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軒轅淵跟鳳知雅剛飛身入石壁的那一瞬間,卻不想腳尖像是踩在什麼之上,很滑,很光潔的感覺。他根本難以控制住身體,兩個人同時迅速的朝着下面滑了下去,迅猛的速度甚至像是忽然間激盪起了無數的波浪一樣。

軒轅淵伸手一揚,條件反射的將鳳知雅緊緊的抱住了懷裏,她只感覺自己整個人像是坐着現代的雲霄飛車一樣,忽然間整個人迅猛的揚起,又重重的拋了下來。

一次又一次,也不知道這樣反覆了多久,只感覺身體上的疼痛不斷的醞釀開來。

軒轅淵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嘴脣緊緊的貼在了鳳知雅的耳邊。乾澀的聲音從他的脣中吐出:“別怕!”

無聲的聲音劃破了天際,在心中暖流瞬間劃過。

鳳知雅淡然的薄脣中揚起了一個弧度,這個男人無論在什麼時候都在保護着自己。

伸手反擁住軒轅淵的身體,他的愛,他的關心,他的好,永遠都存在自己的身邊。

這個永遠將自己放在第一位的男人,她愛他勝過一切!直到永遠!

熾熱間兩人身體擁住的那一瞬間,他們之間狂妄的吻瘋狂般的落下,脣舌間的交匯,交纏着無法言語的愛情,只因爲此刻的生死相依。

軒轅淵任憑着身體一次又一次撞擊着石壁,緊咬著嘴脣,甚是沒有發出一聲的呻吟。但是這一刻,他忽然感覺到心劇烈的跳動了起來。這個小笨蛋!

“軒轅淵,我愛你——”她情不自禁的吐出了這一句話,這般的愛戀,這般的**,她永遠都不會鬆開擁抱住他的手。瞬間將所有的情趣劃破天際,直到最大甚至到永遠!

兩人只感覺到忽然間一聲巨大的水聲,四濺的水花像是劃出了世間最絢美的弧度。

隨着“砰——”的一下撞擊破天地,兩個人從石壁中猛的衝了出去,兩個人高高的飛在了天空上。又瞬間重重的落在了水上,周圍的水花四濺出來,如同水柱翻滾的噴射開來。

鳳知雅跟軒轅淵只感覺到身上的疲憊不斷的增大,刺痛的感覺瀰漫開來。然後徹底的昏迷了過去,只留下錯亂的水聲劃破了天際。

刺骨的寒冷順着身體的周圍漸漸的四溢開來,叮叮噹噹的水聲像是這個世界最美麗的絢麗一樣,帶着幾分蠱惑,幾分媚人的誘惑一般,兩個絕美的人隨意的飄蕩在了水面之上。詭異的水面甚至沒有讓人下沉,相擁的身體漸漸的分開,軒轅淵的身體漸漸的飄遠開來。

空氣飛射的岩漿像是忽然被什麼吸引住了一樣,沒有墜落下來,開始緩緩的消退了下去。

周圍樹木繁茂,蒼天樹木遮擋住了外面的陽光,甚至像是從來都沒有火焰一樣,或者說更像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還偶爾傳來了低低的鳥鳴聲,帶着零星的美輪美奐的色彩飄蕩開來。

“我說,老頭子,你再不出手,你的傳人恐怕都沒有了。”忽然間一聲好笑的聲音從樹林上面傳了出來,候邵天笑着朝着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說道。“我說你這個死老頭,偏偏不相信他們之間的感情,還要來這個一出,可真夠卑鄙!自己沒人要還老出這種問題,我都爲你感覺到可恥。”候邵天噼裏啪啦的罵着老頭子,嘴巴那一個字叫的靈活。讓他難得看重的小丫頭受苦,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

“你給我閉嘴!”白髮老頭坐在一邊,雙腿相互盤着,臉上的鬍子氣的都飛了起來,惡狠狠的瞥了候邵天一眼,他好歹也是隱族數百年的傳人。慢條斯理的站起了身來。“不就是看病,難道還有我隱族看不了的病。”揚手間兩顆藥丸準確的彈到了鳳知雅跟軒轅淵的嘴巴里。

“有了這個藥,他們能夠再撐半個月都沒有問題,看他們有沒事本事破我的第二關再說,我還是回去研究我最新的毒藥去吧。”他隱族的傳人必須不是普通的人才行,如果闖不過這幾關,哼哼,他可不承認。

“變態——”候邵天狠狠瞪了死老頭一眼,兩個人憤怒的目光相交,頓時噼裏啪啦的話又罵了出來,兩個人的身影漸漸的遠去。

奪目的火焰漸漸的消退了下去,從裂縫中望了下去,已經沒有了駭人火焰,轉而是看不到邊際的水霧。

浮塵這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安的心放了下來,他搖了搖已經發酸的脖子,王爺跟王妃應該沒事。

“沒事了吧。”明宣也是滿頭大汗的,跟着浮塵坐了下來。擔心了老半天,沒想到那麼強烈的火焰會莫名的消失,那麼憑藉少爺跟夫人的本事,恐怕也沒什麼事情吧。但爲了以防萬一已經飛鷹傳信通知離王,恐怕不日也會有消息了。

“喂,你們吃點什麼嗎?”糯米不知道從哪裏跑了出來,懷裏抱着一堆的果實滿臉笑容的問道。

“呃。”明宣的嘴角抽搐了兩下,真不知道這個丫頭什麼時候纔沒有心思吃東西。

“切,不吃就不吃。”看着一羣人不約而同鄙視的表情,糯米甚至懶得理他們,也不知道剛纔是怎麼一回事,她像是能夠看到未來的東西,一種直覺告訴她小姐一定不會有事情的。更何況她的小姐可不是一般的厲害,而是她膜拜的對象。

糯米懶懶的將果子拋在了嘴巴里,淡淡酸甜的氣息從脣齒間溢出,濃厚的香味順着果子上面醞釀開來,帶着不一樣的感覺。糯米不由閉上了眸子,雖然不知道什麼果子,但是味道真的不錯。這個隱族還真有點本事呀。

“真的好吃嗎?”明宣瞧着她這一副美滋滋的樣子,忍不住坐到了糯米的身邊,確實,擔心也沒有辦法,唯一能做的就是現在有良好的體力。

“要你管!”糯米冷哼一聲,翻了一個白眼給他,剛纔是誰表情最難看的,現在想吃纔不給他呢。

“嗷——嗷——”驀地一聲尖銳的呼叫聲響起,像是野獸的呼喊聲音響起,讓周圍煞那間毛骨悚然的氣息瞬間瀰漫開來。

“叫什麼叫!”糯米鄙視的拋了一個白眼給明宣,卻發現根本就不是明宣叫的,越過明宣看到浮塵的面孔一片煞白,手心上捧着糯米拿來的果子,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手還不住的顫抖着。

“這果子,你是從哪裏拿來的?”浮塵的聲音磕磕絆絆,帶着幾分的梗塞。

“就是從那邊最好看的一棵樹上採來的。”糯米滿臉疑惑的看着浮塵,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雖然以前沒見過。“那棵樹長個可有特色了,我都沒見過!”

“那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果子。這是傳說中的獸果,我也只是偶然在書上看見過,傳聞叢林裏吃了這種果子的人身上會留下氣味,一定會受到被野獸突圍。”真不知道糯米怎麼去採果子時候沒有遇到野獸,簡直就是奇蹟。

“不死不休——”浮塵感覺到自己的後背一片溼潤,果然他的話音剛落,遠遠的望過去,不遠處頓時散發出詭異的氣息。

果實咬破後誘人的香氣不斷鳳放大,甚至從糯米身上都不由傳出來了這種氣息。

“嗷——”

“嗷——”一雙雙暗綠的眼眸在不遠處盯着他們,散發着一種危險,害怕的信息。是狼!

緊接着又一聲低低的咆哮聲音響起,另一邊無數雙琥珀色的眼睛牢牢的瞪着他們。是虎!

隨即一聲又一聲的咆哮聲響了起來,甚至不知道是什麼動物。危險的氣息不斷的瀰漫開來,開始漸漸的包圍了他們。

“該死,這下死定了!快點跑!”浮塵怒吼了一聲,臉色難看,真沒想到居然才過了這麼一會兒,就把野獸給引了過來,這些傢伙的速度也太快了。這麼大的樹林裏,恐怕還有很多的野獸是他們所不知道的吧。

“天啊,這是什麼破地方?”糯米整一張面孔都垮了下來,明宣甚至沒有絲毫的猶豫,“還傻着幹嘛!”他轉身就將糯米丟在了背上,抱起她飛快的跟着浮塵狂奔。

“別害怕,冷靜點。”驀地,明宣冷靜的聲音傳到了耳邊,糯米的眼睛一閃爍,身上一股暖意緊緊的包圍着她,彷彿沒有了萬獸襲擊的恐懼一樣。

那種莫名的感覺,好奇怪!她長這麼大,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淡淡的從心底醞釀開來。

糯米不自覺的揚起頭,瞧着明宣的下巴,這張英俊的面孔上沒有了最初相見的落寞,更沒有了之前的冷淡,而現在,莫名的溫度散發在空氣中,唯有一種暖暖的氣息。

“傻丫頭,回過神來沒有,快點跑!”明宣一把將糯米從肩膀上弄了下來,這時候居然發呆,他只感覺到周圍的野獸越來越來,無限散發出的危險,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跑,越快越好。兩個人分着跑也比一個人跑快很多。

天色淒冷,寒冷蔓延着,周圍的陰暗越發的瀰漫開來。

野獸的呼喊聲越發狂妄起來,此起彼伏的響起。

隨着夜幕開始漸漸的降臨,恐怖的氣息不斷的增大。

“我暈,這到底有多少種野獸!”其中一個人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臉色唰的一下就被嚇得發白,天啊,不就是一種果子,有這麼誇張嗎?

“快跑!別回頭看了!”

“要是小姐在就好了!”糯米此刻連哭的心情都沒有了,拔起腿瘋狂的狂奔起來。

“你還想要連累夫人他們!”浮塵冷冷的颳了一個白眼給糯米,貪吃貪吃到這個份上,真是無語。

“嗷——”

“嗷——”

一聲聲野獸的呼喊聲不住的響起,此起彼伏如同黑夜的魔咒,甚至震透了整一片山谷,格外的刺耳。

“什麼聲音?”忽然間一聲輕微的叫聲從山谷下面傳了出來,鳳知雅淡淡的睜開了雙眸,天生殺手的敏銳,甚至能夠讓昏迷中感應到一種危險傳來。

她用力的糅合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腦子還是迷迷糊糊的暈眩。她這才發現自己居然懸浮在水面上,這裏是哪裏?

腦海中的意識漸漸的回攏,她跟軒轅淵從石壁上飛了下來,然後——

“軒轅淵——”腦海中不由迸射出他的名字,這種危險的感覺不會是——軒轅淵,他……鳳知雅甚至不敢多想,一次又一次告訴着自己。

不!他不會出事! 總裁叔叔太腹黑 絕對不會出事的!

鳳知雅條件反射從水上一躍而起,她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手心上細小的傷口已經消失,更沒有發現這水的詭異,竟然能夠在上面奔走着。

鳳孩子雅急促朝着周圍都跑了一圈,沒有——沒有——一次又一次的狂奔着卻還是沒有發現他的身影。

她不由大口大口的喘着氣,人不累,但是心卻緊張的好似失去了水的魚,五指深深的掐入手心裏,鳳知雅狠狠的一咬牙,齒間破碎了那殷紅的脣,黑髮臨空,憋住了一口氣沉下了水裏,再冷又在怎麼樣,要是沒有了他,一切還有什麼是重要的,還有什麼是她要的。

她可以失去任何東西,卻不能夠失去他,軒轅淵。

那是她的整一個世界,她的唯一!

夜空不知道何時漸漸的暗淡了下去,淡淡的月光照射着整一片天空,山谷之上似乎還時不時傳來野獸的聲音。

她卻渾然不知,一次又一次的潛入到了水面下去,整個人早已溼潤,疲憊不堪,卻還是不想要放棄,那邊還有支流,她可以一條一條的去找,她的軒轅淵一定會等着她回來的。

鳳知雅從水面猛地揚起了頭,呼吸着周圍的新鮮空氣。

水花四濺在面孔的周圍,落寞的心情從身上醞釀開來,無限的放大。找不到,還是沒找到!眼眸之下微微溼潤的水霧綻放開奪目的光芒,她憤憤的一腳踩在了水面上,絕望中的害怕,伴隨着身體上的疲憊,不斷的涌現上來。

忽然間,“砰——”的一聲響起,像是什麼在無聲的召喚一樣,從心底劃破。

鳳知雅腳步一緩,她不由自主的轉過身來,望向着身後。

波盪起伏的水面上,身後的男子一身溼透衣袍,一臉的憔悴。淡淡的銀光從窗外映照過來,灑在他的身上。

刀削斧刻般的容顏上,一雙暗紫的眸子帶着毀滅的色彩,讓人目眩神迷,高挺的鼻樑下,櫻花般紅豔的雙脣薄薄的泯着。

水珠劃破了他妖孽的面孔,水珠順着他凌亂的衣衫滑下,半露出的鎖骨散發出邪魅的氣息。

那目光中隱隱帶着溫怒的光芒,正這樣看着她。

鳳知雅這才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疲憊漸漸浮現出來,那時候幾近害怕到極點的彷徨,籠罩着全身上面的害怕,淡淡的散開,她就這樣傻傻的看着他,一動也不動,腳像是被什麼吸引住了一樣,擡不起來。

“笨丫頭,你就不能夠上水面上去等我嗎?”軒轅淵有些溫怒的抱怨着她,他不過是被水流飄遠了,若是他的身體還是一直昏迷着,沒有順利的趕回來,那麼這個丫頭,是不是還要在水裏找多久!

她要是病了,受傷了怎麼辦!她怎麼就這麼不懂得照顧自己呢!這個傻丫頭,笨蛋!

心頭火起,軒轅淵幾步跨上前去,一把抓住了鳳知雅的肩膀,怒聲道:“你給我……”

“你沒事吧。”怒氣衝衝的話還沒說出口,鳳知雅輕飄飄的話飛蕩在夜色中,傳入了他的耳裏。

那麼輕,那麼淡,卻那麼低沉的直擊他的心裏。

沒有任何蝕骨柔情的傾情相述,沒有淚流滿面的嚎啕大哭,只有低低的輕語。劫後重生相遇的喜悅,真好,她的軒轅淵,還好好的。

紫色的眼對上那漆黑的雙眸,依舊那麼明亮,依舊那麼美麗,依舊,不,不是依舊,那眼中的濃濃深情,幾乎再也無法擋住,再也無法控制,就如那激烈的火山,噴薄而出。

心中的怒火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滿腔的愛意再也壓抑不了。

軒轅淵雙手輕輕的捧起那巴掌大的小臉,這個丫頭,從來都不會害怕,不會擔心的丫頭,卻因爲他這樣慌亂,失了分寸。

這個丫頭有多愛他呀!伸手觸摸着她的手,暖暖的,帶着別樣的溫馨。“手還疼着嗎?”軒轅淵近乎愛惜的摸着她的手掌,卻發現剛來被銀絲劃破的手心此刻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傷痕。

“好像,這水能夠治療傷口。”鳳知雅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話,她甚至早已忘記了自己手上的傷口,更沒有發現這水上居然還能夠行走。直到現在才發現這般的詭異。

傻乎乎的聲音傳到了軒轅淵的耳邊,他也這才發現自己摩擦時受的傷早已不疼了,眼底劃過很淺的笑意,兩個人都像是笨蛋一樣擔心這。

軒轅淵雙臂一展,將鳳知雅一把抱住,緊緊的,緊緊的抱住。

好像要把琉月揉入他的身體,揉入他的骨血,與他融爲一體。

這個笨蛋!他明明就將她推了出去,她卻還是毫不猶豫的跟着他一起跳了下來。

這是他的娘子,她的鳳知雅。

不滅道心 “軒轅淵,下一次不可以再拋下我!”一把將她送出了死亡,那不是在救她,而是讓她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最愛的人消逝,卻無能爲力。

“好!”一字一句迴應着她的話。

“不許再一個人面對困難!”

“好!”

“更不許瞞着我什麼,什麼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好!”

低低的聲音從男子的口中溢出,那是永恆不變的承諾!

鳳知雅忽然間伸手同樣緊緊的擁抱住眼前的軒轅淵,她擡起頭張口狠狠的咬住了軒轅淵的肩膀,狠狠的,甚至沒有留下一點的面子。

帶着懲罰,帶着抱怨!濃濃的血腥氣味溢出,她卻不想要放手!永遠都不想要放開這個男人的手!

不放手,永遠都不會再放手,刀山火海,永遠都只有他們之間的攜手共進。

這樣的深情,綻放出奪目的光芒,將這一切無限的放大。

大手撐起鳳知雅的臉頰,軒轅淵一低頭狠命的親吻了上去。

鳳知雅雙手一合,緊緊的摟抱着軒轅澈的頸項,激動的回吻回去。

脣齒相依,深深的吮吸撕咬。沒有人意識到這裏還在湖面上,十指相扣,衣衫滑落在地上。

火熱的激情四射開來,整一片湖面上此刻瞬間揚起無限的綻放!那劫後之後的喜悅,恐懼的心裏緩緩的褪去,眼眸之下唯獨留下對方的影子。

一把抱住衣襟半滑的鳳知雅,軒轅淵抱住鳳知雅,大步朝着岸邊走去,輕輕的將她放在了草地上,暗紫的雙眸此刻火熱成一片,眼中熾熱的神情已經整個的沸騰了。

鳳知雅激動的回吻着軒轅澈,兩人的情緒完全的失控了。

害怕的畏懼不斷擴散開來,壓抑的情感不斷的在空氣中放大開來,滔天的愛意,情再也壓制不住,永遠都無法被剋制住。

他低下頭,細細密密的吻墜落在她的身上,眉眼中看着對方的面孔。滿滿的,唯獨留下對方的影子!

他裸露的身軀散發出陽光的氣息,他沉下身子緩緩的挺進了她的身子裏面,那種纏綿的愛戀籠罩着整一片的天地。

“嗷——”

“嗷——”

野獸的呼叫聲頓時接連不斷的響起,安靜的空氣中猛然被打破了沉靜。帶着幾分的急促,幾分的恐懼,不斷的蔓延開來。

軒轅淵條件反射的從鳳知雅的身上出來,轉頭望去,這裏太過於的詭異,他們也真是太投入了,居然忘記了這裏還是隱族。

“怎麼回事?”鳳知雅從軒轅淵的懷裏露出了半個腦袋,臉上的潮紅還沒有褪去。

只見隱隱約約有幾個小黑點朝着他們狂奔了過來,迅猛的速度像是瞬間劃破了整一片天際。

隔的太遠,加上天色太暗,更看的不是很清楚是什麼。

“好像是人?”身後的軒轅澈臉色陰沉,站起身來望着遠處皺眉道。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又壞了他們的好事。

風知雅聞言立刻轉過頭,順着軒轅淵的視線望去。

小點飛速的朝着這方滾來,芝麻大小,不過在幾次呼吸之後之間,就有指頭大小,移動的速度相當的快。

“是人。”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 鳳知雅此時也看清楚了,下了定論,回頭與軒轅淵對視了一眼。

“速度好快!”軒轅淵看着前方,沉聲道,原本還芝麻大小的人此刻已經能夠看清楚面孔。

“怎麼這麼快?”鳳知雅眼眸微緊,這隱族可不是一般人能夠進來的,難道還有什麼恐怖的東西是他們所不知道的。

越來越近,那六個人如飛一般衝來,那速度幾乎猶如在追風逐月,頃刻之間已經能夠看清楚人影。

當頭之人衣衫凌亂,滿頭大汗,身後的幾個人都差點腳離地飛起來了。

“是浮塵!怎麼是他!”軒轅淵一眼看清楚了最前面的人,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那麼快的速度簡直超越了他們的極限。鳳知雅跟軒轅淵眉頭頓時一皺,他們的武功沒這麼好,怎麼跑這麼快!不會是在他們在裂縫上面幹了什麼,惹了麻煩,這才爆發除了潛力吧。

難不成有什麼東西在追他們?

“好像有野獸在追他們。”鳳知雅跟軒轅淵看清楚了他們身後大面積的情景,幾乎同時出聲。

話音剛落,野獸的狂吼聲又越加的響亮了幾分。

“空氣中好像有什麼氣味!”軒轅淵聞了聞空氣,眉頭微皺,說道,好濃厚的氣味,但是很古怪!

“氣味?”鳳知雅淡淡的揚了揚雙眉,臉色卻頓時一緊,她拳頭緊握。該死的,是哪個貪吃的居然連獸果都吃!獸果的香氣吸引一切的野獸,吃了獸果簡直就是不想要活命了!

天啊,鳳知雅這才一想起自己找軒轅淵的時候就聽到了野獸聲,恐怕現在野獸的數量不是用大腦能夠想象的吧。

“快跑!獸羣!”鳳知雅甩下兩個字,拉起軒轅淵的手就狂奔了起來,軒轅淵還沒反應過來,腿已經跟着鳳知雅條件反射的跑了起來。

兩人腳步飛快,急促如風,這麼多的野獸可不是鬧着玩的。

這時候明宣浮塵等人已經跑到了身邊,各個衣衫凌亂,狼狽不堪。浮塵喘着大氣叫道:“皇,皇上快跑!”

“上來,我揹你!”反手握住鳳知雅的手,軒轅淵就欲把鳳知雅往身上帶,他的速度畢竟比她快。

“不用,省點力氣,這些野獸一時半會甩不掉。”更何況軒轅淵雖然現在看起來好了點,身上的毒終究還是一個問題。鳳知雅咬牙切齒的突的一扭頭,看着身後追上來的浮塵。

“你們幾個誰吃了獸果!”眼眸狠狠的瞪了身後的人一眼,就讓他們別來,還偏偏喜歡來添亂。

“我——”糯米此刻已經只剩下了一口氣,整個人趴在了明宣的身上,滿臉憔悴可憐兮兮的看着風知雅。

“我等會再找你算賬!”鳳知雅颳了糯米一眼,這個臭丫頭,就知道她愛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