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趙剛略顯得意的挺著大肚子走來,撇嘴道:「怎麼,很意外?媽的,讓你裝逼!」

怒罵中,趙剛狠狠踢了唐宋一腳。

唐宋面色發白,疼得劇烈咳嗽起來,顫聲呢喃:「你……怎麼會是你?」

「當然是我!」趙剛不屑冷哼,蹲在唐宋跟前,一把揪住他的頭髮,「就他媽是我!敢打我,還特么敢裝逼,我讓你裝!」

唐宋沒有抗拒,顯得很痛苦的樣子:「你……你要對付我,沒必要抓她。」

「你懂個屁!」趙剛兇惡的噴口水,「老子要抓的就是她,只不過沒想到你丫竟然出車禍。我還實話告訴你,我們本來的計劃是折騰你,沒想到你落到我手上!」

我們……這麼說,他還有同夥!

想想也是,趙剛這死肥豬怎麼可能有那麼大膽量,而且也沒那麼多關係請到這幾個歹徒。

不動聲色,唐宋虛弱的擋在方怡前邊,繼續呢喃:「趙剛,她是方家大小姐,你要敢動她,你也會死,咳咳……」

「我呸!」趙剛又是罵娘起來,「你當我是嚇大的啊,臭小子,今天你們兩個都得死。」

說著,趙剛將目光落到昏迷不醒的方怡身上,雙眼立即迸發出貪婪的目光,「馬了個咪,長得真漂亮。媽蛋,真是浪費,要不先趁熱來一發……」

後邊穿著黑衣的歹徒立即冷哼:「想死你就試試!」

趙剛縮了縮脖子,畏懼的站起來訕笑:「嘿嘿,開玩笑。怎麼樣,跟他們聯繫沒有,怎麼說?」

黑衣歹徒指著唐宋,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弄死他!然後,我們把她帶走,剩下的與你無關。」

趙剛眼前一亮,屁顛的擋在跟前:「我來我來,我弄死他。嘿嘿,我跟他有點恩怨。放心,保證不會讓他活著。」

也不等黑衣歹徒回答,趙剛已經上前強行將唐宋扶起來。唐宋刻意掙扎了幾下,只是趙剛為人肥胖,力氣也不小,沒有給他任何逃離線會。

「放開我,你們別亂來……」

「丫的,管好你自己吧。」趙剛狠狠抽著唐宋的腦袋,強行把人帶走。

被帶到二樓,唐宋忽然劇烈咳嗽,臉色更是蒼白,嘴角不自主洋溢著血絲。

趙剛將他放下,先跑到樓梯看了一下,確認沒人上來,這才跑回到唐宋身旁。瞧見他昏昏沉沉,趕忙拍打唐宋的臉龐:「醒醒,別急著死。快說,你有多少錢。」

唐宋眼睛都睜不開,聲音尤為虛弱:「趙剛,你會死得很慘……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廢話,當然是威脅方家!」趙剛本能回答,並沒有意識到任何不對,繼續罵著,「別他媽廢話。快說,你到底有多少錢,銀行卡呢?反正你快死了,把錢給我,我幫你花。」

唐宋哭笑不得,這死胖子真是不怕死,到了這份上居然想著錢。

不過從另一個方面證明,這幫歹徒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錢。

為了威脅方家?會是誰想到的這個辦法?李思雲,還是其他?

腦子靈光一閃,唐宋睜開眼,努力的喘息著:「我可以給你錢,但是,但是你必須告訴我……告訴我真相,讓我死個明白。」

果然不出所料,趙剛這丫絕對是窮瘋了,根本沒想那麼多,爽快的解釋:「三叔讓我做的,反正我的任務就是幹掉你,他們的任務是抓住方怡。其他的,我什麼都不懂。小子,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怪不得我……」 話音未落我腳下踩着的比特犬腦袋居然兩邊分開,鮮血淋漓的腦袋裏伸出一截血肉舌條,將我腳牢牢卷裹住,瞬間勒緊。

這噁心的變化看的我汗毛直豎,而血舌夾裹的力道非常大,如果沒有真元力護體,我的腳肯定就成兩半了,我正要調轉槍口對準怪異的狗頭射擊,一隻蒼老幹癟的手猛地攥住槍聲。

他發出“呃!”的一聲長嘆,舉起鞭子就要抽我,我隨手一推,真元力捲起的勁風一下將他吹出老遠,摔倒在地這殉葬者就像失去了魂魄,瞬間畏縮成爲一具乾屍。

被俘的幾人直到此時才明白過來控制自己的居然是活跳屍,驚恐不已,那五名殉葬者對於同伴的死亡毫無感覺,邁動機械的步伐朝我走來。

對付這些角色自然不費吹灰之力,我出手便將他們全部震倒在地,瞬間出現六具乾屍,接着對怪犬張開的腦袋開了一槍,腦漿四濺,它腦袋一偏沒了動靜。

對那四人道:“大家不用害怕,我們是軍部派來救援的人。”

“解放軍萬歲……”撞人的小夥子對着我們跪在地下,放聲大哭。

趕緊上前扶起他,從旅行包裏翻出衣服給三人穿上,而之前被鞭撻之人已經死亡。

吃了我們提供的軍糧三人這纔有點精神頭,經過詢問得知兩名中國人正是“洛基戰隊”的成員,只是他們在上山時就被殉葬者抓到,另兩人則順利衝破封鎖上了山。

“老大,接下來怎麼辦?”盧宇凡道。

我看了一眼高聳入雲的山尖道:“還能怎麼辦?我們得找到另外兩人。”

“我和你們一起去。”小夥子道,我對他印象不錯,這小子挺有種。

但我還是拒絕了,就在我轉身離開時他高聲道:“你應該帶着我,我具有專業的登山技巧。”

“謝謝你,這點對我們幫助不大。”

“山裏面有我的兄弟,我應該和你們一起去救出他們。”

“營救任務放心交給我們吧,只要他們還活着,我一定把人帶下來。”

“我知道這座山裏密宗聖雄的祕密。”

聽了這句話我停住腳步轉過身道:“你知道密宗聖雄的祕密?”

“沒錯,我們來這兒就是爲了尋找這個祕密。”他肯定的道。

我思索片刻道:“你可得想清楚了,這山裏危機四伏,我們無法保證你的安全。”

“我能保護自己,肯定不會成爲累贅。”他斬釘截鐵道。另兩人早已嚇破了膽,跑的無影無蹤。

五個人走上了崎嶇蜿蜒的山道,登山之路比秤砣都穩,我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楊磊。”小夥子道。

“被抓時你一點沒發現這六人的異常狀況?”

“抓住我們的肯定是人,這點我可以百分百肯定,帶我們出來轉山的人是從山洞裏走出來的,每次有人從那個洞裏走出來,抓捕我們的僧人就會念動咒語,我現在回頭想,那些咒語肯定是用來控制死人的。”小夥子道。

“山洞?是怎樣一個山洞?具體位置在哪兒?”我道。

“是一處位於半山腰的山洞,離地面大概有二十米左右,死人就是從洞口跳下來的,路上我們一直被蒙着眼睛,所以不知道具體位置,那輛外國人和我們一起被抓的,如果不是你們及時出現,所有人會被這六具屍體活活打死。”

“屍體殺人,真是天下奇聞。”盧宇凡道。

“沒什麼奇怪的,這就是趕屍術,湘西巫術中至少有三大派十五種以上的趕屍方術,我覺得沒必要在這上浪費精力,趕緊找到密宗聖雄才是正事。”小六子不屑的道。

我們轉過一道彎,面前的山路頓時變的開闊,但隨即看到的一幕卻讓我們歎服不已。

山地的盡頭是兩座寬大高闊的山峯對立而生,中間是一條狹窄的山路,而兩座山峯正面山體各雕刻着一座與山體等高的巨大雕像,靠左邊的一個面相強悍,身體強壯,只有肩頭、腰間、雙腿穿着盔甲,雙手按在一柄奇形怪狀的戰刀上,

另一個則身材肥胖,挺着大肚,天庭飽滿,地角方圓,一副和藹模樣,肩膀卻扛着一柄鬼頭大刀。

山峯少說也有上百米的高度,所以雕像也有百米高度,從它們身邊經過,望着那頂天立地的強悍身軀,我們頓覺自己渺小如螻蟻。

難道這就是密宗聖雄?來回仔細看了一番,卻都是常人模樣。

進了兩山之間的狹長山道,光線頓暗,這是片常年背影之地,所以地面鋪滿了不化的白雪,氣溫頓時變的陰冷。

走了大約幾十米小六子腳步一滑,頓時摔了個仰天八叉,我和盧宇凡圍着他哈哈大笑,小六子惱火道:“有啥可笑的,一幫幸災樂禍的人。”話音未落他臉色立刻就變了,指着上面道:“你們看。”

擡頭望去只見山峯高出幾十只猴子蹲在凸出的山石上,每隻猴子手裏都石頭,不停拋起接住的望着我們。

看到它們楊磊面色也變了道:“那些殉葬者就是訓練猴子替他們攻擊登山客的。”話音未落,猴子們頓時變的羣體亢奮,尖叫着又跳又鬧,紛紛伸手將拳頭大的碎石子從幾十米高的山頭朝我們丟落。

餘芹嚇的手足無措,小六子和盧宇凡則將揹包頂在頭上。

我運起刻天指,寫了十幾個破字,只聽轟轟聲中,碎石子被震成粉屑,化爲一陣煙塵飄落在我們身上。

楊磊都看傻了道:“你、你是什麼人?”

爆炸聲在狹窄的空間接二連三的迴盪,那些猴子見一擊不成,翻身迅捷無比的爬上山頂消失無蹤了。

“你剛纔說那些人訓練猴子攻擊人?”

“沒錯,所以看到這些猴子就說明那幫怪人就在我們身邊。”楊磊面色蒼白道。

我左右看了看,總感覺陰暗的山路人影叢叢,抽出手槍道:“用最快速度通過這段山體,別耽誤時間了。”說罷當先而走。

萬幸的是這一路並未出現異常狀況。

然而剛剛踏出這段狹長陰暗的山路,一股刺鼻的焦臭味差點沒把我薰吐了,扭頭望去……

只見山體右側燃燒着一堆熊熊烈火,裏面焚燒的居然是三具成焦炭狀的人屍,難道那三名登山的南亞人已經遭遇了毒手?想到這兒我正準備上前一探究竟,還沒走兩步猛然地面石縫中伸出一隻手骯髒不堪的手緊緊攥住我的腳腕。

接着我面前看似亂石叢生的地面有一處流光閃動,漸漸幻化變成一個人形。

一個高鼻深目的外國人,此刻他虛弱不堪,卻用一口流利的中文道:“萬屍坑、萬屍坑……”說罷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到底還是跟趙三寶有關,而且到頭來還是根本李思雲有關!

無非就是家族紛爭,對方想要儘快解決方家,所以抓了方怡。只是唐宋不太明白,為什麼非要抓方怡,而不是方雅或者其他?

而且,這時間設計太巧妙,怎麼就知道方怡在墓園?

喘了幾口氣,唐宋虛弱的問道:「墓園前面的車禍,是你們設計的?」

「怎麼樣,那是我想出來的。」趙剛得意洋洋的昂著頭,「你從明家出來,就有人盯著,只是一直都沒辦法把你引走。我就說,你是校醫,出了車禍不可能不關心。」

沒想到啊,居然被這個死肥豬擺了一道!

唐宋吃力眨眼,氣息越來越虛弱:「你知不知道,黃悅被我廢了。」

「知道,跟我沒啥關係。」趙剛不以為然撇嘴,「那賤女人瞧不起我,昨天還跟我大吵了一架,廢了活該。少他媽廢話,銀行卡在哪,密碼說出來。」

一邊說著,趙剛一邊搜索唐宋的身子。

唐宋依然沒有抗拒,就不停的喘息,眼看著就要嗝屁的感覺:「是趙三寶,讓你……讓你殺了我?」

「誰讓你閹了趙旭,活該!」趙剛一邊尋找一邊罵娘,「丫的,銀行卡在哪?你呀那麼有錢,反正都快死了,快說,在哪?」

唐宋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詢問:「他們要把方怡帶到哪裡去?」

「我怎麼知道……」不等說完,手機響起,趙剛略顯不耐煩的翻出來。看到號碼,壓下不爽,鬆開唐宋轉身接聽。「三叔……對,那小子除了車禍,現在已經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他也要送過去?好吧,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趙剛一臉鬱悶的低聲咕嚕:「說好的只是要那個女人,怎麼連這小子也要?丫的,我的錢,泡湯了。」

唐宋聽得清楚,眼前忽然閃爍亮光,咬著牙吃力呢喃:「趙剛,只要你幫我,我給你錢。」

「你當我傻呢。」趙剛滿是不屑的回頭,「我才沒那麼傻逼,得罪了三叔,我下半輩子就不用混……少廢話,等死吧,哼!」

說罷,趙剛又捂住了唐宋的嘴巴,直接把人給扛走了。

唐宋反而更加心安理得,基本情況已經知道,就等見到正主了!

趙三寶,不知道這貨到底在打什麼算盤,大白天竟然敢做出這種事,狗急跳牆了?

又被扔上麵包車,車子一路飛奔。十分鐘后,車子進入了一個公園的山莊裡邊。

五星級山莊酒店,環境相當不錯。方怡依然沒醒過來,兩人被扛著下車,從後門進入一棟小樓裡邊。

又被扔到地上,唐宋被得屁股開花,差點沒忍住罵娘起來。眼睛閉上,儘可能不讓自己露出破綻。

「三叔,人帶到了。」是趙剛的聲音。

緊隨其後,趙三寶那低沉的聲音傳來:「看到了,阿剛,這次做得不錯。他沒死吧?」

「差不多了,看樣子腦震蕩非常嚴重,內部出血也不少,就剩下最後一口氣了。那個,三叔,這小子好像很有錢……」

「出去!」趙三寶卻一點面子都不給,強橫的冷哼,「這裡沒你的事,出去!」

趙剛很是委屈,縮著脖子灰溜溜跑出去,相當憋悶。有錢也不給自己分一點,三叔太不夠意思了……

等趙剛出去,趙三寶才走到唐宋跟前蹲下。仔細看了一會,沒發現什麼端倪,這才伸手扣住唐宋的下巴,用力捏著。

疼痛襲來,唐宋還是顯得很虛弱的樣子,尤為吃力的睜開眼皮。見到是他,慘然咳嗽:「是你……咳咳,看來,你是為了給趙旭報仇!」

趙三寶面無表情:「唐宋,我承認你很厲害,我真不想跟你發生衝突。 燕傾天下 可惜,你不該廢了趙旭!」

先前,趙三寶確實被唐宋的本事給鎮住了,認為這個人最好不要得罪。可他怎麼也想不到,沒多久趙旭就變成太監,現在還在醫院治療。雖然命是保住了,那根卻已經徹底廢了。

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沒有根,還算得上是男人嗎?

唐宋顫動著眼睛,含糊呢喃:「是他咎由自取。我已經跟你說過,他再來惹我,我就廢了他,沒有殺他已經是給你面子……」

話沒說完,趙三寶寒光閃爍的用力掐著他的下巴,面色尤為陰冷:「你找死!」

依然沒有抗拒,唐宋吃力的擠出笑容:「落到你手上,想不死都難。咳咳,要不是我出了車禍,你現在應該還在跟我談條件吧?呵,可惜了,一場意外,打亂你的所有節奏!」

趙三寶瞳孔緊縮,掐著的手不自主顫抖,眸子里儘是憎恨。咬著牙鬆開唐宋,陰狠道:「不得不承認,你確實很不簡單。有實力,有本事,是個了不起的人才。可惜,你真不該得罪我,更不該廢了趙旭!」

努力往後爬,好不容易才靠到牆上,唐宋慘然一笑:「我沒猜錯的話,你抓方怡,應該沒有經過李思雲的同意。沒錯的話,是打算要挾我,讓我給趙旭治療,是不是?」

寒光順勢迸發,趙三寶死死的盯著他,臉上藏不住的是震撼。

這小子,真是聰明得可怕!

看他這番模樣,唐宋基本可以肯定了。到頭來還是為了趙旭那那死胖子,可惜他已經變成太監,還想怎麼治?

「可惜,如意算盤打錯了。」唐宋閉著眼喘息,聲音變得有些微弱,「我確實有辦法治好他,可惜不可能。我要死了……呵呵,死之前拉一個墊背,也是不錯,哈哈……」

居然還笑得起來,著實讓趙三寶惱火。緊咬著牙關,雙眸充斥著血紅:「唐宋,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治好趙旭,否則我不但要殺了你,還會讓方怡跟你一起死……不,我會讓她稱為趙旭的妻子,讓她一輩子守活寡!」

這一招不錯啊,雙重威脅!

唐宋卻不為所動,奄奄一息的癱坐在牆邊,胸口喘息幅度越來越小,聲音越發微弱:「我已經快不行了,你兒子,註定一輩子是太監,太監……」

趙三寶終於按捺不住,憤怒的衝上去再次扣住他的下巴,大聲嘶吼:「你不能死!媽的,你給我起來,不把他治好,你沒有資格死!」

唐宋沒了任何掙扎,也沒了呼吸,一切都靜止了。

這下趙三寶懵了,看起來傷得應該不是很嚴重,怎麼就死了?

卧槽,他死了,趙旭怎麼辦?聽說這小子醫術非常高明,如果他死了,趙旭豈不是真的成太監一輩子?

一時間,趙三寶還真是傻眼了。鬆開唐宋,一臉懵逼的樣子。

啵!

就在此時,地上忽然傳來一聲細微的空氣爆炸聲,唐宋嘴角微微抽搐,老臉發紅的睜開眼:「對不起,我沒控制住,放了個屁!」 「你,你沒受傷?!」

趙三寶驚駭往後退,腦子一片空白。折騰大半天,這丫竟然是在裝受傷?

唐宋快速翻騰起來,屁股後邊還啵啵作響。咧著嘴尷尬訕笑:「不好意思,實在綳不住。今天中午吃了點洋蔥,難受!」

真不是一般的尷尬,本來想著繼續裝逼,沒想到一個屁暴露了……

趙三寶猛地反應過來,一邊快速往後退一邊驚慌的想要從口袋掏出什麼。然而,手剛伸進口袋,只覺眼前忽然閃過一道影子,隨後趙三寶邊感覺自己的脖子上傳來一絲絲涼意。

身體瞬間僵硬不敢動,心臟差點沒蹦出來,呼吸都給忘了。

太……太快了!

這丫根本就不是人,絕對是禽獸!

唐宋挑著眉頭,陰險的邪笑:「你快不過我,在你掏出來之前,我已經足夠殺死你!」

嘴角顫動,趙三寶臉色發白,腦袋都快炸了。

前一秒,他還在為唐宋的死感到懊惱;下一秒,他要為自己的生死糾結了。

這反差實在太大,心臟受不了!

不過,趙三寶到底是見過世面的人,很快便壓下震撼。把手從口袋放出來,硬著頭皮冷笑:「唐宋,就算你殺了我,你別忘了,方怡還在我的人手上。」

唐宋不以為然聳肩:「我知道啊,所以你要大聲的叫,用力叫,越大聲越好。」

這話說得趙三寶臉色發黑,是不是叫了之後,自己就沒命?

雖然有方怡這個籌碼,可趙三寶知道,只要這小子沒什麼大礙,基本上今天就是嗝屁。沒辦法,這禽獸太變態,不是一般人能抗衡!

「趙三寶……哦不,應該稱呼你為,趙總。」唐宋陰險的湊到他耳邊,「我跟你說句實話,我真能只好趙旭的蛋,讓他重新變成男人。」

瞳孔緊縮,趙三寶眉頭凜然,陰沉冷哼:「你想怎樣?」

唐宋依舊壓低聲音,恨不得貼到他耳朵上:「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想要治好他,除非你切下一顆蛋。對,你沒聽錯,子承父業,嘎嘎……」

沃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