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些圍觀的人群,看到安錦華出現,立時全都紛紛鬆了一口氣。

「有安神醫在這裡,他肯定不會有什麼事了。」

「是啊,剛才怎麼把安神醫給忘了呢。」

「…………」

人群全都站直了身形,低聲議論了起來。

安錦華並沒有去理會他們的議論,只是自顧自的走到病人的面前,低下身來,目光緊緊的盯著病人。

中醫說望聞問切,望是第一環,也是很重要的一環,特別是一些突發性的癥狀,往往是可以通過望其氣色,看出很多東西來的。

病人臉色發白,嘴唇發青……

安錦華的腦海里,一邊飛快的思索著病人的表症,一邊伸手,便準備搭上病人的胳膊,開始切脈。

「安老,不用切脈了。」

但就在他的手,才剛剛抬起病人的手腕的時候,一個聲音,卻響了起來。

這個聲音,一響起,所有人的目光,立時便詫異的向著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

究竟是什麼人,敢出聲阻止安神醫看病?

他的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的意思是,他不用切脈,已經知道什麼問題了嗎?

而當他們看清楚說話的人的時候,他們的臉上的神色,立時便變得古怪了起來。

他們一眼便認了出來,這個說話的人,正是今天這場生日宴會上,最低調卻最引人注目的人物,那個唯一一個坐在主賓席上的,來歷不明的年輕人。

若是換一個其他年輕人敢站出來這樣說話的話,他們直接就開聲喝斥教訓他了。

可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坐在上賓席的,是和安錦華他們談笑風聲的,在沒有了解他的底細之前,他們只能硬生生的把那些喝斥的話忍了下去。

「蕭易?」

安錦華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

這個病人的情況,並不簡單,各種癥狀的表症都有點像,但是又有點不像,他剛才苦思了一會,終歸是想不出來什麼,這才急切的想要切一下脈。

難道蕭易真的一眼就看出來了嗎?

「安老,這個人的情況,有些古怪。」

蕭易並沒有去理會那些圍觀人的眼神,他的目光,只是緊緊的盯著前面的那個病人,臉上的神色,無比的凝重。

「蕭易,怎麼了?你看出什麼來了嗎?」

安錦華看著蕭易的臉上,少見的凝重的神色,臉上的神色,不由得也變得有些緊張了起來,他和那些圍觀的人可不一樣,他對於蕭易的醫術,可是非常的清楚的。

自他認識蕭易以來,蕭易碰到的各種疑難雜症也算是不少了,可是他幾乎從來都沒有見過蕭易的臉上,露出如此凝重的神色,哪怕是面對整個人類最大的敵人癌症的時候,他也沒有這麼凝重。

這一次,他卻僅僅是看一下,便露出這麼凝重的神色?

「我現在還不能夠確定,安老,讓我來看一下。」

蕭易沒有直接回答安錦華,只是目光望著前面的病人,神情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若是一般的情況的話,他不會說出這樣的話語,他不管怎麼樣,都會顧及一下安錦華的面子,當著眾人的面,就算是他明知道安錦華可能會治不好,他也會讓安錦華去出面治,然後他選擇在暗中指點的。

但是這一次的情況卻不一樣,這個病人的情形,實在太非同一般了。

在剛才他過來的一瞬間,在他的目光,落在病人的臉上的一剎那,他的臉色便變了。

病人的臉色,以及他聽到的呼吸,都讓他瞬間想到了一種特別的,在正常情況下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情況——中毒,而且是古毒!

讓我來看一下?

聽著蕭易的話語,旁邊的那群圍觀的人,頓時全都一陣的嘩然,面面相覷了起來。

這個小子,究竟何許人也?

居然如此的狂妄?

他的意思是,他比安老更厲害,安老看不出來問題,他能看得出嗎?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有很多人,已經忍不住的露出了一絲冷笑,開始坐等安錦華髮怒了。

他們都覺得,安錦華在聽了這麼無禮的話語之後,肯定會勃然大怒,怒斥這個小子一頓的,就算他比較有風度,或者看在他的來頭的份上,不會直接怒斥,也肯定會表達一些不滿。

然而,安錦華的表現,卻差一點沒有讓他們的眼鏡直接跌破。

「好。」

安錦華安神醫在聽了那個年輕人狂妄的話語之後,完全沒有絲毫的不滿或憤怒的樣子,只是點了點頭,一句話也沒有多說,直接便說了一聲好,便讓了開來,像一個學生一般的,站在了一邊,把病人讓給了那個年輕人,就彷彿年輕人剛才說的那句話,是完全理所當然的。

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眼前的一幕,眾人再一次面面相覷了起來,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絲震憾的神色,內心之中,對於這個年輕人的身份,越發的震憾了起來,也越發的好奇了起來。

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來頭?連安錦華安神醫都要顧忌他嗎?

沒有人認為,蕭易的醫術,會真的比安錦華好,他們都認為,安錦華是看在他的來頭和身份的份上,才對他顧忌三分的。

蕭易也顧不得其他什麼,看著安錦華讓開之後,便直接快步的走了過去,一把抓起了那個病人的手腕,直接閉上了眼睛,開始把了起來。

看著蕭易的神色,一旁的安錦華,神色不由得越發的凝重了起來。

蕭易居然閉目把脈!

這是怎麼情況?

蕭易的把脈技術,他是領教過的,一般的情況下,蕭易把脈是從來都不閉眼睛的,因為不需要,閉目是為了聽得更加的認真,仔細,更加清楚,而蕭易並不需要,已經足以聽明癥狀了。

而且,他還注意到,蕭易這一次搭脈,是三根指。

這……究竟是什麼癥狀?

怎麼令到蕭易都這麼緊張?

安錦華的內心,無比忐忑的猜測著,腦海里也在不停的思考著,各種各樣的能夠和病人的表症聯繫得上的那些病症,可惜的是,不管他怎麼想,卻始終還是沒有想出什麼病症,能和病人的癥狀完全符合的。

一旁的陳建國看著前面的蕭易,神情也同樣的變得忐忑不安了起來。

他對於蕭易的醫術和平時的為人習慣,也是比較清楚的。

蕭易並不是一個愛出風頭的人,但是這一次,他卻直接跑了過來,主動搶先,甚至不顧及安錦華的面子,這本就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

而現在,他的臉上的神情,又顯得這樣的凝重。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個病人得的病,真的這麼棘手嗎?

陳建國的兩隻手,不由自主的暗暗搓了起來。

「他中毒了。」

而就在安錦華苦苦思索,陳建國的內心忐忑不安的時候,蕭易已經緩緩的放下了病人的手,緩緩的開口,給出了一個把脈之後的確定的結果。

在說出這個答案的時候,蕭易的內心,不由自主的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波瀾。

古毒。

這個本應已經滅絕於人世間的東西,又一次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難道真的只是一種巧合么?

蕭易知道,這種可能性是幾乎為零的。 (前兩天電腦壞了,拿回去返廠去修了,淚奔,我好不容易寫下的三千多字啊……就這麼丟了,哎……今天去找一個月友借了一部筆記本碼字,不管怎麼樣,再合理的理由,事實就是事實,兩天斷更了,這是我的錯,向大家致歉,二月份,多事之月,更新確實有些渣,不過接下來,我會努力更新,爭取把之前的補回來!)

————————————

「中毒?」

蕭易的話音剛一落下,旁邊便已經響起了幾聲驚呼.

安錦華和陳建國兩人幾乎同時露出了一絲不可思議的神色的望向了蕭易,「蕭易,你會不會搞錯了?」

不是他們不相信蕭易的醫術,而是蕭易說的這個結果,實在太過於令人難以接受了,特別是陳建國,更是一臉著急的望著蕭易。

他是今天的宴會的主人,這場宴會雖然不是他一手艹辦的,而是由這個酒家承辦的,但是這間酒店的聲譽,也是整個g市都有名的,而且他也專門交待叮囑了下面的人,一定要嚴格準備,絕對不能夠出任何的紕漏。

而且,這個宴會上,招待的賓客,還有各種顯貴,連省衛生廳的廳長,以及省里的一級領導,都在這裡坐著,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相信,那些酒家的工作人員,就算是平時有那麼一點點貓膩,在這個時候,也是絕對不敢亂來的,食物的安全和品質,肯定是有保障的。

客人怎麼可能在宴會上中毒呢?

果然是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不知所謂的年輕人了。

看不出來病況就看不出來病況嘛,還找借口。

找借口也便罷了,要找,也麻煩有點大腦,找一個合適一點的,像樣一點的好哇,居然連中毒這種說法都說出來了,真是無語了!

今天這種宴會,怎麼可能出現中毒的情況呢?

像這種這麼高檔的宴會,這種里的食物,飲料,肯定全部都是層層把關的,根本就是不可能出什麼紕漏的。

一旁那些圍觀的,原本就對蕭易並不是很了解,覺得他就是跑出來搶安錦華的風頭的眾人,心中也是一個個的暗暗搖起了頭,要不是看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份來歷可能很不簡單的份上的話,他們都已經直接出言諷刺了。

「蕭易,這……你確定真的是中毒嗎?」

安錦華也忍不住的帶著一種難以置信的神色望著蕭易。

「安老,陳叔,我也希望我搞錯了。」

蕭易搖了搖頭,臉上浮起了一絲苦笑。

是的,他也希望他搞錯了,這樣的話,他也不會感覺到這麼大的壓力,他的心情也不會突然變得這麼壓抑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剛才確定了這個人的確是中了古毒的之後,他的心頭,莫名其妙的便多了一種難言的壓抑,似乎隱隱感覺到,有什麼不幸的事情,可能會發生。

可是當他認真的去捉摸那種感覺,卻又捕捉不到,想不到會有什麼事情。

難道是因為老頭子以前和他說的那些毒門的事情嗎?

蕭易的心中,默默的想了一遍道。

哎……真是同人不同命呀!

看來,這個年輕人,來頭真的很不簡單啊,這麼明顯的扯淡的借口,安錦華和陳建國他們居然都沒有斥責他,還順著他。

一旁圍觀的眾人,看著安錦華和陳建國兩人的神色,頓時心中對於蕭易又是一陣的羨慕嫉妒恨。

不過,上天還真是公平的,你的來頭,身份背景,就算是再牛,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天生智商不高?像這麼弱智,遲早也要被人幹掉。

一些人心中有些酸酸的想著,尋找到了一種心理的安慰。

「真是豈有此理!」

看著蕭易的神色,對蕭易可以說是有極深了解的陳建國,終於確定蕭易並不是開玩笑,他說的都是真的,這個人真的是中了毒。

確定了這個事實之後,他的心中,立時便湧起了一股滔天怒火。

他是一個很和善的人,但是他的身份到了這個地步,也同樣的有自己的尊嚴和驕傲的。

他的生曰宴會,這麼重要的情況,這些傢伙,居然都敢大意,都敢弄出什麼紕漏來,這簡直就是豈有此理,「陳天峰呢,馬上叫他給我滾過來!」

在盛怒之下,他甚至都已經不惜和對方撕破臉了。

他這麼信任他,這才把這次這麼重要的宴會,設在這裡,可是這個傢伙,居然給他搞出這種事情來?

既然他不給他陳建國面子,那麼,他陳建國自然也不會給他面子!

就算是為此,和他打個頭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一旁的那些人看著陳建國臉色鐵青的樣子,頓時全都一陣的心驚膽戰了起來。

剛才陳建國和顏悅色,滿臉笑容春風,不論誰來和他敬酒,說話,他都總是客客氣氣的,一句一句謝謝,他們還沒有覺得這個傳說中的傳奇大人物,有什麼特別的。

這一刻,陳建國盛怒之下,他們才猛然的感覺到,這個大人物的那種可怕的威壓。

「陳總,陳總,你息怒……」

一旁的幾個看起來西裝革履的酒店的工作人員的男子,臉色更是直接變得蒼白得毫無血色,差一點腳一軟,便直接軟倒在了地上,陳建國口中罵的陳天峰,正是他們的老總,在他們的心中,有如天神一般的人物,陳建國竟然直接用了一個滾字,這可見,陳建國的心中,有多麼的憤怒了,這可以說是直接要不惜代價開戰了。

好不容易,他們才稍稍壓下了心中的恐懼,顫著聲道。

在說話的時候,他們的目光,也不由得有些怨毒的望了一眼蕭易,要不是這個不知所謂的小子,說那個人中毒的話,陳建國也不會如此震怒。

「是啊,陳總,你先息怒,也許,這中間有什麼誤會呢。」

有一些和陳天峰應該關係不錯的,在猶豫了一下之後,也在旁邊勸說道。

如果真的是出了問題,他們是肯定不敢站出來的,但是他們都覺得,這是不可能的,這應該只是那個白痴年輕人搞出來的事情。

而那個陳天峰,也不是一般人,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給說一句話,既是給陳天峰賣一個天大的人情,也順便給陳建國一個台階下。

這樣的話,將來也許能讓兩人都欠他們一個人情。

「誤會?」

陳建國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目光冷冷的掃向那些說話的人,「人都已經中毒在這裡了,你倒是告訴我,怎麼一個誤會法!」

「這……陳總,我覺得,這位小兄弟他……會不會是看錯了……陳總應該不會這麼糊塗吧……要不,我們還是再讓安老檢查一下吧。」

那人沒有想到陳建國竟然並沒有借著台階下台,反而會如此較真,臉上神色,頓時也變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同時也不得不小心亦亦的看了一眼蕭易,硬著頭皮把話說了明白。

因為顧忌蕭易的身份來歷,他已經盡量把話說得很委婉了。

而且,說話的時候,他的目光,還小心的看了一下一旁的安錦華,臉上帶著一絲討好地道,「安老,要不,麻煩你一下?」

他滿以為,自己這麼捧一下安錦華,安錦華應該會很高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