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轟!

白色鳳鳥也出擊,和這真皇一擊互相撞擊在了一塊,這兩股力量就像是兄弟一樣,竟然開始消失,兩股力量就這樣互相的抵消什麼都不再剩下。

南星身後的真皇開始消失,這一次攻擊消耗完了真皇異象現在可以表現出來的力量,南星睜大了眼睛,嘴巴不能合上,看著真皇消失,幾乎是在瞬間便鑽到了骨殿之中,原地只有一尊小小的骨殿在那裡漂浮,但是卻仿似是世間最堅固的防禦,繼而也消失不見。

「妾身可不會讓你就這樣離開。」

……

骨殿。

南星大口大口的喘氣,看著周圍,這裡還是和曾經一樣,到處都是白色的骨頭搭建的殿堂,一根根粗壯的白色骨頭形成的柱子。

「那個女人,月純兒,實在是可怕。」南星開口,自己的異象之力幾乎已經乾淨了。

「妾身有這麼可怕嗎?」忽然一個聲音出現,南星身體僵硬無比,緩緩抬頭便看到那個活屍美人月純兒就這樣漂浮在自己的上方,還是那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你,你到底要如何?」南星也不逃了,自己躲在骨殿之中都可進來,自己已經沒有地方可以逃跑了。

「好在妾身是活屍之身,否則還真無法進入這裡,況且這裡還有一位無敵強者,妾身可不敢亂來。」月純兒緩緩開口。

南星知道她說的是當初那個骷髏王,無敵強者,這是那個骷髏王真正的實力嗎?

「妾身說了,妾身覺得沒有人可以配得上妾身,只有你,你的血脈是妾身沒有聽聞過的,但是卻好像是世間最高的,」月純兒開口道「況且你還是陰司陽王,妾身總感覺你氣運悠長,想要復活唯有你可以辦到。」

「那你是想要復活了,那你就說讓我幫你復活就好了,何必說什麼看上我,」南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現在家中都有幾個女人不知道該怎麼辦?再加一個絕美的活屍美人,他感覺自己沒法了。

「妾身若不復活,如何與你結為雙修道侶。」月純兒開口,「就算你不嫌棄妾身的活屍之身,妾身也不會允許自己用活屍之身與妾身的男人雙修。」

南星長了嘴巴!這個女人到底是在想這些什麼,這樣子是粘到自己身上了,是不願意離開了?這怎麼行?

「我,我,」南星張了半天嘴巴!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只好開口道「那你待在這裡好了,我先離開了,我還有些事情。」

「關於冰鳳吧!妾身知道哦!」月純兒笑了起來,南星離開的步伐頓時一止,愣愣的看著月純兒,這個女人知道的太多了吧!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說起冰鳳,這可是北風城的守護神,」月純兒的神色終於有了變化,眼神之中有著信仰一般,不過這種虔誠很快就消失不見,南星猜測這女人如果沒有成為活屍,實力還是完整的話,說不準都可以干過冰鳳了,否則那種虔誠不會就這麼消失。

「但是當初發生了天地間的大災變,你們的世界和妾身所在的世界發生了無數的戰爭,北風城雖然在這個世界也算是少有的強大存在,但是在那樣的戰爭下還是無法保留,一切都沒有了,妾身也無法避免,只能成為活屍,期待有一天能夠重生,」說著月純兒嬌媚的看了一眼南星道「不是隨便什麼人都以讓妾身有活動能力的,你若不是陰司陽王,恐怕妾身還是只能坐在鳳床之上,無法移動分毫。」

「怪我嘍!」南星還真的想說這句話,不過想想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他硬生生的將這句話吞了進去,自己最大的底牌便是骨殿,還有就是真皇異象,雖然白骨和白玉都說過自己的血脈如果運用合適,有著無法形容的力量,但是現在還不懂使用的時候,就只能依靠這兩個東西,然而都不是這女人的對手。

不是說骨殿不好,而是剛好遇到了敵手,那就是月純兒這個活屍之人,骨殿竟然無法阻擋,不過這也是月純兒的強大,否則南星都可以說自己暫時的脫離了這裡的空間,依舊讓月純兒進來了,不過月純兒也不敢太過於放肆,骨殿內的那位無敵強者便是她都不敢去招惹,這也是她對南星更加看對眼的一個原因,只是這一點南星就不知道了。

「冰鳳到底是天地異獸,哪怕是這樣的大災變都無法讓它死去,只是不是所有的天地異獸都可以做到這一點,冰鳳的伴侶死了,那是一頭火鳳,說什麼水火不容,這天地之間就沒有什麼是不可相容的。」說到這裡月純兒似乎有些不屑,只是沒有很特別的表現出來,「火鳳在了大災變的時刻,冰鳳在這一刻竟然進化了,向著更加強大的異獸進化,原本的三根鳳尾都成了六根,冰鳳落淚便是漫天冰霜紛飛。」

南星可以想象到那個畫面,冰鳳望著自己死去的伴侶卻沒有絲毫的辦法,落下的眼淚化作無邊的冰霜風雪,足以將這座城動作一塊完整的冰,這完全是可能的,這麼說來,這冰鳳還真是存在的,那些關於北風城的記載並不是假的。

「若不是火鳳死後遺體落在城中心,北風城現在還是冰霜一塊,你們也不能進的來這裡,那裡都已經形成了岩漿地獄,到底同樣是鳳,也只有火鳳有著這樣的力量。」月純兒嘆了口氣,「這就是冰鳳,它如今應該還存在著,怎麼?難道你要去找它?雖然你很不簡單,只是你現在掌握的都太簡單了,如果遇到冰鳳,除非躲在這裡面,否則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這麼強嗎?」南星有著一絲懷疑,他對於自己的防禦還是很有自信的,不管是道仙袍還是其他的什麼。

「真皇異象你不能發揮,否則你可以沐浴鳳血了,」月純兒的眼睛眯了起來,就像是狡猾的狐狸,不過此刻更是增加了幾分媚意,簡直是媚娘的升級版,不過兩人的媚還是有一點不同的。

「這個呢?」南星將自己的道仙袍祭了出來。

「抵擋一擊已經大氣運了,」月純兒搖搖頭,這道仙袍很不錯,道仙本就是一個強大的存在,但是如果只能發揮出這麼一點的話,那還是差的太遠了。

「這個呢?」南星不服氣,身上出現了一個渾濁的蛋,這是他最強的獸書防禦。

「似乎是來自最古老的遠古,若是這個或許能讓你多活一會,」月純兒開口,眼睛深處閃過一絲震驚,似乎沒有想到南星還有這樣的東西,這種渾濁的氣息,沒有錯,只有遠古才有,而且便是遠古都只有少數之人才能掌握,但是太少了。

「那這樣呢?」南星開啟了自己的血脈,他的氣質在瞬間發生變化,骨殿似乎都不由的顫動了一下,他就站在那裡,但是全身帶著蒼茫荒涼的氣息,放佛撐著天地一樣,這是獨屬於南星的血脈,上天下地只有這麼一人,盤古血脈。

「這是血脈的力量,但是,是那麼的陌生,」月純兒這次是真的震驚了,這個小男人給她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這種血脈,充滿了一種震撼的力量。

月純兒的眼瞳都在悄悄的發生變化,眼睛深處出現了一點鮮艷的紅色,只是南星無法發現而已,但是在這鮮艷的紅色下,南星在月純兒的眼中已經發生了變化。南星已經消失不見了,在她的眼中只看到一個****著上身的蒼莽大漢,看不到面孔,手中握著一把斧頭,就那樣對著天地一揮,整個世界就在這一瞬間出現,還沒有等月純兒繼續看下去,她心神震動,就被彈了出來,那眼睛深處的鮮艷紅色也開始消失不見。

「或許,你能夠逃跑一段時間,」月純兒開口,她說的沒有錯,雖然這血脈之強都將她彈了出來,但是並不能掩飾南星本身對於血脈掌握稀少的重點,在遇到冰鳳或許也只是能夠多存活一點時間而已。

南星很是不服氣,說到底他還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有著屬於少年郎的不服輸以及叛逆,雖然平時表現的和成年人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在某些時刻是非常的較真的,而且南星自己都沒有感覺到,只是這短短的時間,他竟然將這個活屍美人月純兒當作了自己人,就像是嬋兒一樣,他心中放下了戒心,很有可能是月純兒在武力這一方面完全征服了他的原因。

月純兒看著南星那不服輸的表情,心中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個小男人還真的是一個「小」男人啊!和自己見過的都不一樣,他身上的力量不管是哪一種只要發揮到極限便可以成為超級強者,就像是一塊璞玉,需要的是雕琢而已。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就算是沒有骨殿,我也自由辦法,」南星不服輸,他有著一顆不服輸的心,這一點在對待別人身上很難體現出來,就像是他不願意和別人爭論一樣,但是對於他認為的自己人來說,他認為他一定可以做到,這一點在十歲他開始為玉秋創造獸書,寫年聯的時候便能夠表現出來。

「哦?是嗎?你還有什麼東西?」月純兒眼睛微微一亮,剛才表現出來的已經足夠多了,還有嗎?還有其他足以和冰鳳抗衡的東西?

「哼哼!」南星拿出了真正屬於自己的底牌,便是家中的幾個都不知道這東西,那便是腦海中的《西遊記》,整個獸書大陸以精神形成的獸書都不足兩手之數,便是大唐陛下都可能沒有見識過這樣的獸書。

南星一對雙眸閉上,整個人盤坐在地面,月純兒向後退了一點,更加仔細的看著南星,她倒是想見識一下南星這個底牌,至於殺死南星,在看到南星擁有陰司陽王的標誌時她就放棄了,她復活的希望便在陰司,這個時候若是將陰司陽王殺死,恐怕終究一生都不會再有機會。

就在月純兒還在思索的時候,正對面的南星已經睜開了雙眼,這一對眼睛竟然成了金色,一對雙眸仿似包含了日月一般,便是眉心間的冰蝶在這個時候都成了金色,從眉心間掙脫出來,如同真正的蝴蝶繞著南星的額頭飛舞起來。

轟!

一本金色的獸書從南星的眉心投射出來,骨殿都安靜了,這金色的光芒太過於茂盛了,在南星看不到的地方,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都因為這金色的光芒緩緩移動,那一對深邃的骷髏眼都亮了起來,不過很快又消失,仿似沒有出現過一樣。

「這是?」月純兒睜著眼睛,這東西她沒有見過,但是其中蘊含著一種說不出道不清的力量,就像是可以影響世間的力量在其中波動。

啪!

一個拂塵在空中猛地一掃,一個金色的光門被生生打開,在這一刻月純兒的眼睛都睜大了,沒有變化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若只是撕裂空間形成空間門,在月純兒雖然有些吃驚,但是也不至於這樣,但是現在可是在骨殿之中,骨殿自成一界,威力無邊,雖然她現在以活屍之體進入這裡,卻也不敢隨意的行動,而南星竟然可以在骨殿中再次創造出空間門,這種事情簡直是聞所未聞。

「敢不敢進去?」南星一臉的得意的看著月純兒,那表情極為的自豪。

「那就走走,」月純兒沒有拒絕,她不知道存在了多久,自然能夠看穿南星的思想,這個小男人的想法在她的眼中根本沒有任何掩飾的可能,在這一刻他就像是一個炫耀玩具的孩子,月純兒並沒有拒絕。

移動腳步南星和月純兒兩人直接踏入了金色光門之中,隨著兩人的進入這光門一關,《西遊記》也很快不見了蹤跡,只有這骨殿的骷髏王能夠知道,這書還在骨殿,只不過具體在哪裡便是骷髏王一時間都無法找到。

再說南星兩人,踏入金門之後,他們便出現在了一片山林之中,或者準確的來說是在一個洞府門前,這洞府前立有石碑,上面寫著幾個大字,靈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是祖師門前,」南星連忙稽首,對著門前拜了幾拜,神色恭敬。

「這裡是你的獸書世界,有必要如此恭敬?」月純兒疑惑,她雖然被封在北風城,但是對於外界的事情可是知道很多的,這應該是一個獸書世界吧!這樣的獸書似乎是傳說般的存在,但是這世界應該只是一個虛擬的才對,有必要如此恭敬嗎?

「這是祖師山門,你也要恭敬點,」南星看了一眼月純兒,神色有些慍怒。

月純兒微微一愣,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南星發怒,就算是和自己交手都沒有露出這樣的表情,雖然很是不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終究還是朝著這門口輕輕禮拜了一下。

南星搖搖頭,也沒有再說什麼,再次抬頭看向這門的時候,原本緊閉的大門竟然在這個時候打開了,兩人互視一眼便走了進去,月純兒對於這裡不了解,南星倒是了解的很。

兩人走進去就看到一張高達的雲床,這洞府內便是一個高大的講台,只是和上次南星老到這裡不同的是,這一次這裡並沒有什麼人,只有在那雲床之上坐著一個拿著拂塵的老道士,這就是這洞府的主人,靈台方寸山的主人菩提老祖。

「弟子見過老祖,」南星對著菩提老祖恭恭敬敬,他有很多的東西都是學自老祖,異象之力,還有當初對於獸書的掌握都是老祖傳授,可以說菩提老祖就是南星的老師。

一旁的月純兒就這樣看著菩提老祖,面前這個老頭就是這本獸書的獸靈嗎?怎麼感覺不到一絲的氣息,就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完全沒有強者和大能該有的感覺。

「活屍,這倒是少見。」菩提老祖看了一眼,下一刻便已經到了月純兒的面前,月純兒條件反射般的便想要出手,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動彈一下,自己完全被禁錮,身體所有的機能都消失了,身為活屍本不應該如此,可是月純兒不得不這麼說。

「現在知道要尊敬祖師了吧!」南星一旁頗有些幸災樂禍。

「你這小傢伙異象之力到現在還這麼差,看來對你的教導還是差了些,」祖師轉過頭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南星,南星頓時一怔,他自己也知道其實是他自己不努力,否則有祖師的指導,自己早就應該可以大幅度的掌握真皇異象的,訕訕一笑,南星也不再說話,對於菩提祖師他是極為尊敬的,不會去反駁和辯解。

「你,你是至強者?」月純兒看著菩提祖師,滿滿的都是不敢相信,但是心中又開始反對,至強者,那可是可以和大帝想比擬的存在,怎麼可能會是一個獸靈,可是此時她被這般禁錮,除了至強者,便是無敵強者都辦不到。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菩提老祖,這是西遊中最神秘的一個人,關於菩提老祖的傳說太多了,但是沒有一種是完全可以確定的,但是不可否認的是菩提老祖的強大,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哪裡找到的活屍,若是恢復過來,還是不錯的,」菩提老祖看著南星道。

南星苦笑了一聲,這雖然是自己找到的,但是自己寧可沒有找到,當下便將自己這幾天的事情說了一遍,說出了這活屍美人月純兒的由來。

「活屍復生之法,陰司陽王確實有能力做到,不過以你小子來看,沒有個幾百年是很難做到的,」老祖搖了搖頭,陰司陽王確實有著這樣的能力,只是南星很是懶散,雖然說是幾百年,但是老祖也知道除非有什麼機遇,否則起碼也要個千年之久,「貧道這裡倒是有活屍復生之法,只是你又用何等的條件來換取?」

這一次老祖是看著月純兒的,菩提老祖是何許人也,掌握數種大道之人,懂得的法術不知道有多少,這話自然不是用來騙人的。

「你真的有?」月純兒睜大了眼睛,這活屍復生之法可沒有那麼容易,她自己知道的那麼大能便沒有一個人知道,便是這陰司陽王擁有的消息都是不知道當初用了多少代價才得知到的,現在這個獸書世界的老道士竟然說自己懂得。

「貧道不至於騙你,」菩提老祖淡淡開口,神情平淡,卻讓人不容拒絕,無法不相信。

「妾身說過恢復便與小男人結為道侶,這話自然不是騙人,」月純兒輕咬嘴唇,這話她之前就說過,到了現在還是這話,尤其是現在看到這個獸書世界后,這種想法更是劇烈,這個小男人就像是一個無底洞,太深不可測了。

「哦?還有這麼一回事?」便是菩提老祖都挑了挑眉,斜視了一眼南星,南星聳聳肩,表示自己很無奈,這可不是自己的注意。

「如果是這樣也好,不過貧道還是要下一重保險,」菩提老祖手掌輕輕點在月純兒的額頭之上,原本光潔發亮的額頭上頓時出現了不一樣的東西,一個小小的月牙出現在了那裡,就像是和南星相配的紋身一樣,只是不一樣的是,南星的冰蝶和陰司陽王印記都是有助於南星的,而這月牙是為了限制月純兒的,若是月純兒有什麼不軌之舉,南星便可以利用菩提老祖傳授的東西直接取走月純兒的性命。

不過緊接著便是一套奇怪的功法,月牙兒很快便全部接受,充滿震驚的看著菩提老祖,若是自己按照這功法修鍊下去,不光可以恢復真身,而且實力都會大幅度的增加。

「那就這樣了,你可以去看看悟空了,不過你把轉獸放在這裡,」菩提老祖都是糾結,他同時擁有著對西遊世界和獸書大陸兩個世界的看法,正因為如此才會這樣的表情,如果是西遊世界那麼自己的弟子之中便有悟空,但是這到底是西遊世界,不過現在南星真的給他找到了一個悟空,而且還真的是猴子,或者說這本就是悟空。

南星笑了笑,他不得不為自己決定感到明智,當初出現了西遊世界后,他便想著與其讓悟空一直在轉獸空間沉睡,還不如讓他真正的成為西遊世界的悟空,到時候實力絕對可以大增,也可以真正的跟隨著自己,而不是一直躲在後面,直到現在他還記得當初自己離開南家時那個為了讓自己逃離,自己什麼都不怕的小猴子,那就是悟空,南星知道自從那天之後,他就再也忘不了悟空了。

菩提祖師對著兩人擺擺手,便消失在了兩人面前,月純兒小心的看看四周,確定了菩提祖師不在了這才暗地鬆了口氣,這個老道士帶來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我們看看悟空吧!完了便可以出去了,我還想繼續了解北風城呢!」南星開口道,月純兒沒有說話,只是跟在南星身後,這一次帶來的衝擊有點大,比骨殿的無敵強者還要大,只是她看著南星的眼神也變得熾熱起來。

「這個小男人,必須是妾身的。」月純兒暗自思索。

方寸山的景色很是美麗,綠樹匆匆,一條山河不知道從哪裡而來,貫穿山道,山間有一條石板小路,時不時的還可以看到山林間出現的一間兩間木屋,將自然和人文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兩人走在山路間,一時間悠然無比。

「可惜這一刻,不會是永遠。」月純兒眼中有著一絲迷茫。

「什麼?」南星沒有聽清楚。

「沒,沒什麼。」月純兒搖頭,那一絲迷茫既而消失,眼神變得堅定無比,便是天空壓下來都不會轉變,妾身做過的便是做過的,從來不會後悔,也不會後悔。

爛桃峰!

這是方寸山的一座山峰,因為上面生有幾顆被喚作爛桃的桃樹而得名,悟空便在那裡,兩人到了那裡的時候,悟空揮舞著一根手臂粗細的木杖正在盡情的揮舞,這明顯是一套棍法,揮舞的時候放佛可以聽到龍吟虎嘯。

悟空穿著一身道袍,不過是貼身的那種道袍,帶著一頂小帽子,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淋濕了,足可以說明悟空是如何的努力。

「悟空,」看著悟空的棍法有一點收縮的樣子,南星連忙開口,他的時間可不多,這裡的時間比例可是一樣的,北風城是不能多待的。

「老大,」悟空轉過頭便看到了南星,如今他可不是那個隨意的小猴子了,隨著南星西遊記的增加,他自己的力量也在增加,而且真的當菩提祖師把他放在這裡就是當吉祥物嗎?

「我這裡來看看你,很快就又要走了,」南星感慨,摸了摸悟空的腦袋,悟空很喜歡這個動作,這麼久的時間過了也沒有改變。

「我會更加努力的,知道能夠保護老大,」悟空很是堅定,其實單單論個人實力,不算骨殿這種寶物,南星的實力已經比不過悟空了。

「老大等著那一天,」南星開口,堅定無比。

悟空點點頭,神情同樣堅定。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離開了西遊獸書世界,南星和月純兒同樣離開了骨殿到了北風城,南星自然是記著祖師所教導的口訣,這和月純兒的生命已經息息相關了。

「以後妾身就待在你身旁了,」月純兒開口道,若不是知道月純兒是活屍,只是看著月純兒的樣子,只怕可以會有無數人為了這絕世容顏而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這北風城中心如何?」南星問道,他對於那裡還是有著嚮往的,來到這裡一次,如果不能夠探究的話,心理還是有著遺憾的。

「那裡是火鳳的隕落之地,如果小心的話並沒有什麼危險,況且還有妾身在。」月純兒開口道。

糯米糰子有點拽 南星點點頭,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他也就沒有再執著於收集這裡的書籍,兩人直接便向著北風城的中心而去,只是越是往裡面走,就會有一股火熱,和在城洞完全不相同的氣息,城洞如果是冰寒刺骨,那麼這裡就是熾熱無比。

道仙袍籠罩在身上,南星這才感覺那種炎熱從自己身邊消散,一旁的月純兒則是完全沒有感覺,她的實力很強,這樣的熾熱對於她來說完全不夠看。

「北風城的建築很不錯啊!」南星讚歎的看著四周,這是一種完全不同於大唐和孟國的建築風格,房屋的高度很高,基本房屋都有十幾米之高,每一個房屋都有頂部,根據月純兒的解釋,這是為了便捷隨時于飛禽凶獸交戰而設計的房屋,雖然有了御空禁制,但是有很多凶獸都有著自己獨特的飛行方式,不是一個御空禁制可以阻止的。

南星途中也是感應到了杜滕幾人,不過也沒有去理會,機緣是自己尋找的,而且還需要一定的實力,如果是他們遇到了月純兒,很有可能會被殺死,不是什麼人都會隨身攜帶著一座骨殿這樣的寶物。

約有幾個時辰,當南星欣賞夠的時候,就發現自己一步踏出腳底竟然發出了孜孜的聲音,這裡的地面是暗紅色的,上面有著絲絲的裂紋,這是宛若岩漿的岩石,有著極高的溫度,若不是南星身上已經有了道仙袍的防禦,估計這東西都要直接將南星的腳燃燒了,不過即使這樣南星都感覺極其不舒服。

諸天信條 啪啪!

幾道冰紋出現在月純兒的腳底,順著她的腳便蔓延了過來,而且還出現在了南星的腳底,頓時這股熾熱感消失不見,反而是一股舒服感從腳底上升。

「嗯!」南星都忍不住舒服的叫了一聲。

「小男人,妾身的極冰舒服嗎?」月純兒的臉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南星卻從那一對眼睛之中感受到了嫵媚。

連忙將頭轉過去,向著那巨大的洞口而去,月純兒也不勉強,只是淡淡一笑,跟在南星一旁,兩人走過便是一塊又一塊的極冰,這月純兒對力量的運用實在是太熟練了,即便是南星都忍不住想要讚賞一句。

這個洞口很大,洞口看起來是黑色的一片,但是如果仔細看著那洞口的底部,還是隱隱可以看到一點紅色,那是熔岩岩漿,

南星甚至可以想象到當初這火鳳墜落的場景,一隻巨大的火鳳,燃燒著熾熱無比的火焰,簡直可以將天空焚燒,但是卻在這天地異變的壞境之下死去,巨大的軀體甚至沒有人可以接住,直接砸在了這裡,頓時整座城都在焚燒,這裡甚至因為火鳳而出現了岩漿,如同火山爆發一般,但同樣的還有冰鳳,冰鳳冰封了整座城,同樣也讓這岩漿停留了下來。

「我們沒辦法飛下去吧!」南星皺著眉頭,這裡可沒有什麼人為的路,而且這裡還有著禁空的禁制,他們想要下去可不容易。

「妾身自然有辦法,」月純兒開口,對著南星眨了眨眼睛道「但是你要無條件答應妾身一件事情,否則妾身可不會幫你。」

「行啊!不過實在不涉及我的原則。」南星毫不猶豫答應了,絲毫沒有考慮過自己是直接掌握著月純兒的生命這件事情,或者說在沒有生命被月純兒威脅的時候,南星是不會考慮這件事情的。

「那就好,事情妾身現在還沒有想好,你只要記得就好。」月純兒掩嘴輕輕一笑,忽然雙手一張,這裡就好像是經歷了冰雪侵襲一般,無數的冰雪出現,化作幾道冰橋,橫空架起,直接落了下去,就這樣落在了大洞的深處。

南星張大了嘴巴,這冰雪的能力實在是不簡單,讓人欽佩,心中也是有著想法,如果之前月純兒便用這樣的冰來和自己交戰,恐怕自己還沒有逃跑便被冰封了吧!還好她已經是自己人了,南星無比的慶幸。

踩著冰橋,兩人很快就落了下去,不過兩人沒有直接落下去,這下方雖然看起來是黑色的石頭,但是兩人卻清楚,這就是岩漿,表面那一層只是黑色的岩漿物,那下方便是真正的岩漿,根本無法落下,真的下去,很有可能被岩漿吞噬。

「這裡,就是火鳳隕落之地,」月純兒開口,眼中閃過一絲懷念,一絲落寞,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恢復了正常。

「是啊!這裡就是火鳳隕落的地方。」南星沒有聽出月純兒的語氣,只是接著感慨一聲,這裡可是火鳳的隕落之地,這種傳奇般的凶獸隕落,總是會帶著無數的傳說,只是這終古世界被天地異變影響,又哪裡來的傳說,即便是有也只是各種混亂的猜測,讓人不愉快而已。

「來這裡只是想看一看嗎?」月純兒開口道。

「據說這等傳奇隕落,都會有殘魂落下,我想在這裡試著作詩一首,看看能不能引發異象,每一種異象都會讓我對異象之力有更加明確的理解。」南星開口道。

只是他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月純兒鬆了一口氣,如果南星是想要那殘魂,月純兒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網址:. ?幾道白藍之色的冰橋就這樣的架在岩漿之上,只有落到下方才能感覺到這岩漿的不簡單,南星手中出現骨矛,就這樣的插在了岩漿之上,很快便沉入了其中,出現了淡淡的白煙,而剛才所插的地方出現了紅色的岩漿,只不過不明顯,這黑色的岩層很厚,竟然有半米之多。

「也不知道這火鳳之魂是不是真的會有,」南星皺著眉頭,這個大洞就是一個火山口,只不過更像是一個死火山,似乎不會噴發,這樣以來這下面其實並沒有什麼東西,如果真的有火鳳之魂那麼也只會在岩漿的深處。

月純兒沒有說話,在這裡她除了會幫助南星降落到這裡之外,她不會再有其他的動作,而這也已經是極限了,其他的。

「只能看天意了,」月純兒喃喃。

南星手中出現紙筆,就這樣高高的將紙托起,讓月純兒拿著一角,自己托著另外一邊,右手則將毛筆拿出,墨汁早就被沾染,便持筆開始寫了起來。

「有鳥居丹穴,其名曰鳳凰。」月純兒看著南星所寫,口中輕聲念叨,只是當念道鳳凰的時候,兩眼幾乎放光,只是南星用心寫著,沒有發現罷了。

「九苞應靈瑞,無色成文章。」

「屢向秦樓側,頻向北風城。」

「鳴崎今日見,阿閣佇來翔。」

南星已經很是順手了,在這長長的篇幅下方寫上一個《鳳》字,然後便將自己的名字寫了上去,剛剛寫成,這白紙如同一隻靈鳥飛到了天空,化作五彩光芒,這詩文剛剛形成便已經成了獸書。

「文字很美,」月純兒這樣開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