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一次,是文房四寶之一的硯臺。

菜碗大小,中間留着一個專門用於研墨的凹槽,邊上則由能工巧匠,雕琢出了一副游龍的刻紋。

可惜,硯臺中間,用於研墨的凹槽處,裂開了一道小縫,那游龍的眼睛部位,也多了一個緋紅色的墨點,好像畫龍點了睛,讓人時刻有一種正被某種東西注視着的感覺。

十分不舒服。

“這游龍雕像,確實十分逼真,技藝精巧,應該是出自大師之手。

而出手之人,似是也知道這一硯臺的根本作用。

是以,在雕刻着游龍的眼睛之時,故意以虛化的方法,刻意模糊了眼睛,這才使得整個硯臺,既美觀,又不影響其具體作用。

只不過此時,那不知被誰點上了的緋紅色墨點,卻好像賦予了整個游龍特殊的東西,使其多了一股‘神’。”

陳少君皺着眉頭。

他經由鑑寶獎勵了無數種技能,其中就包括這雕刻之術,眼力可謂是高明無比。

是以一眼就看出了這硯臺的真正問題所在。

不是說,這畫龍點了睛就不好。

而是不適合。

至少不適合這一塊硯臺。

所以就顯得多此一舉。

畫蛇添足。

也使得這原本還頗爲正常的硯臺,出了大問題。

養出了神。

……

蹭了一波熱度,其實瓜一出來的時候就想寫了,但題材限制,真不好插入。

今天強行寫了一波,發現還是有些不太好,將就看下吧,煙火的筆力也就這樣了。。。。 摔了出去老遠,掉在地上,一時間難以爬不起來了。

靖兒殺氣盈然的沖了過去,抬腳砰地一聲,狠狠踏在對方胯下。

「嗷喲,佟哥救我啊……快點過來救我啊……」

包丕慘叫着求救起來。

「哼,你這個廢物,真是丟老子的臉。」

馬佟罵了一聲,然後撇開臉懶得去看包丕。

碰碰砰砰——嗷嗷嗷嗷嗷嗷——靖兒抬腳狂風暴雨般的繼續踢跺,一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在山林里回蕩。

不知爆踏了多少腳,總之把包丕整個下體都踏的稀巴爛了,靖兒這才停了下來。

而此時的包丕早已氣絕身亡。

「該死的狗東西。」

靖兒很解氣地罵了一聲。

「哈哈,你個小蹄子真是夠潑辣,玩起來肯定特別爽啊,趕緊給我過來。」

站在一邊的馬佟,盪笑了一聲,跟着探手想要把靖兒抓扯過去。

「狗東西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不然,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葉秋口氣平淡,但卻透著無限的霸氣。

「嗯?你個臭小子敢威脅我?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幾斤幾兩!」

馬佟放棄了抓扯靖兒,瞪着葉秋喝罵道。

這時轟的一聲,葉秋突然將自己的氣息綻放了出來,馬佟頓時眼眸一凝,臉上現出不可思議的事情,一個小時前,葉秋還是六重武士,現在竟然就成了一名八重武士!馬佟真是震驚不已。

「我這斤兩能威脅到你嗎?」

葉秋淡淡地問了一聲。

馬佟不禁嘴巴一癟,好似吃了個臭雞蛋似的,真是又苦又澀,對方雖然口氣很平淡,但充滿了無限的諷刺意味,那還用說,一個八重武士當然能威脅到他這個七重武士了。

「小子,你別以為自己突破成八重武士了,就能夠戰勝我,我告訴你,老子是七重巔峰修為,殺你也並非什麼難事,給我拿命來!」

馬佟臉色一怒,狂妄的大叫着,猛地衝到葉秋跟前,跟着拳頭轟然擊出。

鏘嗤——突然璀璨的劍光閃現,緊跟着一抹血花綻放,與此同時,一條手臂掉在地上。

「嗷!嗷!——」

「斷啦斷啦……特么我的手臂斷啦……」

馬佟用另一隻手抱着血淋淋的肩頭,痛的他滿頭大汗,上躥下跳。

突然他又心頭一驚,感受到死亡的危機將自己籠罩,卻是葉秋的劍,此刻已經架在他脖子上了。

「僅是七重巔峰修為,你特么就敢在我面前狂妄了?」

葉秋冷聲問道。

「不敢不敢,小哥饒命啊,求饒了我這條狗命……」

這下馬佟徹底慫了,慌忙可憐兮兮地求饒起來。

「我殺你乃是輕而易舉的事,但是我可不會讓你死得痛快。」

葉秋臉色一冷,當即手腕轉動,又一抹血花在空中綻放,馬佟的另一條胳膊也當即掉落在地上。

「嗷喲——大哥,大爺,爺爺,求你饒命啊……」

馬佟慘叫着還想要下跪求饒,但是他跪不了了,兩抹血花再次綻放,他的兩條腿從大腿根部齊齊被瞬間削斷,整個人如斷掉的木樁般的栽在地上。

「嗷喲!——」

「爺爺饒命啊,饒命啊……」

馬佟慘嚎連天,繼續求饒。

「你手腳都斷了,活着還有什麼意義呢,去死吧。」

葉秋眸中殺機一閃,便要徹底結果對方性命。

「秋哥你別殺他,讓我來殺。」

這時靖兒說了一聲,急忙邁步行上前來。

「那好,靖兒就你來殺他吧。」

葉秋微微一笑,然後退到邊上去了,心想靖兒肯定又要踏人家的命之根子了。

果然。

只見靖兒抬起腳,碰的一聲,狠狠踏在馬佟胯下。

「嗷喲喲……」

「我的那個……爆啦!」

馬佟喉嚨里迸發出殺豬般的凄厲慘嚎。

「你個狗東西,本姑娘讓你爽我讓你爽……」

靖兒怒火勃發,抬腳繼續乒了砰隆地往對方胯下踏去。

「小姐姐饒命饒命啊……嗷嗷嗷……」

馬佟慘嚎連天求饒起來。

但是靖兒又豈會饒過他!繼續抬腳狂風暴雨般的踏。

數分鐘后。

慘叫聲消停了,馬佟也落得了包丕一樣的下場,下體被踏的稀巴爛真是被活活踏死了。

「走,咱們離開。」

五人離開了此地,繼續在林中四處轉悠,採藥獵獸。

時間猶如白駒過隙。

山林中的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內院考核大賽的日子就快要到了。

這一日。

在山林中的某顆大樹之下。

葉秋五人吃了一頓烤肉,然後坐在一起休息。

「秋哥,考核大賽的日子馬上就要到了,咱今日就出山吧。」

彭天麻說道。

「是啊秋哥,咱趕緊出山吧,別到時趕不上考核大賽,那就麻煩了。」

靖兒,婉兒,陳有財,三人也附和著說道。

「現在距離考核大賽到底還有幾天?」

葉秋問道。

彭天麻當即掐指仔細算了一下,然後回答道:「還有五天。」

「還有五天?那就不必急着出去,咱在山林里多采一些藥材和獵取獸核,到考核大賽的前一兩天出去也不遲啊。」

葉秋說道。

婉兒幾人相視了一眼,然後皆都點頭。

葉秋是他們的「頭」,決定權在葉秋手裏,他說咋辦那就咋辦。

「走,咱山林中轉悠去。」

葉秋招呼了一聲,五人當即起身,繼續在林中轉悠。

一晃。

又是幾天過去了。

這一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