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趙善宇苦笑,不過他也不能繼續說些什麼,不然說不好,他娘不讓他去南面,那他豈不是更慘。

反正,和小錦的事,等他從南面回來再做打算也不遲。

有了心思,兩人飛快的安排了趙善宇離開之後的店鋪適宜,包括后廚的活誰來干,鋪子裏是不是得有個男人等相關事宜。

李氏直接擺手,「這事,你甭操心,有我在,出不了事,」

「倒是你那邊,銀錢夠數?」李氏不放心。

主要也是趙善宇年紀最小,她最強再怎麼罵,真放了這孩子出遠門,她也是擔心的。

趙善宇點頭,「夠數,」

他也沒瞞着李氏,將自己的本錢都告訴了李氏。

實際上,從七月份他鼓搗花籃開始,一直到眼下開鋪子,他從中分了多少銀錢,他有數,李氏也有數。

和自己大致估算的差不多,李氏也沒繼續往下提。

「行了,不是這兩天要走,該準備的早點準備,吃的用的,也不能都靠着外面買,出門在外,誰知道能碰到什麼,」李氏想了想,伸手直接給趙善宇安排了一條路,「天漸漸涼了,肉也能放的住,這樣,多買些肉,我做成肉乾給你帶着,再蒸些饅頭花捲,你都背着。」

………

就因為李氏這話,趙善宇今天出去採買,回來可不就買回來了好多些個肉。

將這些肉全都搬進後院井邊放好,趙善宇將推車放回儲物間,跟着去了前邊廚房和李氏落備。

趙善宇:他娘,可不能忘了。末了她還很意外的反問:「難道沒人來拜訪你們?」

少年們面面相覷,然後齊刷刷的搖頭。

玉小悅用同情的眼光看著他們,半天沒說話。

來自小美女的同情眼神讓大伙兒分外難以忍受,所以刀郎就決定反擊了:「好像也沒人來拜訪你們吧?」

「那可不一樣,」小美女哼了一聲,驕傲的仰起頭來:「我們身上可是打著玉家標籤的,那些人當然不會來騷擾我們了,再說了,就憑那些小家族,難道也配來拉攏我?」

少年們慚愧無地。

樓道里持續喧鬧,唐天佑……

《晶武獨尊》第263章守門員 「小子,你竟然知道金屍」屍祭天臉上難道露出一絲驚訝,隨即又被冷漠覆蓋。

他現在都有點懷疑,這小子是不是他那老對手再次下的一個套,他之所以有這樣的懷疑,是因為這小子出現的太過詭異。

但隨即就被他否定了,這些年東躲西藏的,如果正被對方發現了,以對方的手段,沒必要繞這麼大圈子……。

屍祭天望著石蠻,神色陰晴不定,不知在想什麼。

「祭祀大人,就算我有屍族血脈,那也是少得可憐,更何況還是沒有覺醒的血脈,對您沒有任何用處,您大人大量,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

石蠻臉色忽的一變,一臉討好的笑道,但他心裡卻在盤算著。

剛剛他在咋呼祭祀,雖然金牙是金屍一族的象徵,但並不是絕對的,有些屍族異變下,也會擁有金牙。

現在對方肯定了他的猜想,每個金屍都非常強大,而眼前這位是金屍沒錯,應該受過傷。

而且很重,導致他實力只有引氣巔峰接近氣源竟。

哼,如果沒受過傷的金屍,他連抵抗的想法都不會有,那樣的純在,各種強大的手段,不是他引氣竟都沒有的小嘍啰可以抗衡的。

但受傷的金屍嗎?石蠻還是會掙扎一下的,其實在確定祭祀是金屍時,他大概知道對方要幹嘛了

奪舍

沒錯,對方的情況很糟,糟糕到不得不放棄自己的身體的地步,但奪舍的限制很多,尤其對於一個金屍來說。

不幸的是,他恰巧擁有不下於金屍血脈的吞天屍血脈,不得不說,他的運氣很差。

石蠻對此,心裡只能苦笑,但他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想要吃下他,就看你有沒有好的牙口了。

剛剛他試著運轉噬血決,血氣依然無法運轉,但血脈之鏈卻有了感應。

之前,血脈之鏈吞噬了大量的九頭蛇心頭血,進入沉睡狀態,但經過這次的血脈洗禮,機緣之下幫助了血脈之鏈,再次『醒來了』。

後者在他的心神指引下,竟一點不受『圖騰』的禁錮影響,這讓他對血脈之鏈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同時也對其未來充滿了期待。

有了噬血決和血脈之鏈,他也有了一絲底氣應對這次危機。

「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就算本尊實力不如當年,也不是你能抗衡的,聰明點就放棄你那小心思,這樣至少會死的舒服點。」

屍祭天不削的看著石蠻說道,對方那沉穩的樣子,開始他還覺得這小子心性不錯,但剛那小子眼神透露的那股自信。

他實在不知道這小子是看不清狀況,還是裝給他看的,不管如何,待會他就會知道什麼叫絕望。

屍祭天望著石蠻,暗道自己多慮了,臉色一冷,也沒再廢話,雙手黑氣翻騰,掐著一個個黑色印訣,打入地面。

速度非常之快,不一會,紅色的地面泛起一道道黑色紋絡,隨著一道道紋絡的出現,最終形成了以石蠻為中心的陣。

石蠻望著屍祭天不斷地掐訣,目光漸漸地迷離,此時他的腦海再次莫名多出很多信息。

腦海中無數的符文閃現,石蠻一個也沒見過,但當符文閃現后,關於符文的簡介和用途,下一秒他全都領會熟記下來。

一個個符文像幻燈片一樣播放,看似漫長,其實只是一瞬間的事,隨著屍祭天停下手中的動作。

石蠻已經將符文的基礎知識,在這短短時間內已經領會,這樣恐怖如斯的速度和效率,如果讓符文大師知道,也難以相信。

因為記住所有的符文,可能很難,但不是辦不到,一些手段和傳承也能做到,但他們卻做不到讓受益者領會所有的奧義。

想想都是任何符文師羨慕和嫉妒,接下來是蠻只要不斷地實踐和運用,就能成為大師級符文師。

當事者,石蠻卻沒有心思沾沾自喜,此時,陣中又有了變化。

他看著陣法中不斷冒出的黑紅相間的氣體,他的心漸漸地不安了起來,對方的手段超出了他的預知。

屍族想要奪舍跟人類不同,他們奪舍是通過屍解,由於屍族沒有魂魄,他們的生命源泉是命血。

一般的屍族命血跟心臟融為一體,心臟不滅,永生不死,金屍雖差不多,但比一般的屍族特殊。

金屍一生下來就凝聚出命血,脫離了心臟的桎梏。

石蠻本以為眼前這位金屍,會直接屍解凝聚命血對他奪舍,沒想到還利用了陣法。

這樣的變故,讓他有點措手不及,他現在已沒有了之前的從容,眉頭緊皺,眼神中無比的凝重。

「桀桀,小子,好戲還在後頭了。」

「早已料到會有這一天,所以我一直在籌備著,這一陣法乃是我在機緣巧合之下得來的,名為熔爐,專為奪舍準備的,雖是殘陣,但對付你已經夠了。」

「小子,記住我叫屍祭天,你這具身體我就收下了。」

屍祭天說完,神情也變得凝重,接下來這一步很關鍵,哪怕他推演了無數遍,此刻他也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屍祭天深吸了一口氣,手上的動作快速的變化著,不斷地將印打入陣中

「爐起」屍祭天暴喝一聲,將最後一個印訣打入陣中。

隨著最後一道印訣融入陣中,地上的陣紋被徹底激活。

只見石蠻和屍祭天的身下陣紋閃爍,噴吐出無數的符文,如一條蛟龍,將兩者團團圍住。

同時,周圍的黑紅相間的霧氣在符文的牽引,圍繞著兩者最終形成了兩顆巨型蛋狀的球體,下面如根須一樣連接著陣紋。

石蠻望著身上如鎖鏈般的黑色符文,下一秒,便感覺到無邊的困意襲來,不爭氣的眼皮就是睜不開。

石蠻感覺身子沉的厲害,如同墜入深淵,最終意識陷入無盡的黑暗。

然而石蠻沒注意,他胸口處有一團乳白光芒,正是那位神秘兔女送給他的那塊玉。

「屍解」

……

鹿村

此時的鹿村已沒有了之前的喧鬧,街道兩邊的攤位和商鋪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

整個村落充滿著血腥味,屍體殘肢隨處可見,逃的逃,散的散,已看不到任何半獸人。

但唯有一個地方依舊如初,那就是天機樓。

這座天機樓是什麼時候建立的,為什麼建在這裡,就連鹿元也不知道,因為在他建立鹿村時,就已經樹立在那。

此時,在天機樓二樓,騰力一臉恭敬的回答著一位戴著面紗的紫衣女子。

「看來,那位祭祀就是當年叛離金屍一族的屍祭天了」

紫衣女子放下手中的光球,來到窗戶邊,望向了一個方向,剛剛她讀取了光球的信息,知道了祭祀的來歷。

「這我到聽聞了一些,不過都是小道消息」騰力半彎著腰,目光低垂,不敢直視眼前的女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天機樓收集信息要有憑有證,不可胡亂編造和聽取,眼前這位來歷嚇人,擁有著天機樓的最高許可權,他可不敢亂言。

幾天前,他突然收到祖地總部的直接傳訊,要他配合兩位特使,總部雖然輕瞄淡寫,但以他的直覺,這次來的人來頭絕對驚人。

能夠讓總部直接傳訊這不毛之地,傻子都猜的出來,果然,剛剛這位爺隨手扔給他一個令牌,讓他越級查詢資料。

他入手一看,差點沒嚇死,竟然是紫金色,天機樓的最高掌令,暗道還好他這幾天鞍前馬後,也沒太奉承,惹人厭。

「沒事,說吧!」紫衣女子望了一眼這位獸族邊緣的二級執事,立馬知其心思,這幾天也正是難為他了,實力不怎樣為人處事倒是可以。

「當年這事鬧的沸沸揚揚,金屍一族以雷霆手段鎮壓了,關於此事民間到是流傳了不少版本,其中有兩個版本還是有可信度的」。

「第一個版本是民間流傳最多的,說屍祭天偷去了族裡一件至寶,叛離金屍族」

「第二個我是聽一好友說的,說屍祭天在一遺迹里尋到逆天之物,最後因此跟族裡鬧翻了,帶著寶物躲了起來」

騰力說完,又對著紫衣女子躬了躬身,靜靜等待著,對也罷錯也罷,反正該說的他都說了。

「小姐我看,這些民間留言都是無聊人士,瞎編已作茶餘飯後的談資,可信度不高」

也帶著面紗的翠兒女子不滿的看了眼騰力,走向紫衣女子說道,她不信這位執事。

騰力尷尬一笑,連忙讓開,這位姑奶奶俏皮的很,雖是紫衣女子丫鬟,但卻比前者難相處多了。

「民間傳言自由其說法,不過金屍一族到是遺失一件很重要的東西,是不是跟屍祭天有關,就不知道了,也無關緊要。」

紫衣女子望著祭壇方向,淡淡說著,面紗下俏眉露出了一絲疑惑。

「小姐」翠兒清喊著,看到騰執事還在,倒嘴的話立馬壓下,揮手讓後者離開。

「怎麼了,小姐」等騰力離開,翠兒扔出一道藍色符文,等符文散發出的藍色光罩將她們罩住,翠兒這才問道。

自從小姐來到這蠻夷之地,一直憂心忡忡,以前的她從來沒見到小姐如此。

「吞天屍一族自吞天屍祖隕落,便神秘消失,世人皆以為被滅族,其實還有殘餘逃入了黑河」紫衣女子嘆了口氣。

「黑河?老祖不是?」翠兒聽聞,震驚呼道,雖說老祖消失跟黑河有關,但跟吞屍一族有什麼關係。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