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路南正要離開,就看見蘇北伸出腦袋,目不轉睛的看著他。

蘇北好奇的問道:「這麼晚了,你還要出去啊?」

路南點了點頭:「我現在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先睡吧!」

路南本來想再說一句,別等我了。

可是,他感覺怪怪的,便打住了。

蘇北嘟著嘴,瞭然的點點頭,便關上門。

路南開車,一路飈速。

他剛到了廢棄工廠,雲帆就從裡面走出來了。

路南直接開口就問:「現在怎麼樣了?」

雲帆跟著路南一邊往工廠里走,一邊開口道:「總裁,其他人都被嚇到了,一直沒怎麼說過話,就算是說了,都是求饒的話,只有那個顧勝澤,他在酒店那邊暈過去之後,晚上又醒來了,醒過來之後,嘴裡一直罵罵咧咧!」

路南的腳步微微一緩。

重生之御醫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雲帆一眼:「哦……你給我說說,他是怎麼罵的!」

雲帆神情有點為難。

罵人的話,肯定都是比較難聽的,他再複述一遍,搞得好像他在罵路南一樣。

路南看著雲帆猶豫不決的樣子。

他直接開口:「說吧,沒關係!」

雲帆無奈的聳聳肩:「好吧!總裁,這可是你讓我說的。」

路南看著他點點頭。

他學著顧勝澤的聲音說道:「路南,你個王八蛋,老子就睡你女人了怎麼著,你把老子打成這樣,還抓到這裡來,你有本事別讓我回家,否則,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路南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雲帆。

雲帆被他看得背後發涼,他不好意思的看著路南:「總裁,是你讓我說的!」

路南玩味的看了他一眼,隨即轉過頭,向著裡面走進去:「沒關係,學的很像,以後再接再厲!」

他的話一說完,雲帆差點一個馬失前蹄,栽到地上。

他估計自己要是再接再厲,路南的助理就該換人了!

他調整好步伐,快速的跟上去。

路南一走進廢棄工廠,巨大的空間,似乎都能聽到一陣陣風的迴響聲。

被抓來的人,全都聚在廢棄工廠中央的空地。

路南不徐不疾,從容淡定的走過去。

孫導看見路南,頓時發出鬼哭狼嚎的聲音:「路總,你放過我們吧,我們知錯了,一切都是顧勝澤的錯,是他強迫Anne小姐的,我們什麼都沒有做!」

雲帆冷哼了一聲,最討厭這樣的人了。

有膽子做,沒膽子承擔。

蘇北是跟他去談合作的,他要說這跟他沒關係,鬼才相信!

這時候,李導突然開口了:「路總,你饒過我吧,我真的什麼都沒有做,當時是孫導給Anne小姐下的葯,我真的只是被叫去喝酒的,我什麼都沒有做!」

路南面不改色的看著這一切,一言不發。

現在倒是狗咬狗,相互揭發了。

下午他們對蘇北,可沒有這麼客氣。

路南聲音充滿冷意:「然後呢,下午還發生了什麼?」

王製片一看,李導將所有的責任,全都推到孫導和顧勝澤身上了。

他狠了狠心,咬咬牙,也開口:「路總,這一切都是孫導和顧勝澤做的,真的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們當時要走,他用各種狠話威脅我們,所以我們才不得不留在包廂里,路總,您要相信啊!」

接下來,越來越多的人,全都將矛頭指向孫導和顧勝澤。

路南給雲帆使了一個眼色。

雲帆對著周圍黑衣勁裝的男子開口:「除過顧勝澤和孫啟平,所有的人,都帶走!」

命令一下,黑衣勁裝男子們馬上動了,他們訓練有序的將其他人帶走。

頃刻間,偌大的工廠,就剩下四個人。

路南看著顧勝澤,一步步逼近。

顧勝澤想到白天他打自己的場面,坐在地上,下身頓時一緊,恐懼的往後蹭。

他驚懼的開口:「路南,你別過來,我告訴你,你再過來,我就……我就……」

他我就了半天,一個字也沒有憋出來。

路南好心幫他補充:「我再過來,你就去死,你覺得,這個提議怎麼樣?」

顧勝澤瞬間嚇得臉色蒼白,他失聲:「路南,你不要亂來,我告訴你,殺人是犯法的,你可要想清楚啊!」

路南諷刺的嗤笑了一聲:「我很清楚啊,只不過,我覺得,跟你相比,我已經好多了,最起碼,我知道強迫別人,也是犯法的!」

顧勝澤呼吸不穩:「路南,我求你了,你別過來,就放我回去,我把天虹集團的股份分你一半,好不好,你就饒了我吧!」

路南眸子一閃,突然笑了。

不負年華愛上你 他幽幽的開口:「原來你的命這麼不值錢?」

顧勝澤驚恐的看著他:「那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六十總行了吧!」

路南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只不過……你要確保你說的是真話!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顧勝澤再也顧不得那麼多,他連連點頭:「肯定是真的,我不會騙你的,只要你不殺我!」

路南笑容滲人,在廢棄工廠昏黃的燈光下,讓顧勝澤渾身發顫。

他看著雲帆,開口道:「去起草股權轉讓書!」

雲帆點了點頭,立馬轉身出去。

大約是等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雲帆就回來了。

這期間,路南一句話也沒有說。

顧勝澤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抵押了股權,覺得有一絲安全感了,他也保持沉默。

只有孫導,他不停的哀嚎求饒,路南始終對他不理不睬。

他整個人都快絕望了。

雲帆回來后,將股權協議書遞給路南。

路南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隻鋼筆,龍飛鳳舞的寫下路南兩個大字。

然後,他把協議書遞給縮在牆角的顧勝澤。

他淡淡的開口:「簽吧,簽完你就可以走了!」

顧勝澤看了他一眼,咬咬牙,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他現在先想辦法出去再說!

他拿著鋼筆,微微顫顫的將自己的名字寫在上面。

路南將股權轉讓協議拿過來,仔細看了兩遍,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后。

他才轉身對雲帆說道:「將他直接扔到顧家門口。」

花開一季,花落千年 雲帆點點頭,便拖著顧勝澤,向著外面走去。

顧勝澤是真的被路南打怕了,他全身就像是廢了一樣,癱軟在地上,他連路都走不住。

此時此刻,廢棄工廠,就只剩下孫導和路南了。

路南輕笑了一聲,慢慢的向著孫導走過去。

孫導頓時毛骨悚然,他有一種全身發冷的感覺,就好像死神降臨一般。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孫導嚇得額頭冷汗直冒。

他驚恐的看著路南,聲音顫抖:「我告訴你,捏別過來,再過來我就報警了!」

路南不屑的嗤笑一聲:「好啊,我現在就把手機給你,你報警啊,我手裡的這些材料,足以你在牢里坐上大半輩子了!」

路南說完,將一沓厚厚的材料扔過去。

我被黑成了大明星 孫導撿起身上的材料,他看了兩頁,頓時嚇得尿都出來了。

怎麼會?路南怎麼會有這些?

這都是這些年,他強迫或引誘少女,逼迫她們的一些證據。

可是,路南才回來多久啊,他怎麼可能拿到這些?

孫導又恐懼又震驚。

他抬頭看著滿色沉冷了路南,低聲下氣的哀求:「路總,這次是我色膽包天,一時糊塗,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路南冷笑了一聲,聲音猶如暗夜魔鬼一般:「孫啟平,跟我玩陰的,你還嫩著呢!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的想法!」

這個孫導每次強迫小明星的時候,都是找一個有錢有勢的富二代,先對她們用藥,然後等富二代玩膩了,他就馬上接手。

這樣一來,出了什麼事情,都有對方兜著。

他已經這樣幹了十多年,壓根沒有人敢揭發他的惡行。

他沒想到的是,這次踢到鐵板了,竟然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孫導見路南面無表情,他趕緊從地上爬過來,想要抱住路南的腿求饒,卻被路南一腳踢飛。

他不顧疼痛,繼續撲上來,哭的滿臉悔恨:「路總,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你放過我吧,我向你發誓,我要是再干這種齷齪事,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路南一腳抵在他的胸口,防止他靠近自己。

他陰沉的開口:「你以前怎麼樣,跟我沒有一毛錢關係,你以後怎麼樣,我更懶得理會,你這次惹到了蘇北,就別祈求我能手下留情,你也不看看,你幹了那麼多噁心的事情,就算是你不發毒誓,老天爺也會讓你不得好死!」

孫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看著路南的神情,變了再變。

最終,他有點陰鬱的盯著路南:「路總,我就不相信,你這輩子就沒有做過虧心事,你殺過的人,比我玩過的女人還多吧!你好意思說我,你要是真的把我怎麼樣,我告訴你,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路南看著孫導這一副噁心的嘴臉,就能想到,他對蘇北的不懷好意。

顧勝澤被他當槍使了,還一個勁的往前沖。

只能說他愚蠢。

可是這個孫導,敢做不敢當,實屬小人!

今天他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還真以為自己無法無天,能上天了。

他輕笑了一聲,聲音帶著一絲陰沉和恐怖:「怎麼著?求饒不管用,就改變路線,開始恐嚇威脅了,只不過,孫啟平,你覺得……你的威脅對我管用嗎?」

路南說完,猛地一個健步,一腳將孫導踹翻在地上。

孫導疼的齜牙咧嘴,他痛苦的捂著肚子痛哭:「路南,你不得好死!」

路南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在我不得好死之前,你就已經不得好死了!」

說完,他一腳將旁邊的鐵杆拿起來,向著孫導的身上打過去。

孫導頓時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哭喊聲。

路南接二連三的打下去,感覺心裡的怒意,才慢慢消減。

他已經有太久沒有親自動手打人了。

可是,今天在酒店包廂里,看見蘇北的樣子,他就恨不得所有人為她陪葬。

孫導已經疼的發不出任何聲音了,路南慢慢停下來。

他打的孫導奄奄一息,覺得心裡的怒氣發泄的差不多了,他才將鐵棒仍在一邊,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欺負他人。

路南沒有察覺到,他在心裡,早已將蘇北,納入自己的保護範圍。

路南一步一步向著工廠外面走去。

走到門口,他對站在那裡的兩個黑衣保鏢開口:「將他所有的東西都扔掉,人送到南非去挖石油,記住,永遠都別讓他再回來!」

路南說完,就向著自己的車子走去。

晚上的風很涼,正如他此時此刻的心,沒有絲毫溫度。

第二天一早,蘇北就看到一個驚天大新聞。

天虹集團的總裁顧勝澤,被人打殘了。

這個殘,並不是身體殘廢了,而是子孫根徹底廢了。

也不知道消息從哪裡傳出來的,總之,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不透風的牆。

一早上的功夫,這個消息就已經風靡了南希市。

蘇北早上從房間里走出來的時候,路南剛好也從房間里走出來。

兩個人面對面相視了一眼。

蘇北咬咬嘴唇,本來想問他昨晚什麼時候回來的,最後想了想,嘴裡只憋出來一個字:「早!」

路南看了看她,點了點頭,回了一個「早」,他便向著廚房走去。

蘇北獃獃的站在客廳里,看著路南快速的打雞蛋,開火。

幾分鐘的時間,他就做好了兩個煎蛋。

蘇北忍不住咂舌,他專門培訓過的吧,那熟練的手法,一般女人都很難達到。

路南將早餐端出來,看見依舊傻站在那裡的蘇北,他眸子閃了閃,開口道:「吃飯!」

蘇北這才回過神來,她趕緊點了點頭:「哦哦!」

吃飯的時候,蘇北拿著叉子,不停的鼓搗著盤子里的煎蛋,腦子裡卻在想,顧勝澤的事情,究竟是不是路南乾的。

畢竟,她一大清早睜開眼睛,就看見手機上彈出來的各種信息。

顧家在南希市也是大門大戶,一般人怕是不敢對顧勝澤下手。

顧勝澤雖然是個花花公子,可是,他在天虹集團的位置,可不容小覷。

身為總裁的他,在工作上,讓一幫董事無可挑剔。

要說他的缺點,那就是太花心了,被他玩過的小明星,加起來能繞南希市一圈了。

蘇北掂量著,如果不是路南,又會是誰呢?

而且,昨天顧勝澤剛剛欺負了她。

路南會不會是為了幫自己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