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趙雅愣了一下,隨後笑道:「行,說不定有一天我真得走投無路了,就來投靠你,到時候,你可的收留我啊!」

「只要雅姐願意來,我就給你個副總的位置。」

旁邊的張昊插嘴道:「雅姐,你們美容院辦一張VIP貴賓卡要多少錢啊!」

「只要是在美容院消費五千元以上,就可以擁有一張VIP貴賓卡。」

趙雅好奇地問道:「怎麼,你想辦卡啊!行,回頭我免費送你們一人一張!」

杜鵑說道:「我的就不要了,有沒用處!」

「杜鵑姐,你別拒絕啊,你沒用,可以送給我啊!」張昊趕緊說道:「雅姐,說好了是一人一張,他們不要,就全歸我了!」

凌子凱看了張昊一眼,說道:「你小子要貴賓卡幹嘛?就為了享受這免費試用美容膏的服務。」

「就是啊,自己端著金飯碗,還來我這裡哭窮!」

張昊嘿嘿笑道:「咱這不是長的難看嗎,怕以後找不到媳婦。所以要是遇上個靚妹,就送她一張貴賓卡,哄她開開心,說不定就勾搭上了!」

幾人都被張昊的話說笑了。

凌子凱不屑地說道:「瞧你那點出息!」

就在這時,旁邊響起一個支支吾吾的聲音:「趙院長,我以前也是美容院的VIP客戶,可剛才,那邊科室的人說,我的卡作廢了,不能試用那美容膏,你能給我去說一聲嗎?」

眾人轉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小怡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一邊。

趙雅冷笑了一下,說道:「你也想試用美容膏啊,就不怕我們美容院的假冒偽劣產品把你的臉給毀容了!」

小怡有些羞愧的說:「趙院長,先前的事是我錯了。我這臉上的粉刺確實是吃了海鮮引起的過敏,跟美容院沒有關係。我找了好幾家美容院了,他們都治不了。我不要免費的,願意用錢買美容膏。行嗎?」

不等趙雅開口,凌子凱已經冷冷地說道:「行啊,你不是很有錢嗎!這事我做主了,一瓶美容膏的價格是一百萬。只要你拿出錢來,現在就可以給你!」

「你——!」

小怡恨恨地看了凌子凱一眼,轉身離去。

趙雅看著她的背影,說道:「子凱,這女人是一個房地產開發商包養的小三,有些來頭,你這樣做會不會——」

凌子凱擺了擺手說道:「我知道,就因為她是趙強的女人,才別想從我這裡拿到一丁點的美容膏!」

趙雅見他的臉色有些陰沉,不知道他怎麼跟趙強結下了仇,也沒多問,只是提醒他以後要是再遇上了,就多注意點,小心他們報復。 趙雅說道:「子凱,剛才的場景你也看到了。你拿來的這二十瓶美容膏,可遠遠不夠啊!什麼時候才能大量供應給我啊!」

凌子凱沉思了一下,說道:「你放心,等我回雲海后,就馬上給你搞一批出來。短時間內要大批量供應,可能有些難度,但滿足你一家美容院使用,應該沒問題的。倒是你這邊登記註冊也要抓緊辦下來,別到時候我生產出來后,被工商醫療機構認為是假冒產品而沒收,那我可要冤死了。」

「這事你放心,我保證在半個月之內,給你辦好了!」

此次白山之行除了跟人蔘寶公司簽訂了銷售人蔘的合同外,這黑蜂美容膏的收穫算是個意外的驚喜了。

而且,註冊成立雲嶺大自然資源開發公司的事情也迫在眉睫。

凌子凱不想在白山再耽擱時間。

離開美容院后,便和張昊商議了一下接下來的安排后,決定將公司的註冊地選在白山市。這裡畢竟是張昊父親的地盤,由他出面辦理一些手續,要便利許多。

同時,凌子凱還要求張昊爭取將美容膏的專利申請下來。

臨行之前,凌子凱給張昊留下了一百萬的資金,用以購買美容膏的包裝材料,以及在申辦過程中的一些開銷。

隨後,凌子凱帶著七百多萬的資金,和杜鵑返回雲海。

到了雲海縣城后,凌子凱沒有馬上回雲海鎮,而是來到了一家汽車銷售中心。

既然已經跟麗人美容院簽定了合作協議,以後肯定要經常在雲海和白山之間來往,坐公交車顯然不太方便,也會耽誤很多時間,凌子凱便提議去買一輛汽車。

杜鵑也表示了贊同。

到了汽車銷售中心,凌子凱選中了一輛皮卡車。

從雲海鎮到縣城的路段太差,而且都是山路,皮卡車底盤高,馬力強勁,同時還可以裝貨,價格也便宜,是最經濟、也最適用的。

辦完了購車手續,上了保險和牌照后,凌子凱便開著皮卡直奔雲海鎮而去。

還沒進入鎮子,兩人就看到了一個高大壯實的小夥子正在路邊的公交車站的站台上徘徊,時不時地還往通往縣城的公路上張望。

「是蘇果爾,他站在這裡幹什麼?」

杜鵑好奇地說道。

凌子凱將車子開到了蘇果爾的身邊,猛得按了幾下喇叭。

蘇果爾嚇了一跳,正要發作的時候,只見眼前這輛嶄新的皮卡車停了下來,從車窗內伸出了一張靚麗的臉龐,沖著自己喊道:「蘇果爾,你在這裡幹嘛,是等車要去縣城嗎?」

「姐,總算是等到你們了!」

蘇果爾臉上露出了喜色,見開車的是凌子凱,便好奇地問道:「這車子是你們新買的嗎,好漂亮!」

凌子凱問道:「你剛才說是站在這裡等我們的?

你怎麼知道我們今天要回來!」

「是爺爺讓我來的,他說,估計你們在今明兩天應該回來了,便讓我在候在這裡。 花心總裁不守信 從縣城到雲海的班車一天只有兩趟,上午那趟車子來的時候,我就等了一回。現在下午車也快要到了,所以我就又來了。」

「爺爺讓你等我們,出什麼事情了?怎麼不打你子凱哥的手機?」

蘇果爾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說道:「我把你給的電話號碼給弄丟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有幾個人在鎮子等著你們。爺爺認得他們,是幾個做樹苗、化肥生意的老闆,可能是來討債的。爺爺說讓你們先避一避,免得讓他們給纏住了。」

「做樹苗、化肥生意的老闆?」

杜鵑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先前不是跟他們講好了,到今年年底時就會把拖欠他們的苗木款和化肥款給結清了,怎麼現在突然找上門來了?」

凌子凱問道:「咱們還欠多少苗木、化肥的錢款?」

杜鵑暗中盤算了一下,說道:「大概有一百多萬吧!」

「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躲得了一時躲不過一世。那些人現在在哪裡?」

「就在你家門口等著呢!聽爺爺說,還不止這些呢。

昨天吳大山鎮長去林場找你們,見你們不在,便讓爺爺轉告你們,說今年的林場承包款要上交了,估計是無法拖延。

而且好像銀行那邊也放出話來,說今年不想再貸款給你們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怎麼突然都冒出來催債了?」

凌子凱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對杜鵑問道:「承包合同上籤定的上交日期是什麼時候?」

「應該是在十二月份,離現在還有三四個月呢。」

「銀行的貸款呢?」

「銀行的還款日期倒是在這個月底,以往都是在到期的時候,付清利息,然後再轉一下續貸的手續就可以了。

如果他們今年不貸款給我們的話,我們就必須還清近兩千萬的款額。

我們一下子根本拿不出來啊!」

杜鵑有些憂心忡忡的說道。

「那些苗木化肥農藥的欠款現在就可以給他們結清。

承包款既然是在年底上繳,暫時就不用去理會。

倒是銀行這方面有些棘手。

回頭我問問耗子,看他能不能想想辦法,讓銀行再給我們續貸一年。

哼,等到了明年的這個時候,估計他們要哭著求我們貸款了!」

凌子凱的臉上露出了自信,隨即又說道:「姐,我好像嗅到了一股陰謀的氣息,覺得這些人都像是商量好了似的,同時對我們施加壓力,逼著我們走投無路呢!」

杜鵑點了點頭說道:「我也隱隱感到這些人像是被人指使著來的。難道是有什麼人沖著我們下黑手來了!」

凌子凱對蘇果爾問道:「你最近幾天有沒有看到鎮子上有什麼陌生人出現?」

蘇果爾愣了一下,說道:「什麼陌生人?最近從外面進來的人很多啊!有收參苗的,收黑蜂蜜的,收鹿茸的,還有一個唱小秧歌的小劇團在鎮子上演出呢。那唱王二姐的嗓子真不錯,跟山鵲似的清亮、、、」

「行了!都這麼大的小夥子了,連問你個正事都問不出來,盡扯些胡話!」

杜鵑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蘇果爾的話,對凌子凱說道:「子凱,要不咱們先找一下吳大山,探聽一下最近有什麼風聲傳出來。他是老爸生前最好的朋友,以前也幫過我們的很多的事情,真要有什麼事發生,應該不會對我們隱瞞的!」

凌子凱點了點頭,對蘇果爾道:「你先去林場,告訴你爺爺一聲,就說我們回來。讓他多注意一下林場的情況,尤其是那些種著林下參的地方,防範有人去偷挖。」

蘇果爾見凌子凱說的慎重,忙點頭要下車。

「你等一下。」

杜鵑說著下車,從後座上拿出一個大包裹,交給蘇果爾,說道:「這些是從白山帶來的一些東西,裡面有你喜歡吃的松花糕,巧克力。還有給爺爺的幾瓶伏特加。」

蘇果爾聞言臉露喜色,說道:「姐,你還跟以前一樣,每次出門回來總忘不了買些禮物回來。謝謝了!」

「快去吧!要是最近沒什麼事,就呆在林場,跟爺爺一起,幫姐看著點。」

蘇果爾連聲應允著,拎著包裹往林場方向跑去。

杜鵑望著他的背影,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都長這麼高了,還跟孩子是的沒有個大人的樣!」

凌子凱笑道:「這小子腦子是缺跟筋,但心眼不錯!」

等杜鵑重新上車后,凌子凱開著車子往雲海鎮政府大院駛去。 皮卡車直接開進了鎮政府大院。

下車后,凌子凱瞥了眼院內的停車坪上,發現停著幾輛豪華越野車。

在雲海鎮上,平時連哈弗、奔騰之類的國產車都難以看到,一下子出現了幾輛進口豪車,顯得格外刺眼。

凌子凱看了一下,最次的是賓士,其次是悍馬,還有一輛是凱迪拉克凱雷德。

看牌照,都是白雲市區的。

凌子凱頗為意外,能開上這豪華車子的,主人的身價肯定不簡單,莫非這雲海鎮上來了什麼富豪商客。

鎮政府大院內只建了一幢三層的整排十幾間的樓房。

樓內的大多數房間都關著門,走廊上也靜悄悄的,看不到一個人影。

杜鵑領著凌子凱上了二樓,來到了西邊最盡頭。

正對著走廊的房間門開著,門框上的銘牌上寫著「鎮長辦公室」五個字。

走進房間,裡面卻沒有人。

兩人正準備退出來的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中年婦女,見了杜鵑,便嚷道:「我見有人走進了鎮長辦公室,還以為來什麼客人了呢,就趕緊過來看看了,原來是杜鵑姑娘啊!」

杜鵑見進來的是鎮政府辦公室的副主任秋嫚,便忙說道:「秋姐,你好!吳鎮長不在啊!」

「吳鎮長在三樓的會議室里陪幾個白山市裡來客人說話呢!你找他有事嗎?」

「也沒什麼要緊事。好長時間沒來鎮政府大院了,今天剛好路過,就進來轉轉。」

「那你就在這裡先坐一會吧,我估計他們的會談也該結束了!」

秋嫚說話之際不停地打量著凌子凱,而後湊到杜鵑的耳畔說道:「這小夥子長得挺帥的,是你男朋友嗎?」

杜鵑聞言臉上一紅,說道:「秋姐,他是我乾爸的兒子呢!叫凌子凱!」

隨後對凌子凱介紹道:「子凱,認識一下,這是鎮政府辦的秋主任!」

凌子凱伸手跟秋嫚握了一下,說道:「秋主任,你好!」

秋嫚的性格看上去頗為開朗,握手之後說道:「我跟你爸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也別叫我秋主任什麼的,就依照杜鵑那樣,叫我一聲秋姐吧!

聽說你繼承了你爸的雲海林場,這事做的不錯。

原先大家都還擔心杜鵑肩不起這副擔子呢,你來就好了!

小夥子,有句話,秋姐要說在前頭,雖說這林場是以你爸的名義承包的,但這麼些年過來,杜鵑可是在裡面花費了大量的心血。現在有你來經營了,不要忘了這裡邊還有她的一半份額呢!」

凌子凱說道:「秋姐,你放心,我來雲海只是幫杜鵑姐管理一下林場的,這經營權還是歸她的!」

秋嫚看了眼凌子凱,見他臉上的表情沒有一點虛偽的樣子,便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嗯,這話說得好,我愛聽!」

杜鵑在旁邊說道:「秋姐,你說什麼呢!子凱跟我不就是一家人嗎,還分什麼你我的!」

秋嫚看了看他們兩人,貼著杜鵑的耳朵小聲說道:「鵑丫頭,我看這小夥子挺不錯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反正你們也不是親姐弟,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不如就跟他結了婚算了!」

杜鵑的臉一下緋紅起來,用手捶了一下秋嫚的肩頭,說道:「秋姐,你要再胡說,以後我就不再理你了!」

秋嫚見杜鵑滿臉害羞,卻沒有生氣的樣子,不由有些啞然地說道:「怎麼,難道讓我說中了,你們真得已經——」

杜鵑不等她把話說完,急忙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說道:「秋姐,求你別再開玩笑了,算我怕了你了,還不行嗎!」

秋嫚推開了杜鵑的手,笑道:「怎麼,是不是有些心虛了!」

「小秋,你在說誰心虛了呢!」

門外傳來了一個爽朗的聲音,身材魁梧的吳大山邁步走了進來。

凌子凱和杜鵑忙迎了上去。

「吳叔好!」

「吳鎮長好!」

吳大山跟他們握了握手后說道:「都坐下來吧!小凌,你是第一次來我這裡,可能不知道,在這鎮政府大院內,我這辦公室是最隨意的地方。一年到頭從不關門,什麼人都可以進來,也不用拘束。

鵑丫頭,你是常客了,今天怎麼也跟我客套起來了!」

秋姐給凌子凱兩人泡了杯茶后,知道他們找吳大山肯定有事情要談,便轉身離去。

吳大山陪著凌子凱和杜鵑在沙發上坐下后,看著凌子凱說道:「小凌,當初鵑丫頭進老林子沒有音訊,我也是干著急,沒思處,便給你打了個電話。

原本也只是想告訴你一下,沒想到你二話不說,就趕到雲海來了,還進山找到了鵑丫頭。

你這重情重義的為人很讓人欣慰啊。這一點,跟你老子一模一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