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走在樓梯上的過程轉頭懟,「你當我樂意回來?我明天就離家出走。」

「你敢!」樂益民怒不可遏。

「哼!」 「氣死我了!你看她是什麼態度?連說都不能說一句了,我白養她這麼大。」樂益民十分生氣,「都是被你們給慣得。」

「是,是,是,都是我們慣的,你消消氣總行了吧。」江雪勸老公。

邊上的樂雨菲不甘心了,「爸,媽,我要去,就要去嘛。宋明睿在我們學校的知名度可高了,我要是能去他家的宴會,同學都得羨慕我。」

她很早就知道宋明睿家舉辦宴會,也十分羨慕被他邀請的人。可當她親眼看到宋明睿給樂果橙送請柬,她坐不住了。

這不是一張請柬的事,而是憑什麼樂果橙能被宋明睿邀請,而他卻連她是誰都不知道。宋明睿,她心中的男神啊!

江雪十分為難,「雨菲呀,你也看到了,你姐不願意帶你去,咱不去了哈。聽話!下周你張阿姨家開宴會,媽帶你去玩,好不好?」她勸了老公勸女兒。

樂雨菲撅嘴,「不嘛,不嘛,爸爸,求求您了,您讓姐姐帶我去嘛。我不搶她的風頭,我就是,就是想去看看書香門第的人家是什麼樣子的。」

張家的宴會有什麼意思?純商業性質的,她一點興趣都沒有。

樂益民看著可憐兮兮的小女兒,對大女兒更加不滿了,「去,就讓她帶你去,我是她老子,還就不信做不了她的主了。」他發起狠來。

樂雨菲很高興,「謝謝爸爸,宋明睿的幾個好友,聽說家裡都非常不凡,尤其是那個齊遠,他爸好像是市委的,還有姜濤,聽說家裡做著很大的生意。爸爸,我要是能和他們處好了,對咱家的公司也有幫助。」

樂益民更覺得小女兒貼心了,「還是你懂事,她不是不帶你去嗎?那她就別去了,你自己去,她是姐姐,讓讓你又怎麼了?她又不認識什麼人,去了也是干坐著受罪,還不如你替她去。」

「嗯嗯,謝謝爸爸,我肯定會好好表現,不給您丟臉的。」樂雨菲高興壞了。

江雪下意識的皺起了眉頭,直覺告訴她這樣是不行的,可是看著小女兒和老公都這麼高興,她又說不出反對的話來。

「雨菲,你先上樓,我和你爸有事要說。」

樂雨菲得了爸爸的保證,自然乖巧聽話。

她一走,江雪就憂心忡忡的說:「老公,請柬畢竟是果橙的,你拿給雨菲,果橙的脾氣——」那丫頭可不是個肯吃虧的,還不知道會怎麼鬧呢,「而且爸媽——」現在公婆是不在,可總有回來的時候呀!一想到婆婆那鞋底,她就打心眼裡覺得不安。

想到爸媽,樂益民也有些心虛,卻不好在老婆跟前露怯,「怎麼,她還能造反不成?都是她爺奶慣的,再不好好管管,以後如何得了?趁現在她爺奶不在,正好板板她的性子。」

「可是——」

江雪還要再說什麼,被樂益民揮手打斷了,「行了,你不要說了,這事我做主了。我看她再敢跳樓?我打不斷她的腿。」不耐煩的去了書房。

江雪站在客廳很茫然,就覺得這一天天的怎麼這麼多事。

在房間里給弟弟讀繪本的樂果橙一點都不知道她爸和樂雨菲的謀算,她媽似乎也沒準備提醒她。

吃飯的時候樂雨菲得意的向她挑釁,果橙嗤之以鼻壓根就不理會,心裡卻警惕起來。

一直到周五,樂果橙沒有拉肚子,也沒有發燒感冒。她就疑惑了:難道是她想錯了,樂雨菲沒打算讓她出點意外去不了宴會?不能啊,這兩天她明明看她跟看手下敗將似的。

下午放學,樂果橙回家換禮服,一進家門,就看到她爸和樂雨菲在客廳里坐著。樂雨菲臉上化了妝,頭髮也是精心弄的,身上穿著白色的公主裙,恰到好處的襯托出她甜美的氣質。

她正得意的笑著看她。

樂果橙意識到不好,就聽她爸說話了,「你媽去你張阿姨家打牌了,你弟弟沒人帶,你留在家帶他吧。宋家的宴會讓雨菲替你去,請柬呢?拿來。」

這是打算明搶?她爸為了樂雨菲也真夠不遺餘力的,太不要臉了。

樂果橙勾了下嘴角,把書包抱得緊緊的,「我的請柬,撕了也不給她。」

「爸!」樂雨菲著急的站起來。

「你這個死丫頭。」樂益民怕她真的撕了請柬,兩個人直接去奪果橙手裡的書包。

依果橙的身手,怎麼也不會輕易被他們得手。可現在,果橙僅象徵性的掙扎了兩下就放手了。

樂益民拿著請柬遞給了小女兒,「讓司機送你,別遲到了。」

樂雨菲高興的眼都亮了,「謝謝爸爸,我先走了。」還假惺惺的對樂果橙說:「姐放心,我會好好替你參加宴會的,也會幫你和宋明睿解釋的。」眼際眉梢都是挑釁。

「還站這幹什麼?還不去照顧果粒?」樂益民一轉身就見大女兒仍站在客廳,目光緊緊盯著他,就有些惱怒。

樂果橙看著她爸,諷刺說:「爸,你真是我的好爸爸!」嗤笑一聲,「哦,不對,我肯定不是你親生的,爸,我是你從哪家福利院抱來的?」

說完也不管她爸表情如何,直接抱著果粒上樓了。

留下樂益民氣得跳腳,本來搶了大女兒的請柬給小女兒還有三分愧疚,現在不僅愧疚沒了,還更覺得自己的決定是對的了。

回到房間的樂果橙並不傷心難過,在客廳時的氣憤也沒有了。宋家的宴會她本來就不大想去,礙於宋明睿幫她說過話,還個人情罷了。

樂雨菲替她去,她還巴不得呢。不過她的東西是那麼好搶的嗎?她不要是一回事,你若來搶,哈,那就別怪她剁爪子了。

還有爸爸,為了樂雨菲居然還把她媽給支了出去。哈,真是想太多了。媽媽還不是什麼都聽他的?即便在家也不敢放她出去。同床共枕了二十年,還防備如斯,她能說她替她媽感到悲哀嗎?

親愛的爸爸,你就篤定我不敢鬧嗎?都死過一回了,還有什麼不敢的?

她非得讓他知道所謂的熊孩子是什麼樣的,她的青春叛逆期還沒完呢。 宋家的宴會是在宋明睿家舉行的。

宋家二老住的是那種老式的四合院,自然不符合年輕人的審美眼光。宋家大哥夫婦倆一年有大半都不在帝都,於是承辦宴會就落在宋家二哥,也就是宋明睿的爸爸宋青城身上。

宋明睿早早就主動換上他媽給他準備的衣服,還非常認真的整了髮型,整個人都精神了許多。 婚有不甘 他本來就長得帥氣,現在又添三分氣質,更加溫潤陽光,讓人心動難忘了。

姜子姍注意到兒子已經好幾次去照鏡子了,偷偷的和老公說:「咱兒子長大了,知道臭美了。」

宋青城心道:也許是有了心儀的女生呢。不過他知道妻子對兒子著緊,就沒有說出來。

宋明睿很著急,他已經去大廳晃過三圈了,都沒有看到樂果橙,心裡揣測起來,難道她不來了嗎?一時失落起來,又覺得樂果橙不是失信的人,可能在半路上了吧。又擔心她找不著地方,自己應該去接她的。

就這樣患得患失,每一分鐘似乎都是煎熬。

他又一次從樓上下來,秦宇澤冷眼看著他被一群女生纏住,心情很好,「嘖嘖,行情真好!」

正往嘴裡扒拉美食的杜小胖抬起頭,「你羨慕?」

發小的行情也不差呀,從他們進來已經有三個女生過來搭訕了,不過她們的膽子太小,都被發小的冷臉嚇走了。

「你該去看眼科了。」秦宇澤睨了杜小胖一眼,女人是這個世界上最麻煩的動物,他躲還來不及呢,誰要羨慕那個隨時隨地就能開屏的孔雀男?

「呦,我說誰這麼受女生歡迎,原來是咱們的宋學神啊!」秦宇澤一見到宋明睿就冷嘲熱諷,「瞧這一臉焦急的,找誰呢?該不會被人放了鴿子吧?」

秦宇澤自然知道宋明睿在等誰,他一來到就找過一遍了,沒有看到樂果橙。不可否認這讓他心裡爽歪歪。

若是以往他早找個地方躲起來了,現在為什麼坐在這兒?因為這兒一抬頭就能看到門口,誰進來一目了然。

樂果橙沒來!秦宇澤希望她一直都不來才好呢。要說他對樂果橙有什麼想法,那倒不盡然,他就是單純的看宋明睿不順眼,凡是能給宋明睿添堵的,他都樂意去做。宋明睿不高興,他就高興了。

宋明睿狠狠瞪了秦宇澤一眼,大庭廣眾之下他不想和他爭吵,太失身份。

可秦宇澤卻不放過他,他攔在他身前,嘴賤的說:「嘿,真被我說中了?宋學神魅力無邊,還真有人放你的鴿子?」擠著眼睛,賤兮兮的樣子。

「讓開!」宋明睿深吸一口氣。

「路這麼寬,你繞過去好了。」秦宇澤聳聳肩,一副「我就是要找事」的態度。

「讓開!」宋明睿看著秦宇澤的眼睛又說了一遍。

「你讓我讓我就讓啊,那我多沒面子。」秦宇澤笑得很欠揍,「很生氣?很憤怒?很想揍我?來呀,來咬我呀!」十足的無賴樣。

「你他媽的給我讓開。」宋明睿壓低聲音吼,心裡默念著:我是主人,我是主人。這個該死的秦宇澤,他總有能耐挑起他的怒火。

「不讓!」秦宇澤一臉挑釁。

兩個人像兩隻鬥雞似的,你瞪著我,我瞪著你,誰也不讓誰。

已經有人注意到這邊的情況了,紛紛看過來。杜小胖一見不妙,忙一手攬一個,「我說你倆也夠了哈,這都放學了還談論什麼問題,來,娛樂,娛樂!」這借口找的他自己都想扶額。

秦宇澤和宋明睿都瞪了杜小胖一眼,把頭扭向一邊。

宋明睿:跟他討論問題?呵,六科三科交白卷的人也配?

秦宇澤:你到底是哪邊的?想清楚了再站隊。

杜小胖:「——」

行,都是大爺,惹不起還躲不起嗎?端著盤子縮角落裡去了。

兩人被杜小胖打斷,自然不會再鬧起來。宋明睿僵著臉離開,秦宇澤踹了一下杜小胖的椅子,抱怨,「你剛才幹嗎攔我?」

杜小胖頓時覺得美食也無法撫平他受傷的心靈了,「我不攔著你,你準備跟他幹起來?拜託,咱們是在人家家裡,攪合了人家的宴會,你覺得你爸會不會拿鞭子抽你?」我是在幫你哎,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秦宇澤哼了一聲,「他不敢和我鬧。」

宋明睿這人最愛面子,大庭廣眾之下,他再挑釁他也會忍著不會鬧起來的。

「——」杜小胖看著發小,心道:感情你篤定人家不會鬧,才故意找事的?怎麼這麼陰險呢?現在再撇清關係還來得及嗎?

媽媽,寶寶害怕!寶寶要回家。

樂雨菲按捺著激動的心情進了宋家,她一進來韓小小的臉色就變了,「她怎麼來了?」

「誰?」和韓小小坐一起的幾個女生問,紛紛朝門口看去,是個她們不認識的女生,身材還行,就是個頭矮了點,腳上鞋子目測至少七八公分。臉上的妝也有些濃了。

「小小,你認識她?誰家的?」怎麼沒在圈子裡見過?

韓小小冷著臉,「一個班的,她叫樂雨菲,不是誰家的。」

韓小小不喜歡樂雨菲,要問原因嘛?同是漂亮女生,能看對方順眼嗎?何況韓小小自認比樂雨菲漂亮,班上的同學卻覺得樂雨菲甜美親和,選了她做班花,這讓韓小小如何能服氣?

「哦,那她是怎麼進來的?」像她們,都是家裡和宋家有交情,小輩也都打小認識,誰家舉辦宴會,大家都會到場。

「是宋明睿邀請的吧?那邊的幾個不都是他的同學嗎?」

聽了這話韓小小的臉色更不好看了,「不可能,明睿哥才不會邀請她。」

一起的幾個女生相互看了看,眼裡瞭然。她們都知道韓小小喜歡宋明睿,韓小小從小就學跳舞,她特別有天賦,小小年紀就拿了國際大獎。本來初中畢業她是要出國深造的,就是為了宋明睿,才沒有去的。

兩家大人對此也不反對。

「快看,她朝宋明睿去了。」一個女生突然出聲。

韓小小一看,可不是嗎?就見樂雨菲一臉嬌羞嬌柔做作的朝宋明睿走去,氣壞了,「這個不要臉的,一定是她勾引明睿哥。」站起來就朝那邊走去。 樂雨菲一進門就四下看,看到宋明睿,臉上一喜,立刻就朝他走去。

「宋明睿。」這麼近距離的接觸心中男神,樂雨菲興奮的臉都紅了。宋明睿真的好帥,她的眼底帶著痴迷。

「你是?」宋明睿疑惑的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女生,他可以確定自己並不認識她。

樂雨菲也不覺得失望,而是溫柔的解釋,「我是樂雨菲,樂果橙是我姐姐——」

「樂果橙呢?她在哪裡?」宋明睿立刻就舉目四望,在大廳里尋找起樂果橙來,不過很遺憾,他並沒有看到樂果橙的身影,「你姐姐呢?」

樂雨菲見他的目光並沒有落在她身上,臉上一熱,有些掛不住,心裡也很不甘,「她沒來——」

「為什麼沒來?你拿了她的請柬?」宋明睿急切的問,聲音緊繃繃的,目光不善。

樂雨菲心中一緊,忙解釋,「不是,宋明睿你誤會了,我姐姐生病了,是她讓我替她來參加宴會的。」

宋明睿一聽樂果橙生病了,十分擔心,「生病了?什麼病?要不要緊?」

「——」樂雨菲說不出話來,她不過隨口一說,誰知道她病得怎麼樣。「呃,就是有點發燒,沒事,多休息一下就好,宋明睿,我——」

剛要把話往自己身上帶,宋明睿就轉身走了,嘴裡還念叨著,「發燒可不是小事,我得打個電話問問。」

樂雨菲尷尬的站在原地,難堪極了。

「撲哧。」旁邊響起一聲嗤笑。

樂雨菲一轉頭,就看到同班的韓小小正一臉諷刺看著她,她不由一陣心虛,「韓小小,你也在呀!」

「我家和宋家是世交,我在這裡很正常。不過讓我好奇的是,你怎麼會在這裡?」韓小小似笑非笑的斜睨著她。

樂雨菲更加心虛了,支吾半天,「我,我自然是拿著請柬進來的,是,是宋明睿邀請的我。」後面的話越說越順,對,她有請柬,她怕什麼?雖然不是送給她的,但的確是宋明睿送出的呀!

「樂雨菲,你可真不要臉。」韓小小的臉色驟然一變,「明睿哥都不認識你,怎麼可能給你請柬呢?你是搶了你姐姐的請柬吧!剛才我都聽到了。」

韓小小覺得樂雨菲真是個惡毒的心機女,為了接近明睿哥,連搶了姐姐請柬這樣的事都做的出來。更無恥的是她還在班上扮可憐,各種暗示她姐姐欺負她了。「真該讓班上的同學來看看你的真實面目。」

樂雨菲臉色一白,「你誤會了,我沒有搶我姐的請柬,是她生病了,讓我替她來的。」

韓小小冷哼,表情更加鄙夷,這話也就騙騙明睿哥那樣的直男。生病來不了不會打電話說明嗎?還得讓她來幫著解釋?

不過她懶得管她們姐妹之間的齷齪,「樂雨菲,我警告你,不要耍花招,不要企圖接近明睿哥,明睿哥是我的。」韓小小低聲警告。

樂雨菲一臉委屈,喊冤:「我沒有,我只是,只是仰慕宋明睿,並沒有什麼企圖。小小你誤會我了,我真的沒有故意要接近宋明睿。」很焦急的解釋。

韓小小不為所動,冷眼看著樂雨菲表演,眼底的不屑更濃了。這樣拙劣的手段她見多了,想激起她的脾氣讓她鬧起來嗎?

呵呵,不過是地上的爬蟲,她就是要對付她也不急這一時。

韓小小轉身走了,樂雨菲見她不上當,臉上閃過猙獰,不就是會投胎嗎?若不是有個好家世,她哪裡比得上她?

轉過身卻又笑顏如花,甜美可人。今天這宴會上來的都是家世不一般的,她一定要抓住機會。

小農女的幸福生活 宋明睿回到房間就撥了樂果橙的電話,號碼還是他自己想辦法從八班同學那找來的。

「喂,哪位?」樂果橙看到是個陌生的號碼,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了。

宋明睿握著手機的手不由緊了一下,「是我,宋明睿。」

果橙有些意外,「哦,是你呀,有事嗎?」聲音特別平靜。

突然的宋明睿就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頓了頓才有開口,「聽說你病了,好點了么?」

「聽樂雨菲說的?」果橙嗤笑一聲,直接揭露,「我沒生病。」

宋明睿心裡一松,隨即又失落起來,「那你為什麼——」他艱難的開口,卻問不下去。

「為什麼不去參加宴會對吧?」樂果橙介面,「因為我得把機會讓給樂雨菲呀,我被我爸關著,出不了門。宋明睿,對不起啊!」她的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

樂雨菲以為她會替她兜著嗎?別做夢了好么?她都咒她生病了,她自然得實話實說。

宋明睿震驚的張大嘴巴,回過神來特別憤怒,「你爸爸怎麼可以這樣?樂果橙,對不起,我,不知道。」

樂果橙說:「這不關你的事。」頓了下,「宋明睿,你要知道,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像你這樣幸運。當然了,你也別把我想成小可憐,怎麼說我也是親生的,對吧?」

明明樂果橙說的有口無心,宋明睿卻聽出了她的無奈和傷心,心疼極了,卻又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就這樣沉默了一會,還是樂果橙先掛了電話,「宴會開始了吧?你現在一定很忙,我就不打擾你了,再見。」

宋明睿想說,我一點都不忙,我去接你好不好?話還沒開口,電話里卻只剩下忙音了。

宋明睿盯著手機,心情十分複雜。難怪她要跳樓了,原來,原來——

這一刻,宋明睿的心生生疼了,從來沒有一個女孩子讓他有這樣的感覺,他想保護她,一輩子保護她。

再次在宴會上看到樂雨菲,那個搶了樂果橙請柬的女生,宋明睿的目光特別憤怒,要不是他還有理智在,他早讓人把她趕出去了。

樂雨菲一直試圖靠近宋明睿,卻被他眼中的凶光給嚇住了,心中慌張。是樂果橙說了什麼嗎?還是韓小小搬弄是非?

算了,反正以後還有機會,她還是先和其他人接觸吧。已經有好幾個男生來找她搭訕了,雖然比不上宋明睿帥,但家世卻都很好。 「老公,果橙到底會去哪裡?這都快一天了,她和果粒——」想到帶著兒子離家出走的大女兒,江雪急得直掉眼淚。

她是中午才發現大女兒帶著兒子離家出走的,她昨晚打牌打到半夜,早晨十點才起來,家裡只剩下她一個人了,本以為兒子被大女兒帶出去玩了,然後發現小女兒也不在家,就隨口問了一句。陳嬸說,「二小姐上學去了。」

她這才意識到今天雖然是周六,但一中補課,那大女兒帶著兒子怎麼上課?忙問:「果粒呢?」

陳嬸:「被大小姐帶走了。」

「說去哪了嗎?」江雪急忙問。

陳嬸搖頭,「大小姐沒說。」又像想起了什麼,「大小姐帶著少爺出門的時候背了一個大包,看著不大高興的樣子。」

這下江雪更坐不住了,立刻給老公打電話,她倒是想給大女兒的班主任打電話,可沒有號碼。

樂益民接到妻子的電話,還覺得他大驚小怪呢,「離家出走?她膽子肥了。」不過他還是給秦老師打了電話,得知大女兒並沒有去上課,他也有些慌了。和妻子兩人又給岳家打了電話,得知大女兒也沒有去江家,兩口子傻眼了。

「我就說果橙脾氣大,不能這麼干,你非讓雨菲替了她去參加宴會,現在好了,人不見了,這可怎麼辦?」江雪邊哭邊抱怨,她對兒女雖然不上心,但畢竟是自己親生的,就是只貓兒養久了還有感情呢,更何況是兩個活生生的人?

樂益民又擔心又生氣,「這個死丫頭,還不能說她一句了?我是她老子,供她吃供她穿,倒供出仇來了?等找到她我非抽她不可。」

在他看來,既然我生你養你,那就有權利做你的主。你若不聽話,那就是不懂事不孝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