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一路的花燈式樣繁多,造型美觀別緻,有玲瓏剔透的宮燈,有栩栩如生的動物燈,有舞姿婆娑的仙女燈,當真是美不勝收,迷了眼啊!

小宇子跟在自家小郡主身後心中也是喜悅的,似乎有許久沒有見到小郡主這般放鬆的模樣了,能出來走走也好,不過許是因為花燈節的絢麗,當真是人頭攢動,人潮擁擠,不過是轉身的功夫,小宇子便找不到自己小郡主了。

「小郡主…小郡主…」

許是一時興起,南緋顏一時也忘記了身後還有一個小宇子跟着,她的目光被那栩栩如生的花燈吸引了過去,原來無論過去多少年,兒時最單純的嚮往依舊心生歡喜,南緋顏就這般被那些花燈攝去了魂,移不開眼。

「姑娘可是喜歡這梅花花燈,買一個吧,正好應應這喧囂熱鬧的氣氛。」

南緋顏側身卡看着這大街小巷中的人兒幾乎都人手拿了一個花燈,也是喜歡的緊。

「是挺好看的!」南緋顏毫不吝嗇的讚美,順勢接過老闆手中的花燈。「小宇子,付錢!」

不過身後一時沒了聲音,這一刻,南緋顏才反應過來不知何時小宇子竟沒跟上自己的腳步,想着自己身上也沒什麼錢財,一時也有些窘迫,花燈的攤主似乎看出了南緋顏的窘迫,不過這姑娘一看便是有錢人家的小姐,想來一時與府中人走散了吧,態度自然依舊是好的。

「小姐要是喜歡的話,小的給你留着,你有時間再來取便是。」

「多謝!」南緋顏訕訕的笑着,作勢便要將花燈交還給攤主。

「姑娘,如果喜歡,我送於你可好?」在花燈還沒有被交到攤主手上的那一刻便被人奪了去,南緋顏順勢回首看着那熟悉的身影,這個人還真是!

明明該是意外的,可是在見到他的那一刻,自己竟覺得情理之中,似乎他出現在此一點都不意外。

攤主看着這兩人也清楚不用自己多嘴了,這郎才女貌的可真是養人眼。

「我送於你,怎樣?」

「付錢啊!」兩人相視而笑。

墨君焰買下花燈提在手中,而南緋顏也只是靜靜的看着,小宇子找到自家小郡主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執手共觀花燈的畫面,便不再上前。

「說吧,你怎麼來了?」

「現在我北漠國泰民安的,怎的還不允許我四處走走啊。」

她有什麼不允許的,不過是沒想到他會出現在千里之外的御林之城,還真是不嫌路程遙遠啊。

「那一起四處轉轉。」

「好啊,榮幸之至。」兩人回首自然也看到了靜默於一旁的小宇子,大家都不過是點頭致意,小宇子不想打擾屬於小郡主她們的私人時光,只是遠遠地跟着,其實有時候小宇子也會想,如果小郡主心中的那個人不是太子殿下該多好,像如今這般就很是歲月靜好。

兩人靜坐於河畔,看着遠處的河燈,聽着四周的蟲鳴鳥叫,感受着微風拂面的平靜,墨君焰側首看着身旁之人,不過是一年的光陰,這丫頭雖然看似笑着,但是他感覺的出來,她內心是很苦的。

「幹嘛這麼一直看着我?」

「沒…沒有!」

呵!

這小子也開始口是心非了,是不是真的只要坐上了那個位置,一切都會發生變化。

「好吧,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這般扭扭捏捏的可不是你的性格!」

墨君焰無言,還是如此,不給人一點機會,直白的很!

「你當着成為了趙楠的皇后?!」

「這不是昭告天下的事,當初你也是問了我的,怎的還想再問一次。」自己身為思源皇后這件事就這麼不值得人相信?!

「總想聽你親口說。」如果真的可以,他多希望聽到一個否定的答案。「你為什麼會選擇成為他的皇后呢?」

「怎的就不能成為他的皇后了,那可是一國之後,天下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位置啊,我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

「當初我許諾的也是北漠皇后之位,你拒絕的可是乾脆的很啊。」

南緋顏一時語塞,這小子就不能順着自己的話走下去嘛,人生難得糊塗,這般較真作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鄭成功被永曆帝冊封為「延平王」,又被順治冊封為「澄海候」,半斤八兩,因為永曆帝的「延平王」不是真的王,而是郡王級別,跟候也沒多大區別。雖然鄭成功不受,就像當初清廷冊封黎城一樣,在清廷看來,我已冊封你了,就是屬下了,不管你願不願。

可是手底下像施琅這些級別的將官想法很多,當初清軍統帥博洛利用鄭芝龍的聲望招降其舊部,「奉鄭之命降清的有武毅伯施福、海澄伯鄭芝豹和部下總兵十員,兵將十一萬三千名」。這些兵將、總兵裹夾着施福、施琅、黃廷等人過着寄人籬下的生活,忍氣吞聲,大有懷才不遇,有功不賞之感。

沒過二年閩系將領跟從李成棟反清復明,又被裹夾着成了明軍,既然大家反清復明了,還在窩裏斗,李成棟看不起這些從福建來的將領,處處為難,剋扣糧草是常事,日子最難熬的是連李成棟部下排擠這些福建將領,這日子沒法過了,那就走為上,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施琅帶領福建幫尋個日子迴轉福建,半道遭李成棟部將郝尚久暗算,就這樣,兩部反清復明的人馬,從廣東饒平,且戰且退,打打殺殺,勉強拖到粵閩交界的黃岡鎮才得以脫身,隨後投鄭成功部下。

鄭成功接受「延平王」,那麼就要為永曆帝出力了,首先是南下廣東南澳勤王,在這中間施琅與鄭成功戰略「舍水就陸,以剽掠籌集軍餉」的做法提出反對意見,鄭成功脾氣上來了,很不高興,大軍陸行,糧草就是個拖累,只能到一地搶一地了,戰時,管那麼多幹嘛?削施琅兵權,令施琅以閑暇人員返回廈門,施琅沒法啊,只能迴轉廈門,不想半道碰見清軍來攻,此時身邊也就六十幾騎,對上千餘清軍,施琅來了個出其不意,趁亂殺死清軍主將,清軍率殘兵敗將倉惶逃離廈門。在南澳的鄭成功聽說后,大吃一驚,廈門被攻見軍心動搖,覺得繼續南下已不可能,只好回師廈門。

經過此戰,儘管鄭成功肯定了施琅在廈門迎戰清軍的功績,卻不肯歸還他的兵權。在施琅看來,自己在總的用兵策略上提的建議已經被事實證明是正確的,遣回廈門以後,又不顧個人安危,奮勇同清兵作戰,滿心以為鄭成功班師歸來將恢復自己的左先鋒職務。不料,鄭成功回到廈門以後,並不讓他官復原職。施琅大為不滿,向鄭成功報告自己心灰意懶,想去當和尚,藉以探測鄭成功對他的態度。鄭成功不為所動,叫施琅另行募兵組建前鋒鎮。施琅見難以挽回,一氣之下剃光頭髮,不再參見鄭成功。

一個懷才不遇,總覺得自己是正確的,一個心胸狹小,處處提防,自從鄭芝龍降清后,曾德似乎不大得志,目前在軍中受施琅節制。施琅既被削去兵權,曾德為求出頭之日,利用過去在鄭氏家族軍隊中的關係投入鄭成功營中充當親隨,即所謂「恃鄭氏親昵,逃於鄭所」。施琅聽到消息后,大為憤慨,一個吃裏扒外的東西,管你是鄭芝龍什麼人,派人把曾德捉回斬首。鄭成功聽說后,連忙下令「馳令勿殺」,施琅卻悍然不顧,「促令殺之」。

就這樣兩人對上了,鄭成功見施琅違令擅殺鄭氏舊將,斷定他是反形已露,就在五月二十日密令援剿右鎮黃山以商量出軍機宜為名逮捕施琅之弟施顯,同時,命右先鋒黃廷帶領兵丁包圍施琅住宅,將施琅和他的父親施大宣拘捕。施琅被捕后,在一些親信部將和當地居民的掩護和幫助下逃到大陸。鄭成功獲悉施琅已經逃入清方管轄區后,怒不可遏,在七月間把施大宣、施顯處斬。施琅得知父親和弟弟被殺的消息,對鄭成功恨之入骨,從此,施琅與鄭成功結下大仇,決定再度降清。

此時的清廷很不好過,內鬥也到了白熱化,多爾袞死後,順治最大的對手就是英王阿濟格,阿濟格性情魯莽,做事不經大腦,頭腦簡單,性格暴虐,待人狂妄就是一莽夫爾,多爾袞生前掌握著兩白旗,阿濟格就迫不及待提出,做為多爾袞的大哥,這兩白旗也就順理成章歸自己了,遭到拒絕後又以兵戎相威脅。看看,這個阿濟格腦子不好使,還膨脹了起來,首先得有兩白旗支持才行,搞不定多爾袞留下來的兩白旗,還威脅上了。

於是,兩白旗大臣決定往「依皇上為生」,並向鄭親王濟爾哈朗告發阿濟格乘喪欲謀亂奪政。跟隨多爾袞圍獵的大學士剛林搶先獨自「策馬行」,日夜疾馳七百里抵達京師,告發此事。說什麼阿濟格要謀反了,脅迫兩白旗一起謀反等等。

清廷接到消息后立即關閉九門,在阿濟格回京的必經之路德勝門外派駐重兵,以防不測。其實莽夫阿濟格只是想撒撒威,擺擺資格,能多抓點兵權而已。

不久,多爾袞柩車還京,行至石門時,阿濟格與其子勞親合軍,令部下大張旗幟,環喪車而行。順治帝親率諸王、大臣迎柩車於德勝門外,阿濟格父子居首而坐。

濟爾哈朗等見阿濟格身帶佩刀,舉動叵測,派兵緊密監視,並將其隨從三百騎盡收誅之,從而粉碎了阿濟格的兵變計劃,避免了一場可能發生的動亂。

以上這些可是濟爾哈朗自個說的,有了大學士剛林的謀反說法,加上濟爾哈朗看見阿濟格身帶佩刀,就把阿濟格給殺了。自然這種套路阿濟格到死也不會明白的。

順治解決了對自己皇位最大的威脅,接下去就順理成章地14歲時親政了,一場清算多爾袞的運動開始了。以前跟多爾袞走的近的,聽從多爾袞的大臣就倒霉了,還是老套路,他家的兒子曾在路邊王老實餛飩攤吃餛飩不付錢,你家的廚子借醬油不還,這些亂七八槽,雞毛蒜皮的給扒出來了,定罪的定罪,發配的分配,阿濟格的家人和手下都受到牽連獲罪,不少人被處死、抄家或是鞭責、革職,並由此興起一場大獄之災。阿濟格最後被順治皇帝賜死。

順治四年時,李成棟在廣州反正了,這個在嘉定屠殺了10萬人的魔頭投了南明永曆,當時李成棟認為,自己為清廷從北打到南,立下了赫赫戰功,這個兩廣總督是跑不了,不想清廷給出的是授廣東提督,加左都督銜。而佟養甲奉詔總督兩廣,李成棟只提督廣東,因此懷疑佟養甲故意壓制自己,就這樣對上了,雙方矛盾激烈,大有火拚趨勢。

這裏就不得不說到一個人,時任布政使袁彭年,萬曆丙辰二甲進士,禮部儀制司郎中,歷任出仕崇禎、弘光、隆武三朝。南明時官左都御史,要說此人,就是攪屎棍,在弘光朝時與禮部侍郎劉湘客、吏科給事中丁時魁、工科左給事中金堡、戶科右給事中蒙正髮結黨,時稱「五虎」,袁彭年為「虎頭」。「言非虎黨不發,事非虎黨不成,星岩道上,遂成虎市」。

大明壞就壞在這些人手中,官位不高,能量不小,卻是牆頭草。要說這種官員,在崇禎、弘光、隆武時期,包括現在的永曆,多如牛毛,降清后隨佟養甲、李成棟至廣東。任廣東學政署布政使。

袁彭年來到廣東后,官場也不順理,布政使還是學政署的布政使,而不是一省布政,這差別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就暗中勸李成棟叛亂。起先沒有想着要反正投永曆,而是叛亂,亂著、亂著事變大了就變成了反正。隨着江西提督金聲桓、副將王得仁反清歸明的消息傳來時,李成棟認為時機成熟,決定反正易幟。

此時的永曆朝正兵敗如山倒,一路在逃亡途中,聽說李成棟反正了,立馬開出高位,朱由榔授李成棟惠國公,又封李成棟之子李元允錦衣衛指揮使,杜永和為伯爵,袁彭年為左都御史。

在波瀾壯闊、血肉橫飛的明、清交替之際,不管李成棟的反正與金聲恆、王得仁一起在南明,重新成為明朝的「忠臣義士」,而且蹈死不顧,死而後已,還被永曆帝親口謚「忠武」二字,贈太傅、寧夏王。黎城在《江南周報》上就說道:「這些人逃不掉揚州十日八十萬、嘉定十萬冤魂的控訴。黎城連永曆也不認可,對這些反覆之人死後更不認可。」這一篇社論,有黃宗曦親自操刀,連帶馬士英、阮大鋮也一起罵了個遍,王德發明白黃宗曦最恨的人是阮大鋮,所以也就當着沒看見,反正都是一丘之貉。

就是這一篇社論黃宗曦罵的太狠,被永曆朝視為黎城不可信,竊國南京另立,為大明亂黨。《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328章沒有希望 李千陽聳了聳肩,「沒什麼,我不認識你她。」

然而李父直接一臉的奸笑,末了還說了一句,「有我當年的風範。」李千陽指了指他的身後,然後就聽見李母的聲音,「小李子,看來當年的你很厲害啊。」說著伸手揪著李父的耳朵,往屋裡拖去,一邊拖一邊說道「來,跟我說說,你當年的風流史。」

李父捂著耳朵,不斷的求饒,李千陽看著兩人的背影,不由得一笑。

這邊,趙昊已經得知高家出事的情況,在心驚之餘,他讓秘書迅速對高家產業收購,至於高家高艷和其他一些親戚,都是酒囊飯袋,沒有任何威脅。

很快,高家產業便易了主。高家的滅亡在華市的貴族圈成了一個秘密,他們只知道,是一個年輕人做的,而這個人和趙家的趙昊有著一定的關係。

比高家厲害的,對此不屑一顧,和高家差不多的甚至比高家弱一點的,則有些慌了,今天是高家滅亡,萬一陰天是他們呢。

一時間,華市貴族圈裡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然而後來的幾天,這個人彷彿消失了一樣,這打消了不少人的戒備心,有一些倒是去找了趙昊,趙昊也很大氣,沒有隱瞞,直接告訴他們高家要對他的家人出手,所以他才滅的高家,至於他的名字,趙昊表示抱歉,沒有他的允許,他不能透露。

看著一幫人臨走前的神情,趙昊突然有些想笑,如果不是那道黑影如果不是後面自己沒有去找麻煩,恐怕自己現在也完了吧。

九天酒店,狂人和趙昊坐在一起,聊著關於這次的事件。

「老弟,那個人到底是誰啊,能有這麼強的手段。」狂人一臉好奇。

趙昊笑了笑,「大哥,人家的名字我可不能說,不然我就是高家的下場,至於是個什麼人吧。」稍微想了想,「是個很厲害的人,有點像小說里的修鍊者,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其他的想法。」

狂人一愣,修鍊者?不應該是武者或者修道者嗎?

他不知道,其實趙昊說對了,至於武者和修道者,兩者殊途同歸,最後還是要步入修鍊者一道。

「那可不可以幫哥哥我引薦一下?」

「這個,可以,但是我需要問問他的意見。」

「可以。」狂人點點頭,他想看看這個人是否真的有那麼厲害,如果真的有那麼厲害,自己也跟著,說不準華市都能拿下呢。

這邊,李千陽已經回到基地,剛進門,就被陳強攔住,「總教官找你。」

「嗯。」李千陽便走了,留陳強摸了摸腦袋,有種有氣沒地方發的感覺。

進了指揮室,總教官看著上面大屏幕的地圖。

「總教官。」

總教官轉過身來,看著李千陽,「你的動作很大嘛,而且想不到你居然那些人。」李千陽一愣,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總教官見他沒有說話,繼續道「本來我想拉你進部隊,但是你的實力,我這裡放不下你,而且有人找過我了,他希望我可以說服你,去國家的某個部門。」

「如果是華市的那幾個老頭,那就不用說了,他們的實力對我來說可有可無,至於部門,我也不會去的,我更喜歡自己一個人,而且我回來主要是為了陪家人的。」

話說到這,李千陽的意思很陰顯了,總教官一愣,他也沒想到李千陽的態度這麼強硬,一下也不知道說什麼了,最後擺擺手,讓他先出去了。

回到宿舍,老朱纏著紗布躺在床上,「你咋了。」李千陽瞅了他一眼,「沒咋,就是摔了一下。」老朱勉強的笑了笑。

這時任何走進來,他端著一盒飯,看到李千陽后打了個招呼,然後繼續照顧老朱。

李千陽轉身出去,找到自己在的班級。

這個時候是休息時刻,學生圍著訓練場,看著士兵訓練,一陣陣喝彩聲響起。

而士兵因為有學生來看,尤其是還有妹子,也是很賣力,將自己的實力儘可能全部發揮出來。

「啊~」尖叫聲響起,所有人都一愣,然後看向發出聲音的那個人,原來是韓麗,就韓麗瞪著一個穿著隨意的士兵。

教官走過來,「怎麼了?」

「他摸我。」韓麗指著那人,一點毫不留情。

那人饒了饒頭,一點不在意,甚至還有猥瑣的看了一眼韓麗,「嘿嘿,妹子,他可管不了我,在這裡,我龍爺可不是誰想動都能都動的。」

那教官也是頭疼,是誰不好,為什麼偏偏是這個龍爺,龍爺在基地是**的存在,但是偏偏他的實力很強,誰都打不過他,這讓他在基地里有了囂張的實力。

「看我不爽?來,練練。」這是龍爺常說的一句話,果然,這不又和教官說出來了,教官臉一邊,似乎想起原來的什麼時候。

那**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繼續猥瑣看著韓麗,這是一個男的走出來,是那個之前來基地時要幫韓麗的那個男的。

龍爺玩味的看著他,「喲,想英雄救美啊,來來,我陪你練練。」

那男的臉色一變,看上去有些慫,但是當他看到韓麗的臉后,心一橫,「來。」

龍爺鼓掌,「小子,你很勇敢,可惜這份勇敢用錯了地方。」

「廢話少說。」那男的擺開架勢,標準的跆拳道手勢。

韓麗瞪著那男的,「劉志,我的事和你沒關係,趕緊滾,還有我有男朋友。」

劉志笑了笑「你有男朋友?到現在我都沒有見過你男朋友,你確定?」

韓麗朝李千陽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沮喪,是啊,如果不是自己看待問題有些悲觀,怎麼會變成這樣。

龍爺眼中過一絲不耐,「,別廢話,趕緊的,還有學什麼不好,學棒子的東西,今天讓我教教你,國術要比這所謂的狗屁跆拳道厲害的多。」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滾?」黎院長臉色沉下來,「別忘了你誰讓你走到今天的!當初若是沒有我收留你,你早就死了!」

「也是因為你,我當初差點死了。」貝瑤目光冷冷。因為他,她才被葉四叔夫婦那種變態收養虐待。

黎院長氣得咬牙,怎麼都沒想到是這個丫頭買下的福利院。何況,這麼大一筆錢……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