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一戰,已經消耗了她太多的元氣,需要儘快調息,才能夠恢復實力。

「小流啊,你看上那妹子的話,你就去追吧。」

蕭凌看著葯城,笑道:「葯前輩,還有沒有壯魄丹,再給我來一枚。」 「你這小子,還真當壯魄丹是大白菜了啊。」

葯城白了一眼蕭凌,不過,他依舊是拿出了壯魄丹遞給君流。

他現在已經是五品煉藥師,煉製這種四品丹藥簡直是手到擒來。

隨手再賣蕭凌一個人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君流接過壯魄丹,神色有些激動,道:「謝謝大哥。」

「要謝,還是謝謝葯前輩吧。」

蕭凌擺了擺手,道:「快去吧。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對於譚雪這個少女,他第一印象很是不錯的,只不過,君流能否成功,還得靠自己的底蘊。

「多謝葯前輩賜丹。」

君流拱了拱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朝著譚雪的方向走去。

「那個……這個給你……」

來到譚雪身旁,譚雪也睜開了美眸,看著君流,這無疑讓君流心頭一跳,將壯魄丹放在譚雪身前,然後撒腿跑回了蕭凌這裡。

一路小跑,君流感覺自己好似的度日如年,整個人彷彿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氣喘吁吁。

「小子,你這就完事了?」

葯城咂了砸嘴,道:「你好歹問下她家住哪,亦或者如何聯繫。要知道,老朽年輕的時候,可沒有你這般羞澀。」

蕭凌也是笑看著君流,在他眼中,那個行事素來冷靜的君流,碰到了譚雪后,完全變成了一個羞澀小男孩。

「你……」

譚雪剛想說話,卻發現君流撒腿跑回了蕭凌那裡,她心中疑惑,打開了玉瓶,便發現了裡面的壯魄丹,她芳心微微一顫,目光怪異的看著君流。

最終,她還是站了起來,朝著蕭凌這裡走來。

「大哥,她來了。」

君流躲在蕭凌身後,這讓後者有些無語。

「這枚壯魄丹,替還給他……」

譚雪將壯魄丹遞給蕭凌,她的性子,並不會亂收其他的人東西,更何況,她與君流素不相識。

「我兄弟送出去的東西,自然不會收回。」

感到身後的君流推著自己,蕭凌無奈一笑,道:「你剛才與白審戰鬥后,消耗極大。若是吞服了這壯魄丹,不僅能夠快速的恢復力量,還能增強體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不由蕭凌說話,譚雪將壯魄丹放在地上,美眸看了一眼君流,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說罷,譚雪留下一道英姿颯爽的身影,回到了原來地方。

君流痴痴的看著譚雪的身影。

「小流,這譚雪,她的脾氣,可真特立獨行。」

譚雪的性格,蕭凌也是大概琢磨了下,要想走入譚雪的心中,不是一件容易事情。

「我喜歡。」

君流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堅定的說道。

他從前不相信一見鍾情,現在,他發現自己錯了。

因為,譚雪就是他一見鍾情的少女。

「她是炎黃帝國鎮國將軍譚天的女兒,名為譚雪。」

葯城摸了摸鬍鬚,道:「譚天常年鎮守炎黃帝國邊疆,就算是百城比武,他因為鎮守邊境,沒有來。至於,譚雪作為年輕一代,所以才回到炎黃城當中,參加這百城比武。」

「小子,你若是要喜歡譚雪的話,第一步就是靠近她。」

葯城十分老成,道:「譚天的譚家軍,最近在招募新兵。以你的實力,可以去參軍。因為譚雪是訓練新兵的教官,到時候,你接近她的機會就多了。」

「葯前輩,想不到你還是情聖啊。」

蕭凌忍不住看了一眼藥城,道:「看來,你年輕的時候,很風流啊。」

「年少不風流,老人就能空流淚了。」

葯城聳了聳肩,道:「起碼,老朽還是有許多美好的回憶。」

「小流,你按照你的心思去做吧。」

蕭凌目光注視著君流,道:「軍隊倒是一處磨礪的好地方。」

「大哥,百城比武后,我就打算去參軍。」

君流沉吟片刻,終於是做出決定。

他現在的實力太弱了,跟著蕭凌身旁,也是拖油瓶。

所以,他打算自己歷練,等實力強大了,再找蕭凌也不遲。

「我懂了。」

蕭凌拍了下君流的肩膀,對於君流的決定,他並不意外,道:「到時候,你要走的時候,我給你煉製一些丹藥。」

他能做的不多,聖武院的武技他能夠給君流修鍊,至於丹藥,他身為煉藥師,自然是手到擒來。

「多謝大哥。」

君流點了點頭,心中變強的想法越加堅定。

他看著譚雪的方向,恰好御譚雪的目光對視,後者秀臉一紅,連忙撇開,正色起來。

這一剎那,君流已經看入眼中,他心中一笑,忍不住握著拳頭,為自己打氣。

「總決賽,正式開始!」

休息了許久候,炎黃擂台上,林老高聲道:「蕭凌對戰白審!」

嘩!

隨著林老語音一落,全場皆是沸騰起來。

這一場戰鬥,在比賽前,就成為了焦點,令無數人期待。

蕭凌過關斬將,每一次都是一招敗敵,無疑是一匹耀眼的黑馬,沖入眾人眼前。

白審,作為白國公之子,在炎黃城當中威名已久,實力高達武王強者,是無數天之驕子的領袖。

兩者的對碰,無疑是焦點。

到底是名聲響亮的白審能夠贏,亦或者勢如破竹的蕭凌,能夠如同他說的話那樣,一招擊敗白審,成為百城比武第一名!

「終於是要戰鬥了。」

軒轅月嬈美眸有著期待,喃喃道:「蕭哥哥,你一定能夠擊敗白審的。」

對於蕭凌的實力,軒轅月嬈一直深信不疑。

「蕭凌,的確讓我感到意外。」

軒轅候也是忍不住多看了一眼蕭凌,這個少年的表現的確很驚才驚艷,若是好生培養的話,以後必定能夠成為一方強者。

只不過,蕭凌打算用一招擊敗白審,這無疑是有著痴人說夢了。

他到現在還沒有聽說過,七星武靈的武修,能夠一招擊敗武王強者。

雖然,蕭凌與武痴激戰的時候,很動人心魄,但是要戰勝白審的話,希望很小。

「蕭凌雖然表現強悍如斯,但是遇到我兒,必輸無疑。」

白九幽看了一眼蕭凌,沒有絲毫動容之色,他一手培養白審到武王境界,自然是極為苛刻,對付一個武靈,還是綽綽有餘的。

「不知道蕭凌與白審到底誰會贏。」

這是無數人心中的念頭,拋開境界來說的話,兩人的表現都很強大。

然而,白審實力到達武王,在許多人心中,認為白審獲勝的居多,認為蕭凌能贏的少之又少。

眾人明白,這次決鬥是勝負已經不重要了,因為蕭凌的實力,已經得到了眾人的認可。

咻!

白審調息好后,再度躍上炎黃擂台之上,目光看著蕭凌,道:「蕭凌,上來一戰!」

「戰就戰!」

蕭凌一笑,身形一動,來到炎黃擂台上,目光注視著白審,道:「我的話依舊有效,我會用一招擊敗你!」

聞言,白審笑了,哈哈大笑起來,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樣。

旋即,他收斂笑容,目光陰沉的盯著蕭凌,沉聲道:「蕭凌,你別得意了。我可是貨真價實的武王實力,你確定能夠一招擊敗我?」

蕭凌的話,在無數人眼中,無疑是痴人說夢。

若是蕭凌能夠抵擋白審數招,眾人還可以接受,但是蕭凌卻要一招擊敗白審,這太過撼人心魄。

武王強者啊,領悟了天地間的五行之意,隨意攻擊間,都蘊含了五行之意。

「你又沒試試,如何知道我不能一招擊敗你?」

對於炎黃擂台外那議論紛紛聲,蕭凌倒是沒有半點分神,漆黑的眸子含笑,緩緩道:「你要不要試試?」

白審上下打量著蕭凌,見後者臉上沒有半點戲虐之色,他倒是忍不住冷笑一聲,道:「好!我就將實力施展到極致,倒要看看你能否一招擊敗我!」

轟!

語音一落,白審武王的氣息毫無保留的從體內爆發出來,那強大的氣息,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無數道目光看著這一幕,皆是目光敬畏,才意識到,白審前面的戰鬥中,並沒有施展出全力。

「我會讓你知道,境界的差距,猶如天塹一樣,讓你感到絕望!」

白審一字一頓,他拋開心中全部雜念,倒想瞧瞧蕭凌如何擊敗他。

「絕望我感受到過,只不過,你給不了我絕望。」

蕭凌漆黑的眸子有著紅光一閃而逝,一股強大的氣息從他體內爆發開來,不停的衝擊,直接邁入了武王境界。

他施展嗜血了,使得全身血氣翻滾不停,猶如獄血魔神一樣。

「燃血禁界!」

隨著施展了嗜血,蕭凌眉心有著猩紅火焰燃燒,他直接將燃血禁界放了出來,將整個炎黃擂台包裹起來。

做完這些后,蕭凌腳掌一踏,來到半空之中,一掌攜帶著強大的波動,朝著眼神驚駭的白審攻了過去。

「人元印!」

血色的手掌印頃刻間凝聚而成,轉眼間來到白審面前。

望著呼嘯而來的人元印,白審倉促間運用元氣抵擋起來。

轟隆隆!

人元印直接呼嘯而過,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擊敗了白審,將其轟到了炎黃擂台之外。

這無疑告訴了眾人,蕭凌的確只用了一招,就將白審擊敗了! 靜!

死一般的寂靜!

無數道目光獃滯的看著炎黃擂台上,那道削瘦的身軀,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電花火石間,蕭凌迅速出手,然後,白審就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跌落在炎黃擂台之外。

這太過撼人心魄了,要知道,白審可是武王強者,為何一招就會敗在蕭凌手上?

原本眾人還以為兩人要激戰許久,才能夠分出結果,然而現實卻真的如蕭凌說的那樣!一招擊敗白審!

在高台之上,眾多大人物皆是站了起來,眼中有著震驚之色,顯然不敢相信,白審會敗在蕭凌手中,並且敗的如此徹底!

「那是領域。」

軒轅候眼中閃過精光,蕭凌施展出燃血禁界后,他一下子就認出來這是一種特殊領域,因為燃血禁界的波動,十分詭異,就連他都看不透。

不過,他也明白了白審為什麼會輸。

白審要承受詭異的領域壓制,並且,蕭凌用了某種秘術,將實力提高到武王境界,在施展出了人元印,這一系列動作行雲流水,讓人挑不出任何瑕疵。

白審輸的不冤!

軒轅候微微點頭,蕭凌的表現,無疑是讓他重視了。

他看著一旁美眸異光閃動的軒轅月嬈,心中暗嘆一聲女大不中留。

軒轅月嬈的識人目光,倒是不錯,能夠認識這樣潛力無限的天才,這一點,比他還強上許多。

「審兒竟然會輸!」

白九幽神情有些難看,他身為國公,原本自己的兒子是百城比武的第一名,卻被莫名其妙出現的蕭凌擊敗,這無疑是打他的臉,啪啪作響。

想起剛才自己說白審必得第一,這讓他心中鬱悶。

不過,作為一方大人物,白九幽不會與蕭凌計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