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趙輝、黃富、吳小雅、納甲土屍四人圍著江帆,江帆使出五行元素法則木元素變化之術,手指點了一下納甲土屍的額頭,「傻蛋,你裝扮司空明!」江帆微笑地道。

只見一道青色光一閃,納甲土屍變成了司空明的模樣,緊接著,江帆點了趙輝的額頭一下,「趙輝,你裝扮易傲風!」一道青光一閃,納甲土屍變成了司空明的模樣。

「小富,你裝扮虛天子!」江帆點了黃富的額頭,一道青光一閃,黃富變成了虛天子的模樣。

黃富手捋著鬍鬚,「呃,帆哥,我裝扮虛天子這個壞傢伙啊!」黃富搖頭笑道。

「江帆大哥,那我裝扮誰呀?」吳小雅急忙道,她十分吃驚,不知道江帆使用什麼符咒易容的,這太高明了,簡直不敢相信江帆只有符神師境界。

「小雅就裝扮蕭雲海吧!」江帆點了吳小雅的額頭一下,一道青光一閃,吳小雅變成了蕭雲海的模樣。

隨後江帆點了自己額頭一下,一道青光一閃看,他變成了司空無妄的模樣,手捋著鬍鬚,學著司空無妄的聲音:「我們回司空神宮!」

吳小雅露出吃驚之色,江帆裝扮太像了!簡直惟妙惟肖,「哦,江帆大哥,你太像司空符神主了!」吳小雅吃驚地道。

「呃,你們記住了,我現在是司空無妄,你們可不能叫我什麼江帆大哥了!否則就露陷了!」江帆對著眾人揮手,他大搖大擺地朝著司空符神宮走了過去。

守衛門口的護衛看到司空無妄來了,急忙施禮,「參加司空符神主!」護衛們一齊喊道。

江帆學著司空無妄的樣子一擺手,鼻子哼了一聲,他大步走進了司空符神宮。第一層的司空符神宮的前院很大,玉石鋪路,四周種植各種稀有的花草,江帆剛踏入前院,司空符神宮的管家司空茂急忙迎了上去。

「老奴參加主人!」管家司空茂點頭哈腰地道。


「真是氣死老夫了!這個該死的江帆!」江帆學著司空無妄的聲音,故意鐵青著臉。

管家司空茂見司空無妄生氣了,他嚇得不敢啃聲,小心翼翼地望著江帆。江帆望著管家司空茂,「混賬,你還發愣做什麼,馬上給我召集所有護衛在院子里集合!」江帆怒氣沖沖地對著管家司空茂吼道。

管家司空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不敢耽擱急忙去召集那些守衛司空神宮的護衛,片刻之後,司空符神宮所有護衛都在院子里集合了。

看到院子里那些護衛,江帆暗自吃驚,大約有八十多人呢,這些全部都是符神聖境界的高手,看來司空符神宮的實力不可忽視,硬闖根本是不可能的。

江帆一臉嚴肅地望著那些護衛,「老夫剛剛得到消息,江帆等人已經逃竄到西山洲去了,你們馬上空間傳送去西山洲,給我搜尋江帆等人,不得有誤!」江帆學著司空無妄的聲音嚴肅地道。

那些護衛一起點頭道:「是的,司空符神主!」

江帆滿意地點了點頭,對著身邊的管家司空茂擺手道:「你和他們一起去,有什麼情況馬上給老夫彙報!」江帆想著這個管家也不能留下,必須弄出去,這樣才好放火。

管家司空茂急忙點頭道:「是的,主人,老奴這就去。」

管家司空茂轉身就要走,「慢著!」江帆突然喊了一聲。

管家司空茂回頭望著江帆,「主人,您有何吩咐?」司空茂恭敬地道。

「你去讓庫房到我這裡來!」江帆對著司空茂道,他突然想著這次不能白來司空符神宮,司空無妄肯定很有錢,趁機撈點錢,或者在庫房裡找一些符神聖的符印也好。

「是的,主人,請稍後!」管家司空茂立刻去庫房喊人去了。

片刻之後庫房總管司空游來了,他急忙對著江帆彎腰施禮,「奴才參見主人!」司空游畢恭畢敬地道。

江帆對著管家司空茂擺手,「這裡沒你的事了,你抓緊時間去西山洲吧!」江帆冷冷地道。

管家司空茂急忙點頭道:「是的,主人,老奴這就去。」

看到管家司空茂蘇浙那些護衛走了,江帆對著庫房總管司空游道:「你帶我去庫房看看!」

庫房總管露出驚訝之色,因為司空無妄從來不去看庫房,「呃,主人,您需要什麼物品,奴才去幫您尋找。」庫房總管司空游急忙道。

江帆狠狠地瞪了庫房總管司空游一眼,「作為奴才,不要多問!」江帆學著司空無妄的聲音冷冰冰地道。

看到江帆的眼神,嚇得庫房總管司空游渾身哆嗦了一下,急忙點頭哈腰地道:「主人,奴才多嘴了,奴才這就帶您去庫房!」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明兒,你帶著他們去第三層把那件事辦了!」他給了趙輝、黃富、納甲土屍、吳小雅等人一個眼神,那意思是你們可以去準備放火了。

納甲土屍急忙點頭道:「是的,主…父親,我這就帶他們去。」納甲土屍差點就說出「主人」兩個字了,隨即他急忙改口。

江帆跟隨這庫房總管司空游去庫房,司空符神宮的庫房在第六層,庫房總管司空游打開了庫房大門,江帆看到裡面的東西頓時十分震驚。

「我靠,這麼多好東西啊!真不愧是符神主啊!」江帆暗自道,其實這庫房裡只是司空無妄的一小部分財產,大部分的財產他是隨時攜帶的。

江帆對著司空游道:「庫房裡還有多少玉花石?」

「回稟主人,庫房裡有三十多億玉花石呢。」司空游急忙稟告道。

江帆對著司空游擺手道:「你去把三十億玉花石給我裝好,另外再裝一些名貴的玉石!」

司空游不敢再問原因了,他急忙點頭道:「好的,主人,您請稍等片刻,老奴這就辦。」

司空游轉身就要走,江帆突然想起了符印的事情,「等等,庫房裡還有多少顆符神聖等級的符印了?」江帆問道。

「回稟主人,庫房裡一共還有三十五顆符神聖等級符印。」司空游望著江帆道。

沒想到司空無妄庫房竟然有這麼多顆符神聖等級的符印,江帆十分高興,「嗯,那那三十五顆符神聖等級的符印全部裝上。」江帆對著司空游道,那可是三十顆符神聖等級的符印,交易市場上都買不到這麼多呢。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司空游點頭道:「是的,主人,小的這就辦。」他轉身進入庫房去了。


江帆就在庫房門口等待,大約五分多鐘時間庫房總管司空游拿著符寶袋來了,「主人,您要的東西都裝在這符寶袋裡了,請主人過目。」司空游把符寶袋遞給江帆。

江帆點了點頭,接過符寶袋,打開袋子,看到裡面三十億的玉花石,還有三十五顆符神聖符印,以及幾十塊的上好的玉石,這些玉石價值十幾億玉花石呢。

江帆心裡暗自高興,「我靠,發財了,沒想到來一趟司空符神宮賺這麼多錢!司空無妄會知道了肯定會氣得吐血的!哈哈!」江帆暗笑道。

江帆本想把庫房裡所有東西都搬走,可是不能太明顯了,要不然庫房總管司空游會懷疑的,不過裝走這麼多東西,已經是庫房的一大半了。

江帆收起符寶袋轉身就走,庫房總管司空游急忙躬身道:「恭送主人!」

江帆迅速到了司空符神宮地三層,趙輝、黃富、納甲土屍、吳小雅等人正在等待江帆呢,看到江帆出現了,「老大,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來放火呢。」趙輝急忙道。

「很好,放火的事情就交給小雅了!」江帆對著吳小雅微笑道。

吳小雅露出吃驚之色,急忙擺手道:「呃,我可不敢放火,還是你們來吧!」

「小雅,你怕什麼!我們當中只有你的符咒境界最高,你可以使用空間之火來燒毀這司空符神宮,我們可不會十分空間之火呢。」江帆望著吳小雅笑道。

吳小雅搖頭道:「如果司空符神主知道是我放火燒毀了司空符神宮,他肯定會把我撕碎的!」

「嘿嘿,小雅,你小子就算不過放火,司空無妄也會把你撕碎的!你以為他還會放過你么!」趙輝望著吳小雅笑道。

「小雅,你和我們在一起無論你做沒做過什麼,司空無妄都不會放過你的!與其這樣,你還不如放火燒他的司空符神宮呢!」江帆望著吳小雅微笑道。

吳小雅望著江帆,無奈點頭道:「是哦,我現在是如論如何也說不清了,還不如放火呢!」

吳小雅雙手結印,嘴裡念咒,四周空間震顫起來,空間發生摩擦,呼的一聲,空間之火產生了,片刻之間第三層司空符神宮燃燒起來。

「走,我們趕緊去第二層放火!」江帆急忙對著眾人道。

江帆等人迅速到了第二層,吳小雅使出空間之火,第二層司空符神宮也燃燒了。緊接著江帆等人到了司空符神宮第一層,吳小雅使用了空間之火后,第一層也燃燒起來。

門口的護衛看到司空符神宮起火了,他們急忙跑進去救火,剛好碰到江帆等人,「你們不要忙著救火,這火是有人故意放的,你們馬上去第四層、第五層、第六層捉拿縱火之人!」江帆學著司空無妄的聲音道。

那些護衛立刻朝著司空符神宮第四層衝過去,他們沒有去救火,從過道直接去第四層。江帆見護衛全部去第四層了,對著趙輝、黃富、吳小雅、納甲土屍等人擺手道:「我們馬上去空間傳送場!」


司空城的空間傳送場距離司空符神宮不遠,只用了三分鐘江帆等人就到了空間傳送場,守衛空間傳送場護衛見司空無妄來了,急忙躬身施禮,「司空符神主大人,您要去什麼地方?」為首的護衛隊長急忙道。

江帆學著司空無妄的聲音,「我們要去大名城,你馬上空間傳送!」江帆冷冷地道。

「是的,司空符神主大人,屬下馬上準備空間傳送!」守衛隊長急忙道。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進入空間傳送場,他們很快被傳送到大名城,緊接著他們從大名城空間傳送到水靈洲的西雅城。

西雅城是水靈洲西部最後一座城,在朝西就是一望無際的大山了,獨陰黑煞之地就在這茫茫的大山之中。江帆拿出符神界地圖,望著地圖,皺起眉頭。

「要去獨陰黑煞之地,我們還要途徑巴克鎮、密西鎮,然後就進入深山老林了,看來我們得抓緊時間,司空無妄此刻應該得知司空符神宮被燒了,他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的。」江帆皺眉道。

趙輝望著地圖,「老大,前面就是巴克鎮,我們趕緊去巴克鎮,爭取在中午之前穿過巴克鎮,下去達到密西鎮。」趙輝手指著地圖道。

江帆點了點頭,「嗯,趁司空無妄還沒有發現我們的在這裡的時候,我們趕緊走!」江帆點頭道。

就在江帆等人達到水靈洲西雅城的時候,司空無妄得知司空符神宮被火燒了,司空空無妄頓時就懵了,「呃,怎麼回事?我的司空符神宮為何起火了?」司空無妄吃驚地道。

司空無妄趕緊返回司空城,當他到底司空符神宮門口的時候,頓時驚呆了,司空符神宮的前三層燒得只剩下石頭了。

什麼花草樹林、涼亭、樓台都被燒成了灰燼,「我的司空符神宮啊!」司空無妄驚呼道。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司空符神宮怎麼走火了?」司空無妄大聲地喊道。

司空明也驚呆了,「人呢,人都到哪裡去了?」司空明怒吼道,他突然發現那些護衛不見了。

「回稟少主,人都被主人派出去了!」一名護衛急忙回稟道。

司空明瞪大眼睛望著那麼護衛,「放屁,我爹什麼時候派他們出去了!」司空明對著那護衛罵道。

那名護衛嚇得一哆嗦,「少主,他們是早上的時候被派出去的!」那護衛急忙道。

司空無妄覺得不對勁了,「什麼!你說我們早上把神宮裡面所有的護衛都派出去了?」司空無妄吃驚地望著那名護衛道。

那麼護衛點頭道:「是的,您早上的時候帶著虛天子符神帝、易傲風符神帝、蕭雲海符神帝等人回司空符神宮了,您就把所有的護衛派出去了,連司空茂管家也被您派出了。」

司空無妄瞪大眼睛,他感覺這裡面有問題了,「那些護衛都被派到什麼地方去了?」司空無妄吃驚地道,他馬上意識有人假冒自己了,他們一直都在風明城,怎麼會出現在上空符神宮呢。

「司空符神主大人,您把他們派到西山洲去了!」那護衛有點吃驚地望著司空無妄,這些都是他親自派出的,怎麼就忘記了呢。

司空無妄摸著額頭,「什麼!他們都去了西山洲啊!那神宮是怎麼著火的呢?」司空無妄望著那名護衛道。

「回稟司空符神主大人,神宮著火的時候,您當時在場,我們準備去救火,您讓我們去第四層上面抓縱火的人去了!後來火越燒越大,無法挽救了。」那名護衛回答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哦,老大,你這招太高明了!」趙輝豎起大拇指贊道。

一旁的吳小雅不知道什麼是香水,「呃,什麼香水啊?」吳小雅不解地道。

「行了,等找到藏匿地方我再和你說什麼是香水吧。」江帆對著吳小雅微笑道。

江帆等人迅速進入樹林之中,他們一口氣跑了一千多米,找到了樹洞,躲入樹洞之中。江帆等人走後沒有多久,司空無妄、虛天子、易傲風、蕭雲海等人追趕到了密西鎮西郊,他們果真帶了符靈鳥。

符靈鳥追蹤到了樹林外停下,對著司空無妄等人道:「他們進入了樹林!」

司空無妄皺起眉頭,「呃,江帆太狡猾了,竟然躲藏到樹木裡面去了!」司空無妄皺眉道。

「司空符神主,我們有符靈鳥,江帆他們是逃不掉的!」虛天子對著司空無妄道。

符靈鳥朝著樹林裡面飛,它聞到了香水氣味,四周瀰漫著香水氣味。這香水的氣味,別說符靈鳥聞到了,就連司空無妄、虛天子等人都聞到了。

符靈鳥對於氣味是十分敏感的,香水氣味對於它來說太濃裂了,它的鼻子充滿了香水氣味,它立刻無法辨別江帆等人的氣味了。

符靈鳥在樹林里盤旋起來,「哦,哦,我無法辨別他們的氣味了!」符靈鳥驚呼道。

「呃,怎麼回事?符靈鳥無法辨別江帆他們的氣味了呢?」司空無妄吃驚對道。

「司空符神主,江帆太狡猾了,他在地上撒了香水,符靈鳥無法辨彆氣味了!」易傲風聞到香水氣味,他當然熟悉香水,當時江帆走的時候帶走所有香水,只有傲月宮庫房還有少量的香水。

司空無妄不知道什麼是香水,一頭霧水地望著易傲風,「什麼香水?」司空無妄驚訝地道。

易傲風從懷裡掏出一瓶香水,打開瓶塞,「司空符神主,這就是香水!」易傲風把香水遞給司空無妄。

司空無妄接過香水,他聞到一股很濃烈的香味,馬上明白了,「呃,這東西好香啊!你哪裡來的?」司空無妄驚訝地望著易傲風。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