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件事情,張凝雪早就已經上報了領導。

領導的態度也很明確。

一定不能讓KT集團得逞,要將KT集團給連根拔起,否則整個世界,都會置於危險之中。

「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做?」陳墨問道。

「先想辦法弄到KT集團那種藥物的樣本,徹底研究分析,看能不能研製出解藥。」張凝雪鄭重的說道:「其次,全力抓捕KT集團的人,對每個人的身份背影都做好記錄,詳細調查。這些事情,都已經在同步進行,KT集團的在國內的業務點,也全都被停止運營,所有在國內的KT集團員工,都要接受調查。」

陳墨不得不讚歎張凝雪的果斷與睿智。

竟然把事情處理得這麼井井有條。

這事要讓他來處理,估計KT集團的計劃要得逞。

幸虧他不是安全部門的話事人。

陳墨在心裡暗自慶幸。

「對了,你剛剛說有事讓我做,是什麼事?」

「根據情報,天殘門跟KT集團有過接觸,雙方貌似是在洽談合作,我要你過去,把他們給抓起來,看看他們搞什麼陰謀。」張凝雪說道。

「沒問題!」陳墨一口答應。

抓人,他很擅長。

特別是晉陞到了化勁之後,更加擅長了。

金屬巨人的超能一開,直接縮地成寸,對方想逃都逃不了。

當然,前提是對方不是化勁武者。

張凝雪交代了一些細節,再吩咐林星娜,跟陳墨一起行動,然後就揮揮手,讓兩人出去了。

「林星娜,你說這次任務,不會很難辦吧?」陳墨問道。

總裁大人超給力 這次行動,倒是挺平常的。

對方不會有化勁武者,甚至談合作的天殘門和KT集團雙方,都不會派出多高級的武者。

陳墨作為一名化勁武者,覺得這次的任務,簡直就是洒洒水,小意思。

但是,也總得問問林星娜的意見。

比較,她是老司機了。

對於偵查辦案抓捕什麼的,她比自己要內行的多。

陳墨想聽聽她的意見。

「沒有什麼任何是簡單的,但凡是任務,都要慎重對待。不然失手的話,不僅僅是對安全部門不負責,更是對自己生命的不負責。」

林星娜臉色鄭重,一點兒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怎麼了?你臉色怎麼這麼臭?」陳墨覺得今天的林星娜有點不對勁。

雖然她平時就是這麼兇巴巴的,也一直很嚴肅,但是兩人說話的時候,林星娜總是會埋汰他幾句。

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林星娜竟然都沒有埋汰他。

這不合理啊!

軍婚難違 陳墨都有點不習慣了。

林星娜要是不埋汰他兩句,都不是他認識的林星娜了。

「我怎麼了,我不想做人了!」林星娜突然狠狠地等著陳墨,滿臉的羞憤。

「林星娜,你這又是發的哪門子脾氣。」陳墨汗了一下,搞不明白林星娜為什麼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

這幾天他都在明海市那邊,根本就沒有招惹到林星娜,這是又怎麼了?

難道是林星娜看到他在明海市陪了夜娜這麼久,所以吃醋了?

這個倒是很有可能。

陳墨對自己的魅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雖然他跟林星娜的關係一直都沒有挑明,但他知道,林星娜對他絕對是有感情的。

這頭女暴龍,別看她性格大大咧咧,看似不拘小節,其實骨子裡保守得很。

說林星娜對他半點意思都沒有,陳墨是絕對不信的。

所以說,林星娜這次變得這麼暴躁,興許還真的是因為吃他的醋。

想到這裡,陳墨反而覺得心頭爽利,有些欣慰。

女暴龍終於也有少女情感了啊!

陳墨正想為自己解釋解釋,跟林星娜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林星娜卻是先開口說話了。

「我們的事情,被可馨看到了。」林星娜說這話的時候,嘴裡咬牙切齒,可臉上卻滿是羞憤之色,一副想投河自盡的模樣。

「什麼事情?」陳墨疑問道。 「家裡有一個攝像機,我們被拍下了。」

林星娜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有點低,貝齒咬得咯咯作響,滿臉通紅。

「啥?」

陳墨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登時瞪大了眼睛,忙不迭道:「你家裡怎麼會有攝像機?」

「可馨的攝像機,她擺在客廳,當監控攝像頭用,沒想到拍下了我倆的……」林星娜滿臉懊惱,「當初我怎麼就沒發現。」

「那你現在是怎麼知道這事的?」陳墨倒不是很慌。

如果是可馨的攝像機,那她絕對是不會將視頻給外傳的。

畢竟,林星娜可是她的親姐姐。

她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至於陳墨自己,他是無所謂的。

林可馨看了也就看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這有什麼。

何況他是男生,被看光光了,也不吃虧。

「我今天用了可馨的電腦,誤刪了一份文件,結果恢復文件的時候,電腦上還多了一份視頻。我順手點開了視頻,然後就看到了我倆在客廳的……」林星娜沒說下去,但相信陳墨能夠聽懂她的意思。

「那視頻……什麼時候的?」陳墨汗了一下。

「大概是半年前的。」林星娜滿臉羞憤的說道:「可馨肯定已經看過這個視頻了,我以後怎麼辦!」

「可馨也是成年人了,她能理解的,沒事兒。」陳墨拍了拍林星娜的肩頭,表示安慰。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能怎麼辦?

再說了,幸虧看到這個視頻的是林可馨。

要是其他人,那事情就大條了。

陳墨自己當然是不怕被看的。

可林星娜要是也被其他人,甚至是其他男人看光的話,那他絕對要把對方的眼睛給挖出來。

不,眼睛挖出來還不夠。

最好是讓冷鐵出手,將那些人都給弄成傻子。

等等。

陳墨有一計,「你說,我要是讓冷鐵出手,將可馨看過視頻的記憶給清除,那不就沒事了?」

林星娜眼眸一亮,隨即搖頭道:「不行不行。這要是萬一冷鐵出錯了,傷害到可馨怎麼辦?而且腦袋裡就這樣突然每了一段記憶,肯定會有影響,不行不行,不能這樣做。」

「那你說怎麼辦?」陳墨攤了攤手。

「讓冷鐵過來吧。」林星娜說道。

「你不是不同意清除可馨的記憶么?」陳墨疑惑道。

「讓冷鐵催眠一下可馨,看看這視頻還有沒有其他人看過。」林星娜瞪著陳墨,說道:「要是這視頻傳了出去,我就不活了。」

她堂堂一個內勁武者,警隊霸王花。

要是這份視頻真的傳出去,林星娜就沒臉做人了。

陳墨當然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但是視頻傳出去的概率,是極低的。

畢竟可馨不是那種人。

不過,既然林星娜這麼說了,那就讓冷鐵問問可馨吧。

陳墨這就打了個電話給冷鐵,讓她到林星娜家樓下。

他則是跟林星娜,一起離開了安全部門,去跟冷鐵匯合。

……

三人在小區見了面。

陳墨將事情簡單的跟冷鐵說了一下。

當然,具體是什麼視頻,他沒跟冷鐵說。

他不害臊,林星娜還害臊呢!

反正只要催眠了林可馨,然後就讓冷鐵暫時迴避,讓他跟林星娜提問就可以了。

三人一起上樓。

林可馨剛好在家。

見到三人進屋,一副鄭重其事的樣子,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吃薯片的林可馨不禁有些發懵。

「嗨,可馨。」陳墨主動打招呼。

「嗨……」林可馨從沙發上站起來,忙道:「陳哥,你坐。」

「嗯。」

陳墨坐下。

冷鐵也跟著上前,然後看向了林可馨,說道:「可馨,看著我的眼睛。」

林可馨下意識的看過去,正好對上冷鐵那雙漆黑色的眸子。

那兩顆黑色眸子,宛若無底深淵,有勾人奪魄的能力。

林可馨一下子就淪陷了。

寵妃是個女魔頭 眼眸變得獃滯起來,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痴獃的狀態。

「可馨,我是你最親近的人。」

冷鐵語氣柔和的說道。

「你是我最親近的人。」

林可馨語氣生硬的重複說道。

「我現在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

冷鐵淡淡的說道。

「好的。」

林可馨回答道。

冷鐵這就看向陳墨。

示意他可以詢問了。

陳墨點點頭。

林星娜則是看向冷鐵。

意思很明顯。

讓她先迴避。

冷鐵轉身出了屋子。

陳墨這才問道:「可馨,你在客廳擺過攝像機?」

林可馨說道:「是的。」

陳墨看了林星娜一眼,忙問道:「那攝像機拍到什麼了嗎?」

林可馨道:「拍到陳墨和我姐。」

「……」

陳墨汗了一下,還真是被林可馨給看到了。

「那視頻,你給其他人看過了嗎?」

陳墨問林可馨。

「沒有。」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林可馨道。

陳墨和林星娜兩人都是鬆了口氣。

「那視頻你刪掉了嗎?」陳墨問道。

「刪掉了。」林可馨道。

「為什麼刪掉了?」陳墨頗有些惡趣味的問道。

「這種東西看多了容易長針眼。」林可馨回答。

陳墨:「……」

林星娜:「……」

陳墨沒再問下去了,而是讓冷鐵進來,解開了催眠,讓林可馨睡著過去。

「這下你放心了吧?」陳墨頓了頓,又道:「真的不要讓冷鐵清除可馨的那部分記憶嗎?」

「不要。」林星娜嘆氣道:「萬一要是哪個環節出錯,那可不得了。」

清除記憶這種事情,還是有風險的。

雖然冷鐵是崩勁武者,林可馨只是普通人,但是清除記憶需要在大腦內動用真力修改神經元,對於冷鐵來說也是不小的壓力,且很有難度。

林星娜可不想讓自己的親妹妹冒險。

「我知道了。」陳墨也沒有勉強。

他反正覺得無所謂,畢竟只有林可馨看到,不是什麼大問題。

「以後你別來我家了,我光是想想就覺得尷尬。」林星娜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