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路南笑道:"我可不是不正常,我只是想你了而已!"

蘇北聽出來他的話外之音,伸手做了一個,你過來的姿勢。

路南好奇的將耳朵湊過去。

蘇北低聲在他耳邊嬉笑著說道:"我生理期來了,不知道你還想我嗎?"

路南俊臉頓時變黑了。

自家小妻子,現在竟然朝著污的方向發展,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路南沒好氣的捏了捏蘇北的小鼻子,轉身去洗澡。

路南洗完澡出來之後,感覺一天的疲憊似乎都有點好轉。

他說:"北北,今晚我們商量一件事情!"

蘇北好奇的挑眉:"什麼事情啊?"

她很少見路南這麼認真的樣子。

路南輕咳了一聲:"是這樣的,明天不是周末嘛,我想著,明天回你家,後天回我家,我們婚禮的事情,跟他們說一聲!"

蘇北咬著唇想了想,點點頭。

"按照你說的辦就行,我沒有什麼意見,只不過,婚期確定下來了嗎? 三國領主時代 "蘇北說。

路南將路紫蘇抱著舉高高。

"十八天後,或者二十天後,一個六號,一個八號,都是不錯的日子,你挑選一個!"路南說。

蘇北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兩個時間隔了一天,請問有選擇的必要性嗎?

"那就二十天後的八號吧!"蘇北沒好氣的說道。

路南忍不住笑了笑,他抱著路紫蘇靠近蘇北。自己親了一個,又讓路紫蘇去親蘇北。

"趕緊親一下你媽咪,不然她就生氣了!"路南故意逗蘇北。

蘇北無語至極。

看著路紫蘇嘴裡還有口水,直接吧唧,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蘇北沒好氣的捏了捏自家小丫頭的臉。

"你啊,現在是越來越叛變的厲害,竟然什麼都聽你爹地的,再這樣,我可就打屁股了!"蘇北說。

路紫蘇咯咯咯的笑起來,一個勁的往路南的懷裡鑽。

路南笑著說:"你別嚇她,我們家丫頭膽子小。

蘇北無語到極點,這父女倆,現在一唱一和,簡直都能唱大戲了。

"你們繼續玩吧,我去洗澡了!"蘇北說著,轉身向著浴室走去。

路南捏了捏小丫頭的小鼻子。

"瞧瞧,你媽咪生氣了,這可怎麼辦啊?"路南說。

蘇北聽到路南的話,忍不住搖頭笑著,向著浴室走去。

第二天一早,蘇北就被路南從床上挖起來。

蘇北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哎呀,你幹什麼,讓我再睡會!"蘇北說。

路南沒好氣的看著她:"還睡,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我們得趕緊去你家,不然就天黑了也不知道前幾天的精神勁都去哪裡了!"

蘇北閉著眼睛,哼哼唧唧。

她嘟著嘴,很不情願:"讓我在睡會嘛,前幾天精神,所以,這兩天才要好好休息啊!"

路南把她拉起來,她繼續躺下去,周而復始了十幾次,蘇北才不情願的閉著眼睛去洗漱。

路南寵溺又無奈的搖頭。

兩個人去蘇家的時候,還帶著路紫蘇。

因為沒有提前通知他們,蘇雲天和雲錦看到他們的時候,高興壞了。

尤其是看到路南懷裡的小丫頭,雲錦更是心疼的不行,她好像想起了蘇暖小時候一樣。

可是,這些話,她根本不敢給蘇北說。

但是,到底是自己的親外孫女,她喜歡的不得了。

"北北,路南,你們趕緊進來!"雲錦一邊笑著抱過路紫蘇,一邊說道。

路紫蘇被雲錦抱著,一點也不怕生。

倒是兩個大眼睛,骨碌骨碌的轉著,非常好奇。

蘇雲天看到蘇北來,也非常開心。

或許是他已經徹底認清了現實,現在活著的是蘇北,蘇暖再也回不來了。

他自己也是時候,試著從這個陰影中走出來了。

因為蘇雲天和雲錦的熱情,氣氛似乎比上一次好了很多,路南的臉色也非常好。

只要蘇北覺得舒心,他就高興。

蘇北就是他心情的晴雨表。

雲錦讓家裡的阿姨,做了一大桌的好吃的。

吃飯的時候,雲錦忍不住感嘆:"北北啊,你以後和路南,常常回家,家裡現在就我跟你爸兩個人,冷冷清清的,我都快無聊死了!"

蘇北點了點頭:"有時間的話,我們一定會常回來的!"

蘇北剛說完,路南就開口了:"爸媽,我跟北北今天回來呢,其實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給你們說一聲!"

"什麼事啊?"蘇雲天還沒有開口,雲錦就搶先問了。

"是這樣的,我跟北北雖然領了結婚證,但是,當初的那個婚禮,全都是按照奶奶的意願來的,辦的非常隱秘,我跟北北,打算重新舉辦一次婚禮,希望你們二老到時候,能夠準時參加!"路南說。

"這是好事啊,我們到時候一定來!"雲錦再次搶在蘇雲天的面前,快速的說道。

蘇雲天無語的看著雲錦,搖了搖頭。

他轉身看向路南:"日子你們定了沒?"

"定了,就在下個月初八!"路南慢條斯理的說道。

雲錦想了想:"時間這麼緊啊!"

路南搖搖頭:"也沒有,其實我已經準備很久了,就等著一切準備就緒,再告訴你們呢!"

雲錦頓時眉開眼笑:"這個好,這個好!"

一頓飯下來,幾個人吃的格外高興。

飯後,路南和蘇北要走,雲錦忍不住挽留:"你們下午回去也沒事,就在家裡多待一會嘛,北北,媽媽也想你了,你們就留下來吧!"

在雲錦的軟磨硬泡下,蘇北和路南最後,還是沒能走。

說實話,蘇北突然對雲錦以前的態度,有點怨。

可是,如今她放下姿態來討好自己。

說到底,她都給了自己生命,蘇北怎麼也狠不下心來。

而且,她也看得出來,雲錦和蘇雲天,現在是真心想讓自己過得好。

幾個人坐在客廳里聊天。

蘇雲天突然問道:"路南,你們結婚的場地安排了嗎?"

路南點了點頭,他轉身看了蘇北一眼:"安排了,在南溪北面的外海,買了一艘遊艇,到時候,我們的婚禮,直接在那裡舉行!"

路南沒有忽略蘇北眼裡的驚喜。

其實,他本來就是打算給蘇北一個驚喜的。

卻沒有想,蘇雲天問了。

只不過,現在一起告訴他們,也無妨。

蘇雲天聽了路南的話,果然滿意的點頭。

"到時候,我們就等著來喝喜酒了!北北,爸爸為你高興!"蘇雲天有點感慨。

蘇北有點不好意思:"我們都結婚兩年多了,就是補辦個婚禮而已,有什麼喜酒不喜酒的!"

"這不一樣,婚禮,畢竟是大喜事嘛,到時候,你一定要高興啊!"蘇雲天說著,聲音有點哽咽。

這輩子,他兩個女兒,他沒有扶大女兒走過紅毯,二女兒也沒有機會了。

蘇北這次結婚,應該是這輩子最後一次了。

希望她能幸福!

代替她的妹妹,幸福的生活下去。

路南和蘇北在蘇家別墅,一直待到下午四點,這才離開。

蘇雲天沒有想到,路南和蘇北剛剛離開,他們家就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在醫院門口蹲點的記者,看到紀澌鈞的車隊停在醫院門口,並未衝過去拍攝,而是繼續埋伏,等到紀澌鈞從醫院出來時,女人立刻拿出相機對著醫院門口狂摁單反拍下數個鏡頭。

陪聶曉雲來醫院做複檢的梁淺站在門口,看著一遍又一遍打進來的電話,梁淺的心情特別複雜,如果木兮和紀澤深沒有關係,那她一定會接電話,可現在,她不想聽到木兮可憐同情她的語氣,自尊心在作祟的梁淺害怕接木兮的電話,背靠著門口等著母親出來。

梁淺把手機關機後放進口袋,在她回頭的時候,無意間看到賴太和賴毓媛的身影。

是她們沒錯吧,這幾天她也看了不少娛樂新聞,對這兩個人的長相可不會忘記。

好奇的梁淺跟了過去。

賴毓媛母女來醫院做什麼?

梁淺看了眼剛剛她們母女出來的方向。

婦產科?

難不成,是賴太陪賴毓媛來婦產科做檢查?

本來覺得很正常的梁淺,在轉身準備回去找聶曉雲時忽然覺得不對勁,這個時候來婦產科做檢查,難不成是因為那天晚上那件事?

替木兮打抱不平的梁淺,脾氣一上來,控制不住,提速就追過去,想要教訓賴毓媛。

當她快追到人的時候,賴毓媛和賴太進了升降電梯,梁淺就從一旁的扶手電筒梯下去。

「對不起,借過一下。」

站在電梯左側的人連忙給梁淺騰位置。

追到一樓,梁淺還沒下電梯,賴毓媛和賴太就已經出了醫院大堂。

「別想跑!」梁淺咬牙切齒罵了一句,雙手握拳繼續追人。

就在梁淺追過去的時候,醫院門口忽然聚集了不少人將賴太母子圍住,那吵雜的聲音還有快門不斷摁下的聲音讓梁淺立即意識到,有記者出現。

有記者正好!

她就當著所有人的面,讓賴毓媛這個插足別人感情的第三者,徹底顏面無存!

正在接受媒體採訪的賴太,完全沒注意到,梁淺衝過來的身影,還不時沖著媒體點頭微笑。

「賴太,請問你是陪賴小姐一塊來醫院做檢查的嗎?」

「不是,是我身體不舒服,我女兒陪我來的。」生怕別人不相信她說的才是真的,賴太用手捂著額頭裝不舒服。

剛剛進來還沒記者,怎麼突然就多了那麼多記者,而且剛好在她們離開的時候就攔著?雖然因為山海湖那件事,多了不少關注度,可她怎麼都覺得,眼前這一切有些蹊蹺。帶著所謂的證據去紀公館找老夫人是一回事,大庭廣眾之下將事情肆意擴散又是另外一回事,賴毓媛還沒蠢到走這一步,「大家別誤會,我是陪我母親來做檢查的。」

「可是賴小姐,有人看到你們是從婦產科出來的,請問你怎麼解釋?」

「是啊賴小姐,你們是不是在隱瞞什麼真相?」

就在賴毓媛擔心什麼的時候,沒想到其中一個記者的話,讓她的心瞬間提到了最高點,也證實她的猜想沒錯,「賴小姐,是不是因為那晚的事情,你來做身體檢查?」

「賴小姐,你是否做了安全措施,如果有孩子的話,紀總會不會娶你?」

「賴小姐,之前就有媒體拍到,你和紀總在紀公館門口親密的舉動,請問紀家是不是默認你們在私下交往,木兮只是個障眼法?」

賴毓媛豎起手打斷記者追問的話,「不好意思,關於那晚的事情,紀家那邊已經開過記者招待會,我和紀總之間是清白的,請各位不要相信網上一些無稽之談。」

重生之復仇凰女不好惹 本以為賴毓媛陪著自己去紀公館,在遭受到紀家不公平的對待以後,面對這樣的場合,會加以利用挽回勝算,沒想到賴毓媛居然主動和紀澌鈞撇清關係,賴太頓時臉都黑了。

在賴太還想說什麼的時候,被賴毓媛一把拉住胳膊,「媽,我們走吧。」

「賴小姐,請你再多說幾句,你和紀總什麼時候會結婚?」

「木兮是不是受誰人指使代包?」

「賴小姐,你是不是因為懼於紀家勢力才澄清和紀總的緋聞?」

記者將賴太和賴毓媛圍在中間,不讓她們離開。

追過去的梁淺,眼看著馬上就能把賴毓媛教訓一頓,忽然胳膊被人拉住,沒反應過來的梁淺只能任由人拉著離開。

在梁淺收住腳步的時候,用力甩開對方的手,「放開……」愣了一下,「二嬸?」胡秋霞怎麼會在這裡?

胡秋霞鬆了一口氣,「阿淺,你這是要幹什麼?」

「我……對!那個賤人,我要教訓……」想起賴毓媛還在門口,而且還被那麼多記者包圍著,一想到有可能又要故意炒作什麼傷害到木兮,梁淺就冷靜不下來。

胡秋霞衝過來將梁淺攔住,「阿淺,你不能過去!」

「我咽不下這口氣,那個女人,她在欺負木兮,木兮是我的好姐妹,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她!」

胡秋霞知道梁淺和木兮的關係,可現在是什麼情況梁淺還不知道?還好她來的正是時候,這要是來遲一步,梁家可就被梁淺這仗義鬧出事了,「阿淺,這要是換作以前,你愛怎麼幫木兮我都沒意見,可現在,你不看看咱們梁家是什麼處……」

「我不管!誰要是欺負木兮,我就跟她拚命!」梁淺一副不管不顧的樣子,雙手握拳要去找賴毓媛算賬。

胡秋霞深呼吸一口氣,特別無所謂說了句:「那你就去吧,我也不攔你。」說完,側過身讓梁淺離開。

提步要走的梁淺,聽到後頭傳來胡秋霞特別冷淡猶如看破一切的口吻。

「去吧,反正現在的梁家也快散,多一事少一事,也是這種下場,不需要顧及那麼多。」

正邁步往前走的梁淺,聽到這話下意識頓住腳步。

看到梁淺停下來,胡秋霞走到梁淺身後,手搭在梁淺背上,說話的時候,手輕輕拍著梁淺的後背,「阿淺啊,凡事不能那麼衝動,你擔心木兮,想要替她出頭,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因為幫她而出事了,那她心裡會愧疚一輩子的。」

胡秋霞說的沒錯,她是太衝動了,只想著給木兮出氣,沒想那麼多,被胡秋霞開解一番后,梁淺逐漸冷靜下來,這個時候,梁淺忽然意識到另外一件事,「二嬸,你怎麼會在這裡?」

「你爺爺得知,你回來了,還知道你媽身體不舒服很擔心你們,特地讓我來接你們回去。」

爺爺怎麼知道她回來了?「二嬸,爺爺他……」

「是高社長給我們打電話的,說了你和沈氏少東家吃飯的事情,你爺爺知道以後,不知道有多開心呢,還說改天要約那位東家到梁家吃飯呢。」這個聶曉雲也太大膽了吧,居然瞞著梁家私下悄悄就把這件事給辦了。

本來要瞞著爺爺他們,沒想到高博文居然一個電話打到爺爺那裡去暴.露她的行蹤,既然胡秋霞都來了,如果她不回去,萬一惹怒爺爺,爺爺派人來接她回去,到時想要出來都不方便了,「嗯,我媽還在做檢查,我帶你過去。」

「好。」

梁淺和胡秋霞一塊坐著扶手電筒梯上樓時,梁淺心有不甘的眼神一直看著賴毓媛和賴太兩個人在記者的包圍下離開大廳。

在這個時候,梁淺心有餘力而不足,很想幫木兮,但被胡秋霞提醒過後,梁淺更清楚,此時的她,很有可能會幫倒忙,給木兮惹來一堆麻煩。

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那麼無力的梁淺,嘆了口氣低著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