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身後大門,砰的一聲……重重關閉!

這,是特殊合金製成,能抵擋穿甲彈的攻勢……!!

而,前方。

兩旁。

是宋家高層,面色冷戾陰沉。

盯著秦蒼穹緩緩走進來。

而,前方。

則是一張迎賓桌。

這張桌子,足足……有近三十米長!

桌上,玲琅盛宴,珍惜佳肴,赫然滿目都是。

光是這一桌,價值…就超過了上百萬!

飛魚走禽,各色野味應有盡有,色香味俱全,顯然出自名廚之手。

宋端煌一身唐裝,便是坐在最上方,仿若俯瞰!

他的身後。

則是老管家北冥,背後背著一柄長劍。

一旁,宋氏當代王爺,宋青山……同樣站在那裡。

而,唯一一張椅子。

便是在下方!

末尾!

這,又是一處下馬威。

秦蒼穹面色平靜,緩緩走來。

「你宋家待客之道,未免……有些可笑。」

他並未坐下,而是站在那裡。

端起酒杯,端詳著酒液輕輕晃動。

這一幕……

詭異到了極點。

而,此刻。

宋端煌老爺子,眸光深邃冷漠,並未回答秦蒼穹的問話。

反而,聲震若雷…!!

「倒是沒料到。」

「你還真有種,敢過來赴宴……!!」

聞言。

秦蒼穹,啞然失笑。

「有何不敢?」

他面色平靜,淡淡一指門外,「二十公裡外,我大軍鎖定,導彈整裝待發……」

「以你宋家,還敢動秦某不成?」

這一番話。

秦蒼穹的態度,隨意至極。

彷彿,他才是這裡的主人一般,隨口反問。

「呵……」

宋端煌老爺子,笑了。

他那渾濁的眼珠,盯著秦蒼穹,片刻后淡淡擺手。

「坐下,吃酒。」

但,此刻。

秦蒼穹卻是並未坐下。

在四周的宋家高層,目光注視下。

他背負雙手,緩緩悠然走來,赫然……來到了中席!

距離宋端煌老爺子,區區十幾米…!!

對尋常人而言,這距離算不上近。

但,對秦蒼穹這等高手而言……

近乎,近在咫尺!

翻手就能取人性命!

唰!!

北冥面色凝重,隨時都會暴起!

但,此刻。

宋端煌卻是神色隨意,擺了擺手。

「不必。」

他饒有興緻,看著秦蒼穹,「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敢在老夫面前故作姿態的。」

台下,響起一陣喧嘩聲。

宋家高層的臉上,泛起震怒!

此刻。

秦蒼穹赫然,已經吃喝了起來…!

絲毫,沒有回話的意思。

這,是在挑釁!

他吃飯如風捲殘雲,速度很快。

面前,很快就堆起了一座骨頭的小山。

「這,這傢伙…」

四周,宋家高層都是神色愕然。

這一場鴻門宴。

結果,秦蒼穹……還真就大吃大喝了起來?

絲毫不管不顧!

這他嗎……是餓死鬼投胎啊!

難道。

就不怕有毒嗎?

但,看秦蒼穹這副架勢。

他端起名貴酒水,揚起脖子,將其一飲而盡…!!

旋即,再度對準了桌上食物,吃喝起來。

對他而言。

彷彿…

這,就是在踏青一般。

宋家一群人,面色古怪至極…!!

而,此刻。

宋端煌饒有興緻,看著這一幕。

「你連我孫女都敢碰,難道……真不怕死?」

「別忘了,這是寧飛儒的女人,你……敢同時得罪,兩尊王族?」

「寧家,宋家……同時彈劾你,你當如何?」

連續三句問句。

每一句,都是誅心之問!

秦蒼穹眸光深邃平靜,輕輕擦拭著指尖,語氣悠然。

「她在七年前,就已是我的女人了。」

「而今,她已替我生下一兒一女,你……能奈我何?」

他的嘴角,隱隱帶著一絲笑意。

彷彿,是開玩笑一般的語氣。

但,在場的宋家高層,都是面色凝重。

誰也不敢,將其真的當成是開玩笑…!!

宋端煌老眼渾濁,語氣逐漸森然,「那,你就不怕我王族怒火,焚遍這江南…!」

聞言。

秦蒼穹,也笑了。

「那你就不怕,我西境百萬人馬,揮軍碾壓金陵?」

唰……!!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