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贏祥淡淡道:“我要去繕國公府,正好經過你家后街,聽到動靜,就進來看看。”

說罷,眼神又看向了藥室方向……

賈環冷笑一聲,將話挑明,道:“忠怡親王,你的心思我明白,但我也明白的告訴你,絕無可能!我賈環不貪圖你的權勢,也不稀罕日後有個親王外甥護着。

所以你最好還是打消了不該有的念頭,否則,鬧將起來,難看的絕不是我。”

贏祥聞言,靜靜的看着賈環,賈環卻絲毫不讓,眼神清冷的看着他。

贏祥皺眉道:“那日……確實是本王魔怔後做差了,本王可以道歉……”

賈環冷笑一聲,搖頭道:“我賈環雖然不是什麼君子大丈夫,卻也是是非分明之人。那魔怔之下,神智不明,我不怪你,但和此事無關。”

贏祥更不解了,道:“那你……爲何如此厭惡本王?”

賈環一字一句斬釘截鐵道:“我二姐,(www.uukashu.com就是我二姐。

哪怕她不出閣,我都可以養她一輩子。

但是,我絕不會讓她,去做某人的替身,更不會讓她按照別人的要求,去活成另外一個人。

絕無可能!!”

……

ps:絕無可能!!

今天接到老同學的短信,問我知道不知道前女友扯證了……

我回道,這種大喜事下次就不要跟我說了……

然後忽然想起一句歌詞:

當幸福戀人寄來紅色分享喜悅,閉上雙眼難過頭也不敢回……

求個訂閱,雙十一我要買娃娃……

未完待續。<!–flagkan7–> 賈環斬釘截鐵,擲地有聲的一番直白話,讓贏祥怔住了。

不讓她,活成另外一個人……

另外一個人……

她,不是她麼……

贏祥一雙深如淵海的眼睛,一時間有些混亂和迷惑。

他在最好的年華,爲了義氣,替自幼親近尊重的皇兄,揹負上了悖逆的罪名……

義氣,在天家是比親情還要“美好”的感情。

然而聽起來最爲動人的東西,現實中卻是殘酷可怕之極。

自那一次後,他的皇兄終於學會將他自身“隱藏”在衆人的視線中。

而他,則帶着滿門,真正的消失在了都中權貴的世界裏。

養蜂夾道。

夏暑酷熱悶潮,冬日冰冷溼寒。

更艱難的是,在那狹窄的地方,除了一家人外,再無其他人。

整日無事可做。

幾房妾室,先後在幽怨中死去。

幾個幼子幼女,也先後在那樣的環境中夭折……

他經受了一次又一次的痛楚,直到後來,不敢再與妻同.房……

他整日習武,在身邊至親不斷的生與死間,感悟武道,參悟天道……

他變得越來越深不可測,越來越讓人不可親近,心中的怨憤和恨意,也越來越深……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是他的妻子王氏,用最溫婉最賢淑最善良也最溫暖的心,不離不棄,不怨不怪,笑語輕盈的陪着他。

即使他厭惡,即使他暴躁,即使他啐她、罵她的時候,她還是那樣的善良體貼,關心他,勸道他,開解他……

對於他當初的義氣之舉,王氏沒有抱怨過一次。

即使除了贏普外,她所出的嫡子和嫡女,一個接一個的夭折。

在她痛的幾不欲生時,她還是沒有怨過他。

即使在她屢屢經歷喪子喪女之最悲痛的時候,她還是強起笑顏相對,勸他想開些,兒女日後還會有的……

她教導他們唯一的兒子,要走正路,要學他父親,做大英雄,寧折不彎,要孝順,更要尊敬他父親。

百鍊鋼終化爲繞指柔。

不只是他被一點點感動了,感化了,連那位恨他入骨的父皇,也被這位“天家賢德第一”的兒媳給感動了。

在圈禁的第十三個年頭,他們一家,終於出了那狹窄逼仄的養蜂夾道。

他也被冊封了宗室裏品級最低的鎮國將軍……

他心中原本感到羞辱,論武功、論才幹、論能爲,他不比任何一個皇子差。

那些人能封親王、郡王,最差的也有一頂鎮國公的帽子。

可是他卻……

然而,在這個時候,又是王氏笑語相勸,告訴他,她真的知足了。

相比親王妃、郡王妃,她都不在意,只在意是鎮國將軍贏祥的妻子。

那一天,被圈禁多年都沒哭過的贏祥,第一次流下了眼淚。

他不知上輩子到底是行善還是作惡,讓他生罹受這等磨難,卻又賜給他世上最美好最賢淑的妻子。

她用她的柔情萬種,化解了他心中所有的戾氣。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突破了半步天象!

他對王氏發誓,他一定會用堂堂正正的大功封王,讓她成爲宗室內第一等親王王妃。

王妃笑着應了,她說她相信,她的爺,是宗室第一大英雄。

而那會兒,正值準葛爾入侵西北,黃沙軍團大軍陷落。

他高興的發瘋一般,前往宮中請戰。

只是……

等待他的,依舊是太上皇的厭棄,和皇兄的無能爲力……

這個時候,還是王氏用她溫柔的眼睛和聲音,寬慰開解了沮喪之極的他。

告訴他,她不急,

她相信,一定還會有機會的,因爲她的夫君,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他又信了,又不怨了,還保證,以後心胸會和愛妻一樣寬廣開闊……

他猶記得,王氏笑的是那樣的柔美……

雖然只是一個鎮國將軍爵,但他真的不再焦躁,不再功利了。

他靜靜的等待着封妻廕子的機會,也靜靜的與王氏幸福度日。

然而,令他漸漸恐慌的是,他的情況越來越好,王氏的身子骨,卻越來越差了……

多年養蜂夾道的辛苦生活,讓她落下了病根。

幾次喪子之苦,更耗幹了她的心力。

直到那一天,見他真的成熟了,穩重了,不再有怨恨暴戾了,她也終於能鬆一口氣了……

她就那樣,牽着他和兒子的手,放心的去了……

那一天,他也死了。

只是,在喪禮的那一天,在宮中派人替王氏整理儀容的那一天。

他卻,再次聽到了那道聲音,那道即使此生粉身碎骨,化爲死灰,都無法忘記的聲音。

是那樣的像,那樣的像……

可是她,終究不是她……

“唉……”

一道長長的,令人聽之都心裏難受的嘆息聲,從贏祥口中發出。

他魁梧之極的身軀,再次有些佝僂了下去,雙鬢間的霜白,似又加深了些……

在賈環的注目下,他轉身走了兩步後,殘影,漸漸消失在了這庭院內……

“呼……”

看着一臉悲慼落寞心傷的贏祥離去,賈環的臉色也有些沉重。

這人若不是一心將賈迎春認做先王妃王氏,重情重義至此,倒也……

想法還沒成型,賈環就將這個念頭丟出腦海。

若非如此,贏祥怕也不會追求賈迎春了……

搖搖頭,聽到身後屋門悄悄開啓的聲音,他回頭一看,卻見木門開了一條縫,一雙大眼睛正往外瞅……

“三爺!”

見庭院內再沒別人,房門一下被打開,一道身影從裏面飛奔而出。

賈環看着飛快跑來抱住他的小吉祥,笑道:“沒事了……”

“三爺,你把壞人都打跑了?”

小吉祥崇拜問道。

從這記馬屁的力度來看,小吉祥的《姨娘心經》,修煉的已經頗有火候了……

果不其然,賈環哈哈一笑,毫不謙虛道:“對,咱們是威震江湖的黑白雙煞,尤其是你的一通王八拳,直接把壞人嚇跑了!”

“三爺,誰是黑煞,誰是白煞?”

小吉祥認真問道。

賈環卻懶得再搭理她,揉了揉她的腦瓜,帶她一起進屋。

“姐姐……”

見賈迎春在門口候着他,賈環喚了聲。

豪門婚宴之談情說案 賈迎春面色複雜之極,看着賈環道:“環弟,你的身子沒事吧?”

賈環道:“姐姐放心,我一點事都沒有。我是武人,這都是小事,你瞧小吉祥,她都習慣了……”

賈迎春聞言,溫柔可親的臉上,倉惶擔憂之色消減了些,道:“那,那……”

不知再說些什麼好,她心裏還很亂,就道:“環弟,你快去裏面看看吧。”

賈環笑着“嗯”了聲,道:“姐姐一起進去吧。”

賈迎春輕輕點點頭,不過待賈環往裏走後,她卻頓住了腳,還揪住了想一同往裏去的小吉祥和香菱……

賈環繞過屏風後,就見白荷正倚靠着坐在藥臺上,公孫羽正給她喂藥。

晴雯在一旁端着茶盤。

白荷用一隻左手,輕輕的扇着還在煎藥的火爐……

賈環進來後,屏風後數人齊齊看向他。

見他衣衫前襟沾血,幾人都差點丟下手裏活過來看他。

賈環忙道:“都繼續忙都繼續忙,我無事。”

說罷,收到白眼三兩隻後,他走到藥臺邊坐下,握起有些虛弱看着他微笑的董明月的手,柔聲責怪道:“怎麼就非要熬到這個地步?”

董明月保密意識極強,雖有一肚子話要說,可看了看周圍,眼睛微眯,還是微笑道:“怕耽誤了你的事……”

賈環見之瞭解,自己這個寶貝“女特務”,職業素養越來越高了。

他捏了捏董明月的手,正色道:“下次再不許了,真真是要嚇死人。再大的事,難道還有你們大麼?你這樣,白荷也這樣,你瞧瞧她的手……”

董明月聞言,白了賈環一眼,不過到底看向了白荷。

見她一隻手包着紗,一隻手在替她煎藥,也有些不好意思,善意問了句:“白妹妹,你的手怎麼了?不會落下傷疤吧?”

白荷一雙傾國顏色的眼睛微微一眯,笑道:“多謝董妹妹關心,我沒事,你胸口的傷如何了,應該會痊癒的,哦……”

賈環心裏那個懊惱啊,自己嘴賤個毛線!

青城曲 其實這兩人皆非好妒之人,偏偏成了一雙冤家,連最溫婉不過的白荷,都不聽他的,每次對上兩人就“對掐”……

賈環乾笑了兩聲,忙轉移話題,問公孫羽道:“幼娘,明月的傷勢如何了?”

公孫羽嘴角彎了彎,道:“明月的傷勢無礙了,一會兒再服下一劑藥,好生休息幾天,就沒事了。

只是這樣的勞累再不能有下次了,真真不是玩笑的,女兒家再這麼折騰兩次,與子嗣不利。”

“嘶!”

此言一出,衆人齊齊倒抽了口冷氣。

董明月也被唬的臉色發白,怔怔的看着公孫羽。

賈環急問道:“幼娘,現在呢?現在如何了?”

公孫羽笑道:“這次還好,及時救了過來,明月的底子又好,將養兩天就好了。

只是以後卻不能再逞強大意了!”

賈環長呼了口氣,看向董明月,道:“聽到了?”

董明月也不敢逞強了,乖乖的點點頭。

對她而言,這世上如果還有一件事和賈環一樣重要,那就是子嗣……

不過,她畢竟好強,尤其是在白荷面前,不願露出軟弱的一面。

董明月面色猶自發白,卻看向賈環,道:“環郎,你的身子沒事吧?我爹他……”

賈環嘎嘎一笑,道:“我一點事都沒有!”

白荷卻不信,有些緊張道:“爺,你都吐血了?”

賈環嘿嘿得意一笑,道:“我裝的!”

“裝的?”

白荷聞言一怔。

公孫羽拿起賈環的手腕,號起脈來,面色也漸漸古怪起來,對看着她的兩人點點頭,道:“是很好。”

賈環行動派,站起身,將衣衫一把脫去,唬的一旁的晴雯驚叫一聲,閉上了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