不疼

看着、想着、伸手掐一下胳膊沒有疼痛感這是怎麼一回事帶着這些疑問繼續前進就在他口渴難耐時前面凹陷處貌似有一汪清亮的潭水

一步步走過去飢渴的看着那一汪誘人的潭水鬆累壞了急忙快跑幾步上前墩身下跪伸出手就想去掬水……

“孩子停下”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大喝嚇得他伸出去的手急忙縮回驚慌失措的回頭看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一個滿臉焦黑的男人一副破敗邋遢的樣子跟流浪漢似的

在這荒蕪的咳咳空間裏這個黑臉男人是鬆看到的第一個可以用語言溝通的男人他當然驚喜也很意外

“你是誰”鬆很無力的問道

“別問我是誰你不要隨便去碰那個水”

“爲什麼爲什麼不能碰”

“我說不能碰就不能碰一碰你就徹底完蛋了”

鬆,焦渴難耐貪婪的視線看着清亮的潭水潛在的衝動很想俯下身掬水喝個痛快對於這位的建議他不能也不想接受

這位陌生人不是別人正是魂魄出竅的鐘奎他風馳電逝般趕來就是要阻止鬆的盲目之舉

“你會後悔的”鍾奎大喝道接着走近他一把捉住鬆的手“你碰了水就會消失你看看這邊……”說着話就在他們倆的前後左右身邊……忽然出現好多影影綽綽飄忽不定的人影

這些人影都不是人類是客死他鄉的孤魂不要認爲一個人死後就會有黑白無常出來引導你或者鎖你去地府這還得看你各人的造化如果你是在家裏死亡經過親人的幫助焚香禱告燃放鞭炮等一系列程序那麼你就得到黑白無常的眷顧他們會在第一時間出現來把你領走去查看功德薄然後定論你輪迴轉世的日子

退一步來說如果你是一個孤苦無依又是客死他鄉的異鬼就沒有那麼幸運的得到黑白無常指引而是變成一孤魂野鬼沒有着落四處飄蕩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替身得到輪迴轉世的機會

這一汪清亮的潭水就是貢給這些孤魂野鬼斷絕塵念來的一旦觸碰到潭水鬼魂們會發現自己的臉已經腐爛手也開始腐爛在萬念俱灰的瞬間他們的元神繼而消失在空間裏成爲一縷沒有念力和意識的鬼

鬆停住舉動驚詫的看着漂移在身邊的人影……這些人影就像他之前一樣在看見這一汪潭水時簡直是迫不及待的跑上前掬水狂飲……

看着他們掬水狂飲鬆舔舐一下乾裂的嘴脣卻沒有前往接下來他看見最爲恐怖的一幕才嚇得急急後退靠近鍾奎身邊不敢再妄想喝水

那些無數的人影在掬水狂飲之後面部很突然的冒出一個個膿皰瘡似的水泡接着潰爛流出粘稠的液體他們也感到疼痛和恐懼神經質的看着手在慢慢潰爛口裏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

人性原來是這麼脆弱不堪一擊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深深深扎進鬆的心

鍾奎告訴他這一切都源自他太頑劣得來的報應只要以後改過自新度過這一劫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就沒事了

他信了鍾奎的話規規矩矩的鑽進他隨身攜帶的布袋裏要去尋找自己的軀體逼出那個佔據自己軀體的邪惡幽魂

在鬆的記憶裏鍾奎毫不費力的找到這所私人診所

這裏好像正在舉行什麼儀式兩旁佇立着男女數人一張輪椅上坐着鬆不是鬆是那個邪惡的茅山大師

他居高臨下的眼眸傲然接受衆人矚目的目光一雙雙充滿癡迷崇敬、渴望、貪婪、希求、的目光目送着輪椅上的這位大師去他那高高在上的寶座

電光火石間一道劍芒憑空射來噗深深扎進這位不可一世霸道十足茅山大師的頭頂劍芒是鍾奎那顆比頭髮絲還細的繡花針繡花針扎進此人的頭頂鎖住了魂魄不會外泄

他是以其人之道換其人之身繡花針扎進大師的頭頂這些教徒們還不知道還一個勁的拜

鍾奎現身出現在那屬於茅山大師的寶座上犀利的目光鄙夷的看着他低垂頭顱已經被封住在體內的魂魄

那些癡迷於這位大師的門徒們驚訝的看着再度熟睡的大師卻是不敢言語

這些人是看不見鍾奎的唯獨其中一位大漢看見了他急火火的四下環顧想問那位佇立在大師位子上的是誰可惜的是沒有誰也沒有看見鍾奎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來的什麼時候出現在那位置的

大漢粗聲大氣的質問道:“你是誰”霎間又急忙捂住口好像害怕自己的聲音驚醒了熟睡的大師

鍾奎冷笑“你既然都可以看見我那你就該倒黴了”說着話他隱身而起一鼓作氣衝刺到茅山大師的身邊一把掐住他的剛剛冒出一個頭來的魂魄順勢把鬆的魂魄在軀體上一擲

茅山大師表示也不是善哉的鐘奎伸手來捉時虛晃一招急忙變換身形嗖離開原地

鍾奎急追

輪椅上的鬆醒來圍觀的男男女女急忙上前很虔誠的扶住輪椅扶手再一步步的把他推着往前走

“我不是……我是鬆”鬆忽然大叫嚇住了當場的他們

怔怔的僵持片刻鬆講述出前因後果那些男男女女是面面相覷在他們的印象裏記得有一個叫什麼鍾馗的據說是地府鬼大王按照這孩子的話來說鬼大王出面那麼茅山大師的續命計劃很有可能夭折了

當下這些虔誠的門徒們除了嘆息心裏還是忌諱鬆這孩子口裏講的那位鍾馗任誰敢毫無畏懼的給鬼王作對沒有吧作對能有好下場嗎一時間現場猶如鳥飛雀散一下子跑的跑走的走現場就留下那位大漢和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