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轟隆~~~~

一艘混沌飛舟從撕裂開的空間通道中飛出,跟著混沌飛舟光滑的外壁上顯現出了一道艙門,兩道身影一同飛了出來,其中一人是披著灰袍的陰冷男子,他身體都控制不住的散發著邪惡氣息,一雙眼眸遙遙看向東伯雪鷹時,他的眼眸中彷彿隱藏著一頭恐怖的怪物在窺伺東伯雪鷹。

「這種邪惡巫修,將自己身體靈魂都完全改造,實力的確很不錯。」東伯雪鷹暗暗道。

這陰冷男子,名叫『邪眼宮主』。

實力是星辰塔五層級數,且是其中佼佼者,作為邪惡巫修,研究身體靈魂,也將身體靈魂改造,非常難纏。魁魔崖兩位首領聯合起來,難纏程度都不如這位!

不過,東伯雪鷹也沒放在眼裡,魁魔崖兩位首領中保命極強的棄湖君在自己面前都是毫無反抗之力的。

「旁邊這位……」東伯雪鷹看到了和灰袍陰冷男子一同走出來的老者。

這位白髮老者,面容溫和,一身樸素衣袍,氣息也完全內斂。

東伯雪鷹在觀察這兩位,這兩位同樣也觀察東伯雪鷹,他們情報可比麾下手下高多了,一眼就認出了沒有偽裝的東伯雪鷹。

「太虛天宮東伯雪鷹。」白髮樸素老者卻是道,「師弟,據說他實力隱隱有星辰塔六層級數,最擅長的是黑暗界主的『天罰之刃』。」

「雷師兄。」邪眼宮主卻是謙遜道,「戰鬥並非看最強的一面,也要看弱點,這個東伯雪鷹僅僅是得了黑暗界主的絕學罷了,面對黑魁魔那種蠢貨自然能贏,可在我面前,哼哼,雷師兄儘管稍待片刻,他敢壞我的事,我自然要給他一個教訓。」

**(未完待續。) 地上躺著的紅袍老者、十二黑袍人都焦急期待,期待自家宮主拯救他們,再讓這個白衣高手後悔求饒!

「東伯雪鷹。」

邪眼宮主踏著虛空,遙看東伯雪鷹,他體表邪惡氣息澎湃瀰漫四方,「這是萬古聖界,你一個七星海聖界的來到萬古聖界放肆?還敢壞我的事,膽子可真不小。」

「萬古聖界一分為二,這是界祖域,不是巫祖域,你還沒資格說這些吧?」東伯雪鷹搖頭。

「哼,以為是太虛天宮內殿長老,我不敢殺你,你就肆無忌憚?」邪眼宮主冷笑,「對,我是不會殺你,不過死罪可免,活罪卻難逃,我會奪走你所有寶物,再讓你嘗嘗我研究出的一些刑罰,最後將完好的你送回太虛天宮,想必太虛天宮也無話可說。」

「你很自信。」東伯雪鷹點頭,「就讓我瞧瞧你有沒有這份實力吧,哦,在動手前,先將這些你這些爪牙解決掉。」

話音剛落。

噗噗噗……

紅袍老者、十二位黑袍人個個驚恐瞪大眼,卻跟著氣息黯淡,他們被封禁的靈魂盡皆湮滅,連身體在盤波圖威力下都緊跟著湮滅化作虛無。

邪眼宮主見狀瞳孔一縮,面色都猙獰許多,盯著東伯雪鷹,咧嘴獰笑起來:「很好,非常好,一個僅僅學會黑暗界主絕學的年輕小子,在我面前這麼囂張,我會讓你知道……巫修,可不是星辰塔那些毀滅魔族能比的。」

「嘩嘩嘩。」

邪眼宮主雙眸陡然爆發出恐怖威壓,他的眼眸中陡然飛出了兩道黑色氣流,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兩道黑色氣流內部都是很細小的黑甲蟲子,足足上百頭黑甲蟲子飛出邪眼宮主的眼眸后,就迅速殺向東伯雪鷹。

緊跟著,邪眼宮主體型陡然暴漲了一大截,他長出了足足六條手臂,全身皮膚都變成灰色,甚至在裸露出的灰色皮膚上有著一個個詭異的眼睛圖案,大量的眼睛圖案遍布全身,散發著肉眼可見的大量黑色邪惡氣息。

「死。」邪眼宮主身形一動就化作流光,直撲東伯雪鷹。

上百個黑色蟲子、顯現巫體的邪眼宮主一前一後同時殺來,而東伯雪鷹見狀卻是平靜看著,沒有任何抵擋。

「嗯?」

邪眼宮主見狀疑惑。

他本就有了其他準備,好應對東伯雪鷹的招數,雖說他嘴上說的囂張,可是他內心中卻還是很鄭重的,畢竟東伯雪鷹的『天罰之刃』威力也的確大!可是沒有絲毫抵擋,還是讓邪眼宮主疑惑:「太自大了吧,哼哼,戰鬥都不全力以赴,那我贏起來就更容易了。」

他按照搜集到的情報,早就有了擊敗東伯雪鷹的詳細計劃,在他看來,東伯雪鷹雖然攻擊極強,可因為太年輕,沒時間彌補弱點,身體就偏弱了。身體偏弱是和邪眼宮主、黑魁魔等一些高手相比較的。

事實上……

在修鍊《巴龍傳承》前,僅僅靠虛空行者體系本身對身體的提升,東伯雪鷹身體方面的確是弱項,因為虛空行者體系到了合一境、混沌境,就真的沒多大優勢了。

虛空行者,前期優勢大,到了後期就沒太明顯優勢了。硬說優勢……就是『虛化』和對虛空的操縱,在保命逃命上厲害!

而論身體?

一般都是古修、最強戰士體系、巫修他們更擅長,都能將身體修鍊到極恐怖地步。東伯雪鷹修鍊《巴龍傳承》提升到星辰塔六層級數,他的身體大幅度提升且罷了,體表鱗甲護甲卻更厲害,都足以媲美中品虛空神兵!

朱魘傳承,主幻境,對靈魂有助益。

巴龍傳承,主殺戮,對肉身有助益。

「戰鬥都不全力以赴,真是愚蠢啊。」邪眼宮主體表的無數眼睛圖案開始漸漸亮起。

忽然——

陡然一聲響亮的鳴叫,紅色氣流瞬間瀰漫向四面八方,自然也籠罩住了已經殺到近處的那些蟲子和邪眼宮主。

「嗯?」遠處半空中觀戰的白髮樸素老者一驚,仔細看去。

此刻的東伯雪鷹,身後顯現出了火紅色飛禽,展開巨大的翅膀,散發著火紅色氣流。

「朱魘傳承?幻術嗎?」白髮樸素老者心情一松,幻術威力要足夠逆天是很難的事,想要對付邪眼宮主這種級數的就更難了,「據我所知,朱魘傳承在合一境,勉強能夠影響心境較弱的星辰塔五層級數高手吧。」

……

事實截然不同。

邪眼宮主瞬間就陷入幻境中,他艱難在幻境中掙扎,勉強掙扎出來又再度被幻境拉扯進去。棄湖君面對東伯雪鷹的朱魘幻境毫無反抗之力,邪眼宮主在心靈方面和棄湖君相比,還真沒什麼優勢!甚至還略微弱些。

他陷入幻境,自然無法操縱那些毒蟲,毒蟲並無靈智,而是完全受他控制!若是有靈智,反而很容易被敵人針對。

「嗤嗤嗤~~~」無數波紋細絲瞬間束縛住了那些毒蟲,同時也束縛住了邪眼宮主,滲透進毫無反抗之力的邪眼宮主體內,封禁了他的靈魂。

東伯雪鷹緊跟著收斂了氣息,背後的神鳥朱魘也收斂入體內。

邪眼宮主直接被東伯雪鷹一揮手,直接摔在了旁邊的草地上,他也醒了過來,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敗了?

我就這麼敗了?我還有其他手段沒施展呢!我的巫毒,還沒有讓這個東伯雪鷹嘗嘗呢,就敗了?

「戰鬥並非只看最強的一面,更看弱點。」東伯雪鷹說道,「對我而言,你的心靈就是弱點!」

嚴格來說。

邪眼宮主是心靈不算弱點,在星辰塔五層級數高手當中算正常水準。可面對在虛界道上天賦極高,將朱魘傳承硬生生推升到星辰塔六層級數的東伯雪鷹而言,扛不住幻境,他的心靈就是弱點!

幻境……

直接針對靈魂,甭管你有多少手段,甭管肉身多強,攻擊殺招多了得,扛不住幻境,陷入其中,生死任由東伯雪鷹操縱。

「幻術,怎麼可能。」直到此刻邪眼宮主都不敢相信,他竟然會敗在幻術下,而且對手還同樣只是合一境。

「佩服佩服。」遠處的白髮樸素老者說道,「朱魘傳承在合一境應該沒這麼強威力,你竟然能讓朱魘傳承威力更進一步,論幻術……五大聖界、混沌虛空,合一境中如今你排第一。」

星辰塔六層級數的合一境……

本就極少極少。

東伯雪鷹崛起前,太虛天宮這個時代都沒有這一級數的。如今五大聖界和混沌虛空加起來,已知的能有星辰塔六層級數的合一境,不超過十個!東伯雪鷹是其中僅有的幻境超強的,他為合一境幻術第一,的確有資格。

「在雷塔主面前,這點小手段,不值一提。」東伯雪鷹微笑道。

雷塔主。

名叫『雷炎』,在五大聖界混沌虛空中的名氣,可比東伯雪鷹大多了,七星海聖界、東麟聖界、萬古聖界這三大聖界中,星辰塔六層級數的算上東伯雪鷹一共有五位,而雷炎則是之前漫長歲月三大聖界公認的合一境最強的,也和混沌境巨頭真身交手過,歷史上的數次出手,早證明了他的實力。

「這可不是小手段,連我都來不及救我這師弟。」雷塔主搖頭,「不過我師弟,也是巫祖門下,東伯長老可不能殺他。」

「我當然知道。」東伯雪鷹點頭。

三大聖界聯手應對兩大教派,內部也早有約定,三大聖界的大勢力高層即便犯了大錯,也不能直接打殺,而是兩大勢力進行交涉進行判罰。

別人不敢直接殺東伯雪鷹,東伯雪鷹也不敢就這麼直接殺了邪眼宮主。

他若是直接這麼干……

直接破壞三大聖界的潛規則,太虛天宮都無法保他,他就得陪葬!東伯雪鷹當然不會這麼愚蠢。

「我不會殺他,就像他自己說的。」東伯雪鷹咧嘴一笑,「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也會剝奪他所有寶物,讓他嘗嘗我太虛天宮刑罰殿的刑罰,最後將完好的他給送回去。」

**(未完待續。) 被封禁實力躺在那的邪眼宮主臉色都變了,惱怒連道:「東伯雪鷹,你別太過分!」身為強者,他對刑罰倒無畏懼,巫修們在實驗自己的時候也會對自己下手,改造身體乃至靈魂!雖無懼刑罰,可是剝奪他所有寶物卻讓邪眼宮主快發瘋了,作為一名巫修,自然非常重視資源,許多珍材都是漫長歲月的積累,一朝被剝奪,對他而言簡直是去掉了半條命。

東伯雪鷹瞥了他一眼,都懶得多說,僅僅是一揮手。

嗖。

地面上的邪眼宮主憑空消失,已經被收入洞天寶物內。

「東伯長老。」遠處半空中的白髮樸素老者卻是有些無奈,說道,「我們巫修搜集各種實驗所需珍材資源很不容易,你若是全部剝奪,雖沒殺死我這師弟,卻也等於殺了他半條命了,要不,退一步可好?」

「退一步?雷塔主,我雖然敬重你,但之前邪眼宮主對我動手,說要剝奪我所有寶物,還要用一些手段折磨我,你可沒反對。」東伯雪鷹嗤笑,「怎麼,你師弟如今敗了,落在我手裡,我以同樣手段對付他,你就急了。」

雷塔主微微皺眉。

東伯雪鷹畢竟是外人,受什麼苦難折磨他自然不在乎。可自己師弟吃這麼大的虧,最重要的是他雷炎還在場!事情一旦傳出去……在巫祖門下的許多同門,恐怕都會認為他雷炎無能,就在旁邊都讓東伯雪鷹給活捉了邪眼宮主。

「誰能想到他的幻術厲害到這般地步,連邪眼都扛不住。」雷塔主暗暗道。

就算是他親自出手,邪眼宮主都會以諸多手段應對,甚至還會一些保命之物來抵抗,想要瞬間活捉?根本不可能!

奈何……

邪眼宮主遇到了如今這個時代,合一境中幻術堪稱第一的東伯雪鷹。

「僅僅幻境都能修鍊到這般地步?」雷塔主暗暗搖頭,「之前聽都沒聽過,朱魘傳承的確是古修中幻境極為厲害的,但也遠沒有這般威力。『黑暗界主』的確是古修中的天才高手,可也是藉助古修天賦,創造世界孕育出天罰之刃而已。」

一個合一境,單純的幻境,就活捉了邪眼宮主這種高手,簡直不可思議!

他哪裡知曉……

東伯雪鷹在殺戮道、波動道上就已經很妖孽,當初讓天愚老祖、劍主都重視。可他在虛界道上天賦卻更高!再得到古修傳承《朱魘傳承》后,更是將幻境手段推升到極為恐怖之境。

……

雷塔主心中雖然複雜,可還是道:「東伯長老,你這樣可是讓我難堪啊,他畢竟是我師弟。」

「實力不如人,怪得了誰,我這也算不上以大欺小。」東伯雪鷹道。

混沌境巨頭對付合一境,宇宙神對付混沌境……都能說上一句,以大欺小!

雙方都是合一境,就是巫祖門下的高層們都不好意思開口。

「既然如此。」

雷塔主臉色也冷下來,「那我就看看,東伯長老這幻境到底有多厲害!」

「哈哈,好,我也很想和雷塔主比上一比。」東伯雪鷹也是雙眸中有著期待。

雷炎,雷塔主。

三大聖界公認的合一境最強,實力絕對是星辰塔六層巔峰,據說他嘗試闖第七層時……將毀滅魔族都滅殺大半才功虧一簣。加上作為巫修,戰鬥手段頗多,雖然三大聖界的合一境中達到星辰塔六層的有好幾個,卻都弱了一籌。

東伯雪鷹對自己的實力也有些好奇,在兼修古修后,靈魂強大,全力爆發下能施展出十五道天罰之刃!東伯雪鷹覺得自己有資格衝擊第七層。

雷塔主,正好可以驗證自己實力!

「很好。」

一頭白髮穿著樸素的雷塔主淡然道,「我也好久沒有和合一境交手了。」以他的傲氣,之前的數次大戰都是直接和混沌境巨頭。

雷塔主右手伸出,掌心憑空滋生出了一朵黑色火焰,火焰嗤嗤作響,讓周圍虛空都在扭曲,他淡漠道:「我雖為巫修,但擅長的並不算多……」

「轟。」

東伯雪鷹卻懶得廢話,直接就出狠招了。

只見一座龐大的黑暗界從虛無中降臨,完全罩住了雷塔主,雷塔主也抬頭看著籠罩住自身的這座世界,依舊平靜的很:「黑暗界主的絕學?」不過這一座黑暗界卻是有著足足兩千七百層膜壁,顯然東伯雪鷹一來就全力以赴施展多層黑暗界。

這是他極限下能施展出的多層黑暗界——兩千七百層!

東伯雪鷹倒也不怕直接一招幹掉對方,因為他很了解這位『雷塔主』的強大,雷塔主的肉身之強……是公認的合一境最強!這是包含另外兩座聖界『古聖界』『母祖界』的。論整體實力,雷塔主算是三座聖界合一境第一,可單論肉身之強,卻是五大聖界合一境第一!

藉助兩千七百層黑暗界,東伯雪鷹是想要藉此一窺對方身體到底有多強。

「轟~~~~」

蒼茫天空,天地之力洶湧。

兩千七百層黑暗界形成的剎那,便直接破滅,產生的世界毀滅力量完全作用在雷塔主一人身上。

跟著。

黑暗界破滅后,顯露出雷塔主的模樣,他身上衣袍完好,臉上皮肉有些破損,露出了骨頭,身上傷口迅速的消弭。

「挺強。」雷塔主盯著東伯雪鷹,他的兩隻眼其中一隻都殘破,也在迅速恢復,「黑暗界主活著怕也沒你強,這一招單純威力有星辰塔七層級數,不過如果去闖第七層,你根本扛不住那十頭毀滅魔族的聯合攻擊。」

「你身體也很強。」東伯雪鷹身後陡然顯現出了一隻龐大的火紅色神鳥朱魘,朱魘展開翅膀,彷彿遮蔽了半邊天空,火紅色氣流瞬間瀰漫籠罩住了雷塔主這邊。

幻境開始侵襲雷塔主。

雷塔主可不同於之前的邪眼宮主、棄湖君,他能有這般成就,自然也達到了心靈第三層次——我心為天心。

「好厲害的幻境,難怪邪眼也會中招。」雷塔主微微皺眉,他感覺到了一波波幻境不斷衝擊他,雖然以他的心靈意志都能迅速破解開,可還是心力受到了干擾了,「竟然需要我分出三成的心力才能抵抗,也好,就施展消耗心力較少的招數吧。」

「東伯長老,你也接我一招。」雷塔主一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