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一次,天堂星居然意外地崩潰了,這對於天堂星主來說不亞如當頭一悶棍,如果不是意外地發現這噬仙蟲的存在,他可以將所有的破壞行為全推到噬仙蟲的身上,他甚至都不敢回宗門去向老祖宗們彙報。

他承擔不起封印血魔的神土破碎的後果,尤其是那些血食之中已經為天命教提供了不少的至尊強者,那些怪物魔獸並不都會成為血魔的血食,也有一些會成為天命教的殺手和試驗品!

這種超級強者殺手對於任何宗門來說都是一個寶貴的財富,尤其是那片大陸之中除了至尊強者之外還有無數的靈脈,那是天命教極為看重的資源之一。

可是天堂星崩潰了,天堂星主幾可以肯定那片封印血魔的神土已經不存在了,他比外人更清楚這天堂星的構造,可是當他看到這群噬仙蟲居然會利用血魔的血色磨盤大陣的時候,他大惑不解,他清楚這個大陣的厲害,無緣無故這噬仙蟲結成這大陣,而且看其所結之陣十分默契,如同配合了無數次的軍隊一般,絲毫不差,這讓他心頭也升起了一絲陰影。

……

血色磨盤大陣的運轉,是由一群蟲子發起的,但是那股恐怖的血煞之氣結合在一起之後立刻使天堂星外方圓百萬里的星空飛舟減少了許多,許多人受不了那種血煞之氣的衝擊迅速離去,此時,他們更加相信,這便是那所謂的血魔,也只有血魔才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至於噬仙蟲,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若非是地獄邪凰的警告,只怕天堂星主都不知道,那些血色的蟲子居然會是噬仙蟲。

戰無命的身體猛然一抖,他感覺到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恐怖的力量侵蝕他的五行之力,帶著無盡腐朽的力量,絲絲縷縷地與他的五行輪盤進行糾葛。

原本那股血色汪洋一般的力量似乎在瞬間放大無數倍,彷彿整個蒼穹宇宙都成了一片血之海,他的靈魂也被這股血色完全包裹,他命魂之中的五行洞天所形成的磨盤如被卡住了一般竟然無力運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使得他每一個念頭都十分艱澀,如入泥沼,難以自撥。

戰無命心下駭然,這個突然而來的變化確實是讓他有些措手不及,那群血色的噬仙蟲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這十分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僅憑這股力量,戰無命都覺得極有可能會是自己身邊這隻母蟲能量的十倍以上。但是這隻新的噬血蟲王究竟是以什麼樣的手段瞬間將能力提升至如此強大的地步,卻是戰無命猜不透的。

如果戰無命此刻睜開眼睛看到天堂星上空的那個巨大的血色磨盤或許會明白是怎麼回事,但是此刻戰無命的心神完全與噬仙蟲的母蟲聯繫在一起,根本就沒機會去看星空飛舟外的事情。

戰無命想將那股血色的力量引入自己的氣海星空,他相信無論再多的血煞之氣,只要自己放開氣海星空,必然會將其吸收得點滴不剩,但是其心神一動才發現,自己的命魂已與噬仙蟲母蟲聯繫在一起,根本就無法將這股力量引導入氣海,除非他想先一步將噬仙蟲的母蟲和那白玉小蟲的能量全都被氣海星空吞噬乾淨,那麼他的噬仙蟲也就重歸於零了。這種事情戰無命可不想做。

戰無命很鬱悶了,自己空有寶山卻不能用,那氣海星空原本是最好的對敵手段,可是卻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兒,他不可能放棄已已經快要成熟的噬仙蟲,但是那股血煞之力越來越強,如同在心頭狠狠地壓下了一座大山,完全是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他甚至感覺到噬仙蟲的母蟲劇烈地掙扎,那原本與他相聯的神識竟然開始恍惚起來。他不由得大急,而就在此時,他突然靈光一閃,想到自己身上還有另一件無價之寶,那顆五色神格,那可是無比純粹的五行之力,如果能借用那股力量,說不定可以完全壓制那血色的力量,至少借用這種力量他不擔心傷及噬仙蟲的母蟲。

「轟……」戰無命命魂之中的五行輪盤之力緩緩地靠近那顆五色神格,就在這五行之力與神格接觸的一剎那,戰無命覺得整個人的靈魂似乎在剎那之間得以升華,五色神光猛然加持於命魂的五色輪盤之上,那原本已近停滯的五色輪盤頓時瘋狂加速,原本如同老牛拉破車,隨時都有可能停下來,此刻卻一下子注滿了活力。

五色神格之中的五行源力有如無盡的海洋,那股既親近又狂野的五行之力對戰無命來說就如久旱逢甘霖,使得原本艱澀的五行洞天一下子充滿了生機,那片如汪洋一般籠罩在命運之外的血潮彷彿被陽光碟機散的陰雲,五行磨盤如長鯨吸水一般將那血煞之氣迅速吞噬,而後化作無盡的力量經過噬仙蟲母體與那白色的噬仙蟲再流回戰無命的身體。

「轟……」戰無命感覺身體之中那隔膜已久的至尊屏障在此時轟然而開,彷彿水到渠成一般沒有任何的阻礙。那種突破的感覺如同在瞬間推開了一道門,自一個狹小的房間一下子走入了一片無盡的平原,視線之下,天高地闊,一種君臨天下的豪情讓人有昂首高呼的衝動。

天地之間的法則彷彿變得更加明晰,神識所感,無盡虛空之中不僅五光十色,更是充滿了道道玄奧的秘紋,這些紋理組成了神秘莫測的虛空世界,那就是法則之力,在規則的框架之下,法則便像是將整個規則框架修飾得無比瑰麗的裝飾,正因為有了法則的存在,這規則的世界變得更加多姿多彩。

「至尊之門!」戰無命終於是積累了足夠的力量,在突破至尊之門后其氣息並未就此停竭,而是一路飈漲,厚積薄發,直接衝到至尊巔峰的,命魂的五行洞天似乎再一次得以升華,隨著他境界的提升,竟然迅速擴張,原本那洞天或許數千里的內空,此時竟然一下子擴張了數倍的大小。

尤其是五行洞天,擴張的速度似乎沒有絲毫減弱,而且那顆五行神格似乎有意將五行神力注入其中,他感覺到五行洞天不只是空間擴大了,最主要的卻是在這洞天之中竟然多出了幾許生機,彷彿一下子活了過來,雖然裡面並沒有任何生靈,但以這樣的蛻變方式,將來就算在這洞天之中衍生出生命也並非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啊……」一聲凄長的尖叫自那片血海之中傳來,那團原本在血海之中沉浮的血色肉球在那逆襲的五行神光之下,竟然猛然炸成碎片,一聲恐怖的慘叫之聲使得那片血海瘋狂激蕩……

而後那片瘋狂的血色汪洋如同退潮一般迅速消退,當最後一點血煞之力也被五行磨盤絞入其中化成能量的剎那,戰無命只覺得命魂之中猛然一震,一股極為奇妙地感覺讓他清晰地感受到天堂星上空的每一個細節!

戰無命看到了數百隻結成一個奇怪陣法的血色噬仙蟲,但是那個奇怪的法陣此刻已經停止運轉,一股股略有些虛弱的意念迅速通過母蟲傳入他的靈魂之中,那是臣服之念。他與母蟲贏了,這些噬仙蟲重新又回到母蟲的控制之下。

戰無命心頭的喜悅才起,還沒來得及鬆口氣的時候,突然覺得神魂一陣劇烈撕裂般的巨痛,讓其幾乎一下子要崩潰的感覺。

本書源自看書網 這是一種靈魂撕裂之力,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彷彿在瞬間要被分割成數百份,無比突然,卻又幾乎不可逆。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無比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他低估了這次噬仙蟲半成蟲的數量,之前噬仙蟲在殺死亡魂的時候還只是分裂出一個白玉小蟲,那麼對他的靈魂需求只是少量的,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計,但是此刻卻不同,因為在突然之間,多出了數百隻噬仙蟲的個體,在失控狀態的時一切都好說,因為這些噬仙蟲並不會與母蟲有什麼關係,但是一旦接受母蟲的操控,那意思便是說,這數百隻噬仙蟲都需要戰無命的一縷神魂之力,而且這是一種天地規則契約。

如此一來,數百隻噬仙蟲同時索取戰無命的神魂,即使是戰無命再堅強,也難以承受這種可怕的巨痛。

神魂扯裂的巨痛讓戰無命忍不住呻吟起來,他強行收束神魂,但是一切都晚了,此時他已身不由已,那種天道契約所形成的規則之力根本就不是他小小的至尊所能抗拒的,他心裡很清楚,如果讓神魂真的撕裂成數百份的話,那麼,他的命魂之中的洞天將會在這種恐怖的波動之下崩潰,他剩下的神魂不足以支撐這些洞天的運轉,甚至根本就不可能去控制洞天之間的平衡。

這下戰無命可算是樂極生悲,他命魂中的八大洞天,雖然剛才每一個洞天因為自己境界的提升而有所擴大,但是五行洞天比風雷和黑暗三大洞天要強大許多,雖然五行可以達成平衡,但是五行與風、雷、黑暗三大洞天的不對等,必然會造成洞天的傾覆,如果他的神魂在剎那之間削弱太多,他根本就無法控制命魂之中的異動,那就是戰無命的末日了。

戰無命怎麼也沒想到,他才坑死血魔不久,又被血魔給倒坑了一回。如果不是因為血魔真身的能量太過龐大,根本就不可能形成如此多的噬仙蟲個體,如果不是這麼多的噬仙蟲個體,他的神魂就不必分裂成那麼多碎片。

血魔真身不僅神力太強,而且無比巨大,那萬里之長的血魔真身,比起那岳亡魂完全是不可同日而語,就是比起當初那流蘇木祖都要強大百倍不止,當年的流蘇木祖所形成的部分噬元蟲,都能夠形成一隻噬仙蟲,這血魔真身那萬里之巨的神體,生成幾百隻噬仙蟲也是很正常的。

從另一個角度講,噬仙蟲的母蟲也不敢讓這些噬仙蟲再繼續相互吞噬,因為再吞噬一次,將會形成一群比母蟲強大太多的成蟲!

剛才母蟲對付單獨的一隻都有些力不從心,若非戰無命及時出手,都要被喧賓奪主,反被控制,如果再吞噬一隻至少還剩下一百多隻與先前那隻噬仙蟲一樣強大的個體,那會是什麼後果,不只是噬仙蟲母體不敢想,戰無命也不敢想。

那絕對會是一場巨大的災難,對於戰無命和噬仙蟲母體來說都是如此。但是這並未再繼續吞噬的噬仙蟲對於戰無命來說同樣也是一場災難。

崇天等人並不知道戰無命此時已是生死攸關,這種神魂的交戰比現實中交手更加兇險。

「嗡……」戰無命身上突然升起一團五色神芒,這股神芒如同一張燦爛的光罩將戰無命的身體完全包裹其中,整個星空飛舟都被五色神芒所感染,竟然染上一層霞光。

崇天和霍為夫等人不由駭然,戰無命身上突然的變故讓他們有些措手不及,他們皆是至尊修為,對天地法則和元素之力無比敏感,當這五色神光升起的那一剎那,他竟然感受到無比濃郁的五行之力如同在這星空飛舟之中營造出了一片五行神土。一種無比偉岸的氣息讓幾人禁不住跪伏在地。

此刻,面前的戰無命彷彿一尊至高無上的神,擁有無法抗拒的威嚴,那浩瀚的五行之力彷彿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網路,他們感覺到一縷縷無法言喻的因果之力向四面擴散而去,即使是他們,也感覺到身體彷彿被泡在一種溫暖的液體之中,讓他們心頭多出了無數的明悟,幾十年甚至是幾百年一直困擾在心頭的阻隔瞬間消失,冥冥之中如有萬千禪音在訟述著天地大道的至理,雖然無比玄奧難明,但是那種神音入耳已使人瞬間明悟。

崇天竟然想要立刻突破,隱隱感覺到雷劫將臨,肉身之劫,他一直無法突破最後的那層隔閡,因為他們黃金一族的肉身太過強大,因此,缺少太多的領悟,肉身之劫一直遲遲不來,居然在此時,讓他感覺到天劫的存在,他不由得心中大喜,不過他此時根本就不敢突破,一旦在此突破,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戰無命,萬一天雷將這星空飛舟轟碎,他們就麻煩了。天堂星主就在附近,一旦他們離開星空飛舟,立刻會被他們發現,那時,只怕就要被天堂星主追殺了。

這時,不僅崇天有突破的感覺,霍為夫和天火至尊等人也是同樣的感覺。那五色神光如同是一個巨大的溫泉,他們的身體浸泡在其中,一股奇異的能量無孔不入地進入他們的身體,讓他們身心都得到升華,剎那間,每個人的心靈都與天地間的法則無比親近,原本生澀的奧義此時竟然水到渠成般在頭腦中融會貫通。

四大至尊不由駭然,他們不知道在戰無命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可以肯定這對於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機緣,四大至尊極力將此時的感悟壓在心頭,無悲無喜,同時壓制雷劫的降臨,如果四大至尊的雷劫加起來,只怕這片虛空都會化為雷海,絕對會影響到戰無命。

沉浸在神魂分裂的痛苦之中的戰無命只覺得心神猛然一輕,一股五色的能量快速的注入自己五行命魂之中,五行命魂頓時如同定海神針一般將整個神魂完全穩固,形成圓滿,而後那五色能量並未就此停止,而是順著那牽引的數百股分割他靈魂的能量體疾速而去。戰無命不由得微微鬆了一口氣,在最頭痛的時候,那五色神格居然再次解救了他,之前他的命魂之力與五色神格一直相連運轉,也是為了對抗那股無法消彌的血煞之力,一直未曾斷開,這數百股想要分割戰無命命魂的力量正好牽動了戰無命的命魂之中的五色洞天,也因此刺激到了那五色神格。

這是一個巨大的意外,那數百道五色神光,如同一根根絲線般,將戰無命的靈魂與那幾百隻噬仙蟲無比巧妙地聯繫在一起……

這五色神力經過戰無命命魂之中的五色洞天轉化,自然同化為戰無命的神魂,而後轉到了那些噬仙蟲的身體中,瞬間形成了主僕關係。

戰無命怎麼也沒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將這數百隻噬仙蟲控制在手。不僅如此,原本他想了許多方法都無法分解的五色神格,在分成數百縷神魂之後,竟然小了一點,這只是一種感覺,雖然小了那微不足道的一點,可是對於戰無命來說,卻看到了希望,他一直找不到分解這五色神格神力的方法,這個意外讓他十分驚喜。

原本他以為自己這回死定了,卻因禍得福,他的神魂是分裂出去了數百股,可是也在瞬間被那五色神格修復,不僅沒有損失,反而讓他感覺神魂更加飽滿。他的神魂無法分解那五色的神格,但是若有一天他有足夠的力量可以控制更強大的噬仙蟲,他只需要讓這數百隻噬仙蟲相互吞噬,他便可以將自己分裂而出的神魂重新收回,那時,他的神魂將增長數十倍,甚至數百倍。

戰無命藉助數百隻噬仙蟲的身體來吸納那五行之力,也就是說,剎那之間戰無命的神魂容量擴張了數百倍,那麼,所能吸收的五行能量也自然就是數百倍之多。即使是那神格的神力無窮,也在片刻之中消磨了一層。

戰無命長吁了口氣,此時,他突然有一個狂妄的想法,自己的這兩隻噬仙蟲母蟲在吞噬了血魔之後便形成了這麼一群強大的噬仙蟲個體,也讓自己將那五色神格分化了一點,如果自己的噬仙蟲將比血魔真身大許多倍的古神之軀給吞噬了……

那麼,會不會形成更多的噬仙蟲,然後藉助那些噬仙蟲,會不會有機會將這五色神格再分解更多?

對於結果究竟會怎麼樣,戰無命自己也並不確定。

這是一種賭博,而且賭得是戰無命生存的機會。那古神之軀與血魔不一樣,血魔是以吸血為生,戰無命的噬仙蟲是先污染了那些被化成血水的生靈,而後,血魔將這些受污染的血水吸入了自己的身體。

再從內部將血魔直接分解,否則如果想自外在攻擊開血魔的防禦,噬仙蟲根本就做不到,那可是血魔真神,相當於神體的境界,根本就是無漏的,血魔就是讓噬仙蟲在上面咬,也不可能咬穿他的防禦。更別說想要融入到血魔的皮肉之中。

而那古神的身軀只怕比血魔真身更加強大,噬仙蟲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從外部破開其防禦,進入古神的體內,唯一的可能就是讓噬仙蟲先去吞噬了古神體內的那些邪魔,而後讓這些寄生蟲一般的邪魔之血去污染古神屍體的內部,從內部瓦解古神的防禦。

但是那樣太過兇險,以戰無命的能力不一定有近身的機會,要知道古神一根手指就可以將一顆星球戳成碎片,那種攻擊力足以讓人望而卻步。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那五色神光半晌之後逐漸消散,戰無命悠悠地睜開雙眼,他感覺到那數百隻噬仙蟲與他的心神相聯,正向他這個方向趕來,不由得微微鬆了口氣。

「戰兄弟,剛才究竟是怎麼回事?」崇天等人在那五色神光消失之後也都自靜坐之中回過神來,不由得疑惑地向戰無命問道。

「那是小弟修鍊的一種功法,叫五色神光,借五行之力而提升自己的神魂和境界,你看,就在剛才我終於突破了至尊階。」

戰無命自然不會告訴這些人他手中擁有五色的神格,只是將自己的氣息猛然展示出來,果然是眾人熟悉的至尊氣息。

幾人不由得微微一怔,這倒是有些相信戰無命的話了,居然就在剛才那片刻的時間,戰無命竟然無聲無息地突破了至尊,這傢伙絕對是個怪胎,在元尊的時候便能輕易滅殺至尊,現在是至尊修為了,而且看那氣息還是至尊巔峰的修為,絲毫不比他們的境界低,但是那氣息之強,根本就不是他們所能比的,只怕戰無命此時完全可以……

崇天不由得搖了搖頭,什麼叫完全可以,他只有一個念頭,戰無命深不可測,元尊的時候就將岳亡魂給宰了,現在都已經是至尊巔峰的修為,豈不是說斬殺岳亡魂就更加容易了,所謂的越級斬敵,對於戰無命來說,那並不是什麼讓人吃驚的事情,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連那血魔都死了,而戰無命比他們后出來這麼長的時間,天知道血魔之死會不會與戰無命有關,而且戰無命很明確地說了,血魔的死與那群噬仙蟲有關,而這噬仙蟲又似乎與戰無命有著某種關係,因此,完全有可能血魔便是死在戰無命的手中。

「好玄妙的功法,若非戰兄弟的神功啟示,只怕我等還需很久才有機會窺得渡劫之法,正因為戰兄弟,我等可能很快就要渡肉身劫了!」霍為夫不由得讚歎道。

「有難同當,自然是有福同享了,這也算是大家應得的。」戰無命有些敷衍地笑了笑道,他可不想在這事情上多糾纏。這幾位至尊要渡肉身劫那可是好事,自己的朋友越強大自然是越好了。戰無命正想接著說,但頓時臉色一變,突然想到了什麼,低呼一聲道:「不好!」

「什麼不好?戰兄弟出了什麼事嗎?」天火至尊不由得怔怔地問道。

戰無命的目光迅速落在那群向他們疾飛而來的血色噬仙蟲,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就是在這片星空之中可不是只有他們這一隻星空飛舟,還有天堂星主甚至是其他少數宗門的星空飛舟。

這些人一直在密切地關注著天堂星上的變化,甚至有可能那天堂星主知道這血色的蟲子正是噬仙蟲,一直在關注著它們。

此刻如果這些噬仙蟲沖入了自己的星空飛舟那必然會引起眾多勢力的追蹤,甚至是拼殺,那時候,他想要不直接面對天堂星主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此刻,他還不想與天堂星主正面交手。

他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噬仙蟲與自己有密切的關係,畢竟噬仙蟲如果一旦形成大面積的蟲海,那絕對是一場巨大的災難,而且剛才這群噬仙蟲已經在天堂星上大肆破壞了一番,估計造成了不少宗門受損,高手死去不少,這要是讓人知道自己就是這些噬仙蟲的主人,那麼,必然會遭到各大勢力群起而攻之。

戰無命雖然是自命不凡,但是成為眾矢之的的感覺並不好受。

「那群噬仙蟲向我們攻來了!」戰無命故作驚駭地道。

幾人一看,似乎戰無命與那群噬仙蟲並沒有什麼關係,可是此刻那群噬仙蟲竟然向自己等人攻來,他們也不由得全都為之一驚,一拉星空飛舟的方向,迅速向遠處逃離。崇天可不想成為這些噬仙蟲的養分,連血魔都化了,他們這些小小的至尊又算得了什麼?

戰無命微微鬆了一口氣,但是卻並未讓星空飛舟走得太遠,他的意念直接傳達到那片噬仙蟲的腦海,讓他們追擊天堂星主等人的星空飛舟,看熱鬧的都會成為攻擊對象。

此時的噬仙蟲個體雖然不是很強大,也差不多相當於至尊初階的修為,其恐怖之處並不是其本身的攻擊力,而是只要你讓其略微擦傷一點點皮毛,那麼你就有可能會被其蟲卵寄生,那時候只怕是仙也難以救你。

沒有人願意冒這樣的風險,尤其是數百隻噬仙蟲母蟲同時撲來,即使是天堂星主也只得大呼一聲,帶著一群人逃命。

噬仙蟲百無禁忌,瘋狂地追逐著天堂星外空的一切生靈和星空飛舟,幾乎所有人都看到這些血色的蟲子全都是那整片的血雲相互吞噬而形成的,許多人並不知道這種蟲子便是噬仙蟲,但是卻知道,這片蟲子在天堂星上幾乎在頃刻間便將整個星球的表面化成荒蕪。而且正是這蟲子追著天堂星主狼狽逃命,那麼,此刻這些蟲子氣勢洶洶地撲來,沒有人敢再度停留。

這些蟲子的身上竟然有一對奇異的翅膀,飛行速度十分快捷,短距離竟然可以追得上星空飛舟的速度。因此,根本就沒有人敢在這裡多停留片刻,誰也不想成為這些蟲子的糧食。

天堂星星空之外很快變得十分乾淨,幾乎所有的勢力全都逃離一空,此時,天堂星的崩潰已經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方,越裂越大,在最後整個星空之中傳來一陣狂亂的巨響,如同崩塌一般,一道如億萬龍蛇翻滾的煙塵自天堂星的方向向四面的星空之中瘋狂擴張。整個天堂星外空的數十萬星空很快便被這無盡的煙塵吞沒。

一個巨大的星球崩潰,雖然不似其他星球那般因為內核的無盡衝擊之力將整個星球爆裂而開,但是天堂星的自身毀滅所帶來的衝擊依然使星空之中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風爆。而這股風暴將天堂星崩潰之後的無數塵埃碎石全都推入了星空之中,頓時使得天堂星之外的數百萬里的星空全都陷入了無盡的煙塵之中,幾乎遮擋了所有人的視線。

天堂星最後還是崩潰了,雖然並沒有外人想象之中的那般恐怖和狂暴,但是整個星球的崩潰依然造成了極大的破壞,甚至連天堂星星空外的規則之門都被影響了。

不是所有人都離開了天堂星外的星空,雖然在這片星空之中出了那群血色的蟲子這般恐怖的生靈,但是,這些生靈卻是天堂星主一直想要跟蹤的對象。噬仙蟲越強大,那麼便越有可能會成為成熟體的母蟲,那時候,這隻噬仙蟲必然會以尋找仙界為目的,只要他跟著這群噬仙蟲,便可以找到仙界之門。

那無盡的煙塵遮掩了所有人的視線,即使是天堂星主也不例外。但他願意等,只要這片噬仙蟲會飛出這片煙塵之中,那麼,他便會遠遠地跟在這片噬仙蟲的身後,等待著他們相互吞噬進化。

讓天堂星主有些鬱悶的是,這群噬仙蟲為何在相互吞噬之後仍剩下幾百隻,卻不再繼續吞噬,反而形成了一個群體,對其他的生靈進行攻擊?在他所知道的一些典籍之中,噬仙蟲不都是要相互吞噬,而後形成最後的蟲王,如同蠱一般。

眼前所發生的事情讓他確實有些疑惑,但是他相信地獄邪凰,地獄邪凰絕對不會無故亂講,而且這噬仙蟲在肆虐天堂星直接將天堂星上沒來得及撤走的修行者全都化成了虛無的表現讓他更無懷疑,只是,噬仙蟲畢竟只是一個傳說,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誰也說不清楚,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噬仙蟲的形態和生存規律,因此,他只是靜靜地等候,遠遠地觀察。

這群噬仙蟲擁有極為強大的攻擊本能,在吞噬了天堂星表面的生靈之後開始追逐著天堂星星空中的其他生靈,他也不例外地被逼退走,他雖然早已渡過三劫,可謂是地仙級別的高手,但是卻並沒有膽量與這群噬仙蟲對敵。

直覺告訴他,這群噬仙蟲極有可能與血魔有著莫大的關係,當然,天堂星崩潰之後,血魔怎麼樣了?是死還是活?如果血魔逃脫了封印,只怕這件事情也得儘快與宗門彙報,如果真讓血魔肆虐,那麼必然會形成另一場巨大的災難。

血魔比那蘇神星域的古神屍更難對付得多,因為血魔太過邪惡,手段多到讓人們心寒,而且其本為太古大凶,行事從不講規則,這對整個無盡星海的人來說都可能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天命教與血魔有著某種不可告人的合作,那就是為血魔提供無數的血食,而得到血魔的一些秘本以及那片神土之中的許多資源,但是對於天命教來說,他們也不會希望血魔有脫困的一天,因為誰都不敢確定,能夠阻擋得住血魔的屠殺,只怕天命教都會因為血魔而失控。

一旦血魔造成了巨大的破壞,那麼血魔將會借眾生之血而使其恢復到巔峰狀態,那時候,在整個下界就算是他們的祖神出手也只是為血魔送血食而已,所以,對於血魔,天堂星主心裡還有許多的忌憚,他並不知道,天堂星的許多勢力已經知道了血魔的消息。也正因此才會迅速離開天堂星,結果看到的卻是天堂星崩潰。

原本對奉天至尊還有怨言的一些宗門,這一刻卻暗自慶幸,若非聽了奉天至尊的話,只怕此時他們也會隨著整個天堂星毀滅而毀滅,也許能逃離一些精英,但是各大勢力也必將造成巨大的損失。

天堂星主耐心地等候著,整個天堂星所造成的煙塵在星空風暴之中並未堅持太久,漸漸地,這片星空便已再度恢復了清明,但是天堂星主的臉色卻變得十分難看,因為他發現,那數百隻噬仙蟲居然全都消失了,一隻都看不到,彷彿隨著那無盡的煙塵煙消雲散一般。他一下子傻眼了!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無盡的星空之中,戰無命優哉游哉地享受著精靈小美女溫柔的拿捏,以及幻雪雙嬌左擁右抱地喂著靈果,無比愜意地欣賞著無盡星空之中那永恆的星空美景,崇天等人羨慕不已,但是卻沒法比,戰無命的身邊可是帶著不少的美女,還有一位在空間法寶之中正在修行提升,那癸水吞天蟒和碧眼金睛獸給戰無命把著門,倒也有模有樣。

當然,這癸水吞天蟒和碧眼金睛獸在崇天和霍為夫的眼裡那就是個渣,一巴掌可以拍死一堆的,但是沒辦法,這兩個小魔獸後台老板硬,那可是戰無命的跟班,再說了,在這兩隻小魔獸前面還有一個天邪魔尊這老妖怪守著,崇天和霍為夫也難在這老傢伙的手中討得便宜。

天火至尊獨自離去了,他需要回復宗門關於蘇神星的事情,當然,還得講述一下天堂星的經過。

天火至尊離開之前,戰無命獨自離開了一會兒星空飛舟,而後天堂星便崩潰了,無盡的煙塵遮擋了無盡的星空,半晌之後,戰無命便自那無盡煙塵之中回來,幾人都不知道戰無命去做了什麼,戰無命也不願意說,一回來就說閉關,而後讓天邪魔尊和癸水吞天蟒等守在門口。

崇天的神識感應中,戰無命就是在星空飛舟的頂部奢華廂房之中享受著幾位美女的細心伺候。這讓崇天暗暗發誓,到了下顆無盡星空的交易星后,一定要買十幾二十個各族的美女,將她們全都放在自己的法寶空間之中,隨時有空就讓這些美女來給自己按摩喂靈果,也體驗一下土豪和大老爺的滋味,他痛恨自己以前怎麼沒想到這一點,看看人家戰無命是多麼享受。

霍為夫也羨慕啊,他一魔頭,講到心狠手辣,他可能比戰無命更強,但是享受這一道,他發現自己似乎也差遠了,自己比起崇天這個星盜頭頭來,就一個檔次的,這讓他暗下決心,回去也要整點可以隨身帶的享受來,不過精靈族的美少女卻不是那麼好找到的,這個要看機緣,他爭取去弄一個回來。

幾人並沒去問戰無命出去那一會兒做什麼,如果戰無命不說,他們覺得沒有詢問的必要。這星空飛舟由崇天控制,在這無盡星空之中,星盜對方向的敏感是任何其他的人都難以相提並論的。

離開天堂星眾人也不知道去哪裡合適,天魔宮行蹤詭秘,他也不知道最近在何處出現,倒不如隨著崇天先走走看,他想在這段時間之中先渡過肉身劫。到時候再分開,與崇天等人在一起,倒能相互照應,渡劫也不用太過擔心。

崇天則是想先找到渾侯和自己的黃金艦隊,在這無盡星空之中,他不想那幾大家族能夠追得上渾侯,只是想在這無盡星空之中找到渾侯的行蹤卻也不容易,最直接的方式便只有先回到自己黃金盜的老巢,相信渾侯應該會派人在老巢等自己。

戰無命則是無所謂,他原本想去始原,但是現在發現這無盡星海之中竟然也有不少的機遇,而且他希望先將那隻古神之屍給幹掉,讓自己的噬仙蟲再度升級,那時候再去找找天命教的麻煩。

如果能弄到幾千隻甚至更多的噬仙蟲,足以橫掃天命教,即使天命教之中擁有像天堂星主那樣的地仙高手。

他還想找個機會讓九炎龍拐吞掉幽火,這個時候是對付幽火的最佳時機,因為幽火將自己的身體和生命化身千萬,每一個都是以地獄邪凰的形勢獨立存在,這樣的幽火,只要能有機會找到其分身溫養之地,逐一擊破,即使是以幽火這樣的大能,只怕到時候也只能崩潰了。

那麼,此時隨著崇天這無盡星空的地頭蛇走,還有嚮導,何樂而不為。至於崇天,則是對戰無命視若自己人,跟著戰無命是他收穫最大的一段時間,雖然金家的陰謀讓他黃金艦隊損失不小,但是這些天他收穫也不小,足以補充完整自己的艦隊,更讓他欣慰的是自己的境界即將突破,一旦自己突破肉身劫,那麼,在無盡星空的海盜群之中,他的地位將再度提升,影響力的提升必然會讓他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機會。最重要的是,有戰無命這個高深莫測的幫手在,什麼敵人在他的眼裡都不再可怕,戰無命給了他莫大的信心,連岳亡魂這樣的對手也給斬了,還怕什麼。

現在黃金盜雖然已經成為死亡閣懸賞獵殺的對象,但這並不重要,他們星盜在無盡星空之中誰不是受憎恨的,但大多數還不一樣活得好好的。所以,敵人的強大並不可怕,星盜有星盜的世界,只要自己足夠強大,便可以在這片星空之中遊刃有餘。

死亡閣總不可能滿地都是岳亡魂那種恐怖的大能吧,真正像岳亡魂這樣的強者必然少之又少,而除了這種級數的高手,其他人遇上他,只有自求多福了。

「戰兄弟,前方不遠處便是死冥星域,兇險異常,最好能將身邊的人收入法寶空間,怕萬一會傷及他們!」崇天突然提醒道。

「死冥星域?」戰無命的聲音自頂部的奢華包廂之中傳來。對於這無盡星空之中的兇險之地,他並不太清楚,不過,他也沒在意,在蘇神星和天堂星他不也不例外就這麼過來了。這死冥星域難道還會比蘇神星域更兇險嗎?

「不錯,傳說這裡曾是一位太古冥神的葬地,因此,整個星域陰氣極盛。而億萬年來無盡的陰氣,在這片星域之中生出了無數神秘而強大的陰魂,但這片星空狹長,如同一條帶子一般將整個無盡星空隔成兩段,想要抵達南部星空,最近的路便是要穿過這死冥星域,否則將要多繞數月的行程。」崇天無奈地道。

「哦,太古冥神葬地。」戰無命頓時來了興趣,「那會不會有什麼寶貝可以找找?」

崇天頓時無語,這死冥星域,是整個無盡星海之中,各大勢力最不願意走的一段路程,可是落在戰無命的眼裡最先想到的居然是有沒有寶貝可以尋找,他也不知道有沒有寶貝,每一次經過這片星域都要十分小心,一旦放鬆警惕,總會犧牲掉幾位兄弟,那些陰魂來去無蹤,極難發現,也有傳說這死冥星域與那始原似乎有相通的地方,因此,這片星域之中的陰魂便是自始原之中逃逸而出的,只不過,在死冥星域雖然擁始原的兇險,但是卻沒有始原的機遇,這才讓世人所不喜。

「這個,還真很少聽說有人在這死冥星域之中尋寶的。」崇天尷尬地一笑道。

「戰兄弟,可別小看這死冥星域,這可以算得上是整個無盡星域之中的一塊絕地。沒有人敢探尋這片星域,因為沒有人想死。」霍為夫的臉色也為之一變道,很顯然,他對這片死冥星域也並不陌生。

「哦,如果是這樣,那還是算了,我只是問問,我們還是早些穿過去吧,估計就算是有什麼寶貝也難找到,這麼大的一片星域。」戰無命見崇天和霍為夫都堅決反對,他也不會太過堅持。

戰無命想了想,又道:「這死冥星域之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讓人注意的?」

「要說這死冥星域之中有什麼特別讓人注意的地方,那就是這整片星空都能夠引起人的足夠注意,一個不小心,那就極有可能死在這裡。」霍為夫肅然道。

「這麼說這片星空根本就沒有什麼人去探查了!」戰無命推開包廂的門走了出來,對於這片特殊的星空,他倒是多了幾分好奇。星空之中的陰魂是如何存在?難道這虛空風暴不會將那些陰魂吹散嗎?

陰魂根本就不是實體,在那虛空無盡的罡風之中,就算是實體修行者,若非修為達到一定的境界,都極有可能被虛空罡風削肉割體化為枯骨,陰魂更不太可能在這無盡虛空之中存活。但是此刻聽崇天和霍為夫這般說似乎這陰魂都可以在這無盡星空之中自由存活,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在這片星域之中有一種極為特殊的域場,可以保護那些陰魂之類的虛無生靈,甚至極有可能讓這群陰魂轉化實體的另類生命。

「這片星空只有三條固定的安全通道,這還是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某位大能開闢出來的,只有在這三條安全通道之中穿行,才會較為安全,一旦偏離軌跡,便極有可能迷失在這片星域之中,再也難以離開。在這片星空之中,連規則之門都無法通過,只有憑藉星空飛舟的飛行,穿過這片星域之後,才能找得到規則之門。」崇天深吸了口氣道。

「那這片星空真是很神奇,還真是有些期待。」戰無命的目光投向遠方的星空,那片星空同樣有著無數的星星,如同綴在一塊幕布之上無數的寶石,但是那片天幕卻十暗沉,彷彿有一縷縷看不見的陰雲在其中盤繞不去。

這是一片極為另類的星域,遠遠看去,如同一條拉長的蚯蚓,極為狹長,確實如崇天所說的那樣,這般長條形的星域,頭尾只怕有上萬光年,上下有也有數千光年,就如同是一堵怪牆將這片星域上下切成兩半。

這片星域的邊緣根本就沒有規則之門,想要飛到盡頭,那必須全憑星空飛舟去飛行,天知道要繞多長的時間才能繞過去。若非是崇天對這片星域的幾個安全通道十分熟悉,只怕幾人還得花很長的時間找到這安全的通道的位置,但現在有了崇天這位星盜頭頭帶路,幾人確實是省去了不少的時間。

本書源自看書罓 如此巨大的一片星域,卻只有三條安全通道。每一條通道之間的距離至少是數百甚至千餘光年的,若不是知道通道的座標,根本就無法找到準確的位置,相比起這片星域來,星空飛舟的速度太慢,所能看到的範圍也太小,要找通道都需要花太多時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