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車窗搖下來,露出了葉景茂那張俊臉。

「上車。」

開車的人是葉景茂,他那兩個助理都不在,玉傾歡爽快上了車。

到了他們約定好的地點之後,玉傾歡把菜單放到了葉景茂的面前:「既然是我請你吃飯,那點餐的事就交給你了。」

葉景茂一點也沒有跟她客氣,拿起來菜單就點了很多菜。

很多菜的意思是菜的種類很多,分量剛好夠他們兩個吃。

趁著還沒上菜的時間,玉傾歡問葉景茂:「葉影帝,拍完了這部電視劇之後,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還有另外一部電視劇要拍。」

玉傾歡感嘆道:「葉影帝是真的忙啊!」

葉景茂也不想自己那麼忙,但是他也沒有別的辦法。

「我們都已經那麼熟了,你就不要再叫我葉影帝了。」

玉傾歡天真地眨了眨眼:「那我叫你什麼?」

葉景茂呼吸一窒:「隨便什麼都可以。」

玉傾歡:「真的什麼都可以嗎?」

葉景茂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

只是一個稱呼而已,只要不那麼生疏,隨她怎麼叫吧。

「既然你都那麼說了,那以後我就叫你茂茂吧!」玉傾歡眼底劃過一絲狡黠。

葉景茂:「……」

雖然他想讓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看起來不那麼生疏,但是他也沒有想到她居然會這麼稱呼自己。

茂茂?

這個名字也太……

他還沒來得及發表意見,玉傾歡就直接敲定了這個稱呼。

「茂茂,菜都上齊了,我們趕緊吃吧!」

時間不早了,他們早點吃完也好早點回去休息。

明天他們還有對手戲要拍呢,所以他們必須養足了精神。

李導那個挑剔鬼,明天指不定又怎麼折騰他們呢!

他們兩個心情愉悅地吃了一頓夜宵之後,就回到酒店休息了。

出人意料的是,這次他們兩個居然又被人跟拍了。 蕭雁南俯視著面色痛苦的裳於悅,眼底沒有任何情緒,彷彿眼前的女人,不過是一件沒有生命的物品,隨時可以毀去一般。

裳於悅終於緩過那陣難受勁,抬起眼睛,再看向蕭雁南,只剩下了無盡的顫慄和懼怕。方才,她能感覺到,他是真的想要殺了她,那種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殺意,甚至比她面對慕洛琛時,更讓人膽寒!

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究竟惹上了什麼人。

裳於悅無比後悔,自己為什麼那麼輕易地相信了他。

可再後悔有什麼用?

現在她周圍全都是蕭雁南的人,一舉一動完全被他的人給監視了,連逃脫都是奢望!

裳於悅坐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像是嚇傻了一樣。

蕭雁南微微交疊了雙手,聲音冰冷的道:「裳於小姐,我知道你現在在盤算著,怎麼報復我。可我勸你,千萬別動什麼歪心思,否則,我有一百種辦法,把你從全球各地的每個角落找出來,讓你生不如死。」

「我,我會乖乖聽話,絕不會動歪心思的!」裳於悅激動的回答,因為太過大聲,扯痛了喉嚨上的被掐出的傷痕,她痛苦的捂住了脖子。

蕭雁南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嗯,只要裳於小姐按照我說的去做,我不止不會傷害你,還會兌現諾言,把你送到加拿大。」

「謝謝蕭先生。」

裳於悅恭敬地半跪在地上說。

蕭雁南輕輕的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跟前。

裳於悅也不敢站起來,跪行著到了他身邊。

蕭雁南附在她耳旁,低聲說了幾句話。

「蕭先生,這麼做,慕洛琛會不會趕過來?要是他及時趕來,那我……」裳於悅不想死,無論報復心有多重,她都首先把自己的生死放在首位。

蕭雁南冷冷的拋下一句:「難道你不信我?」

「信……當然信……」

「既然相信,那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到時候,我會安排人手,協助你撤離。」蕭雁南篤定的道。

「是、是。」

裳於悅感受到他的不悅,不敢再說出半句質疑的話。

蕭雁南把自己該說的說完,便沒有再停留,很快起身離開了房間。

而就在他離開后,裳於悅唯唯諾諾的表情,逐漸的被陰狠和不甘取代。她不甘心就這麼被蕭雁南掌控,更不放心把自己的生命安危交到別人手上,所以她必須想辦法,既能報複葉簡汐,又能擺脫蕭雁南這些人……

想來想去,也只有王毅山能幫自己。

可今天設計了慕家的人和王東擎,又把這件事嫁禍給了王毅山。

指不定現在王毅山處境比她還差呢!

更別說,自己現在被監視,根本沒辦法聯絡上王毅山。

裳於悅悚然的發現,自己的後路竟然在無聲無息中被堵死了!

這些難道都是蕭雁南預料之中的?

如果是這樣,那這個男人的城府未免太深了!

與此同時,王家……

王老爺子從醫院回來沒多久,負責調查那邊的人,便把證據交到了他手裡。看到上面詳細的匯款和涉及此事的人的資料,他立刻讓管家把王毅山叫回了家。

王毅山回來的路上,還格外的開心,以為老爺子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找他呢。

可沒想到,剛踏進客廳,老爺子迎著他的臉,把一堆證據重重的砸下來。

「王毅山,你這個畜生!我真是信錯你了!」

王老爺子氣的直哆嗦。

王毅山不明所以,但理智尚在,忙把那些證據都拿起來看。

掃了幾眼,王毅山這才知道裳於悅給他捅出了多大的簍子!這些資料里有銀行卡號的流水賬,而這個銀行卡號,是他給裳於悅的那張。但這問題還不是最大的,最大的問題是,裳於悅竟然拿著這筆錢去買兇害人!

其中一個還是東擎!

本來老爺子就懷疑家裡有人為了權勢謀害親人,如今裳於悅這麼做,豈不是擺明了告訴老爺子……那個人就是他王毅山嗎?

「爸,我不知道這事,我真的不知道!」王毅山急於撇清關係。

王老爺子恨不得宰了這個混賬玩意!

之前他還不信東擎的話,覺得毅山沒那個膽,敢害自己家裡的人!可現在證據擺在他眼前,他只覺得一巴掌狠狠地抽在自己的臉上!

王老爺子站起來,拿雞毛撣子,狠狠地抽在王毅山的身上。

王毅山發出慘叫的聲音:「爸,我真的跟這些事情,沒有關係!我只是給了她這張卡,我真的沒有指使她去害東擎,爸,你要相信我……」

王老爺子這會兒子氣瘋了,在心底里已經認定了,王毅山為了謀奪王家的家主的位子,不惜對家裡的人下手,哪裡肯相信他的話?

雞毛撣子密密麻麻麻的落下來,王毅山被抽的鼻子都流血了,可沒敢反抗王老爺子一下。

直到王老爺子打累了,他趴在地面上,還不忘跟王老爺子求情說:「爸,我真的沒做這些事,你要相信我。」

王老爺子嫌惡的看了他一眼,一腳踢開他說:「來人,把王家所有人都給我請過來,我要把王毅山從族譜上除名!」

王毅山聽到老爺子的話,嚇得連身上的疼痛都感覺不到了。

把他從族譜上除名,那意味著以後他再也不是王家子孫了!

這比以前趕出王家,更加的決絕!

王毅山連滾帶爬的去找王老爺子,卻被警衛攔了下來。

……

看著王毅山哭嚎不止的被拖出去,王老爺子沒有絲毫的心軟。雷厲風行的吩咐管家,將王家上下的人全都召集到跟前,親自將王毅山的名字從族譜上劃去。

王家眾人看到這一幕,最終熄了扶持王毅山的心思。

從族譜上除名,一般是犯了重大錯誤的人受到的懲罰,王家百年歷史上,沒有人能從族譜上除名,再被寫上去的!

如今的王毅山,還不如王家一個普通的子孫呢。

王老爺子雷厲風行的把王毅山處理后,立刻派人去找裳於悅。

這個賤人敢謀害他王家的人,那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跟拍就跟拍了,只是一晚上的時間,被偷拍的那些照片就在網上流傳開了。

一時間網上對他們兩個的關係都有了非常大膽的猜測。

這都在一起約會了,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肯定簡單不了。

那他們兩個到底是在談戀愛,還是在……潛規則?

玉傾歡那張臉長的是真出眾,葉影帝的名聲也夠響亮。

玉傾歡沒有葉影帝出名,所以很多人都認為她被葉景茂潛規則了。

也有很多人猜測是她主動爬上葉景茂的床的,總之,網上那些無端的猜測讓人非常火大,尤其是葉景茂。

他的心情非常不好,他只是跟玉傾歡出去吃了一頓夜宵而已,沒想到他們兩個居然又被人跟拍了。

到底是什麼人有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跟拍他?

葉景茂一個電話打到了岳衛東的手機上,讓他嚴肅處理這件事情。

該發律師函的發律師函,免得他們閑著沒事到處蹦噠。

玉傾歡倒沒怎麼在意這件事情,但她還是讓白毛糰子查了一下是誰把那些照片放在網上的。

在得到那些有用的信息之後,玉傾歡就把那些證據直接發到了葉景茂的手機上,以匿名的形式。

這件事情還是讓葉影帝處理比較好,反正他有的是公關團隊,自己一個光桿司令,還是不要摻和這些事情了吧。

玉傾歡悠哉悠哉地吃了一個大瓜,第二天又若無其事地進了片場。

劇組的人對她老是上熱搜的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反正他們是一個劇組的,玉傾歡紅起來了,說不定他們這個劇也在她的帶動下紅了起來呢。

到時候他們這群演員豈不是也要跟著紅起來了?

雖然他們想的很開,但他們還是忍不住檸檬,明明同樣的都是配角,為什麼她的命就那麼好呢?

玉傾歡跟葉景茂有一場對手戲,在開拍之前,葉景茂用非常歉意的口吻對她說:「網上的事情,非常抱歉,是我連累你了。」

玉傾歡覺得他的腦迴路非常清奇,明明是網上的那些人搞不清楚狀況,怎麼是她過來道歉呢?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呢?」

葉景茂:「都是因為我你才被網路上的那些人罵的,所以我應該跟你說聲抱歉。」並且網上那些罵玉傾歡的大部分都是他的粉絲,對此,他表示又歉意又憤怒。

歉意是他覺得這件事情對不起玉傾歡,連累她了,憤怒是因為在網路上罵玉傾歡的都是他的粉絲,他沒想到他的這些粉絲居然會那麼腦殘,居然在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無差別攻擊別人,這樣的粉絲,他非常不想要。

要不是有岳衛東攔著,他早就發微博把他的那些粉絲痛批一頓了。

「我說了,這跟你沒關係,你不用感覺到抱歉,再說了,是我請你去吃飯,要說連累,也是我連累的你。」

葉景茂:「……」

心情複雜。

拍完了今天的戲份之後,玉傾歡又去找李導請了個假,她又要去拍攝那個選秀節目了。

這是她最後一次去了,選秀已經接近了尾聲,冠軍就要誕生了。 玉傾歡不在意這個,但是能拿個冠軍還是拿到的好。

有這樣一層的光環加持,她就不信沒人請她過去拍戲。

反正李導的那部劇也已經快拍好了,她也該琢磨著下一步計劃了。

玉傾歡在最後一期的節目中,用竹笛吹了一段曲子,這首曲子也是別人都沒有聽過的。

在場的不管是觀眾還是評委都已經沒話說了,玉傾歡居然會那麼多種樂器,而且每一種都堪稱精通。

毫無意外的,玉傾歡成了最後的冠軍。

其他人的節目也很亮眼,但是跟她一比,就顯得差了很多。

選秀節目結束了之後,玉傾歡就開始全心全意拍那部電視劇了。

因為玉傾歡演技高超,拍攝進行的非常順利,幾乎沒用多長時間,玉傾歡飾演的女三就領盒飯了。

男主心目中的白月光,國之公主,死在了敵國的長矛之下。

「恭喜你呀,殺青了。」

很多人都過來恭喜玉傾歡,這是她演的第一部劇,人設非常討喜,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憑藉著她的演技,肯定能一炮而紅。

他們都想過來結個善緣,畢竟多個朋友多條路嘛。

李導對此非常惋惜,玉傾歡和葉景茂在演對手戲的時候是他拍攝最順利的時候,他有點不想讓女三這麼早領盒飯了,但是劇本不能隨意更改,所以他只能忍痛讓玉傾歡殺青了。

李導:「傾歡啊,你是個好苗子,如果有好的劇本,我一定會推薦你過去的。」

玉傾歡微笑道:「謝謝李導。」

玉傾歡殺青了,葉景茂這個男主角可沒有殺青,他還有很多戲要拍。

葉景茂:「恭喜你殺青了。」

玉傾歡:「謝謝。」

「李導特意為你擺了一桌殺青飯——晚上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玉傾歡沒想到他話題居然轉的那麼快,也就跟著點了點頭,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說什麼!

表白?

玉傾歡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表白是絕對不可能的。

晚上殺青宴的時候,劇組裡面的人都喝了很多酒,玉傾歡也跟著喝了不少,但是她的眼睛依然非常清明,顯然一點都沒喝多。

看著東到西歪的眾人,玉傾歡嘆了一口氣,決定到外面吹吹風。

剛吸了兩口新鮮空氣的玉傾歡,聽到後面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

腳步聲非常熟悉,玉傾歡不回頭就知道過來的人是誰。

「怎麼出來了?」

葉景茂:「我不是跟你說了,我有點事情要告訴你。」

玉傾歡回過頭看他:「什麼事啊?」

「我是不是跟你說過我在演完這部戲之後,就要去演另外一部電視劇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