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賴毓媛說的沒錯,她終究比不過紀澌鈞的事業。

木兮嘴角抽搐兩下,用力咬著唇瓣,在黑夜中,長嘆一聲,便將房門關上。

結束通話的賴毓媛,回過臉便望見笑著過來的董雅寧。

賴毓媛沖著董雅寧點頭,「雅寧阿姨,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剛剛還笑著的董雅寧,來到賴毓媛旁邊后,便一臉歉意,「媛媛啊,真的很不好意思,澌鈞他身體不舒服,無法過來,改天,阿姨再給你們約個時間吃飯。」

「沒關係,身體要緊,我剛剛和他通過電話了,我們有時間再吃飯。」

「那就好。」董雅寧笑著摟住賴毓媛的胳膊,「阿姨送你出去吧。」

「謝謝雅寧阿姨。」賴毓媛笑著輕輕點頭。

準備好禮品送過來的駱知秋,到了客廳只看到賴董一人。

背對著駱知秋的賴董,正在打量著牆壁上高掛的名畫。

紀家就是紀家,有財有勢,擺放的東西隨便一樣都是價值連城。

「賴董。」

聽到聲音,賴董回頭望見駱知秋的時候,不好意思的笑了,「紀夫人,今晚承蒙您的接待了。」

「哪裡的話。」

駱知秋話音剛落下,受董雅寧之託,帶著賴太一塊上樓去參觀的紀佳夢,剛和賴太從樓上下來,就看到和駱知秋說話顯得有些拘束的賴董。

看駱知秋不順眼的紀佳夢,故意高聲陰陽怪氣來了句:「這賴董和知秋是朋友嗎?」

聽到紀佳夢的話,賴太回眸就望見樓下的情景,氣得臉都黑了。

聊得來?

呵呵……

她怎麼不知道自己老公還認識駱知秋?

賴太下樓梯的時候故意加重聲音,好像是在提醒某些人什麼事情。

穿越養娃日常 看到賴太氣得咬牙切齒的模樣,紀佳夢暗暗竊喜的眼神看向駱知秋。

聽到那帶著脾氣的,「沓沓……」腳步聲,駱知秋一下就明白怎麼回事,沒有和賴廣海再聊下去,而是揮手示意人把東西拿上車。

正聊得起勁,就突然變了氣氛,賴廣海抬眸就望見不遠處過來的賴太和紀佳夢,原來是母老虎來了,難怪氣氛都變了,賴廣海笑了笑,緩解尷尬的氣氛。

賴太來到茶几旁,說話的語氣都變得陰陽怪氣,「喲,聊什麼,聊得那麼起勁呢?」剛剛在樓上,她可全都聽紀佳夢說了,這個駱知秋,除了得到老夫人喜歡以外,是個連蛋都不會下的母雞,沒孩子,沒靠山,可有可無的人,她還怕駱知秋做什麼?

賴廣海看到賴太那滿口酸話,趕緊過去,「紀夫人給我們送了一些禮物,這不,在跟我說著這件事。」

賴太挎著包包,目光高傲掃了眼駱知秋四周,「是嗎?那真是謝謝紀夫人如此細心了。」

「過門皆是客,原本按時間,老夫人也該到了,剛剛我接到老夫人電話,她說,車子壞了,在修,不能趕回來,讓我跟三位說聲抱歉,還讓我給你們準備一些禮物,東西已經讓人送上車。」駱知秋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不能和老夫人見面,真是可惜了,改天我再登門親自拜會老夫人,時候也不早了,那我們就先回了。」賴太說完后,伸手摟住賴廣海的胳膊,好像當著駱知秋的面在宣布誰才是賴太太。

之前還好端端的,怎麼這會子就對她有敵意?正疑惑的駱知秋望見紀佳夢在偷笑,就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而面對賴太的宣示主權的舉動,駱知秋一笑了之,「我送二位。」

在樓上看到這一幕的紀優陽,看到駱知秋送人出去,正準備轉身回房就看到樓下,董雅寧和賴毓媛一邊說笑一邊往大廳方向走。

換了一套衣服出來的尋夏,快走到樓梯的時候就望見紀優陽站在圍欄旁,不知道看什麼,出於禮貌,尋夏笑著說道:「四少,那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

紀優陽聽到聲音,回頭就看到大晚上穿著一條黑色裙子的尋夏,這看似中規中矩的穿著,但腿上開了一條很高的叉,擺明就是賣騷,「出去蒲?」

什麼叫做出去蒲?別以為她聽不懂,景城話「蒲」是指什麼,這個紀優陽,什麼眼力勁。尋夏擠出一抹笑容,「哦,不是,澌鈞哥不是說身體不舒服嗎?媽讓我過去看看他。」

是董雅寧安什麼心,還是這個尋夏心思不正?大晚上的去探病,穿成這樣?稍微腦子正常的人都不會這樣穿,紀優陽點了點頭。

尋夏笑著點點頭,遞了眼樓下,「我先走了。」

「嗯。」

和紀優陽分開后,尋夏一臉開心哼著小曲下樓,抬起手嗅著自己的手腕,這可是號稱「斬男香」,機會不是天天有,但是只要是逮住機會,她就不能錯過。

把人送到門口后,賴太看到傭人在裝禮品,而其中就有一份清單,賴太動作帶著嫌棄,拿過清單后,打量的眼神就好像在看某些廉價東西,一點面子功夫都不做。

門口的氣氛突然變得尷尬,萊恩總管看了眼駱知秋後又看回眼前。 賴廣海推搡賴太的胳膊,示意她差不多得了。

「紀夫人,謝謝你們的招待。」尷尬的氣氛被賴毓媛帶笑的聲音打破。

大家回過頭就望見和董雅寧一塊出來的賴毓媛。

賴毓媛剛到門口就嗅到不對勁的氣氛,快步上前摟住母親的胳膊,看了眼清單,「怎麼好意思,讓你們那麼破費,還給我們準備了那麼多的禮品。」

比起賴太,她的女兒更會做人,駱知秋說話的時候目光看向旁邊走來的董雅寧,「你們不光是雅寧姐的客人,也是我們紀家的客人,今晚,我們招待不周,還請各位見諒,時候不早了,不耽誤各位休息,我就送到這兒了,慢走。」

「謝謝紀夫人,謝謝雅寧阿姨還有魏夫人。」

一個魏夫人,令紀佳夢瞬間變臉。

在紀家大家稱呼紀佳夢,是紀小姐或者是姑小姐之類的,沒有人稱呼魏夫人,就是怕刺激到紀佳夢敏感的心,讓人覺得紀佳夢已經結婚了還住在娘家賴吃賴喝。

沒有人和賴毓媛說過這件事,所以在賴毓媛喊出來的時候,現場的氣氛變得幾分尷尬。

意識到自己是不是哪兒說錯了才讓氣氛變了,賴毓媛帶著求救的眼神看向董雅寧。

董雅寧正準備開口替賴毓媛解圍,就聽到尋夏的聲音:「媛姐姐,在紀家我們都不稱呼姑姑做魏夫人,姑姑永遠都是我們紀家最尊敬的千金小姐,所以我們都稱呼她做姑小姐或者是紀小姐。」

聽到從後面出來的尋夏說的話,賴毓媛這才明白自己錯哪兒了,立刻和紀佳夢道歉。

紀佳夢臉色難看,但也故作大度,「不過是個稱呼,無需在意,怎麼順口怎麼來。」還想高攀紀家,連這種規矩都不懂,哼。

尋夏從後面出來后挽住董雅寧的胳膊,知道賴毓媛在這裡,還故意說道:「媛姐姐,我也要出去,說不定還能一起走一段路。」

「噢,這麼晚了要去哪兒?」賴毓媛望著眼前打扮可以用露骨來形容的尋夏。

「我要去看澌鈞哥,他不舒服,媽讓我過去看看他,如果時間還早,真想約你一塊過去,不過,現在太晚了,如果你過去,讓記者拍到恐怕又會惹出不少風波,改天吧,改天有空再約。」

女人的直覺告訴她,這個尋夏不太喜歡她,好像喜歡木兮更多一點,總是幫著木兮針對她,「沒關係,我和紀總明天也能見面。」說完后還接了一句:「謝謝你,我想我自己約他會比較有誠意一些,我和紀總清者自清,不怕記者說什麼,只要……」目光看向大家,「我們自己不誤會,就好。」

這個尋夏,是故意來搗亂的嗎?好不容易才把氣氛緩和一些,就被攪局了,董雅寧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但臉上還是得繼續笑,「媛媛說的沒錯,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

駱知秋在旁邊隔岸觀火暗暗看戲,看著他們怎麼鬼打鬼。

尋夏笑著揮手,「慢走媛姐姐。」

入夜氣溫低,再加上附近樹多,風吹過來的時候,還夾雜有不遠處噴泉的水珠,打在駱知秋身上,駱知秋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阿嚏……」

就在駱知秋寒顫的時候,背上蓋下溫暖的披肩,駱知秋回頭就看到雙手搭在她背上,笑望著她的紀優陽,駱知秋一臉滿足,和紀優陽說話時,目光帶著那種母愛的慈祥,「不是上樓去休息,怎麼不睡?」

「我親媽都不睡,我這個做兒子的怎麼睡得著。」紀優陽笑著目光自然挪到旁邊的董雅寧身上,「小媽,你說是吧?」

這個紀優陽,是在冷嘲熱諷什麼?多心多思的董雅寧,很快就在心裡浮起一個答案,難不成紀優陽是在暗諷她,說兒子在外面關心其她女人,也不回來孝順她這個親媽?一想到有可能是這樣,董雅寧就氣得在心裡咬牙切齒,但表面還得裝出一臉溫柔,「你這張嘴,就是那麼能說會道,在家裡說就好了,可別跑出去亂說,要是惹事了,看你奶奶怎麼教訓你。」

「奶奶倒不會教訓我,還誇我努力呢,倒是小媽,你得看緊我二哥,讓他少在八卦雜誌面前露面,搞不好哪天股市下跌,在股東那邊交不了差……」說完后還掃了眼面前的賴家三個人。

董雅寧生怕紀優陽的話會影響她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微妙關係,趕緊解局,「這……」董雅寧立刻替紀澌鈞解圍。

紀優陽高聲打斷董雅寧的話:「還有啊,尋夏,我說你大晚上穿成這樣出去,很容易讓記者誤會的,我看,我還是陪你去一趟好了。」

什麼?

尋夏趕緊婉拒,「不用了吧,我去就好了,這麼晚了,你明天還要去上班,如果……」

「說的好像你不用上班似得。」紀優陽直接很不客氣回了句,然後又扮出一副好像說錯話,帶著一絲歉意和緩解氣氛的態度,「我也是在乎我二哥,我就剩一個哥了,萬一他也出事了,我怎麼跟紀家的列祖列宗交待。」

「老四,別亂說話,你大哥還活著,看你烏鴉嘴,小心我打你。」駱知秋故作惱怒瞪了眼紀優陽,說著抬起手就要打紀優陽的嘴。

「我這不是擔心嘛,再說了,我也著急我二哥的身體,還有擔心尋夏小妹,你說她大晚上的穿成這樣,一個人出去,萬一被人當出去賣的,給逮住了,到時我小媽得氣到爆血管了不是?」紀優陽看了眼董雅寧,「是吧,小媽?」

站在旁邊還沒上車的賴毓媛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了,這個紀家四少,還真是夠會拆台的。

尋夏的臉直接黑了,什麼叫做出去賣的!

站在一旁的紀佳夢也忍不住在偷笑,老四啊老四,姑姑要給你豎起大拇指,沒錯,對付這種不要臉,小三進門,還裝大度替別人養女兒的女人,根本不需要對她們客氣,有這句說這句,懟的她們顏面掃地。

董雅寧被紀優陽氣到想要通過嘶吼來宣洩,但是因為情況不允許,所以董雅寧只能暫時忍住,強顏歡笑,「那,老四,你就陪尋夏一塊去吧,別太晚了,早點回來休息。」

「好,那我們先走了。」紀優陽抬起手,對著尋夏招了招手,像招小狗一樣,「走吧。」

這個該死的紀優陽,真是夠了!居然這樣羞辱她!「是,馬上來。」路過大家的時候尋夏還衝著大家笑笑點頭。

紀優陽低頭親吻駱知秋的臉頰,「三媽,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早點回來,替我向你二哥問聲好,告訴他,我們都很擔心他的身體。」

「是。」

紀優陽提步走的時候和賴太她們揮手,「先走了,慢走不送。」

豪門蜜寵百味妻 畢竟是明媒正娶出來的,對於這個四少,該有的場面還是要做的,賴太和賴董都笑著點頭,「麻煩也替我們向紀總問候一聲。」

路過賴毓媛的時候,紀優陽抬起手向賴毓媛拋飛吻。

這個四少,聽說是個花公子,果然名不虛傳,對女人就喜歡來這套,賴毓媛打從心底看不起紀優陽弔兒郎當坐吃空山這副敗家子的模樣,但同樣出於禮貌也對紀優陽點頭。

紀優陽和尋夏離開后,賴太低頭看了手錶,「時候不早了,我們先走了。」

「慢走。」

萊恩總管親自上前打開後座車門。

車子發動時,坐在車裡的人還跟董雅寧,駱知秋揮手,直到車子走遠,熱鬧的門口才逐漸恢復安靜。

駱知秋收回手,拉緊蓋在身上的披肩。

只是一個拉披肩的動作,到了董雅寧眼裡便成了故意挑釁,炫耀什麼。董雅寧笑著說話時低頭看地面,「知秋啊,老四這個孩子單純,再加上他是紀家的大少爺,難免身邊會有狐朋狗友,你可得多管管他,別讓他被人帶壞,惹出什麼無法收拾的事情來。」

哼,這個駱知秋,也太天真了,是真的以為把紀優陽當做兒子,就能真的有兒子跟她斗?

真是異想天開,無法下蛋的雞,就是雞,永遠也別想變成母雞!

駱知秋上前一步,握住董雅寧的手,「雅寧姐,我沒做過母親,在教育孩子方面,沒你有經驗,老四喊得我們二人一聲媽,以後,老四有我們兩個后媽在照顧他,我相信蘇嵐在天之靈一定會很開心。」

這個駱知秋,還真是夠堅強的,傷疤不斷被揭開,還能笑臉如花,真是小看她了,「你說的沒錯,時候不早了,我們一起回去休息吧。」

「好。」

在董雅寧和駱知秋相互攙扶轉身回房的時候,一旁的紀佳夢抱著胳膊翻了一個白眼,發出冷笑,低聲說道:「這演技,一個比一個精彩,也不覺得虛偽噁心……」

嘀咕完的紀佳夢回眸就看到萊恩總管看著她,紀佳夢語氣不悅瞪了眼萊恩總管,「看什麼!」

萊恩總管低頭沒有反駁,等紀佳夢進屋后再提步進屋。

……

在離去的路上,車裡的賴太一路上憤憤不平。

「這個紀總,到底是什麼意思,臨時放人鴿子,還想不想要我姐夫的投資了?」

「媽,你也別抱怨了,之前說好任興會過來,你也知道,紀總會跟我們來往,都是因為任興的關係,既然沒有利益所在,他又怎麼會過來?」坐在副駕駛的賴毓媛直擊真相。

「那……」賴太氣得說不出話,憋了半天才繼續說道:「他到底什麼意思,媛媛啊,我看這件事得從長計議,你得醒目一點,任興那邊拽緊些,不然就算咱們替他拉到投資,只要簽約完,分分鐘會被他捨棄,到時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頭。」

「話不是這麼說,就算是簽約了,他也不敢輕易和我們切除關係,我們反倒是可以利用這點和紀家保持聯繫……」賴廣海的話還沒說完,就遭來賴太的白眼。

「保持聯繫?我看你是鬼迷心竅,心都被人家迷住了是吧!」

「你說哪兒去了?」賴廣海覺得她有些不可理喻,簡直是胡攪蠻纏。 看到後面吵起來的父母,賴毓媛有些無奈,嘆了口氣,回過臉看著前面。

看到賴廣海懶得理她的態度,賴太頓時惱羞成怒,用手指著賴廣海,「你要是清白的,你生什麼氣?就是你做賊心虛,被抓住才惱羞是吧!」

賴廣海特別激動,揮手的時候,說話的音量提高,「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看不下去的賴毓媛回頭勸了句:「好了,媽,我相信爸和紀夫人沒什麼,再說了,人家紀家家大業大,她可是明媒正娶的紀夫人,身份尊貴,還看得上我爸哪兒?」

就算女兒替他解釋了,但是賴太還是瞪著眼,不相信,賴廣海氣得臉都僵了,不想和賴太再吵下去,乾脆別過臉看著車窗外。

賴廣海不說話,賴太就覺得賴廣海是厭倦自己,所以才不想和自己說話,罵的比之前更凶,「誰知道,以前,有沒有經濟來往,像那些戲子,十個有九個臟,剩下的那個也快了!」

駱知秋可是他很尊敬的一個演藝界的女演員,賴太糾纏不休在那裡罵的那麼難聽,氣得賴廣海再也坐不住,「黃印蓉,你夠了,你還想怎麼鬧,是不是要找個私家偵探,把我過去的幾十年查的清清楚楚,你才相信我和紀夫人是清白的?」

「看看,看看,媛媛,你看到沒有,他要真是心裡沒鬼,他至於發那麼大脾氣?」黃印蓉得寸進尺,繼續罵賴廣海。「喲,我說她一句,你就跟我急,還說沒什麼,十有八九,你倆就是有一腿!」

「爸,好了,一人少說一句。」

「我,我懶得跟你吵!」賴廣海瞪了眼黃印蓉以後,用力整理衣服轉身用背對著黃印蓉。

徹底出完氣,感覺心裡通暢的黃印蓉這才擺休沒吵下去,但是也沒閑著,「媛媛啊,你剛剛也該跟著去看下紀總。」

「媽,你放心吧,我會做的,不會讓你們失望。」賴毓媛說完后笑著說道:「快點休息吧,一會到家叫你們。」

「嗯。」

這裡的氣氛恢復安靜,賴毓媛看著前方嘆了口氣。

沒想到,任興會拒絕答應過來,看來這事有點棘手。

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讓這個合作落入別人的手裡,她得靠這個合作跟紀澌鈞談判,以此坐穩即將要上任的代理董事長位置。

……

夜深的公寓,雨停后,安靜到就連車窗外的車聲都能聽得清。

靠在男人懷裡一直沒睡的木兮,睜開眼后,觀察了很久,確定紀澌鈞睡著了,才緩緩掀開被子從床上起身。

從房間出來,木兮輕手輕腳關上房門,來到小寶房間門口,在木兮推門那一瞬間,和小寶睡在同一張床的費亦行瞬間睜開眼,謹慎到手摸向後腰。

當背光的人走近床邊的時候,費亦行看清那個身影才緩緩將放在後腰的手抽回,或許是考慮到自己如果醒來,會讓木兮有些尷尬,所以費亦行當做什麼都沒看到,閉上眼繼續休息。

木兮開了一盞床頭燈,望見睡在床尾的費亦行,又看了眼木小寶。

木小寶躺在床上擺著一個大字型,木兮坐下后,整理好木小寶的姿勢,順便替他捋順被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