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些金屬球也是具有靈力效果的,兩頭異鬼被卡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青白色的光芒從金屬球上發出,一陣強烈的電火花閃起,兩頭異鬼立即發出了陣陣的慘叫。

此時鐵屍也發現了自己同伴的不對勁,可是他們卻完全沒有救援的意思,悍然的向王朗再次發動襲擊。

只不過這一次兩頭鐵屍學精了,他們似乎也知道王朗手上那把怪模怪樣的槍不簡單,前進的路線飄忽不定,愣是沒有給王朗瞄準他們的機會。

王朗站立原地不動,右手平舉,槍口不斷的做出微調,時刻對準着那頭雙臂被改造成狼牙棒的鐵屍。

兩頭鐵屍越來越近,可是王朗手中的槍卻始終蓄勢待發,他在等待一個能夠一舉消滅兩頭鐵屍的機會!

終於,兩頭鐵屍在移動的時候出現了一個交錯的空檔,王朗眼前一亮,槍口處青白色的光芒電射而出:“靈能電漿炮!”

青白色的光芒瞬間照亮了整個盛京的天空,從地面上能夠清楚的看到一條青白色的光柱從第一高樓的百層處噴射而出。連天空中雲彩也因爲這條光柱而被劃出了一道筆直的痕跡。

“沒想到王組連這件武器都動用了,上面的戰況一定很不樂觀。其他區域現在情況怎麼樣?!”看到這條青白色的光柱,蔣小靈的臉色十分凝重,一扭頭喊道。

“目前沉睡的範圍和人數還在不斷的擴大,除了具有一定靈力的人外,幾乎所有普通民衆都已經進入了昏睡狀態!”立即就有一名特查局成員報告道。

“這跟雙慶市的節奏一模一樣,必須加快速度了。王組!”蔣小靈銀牙一咬,看着第一高樓的頂部說道。

在一百層處,樓面被電漿炮給切割出了一道整齊的痕跡,冉冉的青煙從被高溫炙烤掉的鋼筋斷口出飄起。

王朗這一槍小心的避開了支撐大樓的主體結構,只是將樓面切開一半的話,短時間內是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的。

只不過王朗的這一槍並沒有完全達到他想要的效果。一頭鐵屍整個右半邊肩膀和手臂被完全的氣化掉,其餘的肢體還算完整。對於一頭鐵屍來說,這樣的傷勢並不算致命。

至於另一頭鐵屍則是半個腦袋都被氣化了,眼瞅着是肯定沒辦法活下去了。

王朗的這一槍消滅了一頭鐵屍,重傷一頭。可是王朗想要的是這一炮能夠解決掉兩頭鐵屍才行!

“看樣子還是必須發動這一招了!”王朗又摸了一把左眼的傷痕,無奈的說道。

靈能電漿炮只能使用三次,而且威力驚人。因此王朗情願將它剩下的兩次機會留下來,畢竟後面還有一個更加強勁的左布衣在等着呢!

兩頭異鬼並沒有被王朗的金屬球給消滅,畢竟是被加了料的。如果那麼容易就被幹掉,左布衣何苦來哉?

不過在看到兩頭鐵屍的下場後,這兩頭異鬼對王朗也是忌憚異常。那一炮連鐵屍都頂不住,更別說他們兩個脆弱的靈體了!

兩頭異鬼遁入地面失去了蹤跡,可是王朗似乎並不擔心。

左眼處的青筋血管猛的凸浮出來,王朗那被傷痕掩蓋的左眼忽的睜開,紅光在眼球之內閃耀着。

“鬼眼,發動!”

王朗的左眼似乎更像是人造產物,因爲在眼珠子裏面竟然有兩個瞳孔!

隨着王朗的暴喝出聲,兩個瞳孔開始相互旋轉起來,很快的看上去就只剩下一個巨大的瞳孔一樣。

空氣開始隨着王朗瞳孔的轉動而轉動,一個恐怖的靈力漩渦從王朗的左眼瀰漫而出,王朗左眼視線掃過之處,一切都被瘋狂的靈力攪成了粉末。

具有金剛不壞之身的鐵屍在王朗的注視下也只不過撐了三秒鐘而已。

兩頭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的異鬼也難逃一劫,被瘋狂的靈力硬生生的抽出來,捲入了漩渦中,瞬間就魂飛魄散了。

在確定沒有任何一個敵人遺漏之後,王朗終於將鬼眼停止了。

‘噗’的一下,王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孃的,這下我一定要跟頭請個一年的假才行!”

隨着王朗一聲無奈的嘆息,第一百層的戰鬥,宣告結束!

…… 登上了一百一十層的聶飛沒有看到任何敵人,並且這裏似乎也沒有受到任何破壞,依舊是保持完整的一個樓層。

聶飛回過頭看了一眼監視活屍問道:“難不成這一層的守關者是地鬼王不成?”

只有靈體纔會無視物理空間的界限進行戰鬥。以左布衣的本事,弄一位地鬼王來守關也不是什麼難事,故而聶飛纔會有此一問。但左布衣如果真的弄來一位地鬼王守關的話,難辦的應當是聶飛纔對。

畢竟那可是和葉紅、老白一個等級的存在!

“地鬼王乃天地承認的存在,除了自願的以外,沒有人能夠逼地鬼王做任何事。你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監視活屍搖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這一層的守關者呢?”聶飛眉頭一皺問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監視活屍嘿嘿一笑道。

“難道是你?!”聶飛微微一驚道。

“答對了。可惜沒有獎品!”監視活屍打了一個響指說道:“我觀察了你這麼久,總算弄明白你那威力極大的地獄道究竟是什麼原理。這具活屍是由我控制的,當然也是特別加料過的。就讓我們先來個大戰前的熱身如何?”

說到這,監視活屍嘴角揚起一絲笑容說道:“不過熱身賽打不好,一樣會死人的哦!”

聶飛活動了一下手腳,看着監視活屍說道:“是不是下一關就能狠狠的揍你了?”

“沒錯,消滅了這頭活屍,你就可以直接登頂了。我的真身在頂層恭候你的到來!”監視活屍微笑道。

“那可以開始了嗎?”聶飛活動完畢,盯着監視活屍說道。

監視活屍不知道從哪摸出一枚硬幣放在手指上,看着聶飛笑道:“硬幣落地那一刻,戰鬥就開始!”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聶飛微微一點頭,同意了監視活屍的決定。

‘叮’的一聲脆響傳出,硬幣從監視活屍的手指上飛起,在半空中劇烈的旋轉着。

聶飛雙臂一展,身體半蹲。四肢的肌肉膨脹了一圈,皮膚緊緻,散發着金屬一樣的光澤。

監視活屍好像完全沒有做任何準備的意思,目光盯着那枚在半空中旋轉的硬幣,一動也不動。

硬幣落地的一剎那,聶飛的身影如青煙般消失在原地。

“地獄道!”

聶飛的身影出現在監視活屍的面前,一掌襲向他的胸前,掌心一個壓縮的光點正在緩慢旋轉着。

這頭監視活屍既然是由左布衣作爲主導意識,而且也經過特殊的煉製,實力一定不可小看。

因此一開始聶飛就使出了全力!

“速度慢了一點哦!”

聶飛的手掌從監視活屍的胸口處穿了過去,隨後他聽到左布衣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登時知道情況不妙。

聶飛散去了掌心的地獄道,回身將雙臂交叉在胸前。一個拳頭準確的命中了聶飛手臂交叉的中心處,巨大的力量直接將聶飛擊飛出去,接連撞穿了三堵牆壁才停下來。

倒塌的磚石忽然被掀開,聶飛從磚石底下站了起來。他心有餘悸的甩了甩手臂,感受着那一樣的麻木感,心中震驚無比。

經受過雷劫的洗禮,又經過靈術的強化,即便是這樣,聶飛的肉身速度竟然還比不過那頭活屍?!而且這頭活屍的力量也實在是大得驚人,經過強化的聶飛雙臂現在都還覺得有些運動不暢。

“嘖嘖嘖,小飛,你真讓我失望!”監視活屍的身影出現在被聶飛撞穿的三堵牆後,豎起一根食指搖晃着說道:“這頭活屍的身體雖然是經過特殊煉製的,但是我沒想到你的肉身強度竟然還不如它!就這水平,你還打算和我交手?”

雖然監視活屍沒有明說,但是聶飛依然能夠聽出它口氣裏帶的遺憾和不屑。

聶飛嘴角微微一揚,說道:“這才第一回合而已,現在就下定論有點早了吧!”

“是嗎?我真的很期待你還有什麼後招在等着我!”監視活屍饒有興趣的看着聶飛說道。

“靈術,風縛!”聶飛的右手迅速的結了一個手印,衝着監視活屍一劃。空氣開始急速的流動起來,很快就在監視活屍的四肢處形成了一個青色的風圈。

這是聶飛那天和左布衣交手之後學到的靈術,畢竟聶飛原本就有幾項靈術是需要藉助風來攻擊的,因此對於風屬性他並不陌生,幾乎是看一眼就能夠上手!

唯一和左布衣有些區別的就是,聶飛的風縛可以離體進行攻擊,而左布衣的風縛靈術則是起到防禦作用。

“有點意思!”監視活屍看了一眼自己四肢上的青色風圈,露出一個微笑道。

聶飛瞬間突進到監視活屍的身前,一掌狠狠擊出:“破山擊!”

‘轟’的一聲巨響,監視活屍被聶飛的這一掌擊飛出去,同樣撞穿了好幾堵牆才停下來。

雖然現在聶飛的肉身強度已經能夠支撐着他使用地獄道,但地獄道不僅僅只消耗靈力,最要命的其實是消耗陽壽!

在第一回合交手無果之後,聶飛也不敢保證自己的每一掌都能擊中監視活屍,因此他採取了比較保守的攻擊手段。

如果此時和聶飛交手的是左布衣本人,那聶飛無論如何都會拼着消耗施展地獄道。畢竟討債人的瞬療術聶飛是深有體會的,除非一擊就讓左布衣失去所有行動能力,否則那將會是一場比拼誰的命更長的戰鬥。

但監視活屍就不一樣了。儘管控制這頭活屍的主體意識是左布衣,但監視活屍是沒有辦法施展瞬療術的。這也就意味着聶飛可以將這頭活屍打成稀爛!

這一掌,聶飛主要也是爲了試一下監視活屍的肉身強度。而從手掌處傳來的麻木感讓聶飛感覺到自己彷彿擊在了一面銅牆鐵壁之上。

“不錯不錯,沒想到你竟然能夠學會我的靈術,反過來對付我。先前我真是小看你了!”監視活屍從地上站了起來,透過擊穿的幾堵牆壁衝着聶飛笑道。

“我說了,剛纔只是第一回合而已!”聶飛嘴角揚起一個自信的笑容道。

“那我們現在算是平手了,準備開始第二回合吧?!”監視活屍無所謂的甩了甩手腕說道。

“樂意之至!”聶飛冷笑道。

…… 監視活屍的體型沒有鐵屍那般巨大,但經過左布衣的特殊加料,這頭活屍的肉身強度比鐵屍都要高出許多。否則僅憑聶飛那一拳就能打爆鐵屍腦袋的拳頭,不可能在擊中這頭監視活屍的時候一點效果都沒有。

聶飛面前的牆壁忽然爆開,一個拳頭破牆而出,直直的對準着他的胸膛。

監視活屍開始進攻了!

眼見拳頭即將命中自己的胸膛,聶飛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整個胸膛頓時內陷寸許。而活屍的拳頭力道已經用老,堪堪在接觸到聶飛胸膛的位置停了下來。

聶飛猛吸一口氣,胸膛的皮膚瞬間變得緊緻起來,如同氣球一樣彈出,直接將監視活屍的拳頭給震退。

“破山擊!”聶飛對着自己面前的牆壁就是一掌,掌出牆破。

在牆壁後面的監視活屍盯着聶飛的手掌貼着自己的腦袋擦過,眼神無比的凝重。

實際上這頭監視活屍眉心的攝像頭只是起到一個迷惑作用罷了。如果光靠這個攝像頭戰鬥,恐怕等到這頭監視活屍被打成稀爛都找不到不聶飛的蹤跡。

可是讓左布衣沒有想到的是,聶飛的近身作戰能力居然這麼強,明顯比他的靈術要強上許多倍!

隔着牆壁都能差點命中監視活屍的肉身,這份判斷能力左布衣自愧不如!

即便如此,左布衣可不是那麼輕易就認輸的人。

監視活屍的拳頭瘋狂的擊出,每一拳都在牆壁上開出一個洞穴。

這棟大樓都被左布衣佈置了密密麻麻的監控,透過監控他能夠清楚的看到聶飛的位置,因此即便是隔着牆壁左布衣也能控制監視活屍讓攻擊沒有落到空處!

只不過讓左布衣震驚的是,聶飛就彷彿有透視眼一般,監視活屍的拳速雖快,但每次都只差分毫才能命中聶飛,在戰鬥中,這一絲一毫就是差距!

聶飛貼着牆壁飛快的移動,監視活屍的拳頭在他後邊不斷的破牆而出。聶飛無法看到監視活屍,而監視活屍卻能夠看到他的位置,因此聶飛無法反擊!

只不過這堵牆壁終究是會走到頭的,聶飛眉頭一皺,腳步立停。

監視活屍的拳頭再次破牆而出,這一次依然只差分毫就能命中聶飛的身體!

“破山擊!”

聶飛一掌貼着監視活屍的拳頭下方襲出,牆壁後面傳來如中鋼板的觸感讓他知道自己這一下擊中了目標。

‘轟’的一聲巨響從牆壁後面傳來,聶飛知道自己這一掌肯定是把監視活屍給擊飛了。

聶飛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後退了幾步等待監視活屍的出現。

說實在話,這兩次交手之後,聶飛對於消滅這頭監視活屍充滿了信心。

監視活屍的肉身強度再強,它始終也是依靠肉身在作戰。而在近身戰鬥方面,聶飛自信從小就習武的他絕對不會輸!

在這個時候,聶飛真的很感激奶奶從小就逼自己習武。那時候聶飛還因爲練武的艱辛而對奶奶產生一絲怨恨,現在看來,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一面牆壁忽然倒塌,監視活屍的身影在煙塵中顯現出來。

“看樣子我把監視活屍留到最後對付你似乎是一個錯誤的選擇!”監視活屍從煙塵中走了出來,盯着聶飛說道。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後悔藥!”聶飛冷笑一下道。

“別擔心,這頭活屍可是加料的。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監視活屍看到聶飛的冷笑,也是微微一笑道。

一股銳利的風嘯從聶飛面前傳來,聶飛的瞳孔瞬間收縮到針尖大小,他猛的一低頭。活屍細長的手臂洞穿了聶飛身後的牆壁,留下一個拳頭大小的洞。

“我只想告訴你,這頭活屍的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哦!”監視活屍輕聲吐出一句道。

低下頭的聶飛視線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膝蓋,而且還在急速的放大中。

一聲悶響傳出,聶飛的臉被監視活屍的膝蓋擊中,整個鼻子瞬間凹陷了進去,血花四處飛濺。

被這一記膝撞擊中的聶飛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下一刻他覺得胸口傳來一陣劇痛,然後整個人彷彿被什麼東西吊了起來一樣。

聶飛一張嘴,一口鮮血噴射而出。

在聶飛的胸膛上,活屍的手臂深入肌膚之內,從他的後背穿了出來。

“現在你還認爲能夠穩操勝券嗎?”監視活屍用穿透聶飛胸膛的手臂將其架了起來,微笑着問道。

“那當然!”劇痛讓聶飛的神智終於恢復了清醒,他看着穿透了自己胸膛的監視活屍手臂,獰笑了一下,右掌猛的膨脹起來,衝着監視活屍手肘的關節處斬落。

隨着咔嚓一聲響,監視活屍細長的手臂不規則的扭曲着,再也不能支撐住聶飛,直接彎下了地面。

聶飛也趁着這個機會將監視活屍的手臂從自己的胸口處抽了出來,迅速的爲自己施展了瞬療術。

傷勢恢復的聶飛立刻跟監視活屍拉開了一些距離,這頭監視活屍的速度實在是快到讓聶飛都捕捉不到。

監視活屍看着自己彎折的手臂,用完好的另一隻手抓了抓腦袋說道:“大意了啊!”

儘管肉身強度很驚人,但活屍畢竟還是人體煉製成的,而人的肢體最脆弱的地方莫過於關節處,聶飛正是基於這一點下手的!

“不過即使只剩一支手臂,對付你也是足夠的!”監視活屍轉過頭去看着聶飛笑了笑道。

下一秒,監視活屍的笑容扭曲了。

這是因爲速度過快出現的殘像扭曲!

一聲肉體被擊中的沉悶聲響迴盪在樓層之間,聶飛再一次當了空中飛人,撞穿數堵牆壁之後才停下來。

“我說了,只剩一支手臂也足夠對付你了!”監視活屍站在方纔聶飛呆着的地方,盯着被擊飛出去的聶飛淡淡的說道。

“你確定嗎?!”聶飛從鑲嵌身體的牆壁裏脫出來,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冷笑道。

“恐怕你只是控制了這具身體在戰鬥,但是卻無法感受到這具身體的真實狀況吧!”聶飛冷冷的說道。

聶飛的話讓監視活屍感到有些意外,他擡腿想要前進,但只邁出了一步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這時左布衣才發現監視活屍的左腿從關節處已經彎折成了一個極度不自然的角度。

“不要以爲你的速度就真的快到我反應不過來了,現在該輪到我進攻了吧!”聶飛活動着手腕,慢慢的走向監視活屍。

無論是個體有多強大,當雙腳被廢的時候也就意味着速度的封印。而這頭監視活屍若是沒有了速度,在聶飛面前無異於待宰羔羊!

…… “把這具活屍留在這一層等你真是一個糟糕的選擇!”監視活屍抓着腦袋無奈的說道。

“既然選了就不要後悔,在頂層等着我吧!”說話間,聶飛已經走到了監視活屍的面前,右掌高高舉起,掌心一個壓縮的輪迴通道在緩慢的旋轉着。

“我等着你來阻止我。”監視活屍的臉上浮現起一個微笑,看着聶飛說道。

“不會太久的!”話音落下,聶飛的右掌狠狠的擊中監視活屍的腦袋,在輪迴通道強大的扭曲力量下,監視活屍整個身體如同紙張一樣捲曲起來片刻之後碎成了肉沫。

消滅掉監視活屍,聶飛再也支撐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使勁的喘着大氣。

對付監視活屍消耗了聶飛太多的體力,瞬療術只能恢復傷勢,但對於體力卻沒有一個很好的恢復效果,加上不停消耗的靈力,現在的聶飛感覺十分的疲憊。

休息了大約五分鐘後,聶飛從地上站了起來,拍拍屁股準備繼續往上走。現在的他,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休息!

一步步的登上前往頂層的樓梯,聶飛的心情有些沉重。

到了頂層即將面對的是實力僅次於蘇小小的左布衣,這個事實讓聶飛感覺心中沉甸甸的。

“自己真的有這個實力可以打敗左布衣嗎?”聶飛在心中想道。

蘇小小被譽爲幾百年來最天才的討債人,她所掌握的因果之力聶飛至今也沒摸出個頭緒來。而作爲能夠重傷蘇小小的左布衣,他的實力就算差一些也不會離太遠。

儘管當時還有李君昊作爲幫兇,但不可否認的是,實力不足的情況下,就算再怎麼偷襲也只是白搭!

頂層的樓梯只有十一層,接近兩百個階梯。

即便聶飛的腳步有些緩慢,但頂層不會消失,他終究踏上了最後那一層。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