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趙賢派人暗中觀察了幾日,終於得出一個結論——整個後宮,出了鈴琅宮的人,根本沒人在意這個。

他跟李伶彷彿在唱獨角戲,卻沒有一個觀眾應和。

趙賢覺得這太不對勁了。

身為一個帝王,哪怕他已經有了真愛,只想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飲。

可真的就只剩下這一瓢水是他的,三千弱水都對他視而不見了。

趙賢又有一種無名的怒火。

身為他的女人們,不在意他,這是對他男人尊嚴的折辱!

憤怒的趙賢心裡不舒坦了,他暗戳戳的故意帶著李伶來御花園逛。

趙賢知道,很多妃嬪都喜歡在御花園玩偶遇這種把戲。

在他認識李伶之前,其實也是很享受這樣的把戲,偶爾玩一玩就會發現自己後宮的女人們多才多藝。

每次都有驚喜。

但有了真愛之後,他就對這種偶遇產生了厭倦。

把戲玩多了,就不感興趣了。

甚至覺得那些貼上來的女人很煩。

但是今天,他帶著真愛在御花園裡逛,遇到的不是宮女就是太監,一聲聲「聖上萬福金安,娘娘吉祥」,聽得他耳朵起繭。

趙賢心裡有疑惑,很想隨手招來一個人詢問今天的御花園怎麼這麼冷清。

一個妃嬪美人也沒有?

可是他不能。

因為自己的真愛還在這裡,又懷了孕。如果她聽到了怕是會多想,鬧脾氣對胎兒不好。

趙賢只能按住自己的疑惑,逛了一會兒就覺得無趣極了。哪怕真愛陪伴在身旁也沒能讓他提起興趣,只能隨便找個借口離開。

回到御書房,趙賢才終於把這個問題向自己的貼身太監問出口。

對方回答:「回聖上,後宮的主子們早就不喜歡去御花園了,她們現在都到北苑散心去了呢,也有不愛出門的,就待在宮中和奴才們打牌子。」

趙賢:……

北苑!

又是北苑!

他狠狠地拍了桌子,震得讓人心慌,大氣也不敢喘一個。

「周願宛!」趙賢惡狠狠的從嘴裡蹦出這個名字,眼神里的殺意越發濃厚。

他倒是不知,周家都倒台了,周願宛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將他的後宮嬪妃都籠絡到北苑了。

她想幹什麼?!

以為這樣展現自己的手段,他還會把她從北苑帶出來,繼續讓她當皇后嗎?

想都不要想!

過了一會兒,他猛然起身,甩著袖子邊走邊說:「去北苑,我倒是要看看那個女人在搞什麼鬼!」 月光照耀之下的蔚藍大海,泛著微微波瀾,映射著殘缺的月亮,閃著黑色深沉的光,神秘而又危險。

在大海某一處的小島中央,突然發生了大爆炸,微瀾的海面被爆炸風波掀起巨大波浪,無情的火焰瘋狂吞噬著島上的一切,濃郁的黑煙緩緩升起,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瘋狂。

此時,在小島的邊緣,正站著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女,在她懷中還有一個嬌小的身影,少女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如巨蟒般盤旋的黑煙,熾熱的火焰映紅了少女的臉,染紅了少女的眼,金色的長發被海風散亂的吹著。

少女拉了拉身上的披風,小心翼翼地護著懷中嬌小的身影,隨即轉身走向了早已停在岸邊的快艇。

少女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喃喃道:「從現在開始,你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是你唯一的姐姐。」

海風激烈地刮著,濃煙不停的翻滾,火紅色的光拉長少女的身影,身後的樹影「沙沙」地擺著,少女宛如修羅般從地獄緩緩走來。

八年後――

M國,一個以花聞名的國家,在這個國家裡,不管是街道還是小巷,亦或是高樓大廈,無一例外都布滿著花的色彩。

我的末世領地 在M國臨近大海的翹崖上有一掛滿紫藤蘿的莊園,淡紫色的花藤輕輕搖曳著,莊園內那顆巨大的櫻花樹正「沙沙」作響,初升的陽光灑在靜謐的莊園上,為莊園蒙上了一層金色的紗,神秘而又迷人,直到一聲尖叫突然響起,打破了這早晨的寧靜。

只見一個黑髮藍眼的少女從樓上跑了下來,黑色的及腰長發被隨意的束在腦後,藍色的碎花連衣裙皺巴巴的掛在身上,手中拽著一個藍色的書包飛快的跑下了樓,嘴裡喊著:「遲到了,遲到了。」

此時正在一樓餐廳吃著早餐的女子,淡淡地抬眸喊了一聲:「茵茵。」

洛茵抬頭朝著洛熙喊道:「姐,快點,我要遲到了。」

「嗯。」洛熙淡淡地應了一聲,將手中打包好的早餐遞給洛茵,而洛茵早已急得跺腳,直接抓住洛熙的手腕沖向了車庫。

車上,洛茵系好安全帶,看相身旁的洛熙,哭喪著臉說道:「姐,你怎麼還這麼悠閑,我快遲到了。」

洛熙將手中的早餐遞給洛茵,面無表情地撇了她一眼,「活該你昨晚打遊戲熬到那麼晚。」

洛茵咬著手中的麵包,飄了個幽怨的小眼神給自家姐姐,那你呢,那你呢,你不是陪我一起打遊戲了么!

「我不會賴床。」洛熙淡淡地道。

「……」這是親姐么,淚流滿面啊有木有。

銀灰色的保時捷從莊園駛出,奔跑在綠茵道上,林間早起的鳥兒歡快地鳴叫,車駛過的地方被帶起一片片小璇渦,捲起路邊已落的花瓣。洛茵趴在窗戶上歡快哼著歌,洛熙用餘光看了眼洛茵,冷硬的面龐頓時柔和了許多。

在市中心的明櫻高中的學校門口,此時已經是人山人海,洛熙將車停在了學校不遠處的蛋糕店前。

「茵茵。」洛熙忽然開口。

「嗯?」洛茵轉過頭。

洛熙將食指輕輕按在洛茵的額頭上,嘴角微揚,輕聲道:「好好考」。

洛茵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隨即用力地點了點頭,轉身打開車門向學校跑去。

洛熙坐在車裡,透過車窗遠遠的注視著正在消失的身影,直到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起。洛熙取出手機看了眼號碼,依舊是面無表情,但明顯要比之前的冰冷了些許,看了看被人群淹沒的校門,按下了接聽鍵。

「什麼事?」 極品相師 洛熙生冷地開口。

「上次那件事的漏網之魚找到了,怎麼處理?」手機那一頭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活的,讓齊麟去。」

「是。」

掛斷電話,洛熙閉上眼睛,靠在座椅上,頭微揚,冰冷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八年之前,你們欠我和茵茵的,我都會一一拿回來!」心中想著,洛熙閉著的雙眼突然睜開,藍色的眼眸中閃著冰冷的光。

八年前,洛熙親手炸毀了那個將她訓練成殺手的基地,帶著失憶的洛茵去了A市,改了姓名,用之前偷偷攢下的錢租了個小公寓。

白天洛熙送茵茵去上學,然後回家做家務,到了晚上,在洛茵睡著之後,洛熙又成了那個冷血無情的殺手,穿梭在夜幕之下,無聲無息的收割著一個又一個鮮紅的生命。

就這樣過了八年,洛熙成了國際上令人聞風喪膽的暗夜修羅,此間,還遇到了齊麟齊顏兩兄妹,齊麟善武齊顏善醫,皆成了洛熙的左膀右臂,就這樣洛熙開始發展屬於她自己的勢力――隱殺,成就了黑道上的神話。只要是「隱殺」接手的任務從來都沒有失敗過,直到四年前……

回想到這裡,洛熙的眸光閃了閃。

四年前,她接下了一個刺殺任務,雖說刺殺目標成功,但在撤離的時候卻出現了意外,那次意外,讓她再次遇見了他,那個自小與她定下婚約,比她大兩歲的未婚夫。他將她藏了起來,躲過了警備隊的搜索,之後把她帶回了他的別墅。

洛熙還記得,在別墅時,他看著她那驚喜而又痛苦的眼神,讓她平靜了多年的心湖有了波瀾。本以為不會再有交集的兩人,卻再次相遇而且……

洛熙抿了抿唇,眼眸微垂,白嫩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手機。

片刻后,洛熙撥通電話――

「喂,齊麟,今晚的任務你不用去了,我去。」

「哎,老大,你要親自去,那茵茵吶?」

「你來接她。」

「好的,沒問題,掛了。」

路人男配的轉正計劃 「嗯。」

洛熙放下手機,開車回到莊園。

這邊齊麟看著手機念叨:「不知道茵茵晚上看不到你會不開心么,真是的,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

此時,洛茵正歡快的答著試卷,心裡想著晚上將要送給姐姐的禮物,內心無比歡愉,卻不知道只是一場空歡喜,所有的準備都成了寂寞的陪襯。 夜幕之下,洛熙一身黑色緊身衣,將身體緊緊裹住,勾勒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金色的長發被風散亂的吹著,卻不顯的凌亂,反而有一種肆意的美感,藍色的眸子泛著冷光,居高臨下地注視著那精緻而又毫無美感的宮殿。

黑色的夜空透不出閃閃星光,又一輪像是鐮刀般的彎月,掛在天上,夜色中的雲漸漸聚集,一切就像是那道黑色倩影的陪襯,在冰冷的夜幕下漸漸染上血一般的色彩,仿若死神降臨的序幕。

金色的宮殿中,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一張精緻的面具,身上穿著華麗的禮服,嘴角揚著恰到好處的笑容,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和諧,眾人在宴會大廳中穿梭著,卻不知死亡正在悄悄降臨,誰也沒有注意到,宴會大廳中悄無聲息的多出了一個人。

洛熙穿著黑色拖地抹胸長裙,黑色的裙擺隨著洛熙的走動輕輕搖擺著,白熾的燈光如流光一般在裙擺上流竄,華麗而又神秘,不似夜中舞蹈的精靈,卻更像死亡瀰漫的深淵,白熾的光應在黑暗之中卻又在黑暗之中消失,濃郁的黑色將光漸漸吞噬,黑色單調的面具反射著冰冷的光。

洛熙就像暗夜中的女王,高貴、神秘、冰冷。

洛熙手中拿著一杯檳榔穿梭在人群中,明明是真實的一個人,卻讓人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下一秒就會突然消失。

洛熙湛藍的眼眸微動,深海般的藍色越發暗沉冰冷,微微晃動著手中的高腳杯,抬眼瞥了一下那掛在大廳中央那巨大的鐘錶,嘴角微翹,「五、四、三、二、一」。

突然,大廳中的燈全部熄滅,人們因這突如其來的黑暗出現了慌亂。

洛熙彷彿融入了黑暗一般,在黑暗中隨意的走動著,最後消失在了牆角。

在這一刻,金色的巨大吊燈又再次亮起白熾的光,正當眾人還未從光亮中反應過來時,突然一聲刺耳的尖叫從人群中傳出,只見一個身著紅色V字領長裙的女人跌坐在地上,面具已不知掉到哪裡去了,女人面容上寫滿了驚恐,左手顫抖著指著前方――一灘鮮血和一堆肉塊。

所有人驚懼地看著這一地的碎屍,背後升起了陣陣涼意,冰寒刺骨,膽小一點的人雙腿已經開始打顫,誰都不知道那個殺人的人是否還在,是否還會繼續殺人,所有人的內心開始慌亂,漸漸的變成了恐慌,誰都沒有發現人群中少了一抹黑色倩影。

這場宴會的主持人――顧謹南,神色微凝,側頭吩咐身邊的侍從道:「立馬封鎖現場,不能讓一個人出去。」

侍從應聲,轉生離開。

洛熙將身型隱在大廳的屋樑之上,略顯深邃的藍瞳將眾人的反應映在眼底,就這樣居高臨下地注視著所有人,湛藍的瞳眸淡淡地掃過眾人。

突然洛熙眉頭微皺,冰冷的藍瞳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情緒,隨即又化為平靜。

人群中,身著寶石藍西服的男子彷彿注意到了什麼,抬起帶著純白色面具的臉,望向大廳的屋樑,眼中閃爍疑惑以及隱隱的渴望。

洛熙微抿著薄唇,眼眸微眯,突然眸光一閃,微抿著的嘴角上翹,眼中閃著冰冷的光,抬手按了按耳上的對講機,「人,找到了。」隨即消失在了房樑上。

站在二樓的顧謹南抬手摸了摸耳朵,輕聲說道:「恭喜。」然後將目光放在了那寶石藍西服男子身上,嘴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洛熙沿著牆角快速的移動著,當洛熙離開時,人們只以為是一陣風吹過,什麼也看不到。

洛熙穿過重重人群,躲過搜尋檢查的人員,走到了宮殿的後花園里,寂靜夜幕下的花園透著點點詭異的氣息,洛熙蹲坐在巨大的樹榦上,冷冷的看著樹下緊張焦急的白襯衣肥碩人影。

洛熙身體輕晃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再下一秒就出現在了肥碩的中年大叔面前。

對於這個突然出現在眼前如同鬼魅般的女子,肥碩大叔因驚嚇直接跌坐在了地上,然後扭動那肥碩的身軀,向後滾動著,直到撞在了樹上,身體才不得不停止了移動,然後肥碩大叔才抬頭看向洛熙,眼中閃著深深的恐懼。

重生奮鬥:空間之璀璨人生 洛熙冷冷的看著醜態百出的肥碩身影,一步一步走向這肥碩的身影,長靴踩在地上發出「嗒嗒」的聲音,在這寂靜的花園中越發詭異。

「好久不見,朱博士。」冰冷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的呼喚。

夜晚的涼風將聚集的雲吹散,瑩白的月光照亮了黑暗的花園,這時朱博士才看清洛熙的臉,彷彿在回想眼前的人,突然雙目瞪大,肥碩的身軀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

洛熙看著眼前抖動的肉墩,嘴角揚起了惡魔般嗜血的惡劣笑容:「看來你還記得我。」

朱博士抖動得越發厲害,眼中閃爍著絕望,此時的洛熙在他眼中就像是揮舞著巨大黑色羽翼的死神,顫顫巍巍地開口:「不,你不能……」。

洛熙冷冷地看著他,對他說的話充耳不聞,將手摸向別在腰間的匕首,緩緩抽出,刀鋒反射著寒光,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洛熙慢慢靠近朱博士,彷彿在思考著要如何下刀,卻突然被一聲詢問打斷,「洛洛,是你嗎?」

洛熙冰冷的眸子動了動,眼底閃過複雜的情緒,隨即消失,轉過身看向突然出現在花園中的男子。

「不是。」冷淡的聲音響起。

「呵呵,你不管變成什麼樣,我都不會認錯。」男人輕笑著。

洛熙沒有開口只是冷冷地看著他。

朱博士見洛熙的注意力沒有在自己的身上,企圖偷偷溜走,剛一動身,一把鋒利的匕首就出現在了面前,刀鋒幾乎與鼻尖相貼,惡魔般的聲音出現在耳邊,「我准許你動了嗎。」

洛熙沒有轉身,但手中的匕首卻不知何時插在了樹榦上。

洛熙抬手按了按耳中的通訊器,以命令的口吻道:「來兩個人。」

站在暗處看戲的顧謹南戲謔道:「好的,女王陛下。」

洛熙沒有理會顧謹南的調笑,淡淡地看著眼前穿著寶石藍西服的男人,「你有什麼事?」詢問陌生人一般的口吻。

「想見見你,還有小意很想你,你……能回來看看他嗎?」小心翼翼的詢問著,但視線卻緊緊地盯著眼前的心愛之人。

洛熙微抿著薄唇,眼眸微垂,張口卻未發出聲。 寂靜的花園中,兩道人影相對而立。

洛熙忽然開口:「我不會去見他,就像我之前說的,我不會留下,也不會跟你回去。」

「是因為當初的事嗎。」疑問的話語卻帶著肯定的語氣。

洛熙眼中終於有了情緒的起伏,厲聲道:「夠了!雲言君,不要再給我提當年的事,我不想聽,也不想聽到任何解釋。」

雲言君神色複雜地看著暴怒的洛熙,眼底閃過一絲慶幸,還好,至少還會有憤怒的情緒,而不是毫不在意,若是連情緒都沒有,那就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詭異的氣氛在二人之間,直到一聲帶著戲謔的話語響起――

「哎呀,沒想到過來搬個人也能遇見雲總,真是緣分啊。」

「確實是緣分,顧少。」雲言君冷漠地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顧謹南,心裡開始警惕起來。

道上的人都知道世界最大的地下軍火商――顧家,有一繼承人,名為顧謹南,典型的笑面虎,長的一副謙謙公子的模樣,心卻不知道有多黑,和這人說話一不小心就會被帶進坑裡去,但是據說顧謹南這人很喜歡湊熱鬧,越熱鬧越開心。

這幾年顧家的掌權人,也就是顧謹南的父親――顧鬃,身體越來越差,卻什麼也檢查不出來,道上還有傳言是顧謹南對顧鬃的身體做了點手腳,意圖篡位,至於究竟真相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