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個人也和上一個人一樣的動作,恨不得能上就能吃到這香味撲鼻的鹿肉。

等到了鹿肉的表面被烤的金黃的時候,韓楉樰就停住了,將這鹿肉拿出來放在了一旁早就準備好了的盤子里。

然後韓楉樰拿起自己的匕首,在大家眼花繚亂之下,就將還散發著熱氣的那一塊香味撲鼻的,磚塊一樣的鹿肉,給片成了,一片片的,紙片一樣薄的肉片。

「嘶,這韓姑娘的刀工好好啊。」

韓楉樰露的這一手,有事讓好多的人都敬佩不已,紛紛忍不住的感嘆著,不過,大家更多的注意力,還是在那烤好的鹿肉上面。

「哪,你們先吃吧。」

不管別人怎麼想,韓楉樰將這第一塊鹿肉,肯定是要給韓小貝他們吃的,所以,直接就將盤子遞給了他們。

韓小貝和容初璟,還有林浩峰,當然是不會客氣的了,尤其是,這還是韓楉樰特意烤的,他們連筷子都等不及拿,就直接用手抓了一片放到自己的嘴裡。

「嗚嗚,娘親,好好吃啊!」

吃了第一塊之後,韓小貝就忍不住的讚歎著,實在是太好吃了,而同樣吃了的容初璟和林浩峰,也都是眼前一亮。

真的是很好吃,這絕對是他們吃過的,最好吃的鹿肉了,外酥里嫩,既有蜂蜜的香甜,又有鹿肉的鮮美,吃下之後,回味無窮。

總裁誘妻成癮 「嗯,確實好吃,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鹿肉了!」

對於韓楉樰,容初璟向來是不吝惜於自己的讚美的,尤其是,這鹿肉,確實是烤的很好吃,而林浩峰,見他將自己要說的話,先一步說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過對上韓楉樰的時候,林浩峰也是笑眯眯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容初璟的話。

「楉樰,你這個烤鹿肉,絕對是最好吃的!」

韓楉樰見韓小貝他們喜歡吃,也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還好,許久沒有烤過鹿肉了,自己的手藝倒是還沒有生疏。

這樣想著,韓楉樰就繼續烤著下面的鹿肉,不過這次,她就沒有一塊一塊的烤了,而是一次就烤了三塊,不然的話,這麼多人,她一塊塊的烤,不知道要烤到什麼時候去。

那些人,看著韓小貝他們幾個,不一會兒就將這第一塊的烤鹿肉給吃完了,雖然羨慕眼紅,但是他們也不好說什麼。

畢竟,這鹿子是人家的,鹿肉也是人家烤的,他么不過是出了一點力氣而已,只要能吃到就不錯了,這樣一想,那些人也顧不得什麼,都眼巴巴的等著韓楉樰這次的鹿肉烤好。

「唔,娘親,這烤鹿肉好好吃啊,我都沒有吃飽,等下還要吃的。」

韓小貝有些意猶未盡的咂吧了一下嘴,任然覺得那烤鹿肉的味道真是絕美,要是以後能天天吃就好了。

「放心吧,那麼大的一頭麋鹿呢,保管能讓你吃個飽,你現在知道我拿蜂蜜拿來時候什麼用的了吧?」

聽到韓小貝和自己說話,韓楉樰分了一些心神出來,和他閑聊著。

韓小貝點了點頭,這下,他怎麼還能不知道,韓楉樰將那蜂蜜拿來事做什麼的,他也很慶幸,自己沒有將那蜂蜜給吃了,要不然,可就吃不到這樣美味的烤鹿肉了。

就在大家聞著烤鹿肉的香味,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的時候,韓楉樰終於將這第二次的鹿肉給烤好了,不過,這次她可沒有在幫他們將鹿肉給切好。

反而將鹿肉丟給了容初璟,讓他幫著切,因為韓楉樰知道,他的刀法,比起自己來,可是一點也不差的。

韓楉樰讓自己做的事情,容初璟當然不會拒絕,雖然不情願,但是還是拿起了剛剛她用過的匕首,將眼前的烤鹿肉給切了。

大家就覺得自己的眼前,一陣白光晃過,然後在一看,就看到那烤好的三塊鹿肉,這個時候,正好被切成了剛剛韓楉樰切的那樣,整整齊齊的放在了盤子里。 「百昌榮」乃是京城裡最大的歡樂場,金碧輝煌,燈紅酒綠不分晝夜,通宵達旦,五光十色,紙醉金迷,無數富商權貴武林中人趨之若鶩來此,只因為這裡有最好的歌舞妓、最大的賭場、最醇香的酒和京城裡最本事通天的人:李笑天。

在百昌榮內有一間房稱之為一品天閣,建立在所有建築之上,內里裝飾奢華,應有盡有,雕梁畫柱,巧奪天工,更有無數名人字畫,價值連城,此房也是李笑天專用來接待達官貴人和武林豪傑,不過平日里,也供李笑天自己消遣。

眼下此刻,李笑天正樂呵呵坐在金椅上,侍女一左一右伺候在兩旁,玉手舉托盤,盤內放著一個銀酒壺和滿滿的一疊白花花的寶鈔,正因為李笑天肥頭大耳的富貴模樣像極了彌勒佛,但偏偏就是這麼一個人,卻無惡不作,臭名昭著,傳聞他為達目的皆無所不用其極,如此也被江湖人稱為京城惡彌勒。

夜風,寒冷刺骨,燈火通明的街道上,一個少年低頭在風中走著。

孫己復懷揣利刃迎著呼嘯的南風緩慢前行,年方才二十不到的他今夜要去干一件大事,一件能轟動京城的大事。

刺殺李笑天!

就在這次九死一生的行動前他早已想清楚了,就算博了性命也在所不惜,不僅為己,也為了黎民蒼生。

李笑天身著藍色貂皮大衣,寬厚的胸前懸挂七把小金扇為裝飾,渾身上下穿金戴銀,肥胖的身板幾乎快要把衣服撐開,是富態盡顯。

眼下李笑天正和神機策幫主雷棟推杯換盞,一品天閣內的大廳里,鼓樂笙簫彈奏著,正中央四個舞姬旋轉回眸翩翩起舞,五彩絲綢衣袖飄動,如水紋如彩虹,房間里一副歌舞昇平景象。

「好~!有賞!」李笑天大聲喝彩,本就面帶笑意的臉上更是浮現出一絲滿意,他肥厚的手從身旁侍女托舉的玉盤中隨手抓了幾張寶鈔扔向大廳中地上。

輕飄飄的寶鈔漫天飛舞,就在落地一瞬間,房間里木門啪的應聲裂成幾段,硃紅色的木屑胡亂飛濺,幾個舞姬先是一愣,紛紛發出了尖叫,還沒來得及撿散落一地的寶鈔就四下奔逃,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在京城裡竟還有人敢闖百昌榮,這也是從未發生過的事。

一個瘦小的身影站在門口,孫己復手執尖刀,心比天高!

李笑天臉上笑容依舊,似乎早就知道了今夜有人要找他麻煩,他倒是不慌不忙看著門外突然闖入的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來者何人?為錢為利?亦或者有你解決不了的麻煩,想來找佛爺我替你擺平。」李笑天漫不經心旋轉著自己拇指上的玉扳指,似笑非笑的問道。

孫己復黑著臉,一言不發上下打量著李笑天,仇人就在眼前,他怒不可遏,內心裡早已是翻江倒海般奔涌,拿刀的手微微顫抖,另一隻手上現了四支孫家獨門暗器,「銹衣鏢」。

當年武林中孫家的暗器名動江湖,但孫己復的父親孫北秋卻將一手變幻莫測的暗器使用的光明正大。

與此同時,孫家暗器神功伴隨有三條祖訓。

其一,不背後傷人。

其二,不恃強凌弱。

頭條專寵:老婆第一甜 其三,不殺老弱婦孺。

孫家後人需遵循祖訓,孫己復亦不能例外。

但見孫己復右手一揮,這一招便是孫家暗器絕學中的一式「四方生門」,一出手四枚暗器分別從四個不同的方向打向李笑天的頭蓋骨,膻中穴和兩側肥腰。

這一式孫己復早已反覆練習了無數次,他把訓練的木人想象成了李笑天,只為了有朝一日見到了真正的李笑天,不會因為緊張而失誤。

此次暗殺為求成功,就在銹衣鏢發出的一瞬間,孫己復隨之高高躍起,使出師父杜才傳授憂心刀法中「北宮獨尊」一式,朝著李笑飛的頭狠劈下去。

刀光閃耀,危險降臨,李笑天卻表情淡然,似完全不把這一切放在眼裡,樂呵呵的拿起身旁侍女手中托盤裡的銀酒杯朝嘴裡猛倒了一口。

倒是在一旁的雷棟不想坐視不理,站起身便要出手,掌心立現一道符紙,有暗雷涌動之勢,李笑天一擺手示意他無妨。

身在半空的孫己復見狀疑惑,轉念一想心裡大喊不妙,李笑天能這般從容,定是其中有詐。咚咚小說

果不其然從李笑天的金椅后飄起兩道黑影,黑影來勢洶洶,速度極快,孫己復只感覺耳邊傳來呼嘯風聲,他想躲已然晚了。

轉眼間其中一道巨大的黑影在半空中對孫己復後背擊上一掌,這勢大力沉的一掌直接把孫己復瘦小的身軀重重拍到了地上!

醉城傾戀 一股強大澎湃的內力傳入他的手臂,孫己復只感覺雙手一陣酥麻,刀也握不住,掉在了地上。

先前發出的暗器自然也沒有傷到李笑天分毫,而是在李笑天面前被另一道高瘦的黑影悉數接下。

孫己復定睛看清接下他暗器那黑影的模樣,是個骨瘦如柴的怪人,一頭烈焰般的紅髮,青面獠牙,鼻孔朝天,甚是嚇人,不過正是這張醜臉,卻在笑,愚弄嘲笑的看著他,笑的是那麼陰險狡詐。

孫己復受了內傷,嘴裡湧現出一絲血腥味,他忍著嗆人的味道將血吞回肚裡,爬起身想掉頭走,恰好和身後的人撞了一個滿懷。

一個高大的身形,如山傾倒來的壓迫感,正是剛才在半空中打了他一掌的人,孫己復抬頭看了他一眼,此人更加可怕,足足比他高出幾個頭來,光禿禿的腦袋上只有幾根黃色的雜毛,滿是橫肉的臉上也是嘲笑般的笑容,雙手叉腰像盯著獵物般的眼神看著他。

孫己復慌了神,恐怕今晚在劫難逃,要為他的年輕氣盛付出代價。

「你們……你們……」孫己復愈發焦急,四下搜尋著逃生的線路,但前後都被這兩個面容醜陋的人擋著,進退兩難,而這兩人的功力似乎也在他之上,再看李笑天身邊,雷棟似也在保護著他,可以說今晚想殺他已經是難上加難了。

李笑天緩緩站起身,從紅髮瘦子手裡拿過暗器,瞟了一眼就不屑的扔在地上,大笑著說道:「哈哈哈~我當是誰,原來是孫家那遺孤來報仇了,當初孫家背叛了朝廷和整個武林,留他們全屍已是天大的仁慈,你小子今天還敢自己送上門來,恐怕今日來得可走不得,給我殺了他!「

李笑天給一高一瘦的兩個怪人使了個眼色,他們馬上心領神會,摩拳擦掌面帶陰笑就朝孫己復走去。

孫己複眼看死路難逃,憤恨的大喊:「我們孫家是被你這奸人冤枉的,李笑天,我孫己復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話音剛落,一陣忽如其來的怪風從門外席捲而來,一道黑紅色的光從孫己複眼前閃過。

啊——

兩聲劇烈的慘叫幾乎同時發出,眼前的一切讓孫己復大吃一驚,一把黑紅色的刀,散發著詭異的刀氣,正架在李笑天的脖子上!

太快了,勢如閃電的一招快的讓所有人都看不清究竟是怎麼樣的出手。

黑紅色的魔刀所散發的強烈刀氣已經把李笑天那肥胖的脖子切割出了一絲血痕,而李笑天也從脖子上的一絲涼意嗅到了死亡的氣息,他的笑臉瞬間凝固了。

兩個面容醜陋的人捂著手滿地打滾,不,他們已經沒有手了,地上齊刷刷的是他們被切掉的斷指,兩個人都發出如同殺豬一般的嚎叫,鮮血從他們手指上噴涌而出。

孫己復抬頭看去,是個黑衣人劫持了李笑天,黑衣人渾身上下只有眼睛裸露在外,但從他的眼睛就可看出他也絕非常人,只因這雙眼,冰冷血紅!

剛才還一直在保護著李笑天的雷棟也沒有反應過來,一瞬間李笑天就已經成為了黑衣人手裡被劫持的人。

黑衣人瞥了一眼地上打滾的兩個人,沙啞的聲音開口說道:「生死惡鬼,你們兩個敗類,十幾年前犯下了數宗彌天大罪,從江湖銷聲匿跡這麼久,原來是和這惡彌勒狼狽為奸了,你們兩個為禍江湖那麼久,斷了你們的手指也算為民除害了。」

被切掉手指的生死惡鬼兩個人哪顧得上他說什麼,滿地打滾痛的嚎啕大叫。

這叫聲太過於慘烈,李笑天想起剛才黑衣人說的話,他的心裡也是一陣冰冷害怕,他怕落的和地上那兩人一樣的下場。

但李笑天不愧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哪怕被魔刀架著也很快緩過神來,臉上的肥肉又自然的向上揚起,笑呵呵問道:「大俠可否報上名來,李某與你無冤無仇,如大俠今日肯放李某一條生路,李笑天來日定當效犬馬之勞回報。」

黑衣人哈哈大笑起來,指著李笑天說道:「誰人不知你李笑天在京城裡本事通天,原本我今日無意為難你,只是想帶這個小兄弟離開。」

眼見局勢即將不好控制,雷棟打著圓場說道:「大俠今日既然沖著這個小兄弟所來,我們百昌榮李佛爺也有意結交你這樣的武林豪傑,原本這就是一場誤會,哈哈,誤會。」 見那些人緊緊地盯著容初璟切好的鹿肉,韓楉樰怕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煩,只能先出聲提醒著他們。

「各位不要著急,也不要爭搶,大家放心,每個人都是有份的。」

聽了韓楉樰的話,那些人在心裡哀嚎,這怎麼能不急呢,他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美味的東西,都恨不得馬上搶過來吃了。

不過,這東西到底是韓楉樰做的,所以,她說的話,還是很有對這些人來說,還是很有用的,讓他們不敢一哄而上的,將那些烤鹿肉一搶而光。

不過,雖然沒有搶,但是那些人看著容初璟切好的鹿肉,那眼睛都能放出光來,甚至,還能聽到他們咽口水的聲音。

「好了,我既然說過,會讓大家放心的吃,那肯定是會讓大家吃飽的,大家先慢用吧。」

說完這句話,韓楉樰就不再管他們了,繼續轉身烤起了自己的鹿肉來,也不管林浩峰是如何給他們分配的,總之,這些人,並沒有鬧出什麼大的動靜來。

不過,在那些人吃到了韓楉樰烤的鹿肉之後,還是忍不住的讚嘆不已。

「這鹿肉真好吃啊!這可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了!」

「唔,能吃到這樣的美味,這輩子可算是值了!」

韓楉樰聽到他們的話,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不管怎麼樣,自己做的東西,被這麼多的人稱讚喜歡,她的心裡還是很高興的。

韓小貝也拉著林浩峰和那些人村民一起吃烤鹿肉去了,臨走的時候,還神秘兮兮的回過頭來,沖著容初璟笑了笑。

容初璟看著韓小貝那意有所指的笑容,也有些好笑的沖著他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他高高興興的和林浩峰一起和那些人圍在了一起。

容初璟笑了笑,然後走到了韓楉樰的身邊,怕她會累到,打算將她手中正在烤著的鹿肉給拿過來。

「楉樰,讓我來烤吧,你就找個凳子坐一下,等會兒要刷調料的時候,你來刷就是了。」

獨家偵愛 容初璟以前也是和韓楉樰一起烤過東西來吃的,所以,這些簡單的事情,他還是會做的。

見有人幫忙,而且還是容初璟,韓楉樰當然不會拒絕,直接將手上的鹿肉交給了他,然後如他所說的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那你好好的烤,我的手都有些酸了,先休息一下。」

對於韓楉樰這樣直接,毫不見外的態度,容初璟還是很高興的,笑著點了點頭,果然如她剛剛那樣,認真的烤起了鹿肉。

雖然九月的天氣,是有些涼了,但是這樣圍著火堆烤肉,還是有些熱的,很快,容初璟的額頭,就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

韓楉樰看見了,從懷裡拿出了一塊碧玉為她準備的帕子,遞給了容初璟。

「很熱吧,你先擦擦汗吧,我來烤。」

說著,韓楉樰就將容初璟手中的鹿肉給拿了過來,然後仔細的刷了一層調料在上面。

容初璟拿著韓楉樰給他的帕子,一時間有些呆愣住了,然後傻傻的笑了起來,心裡覺得,今天真是不錯,楉樰這是在關心他呢。

韓楉樰可不知道容初璟的心裡想了這麼多,她依然專心的烤著手中的鹿肉,很快,他們兩個人就合力烤了很多的鹿肉出來。

而後來,容初璟慢慢的學會了,就不讓韓楉樰動手了,只讓她坐在一旁,等著吃就好了,她也沒有勉強,正好樂得輕鬆。

最後,韓楉樰果然如她所說的,讓這些人都吃了個飽,那些村民吃飽了之後,這才有些意猶未盡的向他們告辭離開了。

「韓姑娘,今天真是多謝你了,我們這輩子,還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呢,這可都是託了你的福啊,你放心,以後你再到我們這裡來,我們肯定會好好的招待你的!」

這些人當然不是因為這一頓烤肉,就對韓楉樰這樣好了,主要是他們覺得,她這樣漂亮的一個女子,還這樣的大方,大度,以己度人,他們也願意給出他們的誠意出來。

「大家客氣了,放心吧,以後有機會,一定會來叨擾大家的。」

將這些人送走,韓楉樰他們也打算離開這裡,回上京城去了,這個時候,正好剛剛過午時,能夠趕在晚飯之前回去。

「劉老伯,劉婆婆,我們這就走了,多謝你們讓我們住了一夜,這些鹿肉,你們就留下自己吃吧。」

韓楉樰去和劉家的老伯,還有劉婆婆告辭,這麼大的一頭麋鹿,中午的時候吃了一大半,剩下的,她帶了一些回去,給半夏他們嘗一嘗,然後就全給了他們了。

「這可使不得,韓姑娘,剛剛我們也吃了不少的鹿肉了,這剩下的,你們還是拿回去吧,再說了,我們這樣一個簡陋的地方,你們不嫌棄就好了,值不得什麼謝的。」

劉老伯他們倆,都是樸實的人,這樣難得的鹿肉,他們是不願意留下的,所以直接推辭了,讓韓楉樰他們帶回去。

「劉老伯,你們放心吧,我們已經帶了回去給家裡人嘗嘗鮮的鹿肉了,這剩下的,我們也不好拿,你們就留下吧,就算是給家裡的人嘗一嘗也好啊。」

這確實是一個理由,韓楉樰知道,以劉老伯他們的性格,肯定是不會接受他們的銀子的。

而老伯他們的兩個兒子,還是很孝順的,曾經幾次想要接他們去城裡,是他們不願意而已,所以,韓楉樰直接抬出了他們,讓劉老伯他們改變注意。

果然,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劉老伯就沉思了一會兒,他想著,兩個兒子,現在的生活,雖然也算過的去,但是鹿肉這樣的東西,肯定是沒有吃過的。

而且,還有兩個小孫子,他們肯定也沒有吃過,到時候,可以給他們一家送一些去,這樣一想,劉老伯就同意了留下這剩下的鹿肉。

「那好吧,老頭子我就厚顏收下這鹿肉了,多謝韓姑娘你們了,你們一路平安。」

和劉老伯他們告辭了,韓楉樰他們就坐上了回去的馬車,不得不說,這颶風,這兩天,倒是被劉老伯喂得很好。

「娘親,你做的烤鹿肉好好吃啊,我都吃撐了呢。」

坐在馬車了,韓小貝揉著自己吃的圓滾滾的肚子,和韓楉樰說著話,腳邊還趴著圓滾滾的糰子和圓子。

「吃撐了,你怎麼不少吃一點呢?看你下次還敢不敢這麼吃。」

韓楉樰可是注意到了,韓小貝今天吃的可不少呢,不過當時看到他吃的高興,也就沒有阻止他,沒有想到,現在就吃撐了肚子不舒服了。

韓楉樰雖然說著韓小貝,但是,她還是做到了兒子的身邊,輕柔的替他按摩著肚子,好讓他舒服一些。

被韓楉樰按摩著,韓小貝眯著眼睛,舒服的喟嘆了一聲,然後和自己的娘親撒著嬌。

「那還是不是娘親你做的烤鹿肉太好吃了,我忍不住了嘛,要是以後能天天吃就好了。」

聽了韓小貝的話,韓楉樰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再他的肚子輕拍了一下。

「你還真敢想,天天吃,你也不怕吃膩了啊?」

韓小貝仔細的回味了一下那蜂蜜烤鹿肉的味道,又覺得自己好像沒有那麼撐了,然後沖著韓楉樰搖了搖頭。

「才不會呢,只要是娘親做的,我就是天天吃,也不會膩的。」

沒有想到韓小貝會說這樣的話,韓楉樰一時間有些失笑,然後伸手戳了戳他的額頭。

「你啊,什麼時候嘴巴變得這麼甜了,都會哄娘親開心了。」

逆境修仙 韓小貝笑了笑,靠在韓楉樰的懷裡沒有說話,而她,也不再說話,眯著眼,輕柔給他揉著肚子。

「娘親,你做的烤鹿肉真是好吃,可惜了遙微和半夏哥哥他們吃不到了。」

半響,就在韓楉樰以為韓小貝都要睡著了的時候,他有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讓她一時間也有些接不上話,她沒有想到,他還在想著烤鹿肉的事情。

而且,還惦記了半夏他們,愣了一會兒,韓楉樰才輕輕的開口了。

「這有什麼的,我們不是還帶了鹿肉回去的嗎,到時候,我們也可以烤鹿肉啊,或者,做其他的,也是可以的,放心吧,遙微他們還是能吃到鹿肉的。」

聽到韓楉樰這樣說,韓小貝將剛剛的那一點遺憾給拋在了腦後,高興的嗯了一聲,然後又靠在她的懷裡閉上了眼睛小憩著。

不一會兒,韓楉樰就感覺到了韓小貝已經睡著了,她停下了給他揉著肚子的手,拉了一張毛毯過來蓋在了他的身上。

韓楉樰也沒有將韓小貝給放開,就這樣將他給抱在自己的懷裡,然後靠在車壁上,也慢慢的睡著了。

等韓楉樰迷迷糊糊的醒過來的時候,發現馬車還在行駛,她覺得自己的手臂有些麻木,這才想起,韓小貝還在自己的懷裡睡著。

見他還沒有醒,韓楉樰也就沒有吵醒了韓小貝,只是輕輕的敲了一下馬車的內壁,想引起趕車的人的注意。

「楉樰,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