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讓他頗有些崩潰的跡象。

「夫君,時間還很長,咱們來學學這個姿勢好不好?」

我擦!

我受不了!

你好歹是個至尊女帝啊!

你搞啥?

「系統,購買吧,就購買第一階段的!」

【叮,購買成功!】

「夫君,夫君,你怎麼了?怎麼發著呆啊?」

葉綰霏有些奇怪,她一直來故意撩拔著這李天然,不過是為了得到他身上的功德罷了。

因為她發現,只要挨著李天然,自己體內的修為就會自動上漲。

最關鍵的是功德也會上漲。

這讓她自然就言不由衷地做起了這檔羞澀人的事情了。

否則她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怎麼可能會真心喜歡一條狗呢?

但是。

她萬萬沒想到,李天然會受不了,直接選擇化形了。

雖然化形的代價有點昂貴。

但一陣大道之韻閃爍而過。

周圍的空間霎時間功德氣息再一次暴漲。

突然,土狗的身體化作了一道極光,從她的身上飛到了一旁的桌案上。

這讓她大吃一驚。

正準備下床呢。

奈何。

她看到了一旁端坐如常的李天然,小臉一下子被嚇得慘白…… 聽完蘇羽的分析,龍小雲臉色難看的便要往外衝去。

還好被蘇羽一把拉了回來:「你去哪?」

「道歉,訴說真相。」龍小雲冷著臉回道。

「我不說了嗎?這事已經不是你能控制得了。」蘇羽苦笑道。

道歉?龍千鈞壓根不會把這事怪在龍小雲頭上。

訴說真相?

這年頭真相重要嗎?比家族臉面還重要?

「那你說怎麼辦?」龍小雲瞪著美目喝道。

「涼拌。」蘇羽聳肩道:「你都控制不了,我一個外人怎麼控制?」

龍小雲自責的錘了一下桌子:「是我大意了。」

看到這,蘇羽樂呵呵的勸慰道:「行了,這些都是我的猜測,萬一你二哥被你一拳打的痛哭悔改了呢?到時候龍家二爺三爺聯手,你們龍家下人都能在四九城橫著走了。」

龍小雲淡漠的翻了個白眼,蘇羽這話忽悠三歲小孩怕是都沒人相信。

她那個二哥什麼德行,怕是整個龍家除了她父親也只有她最清楚了。

「行了,說點別的。」蘇羽趁著機會趕緊轉移話題:「聽你的意思,你和雲兮那丫頭關係還不錯?他們不是十幾年沒回來了嗎?」

龍小雲看了蘇羽一眼,幾個深吸間便將體內的怒火壓制下去,聲音平淡:「三哥被驅逐前,雲兮還在龍家,三哥被驅逐,但並沒有波及到雲兮,所以嚴格的說,雲兮還是龍家人,可以享受龍家一切公共資源。」

「還有,誰跟你說的三哥他們十幾年沒回來?除了前兩年,這幾年幾乎每年中秋國慶他們都會回來。」

「不過可惜,往年中秋國慶相差幾天,他們在家能待半個月,今年中秋就在國慶期間,怕是待一周就要回去了。」

「還待一周呢,早點回去不行嗎?不知道多待一天就多一份危險嗎?」蘇羽表面上安靜聆聽,實際上早腹排不知多少遍了。

「過年呢?他們也回來?」蘇羽很詫異,為何在中秋國慶期間回來,過年難道不回來?

龍小雲搖搖頭:「過年的時候龍家遠比現在熱鬧,很多支系的叔伯不喜歡三哥,父親怕他們起衝突,便不讓三哥回來了,雲兮也不能回來。」

這點蘇羽倒是疏忽了,諾大的家族,怎麼可能只有主脈,單靠龍萬山一個人,也不可能支撐整個龍家,現在明白了,龍家支系也有很大的存在意義。

雖說龍家長子行蹤詭秘,常年不見其人,龍家三爺被驅逐,龍小雲一介女子,本就不適合管理家族,只靠龍萬山一人承擔龍家事宜,但龍老爺子的兄弟姐妹們可不少,支系在一個家族中的地位,全部加起來的話,怕是也不比龍老爺子低多少。

這也能說清楚為何龍千鈞會被驅逐了,怕是其他人聯手給龍老爺子施壓的結果,而龍老爺子也有自己的堅持,那就是保留龍雲兮的身份,也只有這樣,龍千鈞才有機會偶爾回龍家看看。

畢竟,爺爺想孫女了,誰又能怎麼阻止?

蘇羽無聲嘆息,這豪門的水,實在是深的可怕,暗流涌動不說,一不小心怕是就被吞噬的渣都不剩,龍千鈞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蘇羽已經決定,明天陪龍雲兮和龍老爺子看完閱兵,後天等龍千鈞參加完家裡的團圓飯,立馬就收拾東西回家。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狗窩。

洛陽城雖然也不安全,但跟這些豪門比起來,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簡直太小兒科了。

傍晚,八點鐘。

蘇羽被下人帶路前往主廳和龍家人共進晚餐,也算是給他們接風洗塵。

這讓蘇羽很是疑惑,從下人那裡打聽到的口風,這接風宴,竟是龍老爺子親自擺的,參加的人也全部都是龍家主脈的人,這不就是家宴嗎?怎麼他一個外人也能上桌?

跟著下人來到主廳,蘇羽發現,哪怕是主廳,也依舊是樸素至極的風格,沒有過多的裝飾品。

幾十平的小房間,左邊沙發茶台,右邊一張長桌,不大,此時已經坐了十幾人,除了龍老爺子和蘇羽龍小雲五人外,便是龍萬山一家七口。

龍萬山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大兒子已經結婚生子,是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娃娃。

溫姐龍雲兮已經落座,而讓蘇羽詫異的是,龍千鈞竟然是站在一旁的?!

什麼情況?

就算龍千鈞不是龍家人,但現在好歹是龍家客人吧?還有那個低頭狂吃的龍雲兮,你老子還在那站著呢,你吃的那麼歡合適嗎?

眼前這一幕喪失倫理的畫面,讓蘇羽腦子宕機了好幾秒。

還是看到他的龍雲兮把他喊醒了:「教官,這,坐我這,我特意給你留了位置。」

蘇羽訕訕的笑著走了過去,恭敬的對龍老爺子鞠了個躬,在後者的和藹的笑語下這才落座。

龍老爺子本名龍朝天,年過杖朝,今年八十有二,但身體依然健碩。也許是因為當兵出身,蘇羽坐於桌尾,依舊能夠感受到龍老爺子身上的殺伐氣息。

老當益壯,這句話用來形容龍老爺子怕是再合適不過了。正值十月,炎暑未過,龍老爺子一身單薄的襯衣被隆起的肌肉撐起,磅礴的力量感讓蘇羽都忍不住心神一震。

原本他以為龍老爺子也和普通的老人一樣,傴僂著身子,滿頭白髮,面容枯黃,卻沒想到前者如此精神矍鑠。

滄桑的目光猶如無盡的深淵,深邃低沉,那一雙古老的眼眸彷彿能看透世間萬物,劍眉橫指,軍人的威嚴讓人無法直視。

這就是華夏的軍人嗎?蘇羽難以想象,究竟是怎樣的經歷,才能夠塑造一個如此令人震撼的人物。

這時,龍老爺子開口了,他目光如炬,直逼龍千鈞,雄厚有力的聲音讓人有種無法反駁的念頭:「跪下!」

餐桌上所有都看向龍千鈞,一言不發。

龍千鈞面色平靜,絲毫不為所動:「龍家主這是要以勢壓人?」

「我是以一名父親的身份訓斥你,跪下,認錯。」龍老爺子聲音雄厚,語氣不容置疑。

聞言,龍千鈞古井無波的神色微微動容,他看了一眼龍萬山,又看了一眼低頭不語的龍雲兮,撲通一聲跪在了眾人面前。

「道歉。」又是一道不容置疑的命令。

龍千鈞微微咬牙,挪動身子,朝著龍萬山低聲道:「對不起,二哥。」

「父親,我……」看到這一幕,龍小雲忍不住站起來反駁,卻是被龍老爺子一聲訓斥坐了回去。

「坐下,這裡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說完,龍老爺子目光炯炯有神,盯著一旁的龍萬山一言不發,後者眼珠子轉了一圈,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思慮片刻,還是起身將龍千鈞扶了起來。

「父親,你這是幹嘛,兄弟間小打小鬧,何必讓三弟如此難堪?」

「三弟,快起來,二哥怎麼會怪你呢?我們兄弟說這些就見外了。」

龍千鈞不為所動,面無表情:「二哥,雖然我現在不是龍家人,但我們還有血脈親情,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你放心,我不會和你爭,但他們欠我的,遲早要還!」

龍千鈞目光如炬,他的意思很明白,你想要的我都可以讓給你,但其他人讓我受的罪,我會全部施加回去。

其他人是誰?龍萬山很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李楓,李家,還有逼迫龍千鈞滾出龍家的人,而這些人都跟他有說不清的關係。

龍萬山眸子轉動,那扶著龍千鈞胳膊的手也鬆了幾分。

後者在趁機逼他表態?!

他該怎麼辦?龍老爺子還在旁邊,他能拒絕?他怎敢拒絕?!

龍萬山緊繃的臉忽然笑了:「三弟,我知道你這些年受了不少委屈,你放心,二哥會不余遺力的幫你,我龍家的人,還輪不到他們來審判。」

龍萬山最終選擇了龍老爺子想看到的答案,龍千鈞再重要,也比不上龍老爺子一句話,如果因為此事惹得龍老爺子不滿,那就得不償失了。

夜還未深,未來還長,誰能保證,龍千鈞哪天不會意外死了呢?

這時,一旁的蘇羽見狀,輕輕舒了一口氣,龍老爺子這一手圍魏救趙用的高明,連他都忍不住讚歎。

這爺倆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將龍萬山逼到了進退維谷的地步,只能順著他們的意願走。

不計較!

不計較龍千鈞回歸,不計較龍小云為了龍千鈞毆打他的事情。

不管龍萬山未來會不會使絆子,但至少明面上不會給龍千鈞穿小鞋,他的附屬,外界的走狗,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對龍千鈞出手。

雖然危機依然存在,但至少比之前首當其衝要好的多,而且這樣一來,龍千鈞就有足夠的精力保護自己和龍雲兮。

畢竟,暗處的刀,他龍千鈞已經習慣了,而暗處的刀,也是蘇羽最擅長的。兩個暗夜之王,還能被小鬼捅了刀子? 凌晨五點,天色未亮,整個世界似乎都還籠罩在一片灰濛濛的大霧之中,一輛黑色的賓士大G在濃霧中駛出浙中農副產品中心,向著北方的城市緩緩開去。

「老大,方遠那小子離開了!看方嚮應該是烏義市。」就在方遠的車子出去不久,消息便被看守的護衛稟報給了瘋狗。

瘋狗從床上爬了起來:「這麼早出去肯定有情況,他們幾個人出去的?」

「回老大,就方遠和一名年輕人,好像是昨夜那女人的孩子!」

「真是天助我也,不管他去做什麼,出去了就別想再回來!快去,讓許諾帶兄弟跟著他,找機會幹掉這小子,為黃新報仇。」瘋狗咬著牙說道,黃新正是昨天被方遠抹了脖子的年輕人,是首批跟著他的兄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