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趙以諾看了看手錶,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輕輕笑了一下。

「沒什麼事情,我也就是給林夫人做做飯而已,沒事,繼續挑選吧,有合適的么?」

「有啊,就挑了這三件,不知道哪個顏色更適合我。」歐陽楚指了指面前的三套西裝。

「哦,我覺得這件白色的很不錯啊。」趙以諾突然開口說著。

是么?歐陽楚摸了摸白色的西裝。可是他更喜歡黑色的這件。

看來,他們兩個人的品味還真的不一樣。

看到他的猶豫以後,趙以諾知道他更喜歡旁邊的這件黑色西裝。

「黑色也很適合你,顯得很紳士。」她補充著。

歐陽楚的眼睛里有一些光彩,看來,他們還是有默契的嘛。

「好,服務生,我要這套黑色西裝幫我包起來。」歐陽楚大聲喊著。

「大哥,你回來了?」辦公室里,山貓的語氣有些興奮。

「嗯,最近公司裡邊狀況如何?」顧忘一邊翻閱著文件一邊問道。

山貓向他彙報了工作之後,正要打算出去,卻被他又攔住了。

「你嫂子,最近怎麼樣?」山貓有些遲疑,臉上有些勉強。很快,這一抹不安被顧忘捕捉到了。

「發生了什麼?說!」 「二哥。」

魯崢叫了一聲,褶子山手中摺扇一收,消失在手中!朝魯崢張開雙臂。

見狀,魯崢鼻子有些發酸,大步上前,與褶子山抱在一起,相互捶打著彼此的背;儘管這是第一次見面,可兄弟間的那種情義,盡顯流露出來。

這一刻,大廳氣氛變得有些感傷。

「我幻想過我們兄弟見面時的場景,但我沒想到會是這樣!」

魯崢鬆開褶子山,一道有力的聲線在其身旁響了起來!側臉,剛才與褶子山小聲說話的男子走了上來。

「四弟,看你能不能猜到我是誰了?」

魯崢打量著眼前男子。一張如刀刻出來剛棱冷硬的容顏,這是一張完全北方的臉,威猛、有力、目光如炬,渾身蓄滿爆發力,雙眸閃耀著犀利的光芒晶瑩剔透,氣勢凌天。

還有這富有感染力的聲音,都讓魯崢感覺到了一種熟悉感。

「血刃?三哥?」

「哈哈哈。。。」血刃朗聲一笑。一拳撞在魯崢胸膛。「果然是兄弟!」旋即,兩人含淚望向彼此。

落夕陽一見魯崢搶了風頭,急忙寄過去。「幾位大哥,我是八弟落夕陽,你們別冷落我嘛!」

這突然蹦出一道不成熟的聲音,褶子山他們都將目光移了過來,見是一位小弟弟,幾人相視一眼后,血刃笑道:「傳說中的八弟,沒想到是個小白臉。」

「卧槽,什麼小白臉,要不咋們過兩招!」

說罷,落夕陽一副不服輸的模樣,也拉開了架勢。頓時將眾人惹得哈哈大笑!

「二哥三哥。」魯崢似乎想到了什麼,從沈滔手中將一臉愧疚的蠻牛扶過來,道:「這是蠻牛!」

蠻牛?

聽到這個名字,褶子山和血刃立即側臉,就連邊上那位閉口不言的女子也將目光投來,因為他們都想知道林天奇捨身所救之人長什麼樣。

見蠻牛身材魁梧高大,傷勢極重!兄弟們的面色都沉了下來。

「幾位哥哥,蠻牛對不起你們,對不起五哥,你們殺了我吧!」

聽到蠻牛的哽咽聲,褶子山轉身坐了下來,血刃沉聲道:「林天奇的兄弟從來都是寧斗而死不屈而活,蠻牛,你可以愧疚,但你不能就此不振,不然,你就不配做天奇的兄弟。」

「可是我讓五哥。。。」

「聽著。」褶子山開口了。「你的這條命是天奇用生命換來的,從天奇換你回來的那一刻開始,這條命就已經不屬於你自己,蠻牛,你的命是天奇的。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蠻牛羞愧埋下臉龐。「蠻牛感謝各位哥哥的教誨,蠻牛知錯了!」

「好兄弟,身子不好先坐下,別說話了!」

大家坐了下來,魯崢一一給介紹!當介紹到第二季這裡的時候,血刃突然笑了起來。「多年了,我們兄弟都知道天奇身邊個有第二季,但卻無緣得見。今日算是圓了這個夢。」

「血少大名鼎鼎,第二季早已聽聞!」

血刃訕訕笑著擺手。

「二哥三哥,我們這邊都把人介紹給你們認識了,你們怎麼不把這兩位美女介紹一下啊!」

落夕陽每次開口都讓人忍不住暴打他一頓,他是對褶子山和血刃說話,把目光卻是盯著邊上從未說過一句話的兩位女子。

「小子,你再盯著我看我當心我挖了你眼珠子!」

出聲的女子,烏黑的頭髮,挽了個公主髻,髻上簪著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著流蘇,她說話時,流蘇就搖搖曳曳的。白白凈凈的臉龐,柔柔細細的肌膚。雙眉修長如畫,雙眸閃爍如星。小小的鼻樑下有張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彎,帶著點兒哀愁的怒意。

一見女子這神色,落夕陽縮了縮脖子,卻聽血刃說:「我妹妹,樰蓉!」

啊。。。三哥的妹妹,看來是沒多大的戲了!落夕陽此事的表情,像是被霜剛打過的茄子,焉了下去。

魯崢他們想笑卻又笑不出來,這個時候,誰能笑得出來!不過,對於那個一直沒說話的紅衣女子,他們都好奇,為什麼她的裝束這麼奇怪,像是某地的民族風,又像是現代端莊淑女,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氣息,異常冰冷。還有她姿態妖冶艷麗的容貌!

「上次奇門眾兄弟電話宣布奇門成立之時,我就在,只是你們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女子帶著淺笑,聲線平緩而出。「程翀!」

「哈哈哈。。。翀姐的聲音還是那麼好聽!」

程翀聲線剛落,一道大笑聲從外面傳了進來!褶子山他們聽到這小聲,一個個連連搖頭。

眾人回眸,只見五大三粗的林峰扛著他的戰刀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當下,眾人嘴角都在顫抖著!特別是看見林峰光著膀子,都忍不住要動手了!

剛踏入大廳,林峰一甩鬢角長發,做出一個自我很酷的姿勢,還用手扒了扒他故意留下的那一縷長發。

「叮。。。」

將戰刀用力釘在地板,林峰雙手一張,一副很生氣的模樣。「靠。。。老子來了你們居然沒一點反應,快點快點,掌聲響起!MD,別一個個都像死人一樣,沒一點精神!」

聞言,褶子山、血刃、程翀三人站了起來,怒視著一臉笑意的林峰。林峰看到這些個眼神,嘿嘿一笑,上前說:「沒掌聲就沒掌聲了,峰哥我也不跟你們計較。翀姐,三年不見你比以前漂亮了;褶子山,你狗日的比過去帥了那麼一點點嘛;血刃,恩。。。你沒什麼變化,只是比三年前胖了一點,我估摸著是被女人睡多了!」

「林峰。」

血刃低吼一聲,心想林峰你TMD的不要臉,老子不是胖了,是廋了!

魯崢他們將這一幕看在眼裡,一個個要是還看不出林峰是誰的話,那可就白認識林天奇了。

「林峰,叔現在有生命危險你還笑得出來。」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林峰那燦爛的笑容瞬間凝固,側臉,當看見三姐林鑰欣怒視著自己,他縮了縮脖子,乖乖的坐了下來,不說話了。

「哎呦喂,魔尊林峰什麼時候這麼乖了!可真是奇迹啊。」

「去去去,你個小樰蓉,不懂就別亂說話。」林峰這小子壓根就不理血刀門大小姐樰蓉。

魯崢他們想跟林峰打招呼,可林峰大大咧咧的,在這種場合,誰知道他會說出什麼話來。這時,林天浪領著已經被鬆綁的狄無雙和靜儀走了進來。

第二季驚訝林天浪出現在京都。夏蘭、沈滔、蠻牛、林鑰欣在看見狄無雙的那一刻,全都站了起來。

夏蘭大步走上去,拔刀直指狄無雙。狄無雙沒有還手,只是慢慢閉上眼睛。

夏蘭的舉動,讓褶子山等人都不明白,一個個投來目光,眼見那又快又狠的匕首直襲狄無雙心窩,林天浪眉毛一皺,長槍突然閃出。

「叮。。。」

清脆之聲響起,夏蘭手中匕首被彈了出去。

「七叔你怎麼來了?」林鑰欣跑了上來。指著一臉難受的狄無雙怒道:「是她打傷蠻牛,抓了蠻牛來威脅小叔叔的,七叔,你……」

正要反擊的夏蘭,一聽林鑰欣叫「七叔」,當即愣在原地,獃獃的望著清瘦的林天浪。心想林鑰欣的七叔不就是林天奇的七哥嗎,自己不能對他出手。

「此事我已經知道了!」林天浪目光射出,將之前狄無雙的話說了一遍,眾人聞之均是沉默,因為誰都不會想到林天奇竟然是狄無雙的師叔,並之前狄無雙不必知情。

褶子山、程翀、血刃三人相視一眼,褶子山起身走向邁著臉龐的狄無雙。打量著這白衣女子出聲:「你既然是鳳凰山天芒師太的入室弟子,我們自然相信你!可你剛才為什麼不還手,你要知道,若不是奇少的七叔出手,你現在可就是一具還有餘溫的屍體了。」 聽到山貓的一番話,顧忘頓時很是心寒。

這才幾天,她怎麼能和別的男人走這麼近?她是一個有夫之婦啊!

趙以諾,你到底在做什麼!

「啪!」辦公室的門被無情的關上,顧忘一路小跑,直接上了車。

「顧總,去哪裡?」司機直截了當的問道。

「醫院!」

前邊的司機,被他的這種凜冽氣勢嚇了一跳,立馬發動起車子。

他要在醫院裡一直等著,直到趙以諾的出現,他要問清楚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時候,上帝總喜歡和人開玩笑,就像現在的紅燈一直亮著,車子里的顧忘著急地搓著雙手。大概是司機感受到顧忘的焦慮了,便開口說了幾句,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顧總,您先別著急,馬上就要綠燈了。」

「嗯。」

一個字,沒有任何起伏,卻往往說明了他的內心,情緒已經快到了極點。

紅燈依舊亮著,後邊的車子還在神經病似的不停地按著喇叭,顧忘打開車窗,透了口氣,卻發現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場景。

那是一個西餐廳,角落裡坐著兩個人,一個是歐陽楚一個是趙以諾,兩個人看起來很是開心,歐陽楚還時不時的為她捋頭髮,她竟然還在笑沒有躲開。

「學姐,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歐陽楚低聲說著。

確實蠻辛苦,自己本來就不想出來,他卻非要拉著她買衣服不可。

「沒事,應該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嘛。」趙以諾笑了笑。

歐陽楚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難道她真的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救命恩人? 情路漫漫,總裁先生等等我 她真的沒有感覺到自己對她的感情么?

「學姐,你……」歐陽楚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他想向她表白,已經想了很久了,他只是在等待一個良好的時機,只是沒有想到,如今她竟然還是只把自己當成外人。

難道自己做的還不夠?歐陽楚突然有些失落。

「怎麼了,歐陽楚?」趙以諾好奇的看著他。

「額,那個,我就是特別想問你一個問題。」

「說了,我一定知無不言。」趙以諾放下了刀叉,認真的看著他。

「學姐,假如有一天,我是說假如,你遇到了一個自己更喜歡的男人,會怎麼辦?」歐陽楚小心翼翼的說著。

「不會的。」趙以諾直接回答著。

這麼乾脆利落?為什麼不會?

「如果我不愛顧忘,我就不會選擇和他結婚,既然我和他已經結了婚,那就說明我已經做好和他過一輩子的打算,所以不存在你剛才說的那種情況,如果真的有那種女人的話我反而會看不起她。」趙以諾抿了一口咖啡。

這倒是一個很稀奇的答案,一般來說,正常情況下女人都很感性,即使自己已經結了婚,也不乏很多人為了追求自己所謂的真愛而離婚,但是像趙以諾這樣如此忠誠於一段婚姻的人確實已經很少了。

不知不覺的,歐陽楚對面前的這個女人,更加感興趣了。

「我是說如果……」

「沒有如果。」趙以諾直接打斷他的話。

「好,那我換一個問題。」歐陽楚立馬轉移話題。

「假如說,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的老公外面有人了,會怎麼辦?」

這真是一個極好的問題,這個問題剛處理完沒多久。

「首先呢,我老公不會,其次呢就算他會,也一定是被人陷害的。」趙以諾回答的很是堅定。

歐陽楚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她會對顧忘如此信任。要知道,一個男人在外邊找女人是很正常的,就算他自己將來結婚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

「學姐,你要知道,男人的想法,有時候是很強烈的……」

「歐陽楚,這種話題,不要再聊了好么?我很愛我的家庭,我也很愛我的老公,我老公也對我很好,我們是一個幸福的家庭,你說的那些情況,基本上不會存在。

還有事情么?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我還要回醫院去照顧林夫人。」說著,趙以諾直接站起來,拿著旁邊的提包就要走。

「哎,學姐,別急啊我剛才就只是開一個玩笑而已,你別當真啊。」歐陽楚趕忙圓著。

原來她真的這麼忠誠和堅定,難怪顧忘等了那麼久還沒有放棄。還真是一個奇葩的女人。

「我知道你是在開玩笑,我還有事……」

「以諾!」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凌辰,你怎麼在這裡?」趙以諾向他走了過去。

這又是誰?和趙以諾很熟?歐陽楚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凌辰。

「你好,我叫凌辰,是趙以諾的好朋友,也是她的追隨者。」

「瞎說什麼呢你,我可是有老公的啊。」趙以諾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凌辰能看的出來,面前的這個歐陽楚喜歡趙以諾,並且還在不停地努力著。還真是一個帥氣的小夥子,只是可惜了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

「你們聊吧,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先上去了。」凌辰指了指樓上。

他完全不會擔心趙以諾被誰會搶走,因為他知道趙以諾一定會拒絕。

「不早了,歐陽楚,我真的得回去了。」趙以諾的表情有些著急。

「好,那我送你。」說著,他便為女人打開了門。

路邊的顧忘,目睹著這一切,但並不沒走做出任何反應。

「顧總,我們還去醫院么?」司機問道。

他也看到了趙以諾和別的男人一起走出西餐廳的畫面。

「去,馬上,立刻。」顧忘冷冷的回答。

車子里的氣氛很是尷尬,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司機渾身上下都死了雞皮疙瘩。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了,就不麻煩你了,你不是還有工作么……」趙以諾攔著歐陽楚。

「哎呀學姐,放心吧,我的工作時間,自由的很……」歐陽楚笑嘻嘻的說道。

可是這終究不太好,要是被醫院裡的那些護士看見了指不定又要八卦了。

「學姐,你是不是生氣了,我剛才說了那麼多……」 「我犯了那麼大的錯,我不能原諒我自己,如果。。。如果殺了我可以讓你們好受,我不會還手,不過,我想彌補林天奇。」

狄無雙沒有繼續說下去,抬眼,目光一一掃過眾人,定格在身子虛弱的蠻牛身上,慢慢走上去。

「蠻牛,你的傷是我造成的,你忍忍!」

話音未落,狄無雙閃電般的出手,玉手緊貼蠻牛心口,慢慢閉上雙眼。見狀,所有人大驚,因為他們都知道狄無雙在做什麼。

「無雙師妹,不可以啊!」

靜儀大步走上去,卻被血刃攔在一邊!每個人的目光都落在狄無雙那嬌小的身軀上,誰都明白,輸送氣勁是有生命危險的,一個不要,當場斃命。

程翀淡淡娥眉緊鎖,眼見狄無雙毫不保留的將她自己的氣勁輸給蠻牛,身子一閃,如同殘影出現在狄無雙身後,抬手便是一點。

「噗。。。」

殷虹的鮮血猝然噴射出來,狄無雙軟軟倒在程翀懷裡!再不出手,狄無雙比耗盡氣勁而亡,儘管她們都想殺狄無雙,懲罰她,可理智的程翀,不能在這個時候看見悲劇,即便要處死狄無雙,也要等林天奇做決定,畢竟這件事牽扯著鳳凰山。

「此事輪不到我們做主,褶子,留著她,交給奇少來處理,如何?」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