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個女人正是綠眼女王,綠眼女王站在那裡,臉上帶著冰冷,一雙眼眸就好像是蛇一般,觀察周圍。

「這裡果然是有龍氣的存在,沒想到這個小傢伙居然真的沒死,反而回到了自己的巢穴之中,自從七百年前發現這隻小蛇具有成蛟的潛力,我就一直留在這裡,等待著這隻小蛇成長,可是沒想到這條小蛇居然被人捷足先登了。」

「哼,我不管你是誰?你帶走了這條小蛇,那就是與我為敵。」

綠眼女王這樣的冷冷的說著,隨著綠眼女王的話,就連這空氣似乎也變得更加恐怖了起來。

「嗯?」

情劫難逃 綠眼女王身上穿著甲衣,在這甲衣上面帶著一種濃郁化不開的靈光,上面更是有著許多的符文,這種符文帶著一種詭異的力量,這時抬手投足之間,就帶著一股強大而又難以抗拒的力量。

一鞭子直接打碎了面前的石頭,這時居然發現了一件衣裳。

「男人的衣服?」

這衣服是之前的陸方用過的,只是逃走的時候卻忘記穿走了,綠葉女王拿著這件衣服鼻子面前聞了聞。

「你這男人味道我已經記住了。」

說完之後,綠眼女王就準備離開,再次去查找這兩人到底是逃往何處?只是才剛剛走到這洞口外面,突然女王手下的綠眼七大將其中的第一大將上前對著女王說道:「女王,你說這小蛟龍是不是直接跳入了池塘之中?」

這女王聽到這裡,轉過頭看著池水。

一淌幽深的池水帶著一些綠意,又帶著一些平淡和清澈,一眼望去,似乎是看不到這神潭的底部一般。

「現在是你們七個戴罪立功的時候到了,今天你們幾個下去,給我找到這條小蛇,要是找不到這條小蛇,我拿你們是問。」

說到這裡的時候,言語之中就帶著一股煞氣。

這一旁威風凜凜的七大將聽到這裡,回身就是打了一個寒顫,絲毫不敢違背面前的綠眼女王,一時間上前直接跳入了這深水池塘之中直接就是沉淪下去,這深水池塘之中,陸方只感覺到幽深和冰冷。

幸虧小嬌掌握避水的能力,才不用和這冰冷的潭水接觸。

「好冷!」

只是隨著兩人越潛越深,陸方也終於感覺到這寒冷,同時也有些奇怪,這個深水潭為什麼沒有結冰?

「哈哈!沒想到我們運氣這麼好,居然才走這麼點距離,就找到這兩人了。」

「是啊,快把他們給抓住,可不能讓這兩個人逃了,不然可就不好跟女王交代了。」

就在兩人感覺到寒冷的時候,突然身後傳來了嬉笑的聲音,只見七個男子綠眼青瞳,手中拿著長叉,身上穿著鱗甲衣,在這潭水之中沒有一點的阻礙,就像是一條魚一般直衝而下。

陸方和小周聽到了著身後傳來的聲音,臉色頓時一變。

陸方回頭一看,就看到了這綠眼七大將,這七大將一個個都是非凡,只是片刻之間,就已經靠近了。

「卧槽,居然是這幾個傢伙,之前就是這幾個傢伙想要抓你,原本以為擺脫了這些傢伙,但是沒想到這傢伙又來了。」陸方說到這裡,語氣之中就露出了對這些人的厭惡。

「我們快一點。」

小嬌看到綠眼七大將臉色頓時一變,拉住了陸方就是拚命的遊動了起來,速度非常的快,片刻之間,就近游到遠處。

這身後的綠眼七大將也追了下來,這七個人的速度非常的快,甚至為了追上兩個人化成了原形,變成了七條巨蛇。

這七條蛇的速度就好像是電光迅雷一般,只是眨眼的時間就已經追逐到了身後,氣息籠罩在兩個人身上。

「動手!」

天老在陸方的腦海之中說道。

「好!」

陸方是飛升上來的煉神期高手,雖然只是證道大陸上普通的級別,但也絕對是強壯的級別。

「嘿,沒想到這小傢伙居然會停下來,幹掉他!女王只要另外一個女娃子。」

其中一條巨蛇猛的撲了上來,對著陸方就是一口狠狠的咬下,那恐怖的大嘴,全部都是尖銳的牙齒。

就在這片刻之間,讓陸方臉色就是大變。

「來吧,我死也不會後退的。」

陸方這樣的怒吼著,一時間曾經身為霸主的氣質一下子顯露無疑,雖然煉神期,只不過是在證道大陸上只算是一個普通人,但是陸方絕對不普通。

「殺!」

陸方一聲怒吼,體內的功力就在這一瞬間勃發而去,體內的真龍之血竟然也在這個時候被激活了,那沸騰著的真龍之血在瘋狂的流動著,一下子竟然產生了一種壓制的氣勢,讓面前這大蛇產生了一種恐懼。

「這是和女王身上氣息一模一樣的味道。」

這衝上來的綠眼大將一時間只感覺到自己的心頭一陣的慌張,那巨大的身軀竟然倒退了兩步。

「你們給我滾!」

小嬌看見綠眼七大將衝上來差點就要傷害到陸方,頓時也化成了一條大蛟,在這深潭之中如魚得水,身上散發著五彩光芒,直接掃開了在陸方想要抵擋住的大將。

「再追來我就殺了你們!」

小嬌帶著怒喝,捲起了陸方就逃。

「不好,它們逃了,快追,要是追不到他們,女王降臨下來,我們可就慘了。」七大將頓時發瘋似的追了下來。

可是小嬌卻直接帶著陸方潛入這深水之中。

「突然,一股巨大的氣息似乎已經下來了,越來越近,靠近了一人一蛟。」 一道巨大的影子光芒投射到了下方,此時的陸方和小嬌都感受到了這一道影子,可以清晰的看到這道像是一條巨蛇。

「怎麼回事?」

「啊,是那個綠眼女王追來了。」小嬌大聲的喊道。

「你們一個都跑不了。」

綠眼女王似乎已經等不及了,直接化成原形撲了下來,速度之快,讓人不敢置信,片刻之間,就已經追到兩人的身後。

小嬌化成了自己的原型,抬起了自己的腦袋,對著天空發出了一聲怒吼,一雙眼眸之中散發著血腥之色,那猙獰的模樣讓人驚恐不安。

特別是在頭顱之上,還出現了數根小角。

此時的小嬌身形先相比較綠眼女王大概只有它的三分之一大小,因此完全比不上,但是一發怒就顯得更加的恐怖。

「吼!」

小嬌化成原形之後,似乎也不虛,對著綠眼女王就是一聲怒吼。

「嗯?」

原本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的綠眼神女王,這時眼眸之中卻露出一些好奇之色,那就好像牛眼大小的眼睛輕輕的眨了眨。

豪門圈養:總裁,求寵愛 「原來如此,你們身上有大秘密,看來就不適合一口吞掉了。」

下一刻,綠眼女王整個身形在迅速的變小,很快就變得只剩下了一個人大小,恢復成了女王的模樣。

在綠眼女王的身後,七大將這時都已經化成了原形,那是七條兇猛無比的大蛇,身上帶著黑的白的花的條紋,遊動在這深潭之中。

小嬌似乎也十分的害怕,身體也在微微的顫抖著。

但是這時的小嬌卻根本不讓開任何的位置給面前的女王,反而是張開自己的大口,對著女王發出了一聲長嘯。

「你想要放掉這個人族?」

綠眼神女王眼眸之中露出了好奇之色,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小嬌,似乎是要從小嬌的臉上看出來小嬌為什麼對區區一個人族這麼好。

「人族的男人都是不可信的,這些男人一個個花心無比,只知道自己尋歡作樂,貪慾非常,甚至還會拿你去煉藥,這樣男人就該死。」

似乎是回想起了什麼,綠眼女王眼眸之中露出了凝重的殺意,直接就是一掌打了過來,似乎要直接擊殺陸方。

「卧槽!」

陸方一臉不敢置信,沒有想到這綠眼女王居然自說自話就想要幹掉自己,而且是想要隨手幹掉自己,真是恐怖。

「你想殺掉我?你真是太自大了。」

陸方這樣的怒吼了一聲,雙手擋在自己的面前。

「咚!」

陸方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只覺得自己的手已經咔嚓斷了,整個人就像是打在水中的子彈,直接就被彈射出去,狠狠的撞在了深潭之中的石壁之上。

「小嬌,快逃,你不用管我。」

陸方大聲的喊道,這時已經明白過來,小嬌逃走才是最好的辦法,手上火辣辣的,痛苦傳入了腦海之中。

「不,公子,我是絕對不會拋棄你的!」

教授大人好高冷 小嬌也發出了一聲怒吼,對面前這綠眼女王所作所為十分的憤怒,扭動著自己的身軀,向著綠眼神女王狠狠的咬了過去,就要報付。

只是還沒有靠近,就被七大將給圍住了。

七大將一個比一個兇悍,直接就把小嬌打的傷痕遍野,陸方想要掙扎著說什麼,這時去發現率也是女王竟然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輕輕在水中嗅了嗅,似乎是聞到了什麼十分甜美的味道。

「果然是你身上有問題。」

綠眼女王臉上帶著笑意說道。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是絕對不會屈服於你的。」

陸方桀驁不馴的說道,只是緊接著眼前就是一黑,在昏迷之前就只看見綠眼女王那一隻白皙的小手,直接點在了自己的眉頭。

非卿不娶 「死了么?沒想到自己還沒有完成天老的心愿,就直接被追殺至死,真是太可憐了。」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真是太可惜了。」

一聲長嘆,曾經的畫面都在不斷的倒退,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帘之前,一切都是不見,一切都是消失了。

重生之美人妖嬈笑 「落得個清凈。」

「不對,我死了,還怎麼可能想這麼多?」陸方可是還有很多這一方面的經驗,心中遲疑著,恐怕自己是被打暈了。

這時的陸方在昏迷與清醒之間,既不是昏迷也不是清醒。

「這是哪裡?」

陸方喃喃的說著,此時的陸方隱隱約約之間,就感覺自己是來到了某一個神秘的地方,這裡看不見天老,甚至不在識海之中。

「這裡難道是識海之下?」

陸方這樣的想到。

隨著陸方這一個想法冒了出來,陸方一下子就看見了上方出現了自己的識海,而天老正在識海之中焦慮不堪。

整個識海就像是一個世界,有著山川河流,大海太陽,也有著許多的建築。

此時的陸方似乎就像是一個局外人,在觀看這一切。

「疼!」

就在陸方看見在這深處似乎有著一顆星辰,想要下去觀看的識海,卻傳來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拉著陸方就向著上方而去。

隨著一聲劇烈的抖動,陸方終於清醒過來。

「這裡是哪裡?」

陸方眼神之中帶著一些迷茫,似乎還沒有清醒過來,在陸方的面前,有著一隻白皙的小手,手中拿著一個瓷碗,一個勺子,正在給陸方餵食著湯藥,這湯藥之中帶著大補,不但滋養元氣,更讓陸方氣血在恢復。

「咦?這是怎麼回事?」

陸方發出了驚疑的聲音,這才看清楚面前正在給自己餵食著藥物的女子,面前的女子正是小嬌,小嬌的臉上帶著一臉的擔憂又帶著驚喜,看著面前的陸方醒了過來,一下子就緊緊的抱住了陸方。

小嬌的身上散發著一點點的淡香,讓陸方也不由覺得心頭溫柔。

「小嬌,你是怎麼把我救出來的?」

陸方緊緊的抓住小嬌的手,對著小嬌問道。

聽到了陸方的話,小嬌卻搖了搖頭:「公子,我對不起你,我沒有成功的把你帶離這裡,反而讓我們兩個被這綠眼神女王給抓到了這。」小嬌說到這,低下自己的腦袋,眼睛之中流下了淚來。

聽到這裡,陸方心裡頭不由得一動,將面前的小嬌直接摟在了自己的懷中。

「謝謝你,小嬌,你不用自責,這些事情都不怪你。」

路芳說到這裡,情不自禁的就把自己心頭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小嬌聽到這,也不由得破涕為笑,抬起了自己的手,擦乾了自己眼角的眼淚。

「你們兩個倒是甜甜蜜蜜,不過等會女王過來了,你們兩個就死定了。」

就在小嬌和陸方說話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個尖銳的女聲,只見這女聲帶著譏諷對著兩人冷冰冰的說著。

聽到這譏諷的聲音,陸方猛的抬起頭看了過去。

只見這是一個侍女打扮的女子,身上穿著宮女裝,臉上帶著譏諷就這樣走了出來,看著面前的小嬌和陸方。

「你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小嬌看見面前的女子,頓時生氣的對著面前的女子呵斥著說道。

聽到了小嬌的話,這女子卻哈哈笑了起來:「我可是主人的侍女,我想來這裡你可管不著我。」

「你…」

小嬌十分的生氣,就想要對這個侍女動手,只是這個侍女嘴角勾了起來,臉上帶著一些譏諷:「兩個區區的肉食,居然還想要搶奪我地位,你們是不可能得逞的。」侍女說完之後,眼眸里露出了一些寒意。

「聽說你們的味道十分好,我心想要品嘗一番,這樣的話才對得起你們的身份和地位。」

「滾出去!」

小嬌走到了這女子的面前,一巴掌打在這女子的臉上。

「我們可是女王的人,你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那就是找死。」

小嬌帶著憤怒,對著面前的侍女說道。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

小嬌又一巴掌打在了這個侍女的臉上,只見這個侍女一時間捂住了自己的臉,就開始哭了起來,一抬頭,臉上就帶著兇狠。

「你們給我等著,我要找胡管家過來評評理,你們死定了。」

這個侍女轉身就是跑掉了,回過頭時甚至還兇狠的一看了一眼這一邊。

「看來這個侍女是誤會了呢。」

陸方這時笑了起來,對著面前的小嬌說道,小嬌看了一眼,輕輕地搖了搖自己的頭:「不管她,現在工資儘快恢復才是最要緊的事情,我們得想辦法趕緊離開這裡,不然我們可就慘了。」

小嬌對著陸方說道,陸方沉默的點了點頭。

把這些葯喝完,就只聽房門,直接就被一腳給踹開了,只見這侍女從外面走了進來,帶著一些囂張的模樣。

在這侍女的身後跟著一個管家,只見這管家臉上長著鬍鬚,身後有著一條長長的尾巴,居然不是人族,而是一隻黃鼠狼成精。

這隻黃鼠狼兩隻眼睛咪咪的,就像是黃豆一般。

走進來之後,就在四下張望,似乎是在打量著什麼,目光很快就集中到了小嬌和陸方的身上,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

「你們就是女王帶回來的人?」

這黃管家走到了小嬌和陸峰的面前,舔舔自己的嘴唇,咽了咽自己的口水說道。 「難道你還想對我們做什麼不成?」陸方狠狠的呵斥著說道。

「啪!」

只見這黃管家轉過身一巴掌就是狠狠的打在了侍女的臉上,對著侍女大聲的呵斥道:「你知道女王是怎麼吩咐的嗎?我又是怎麼吩咐你的?你都忘記了嗎?沒有事情,不許進來打擾。」

「我…」

這侍女聽到這裡,渾身就是一個寒顫,之前的時候黃管家可不是這麼說的,現在怎麼突然就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這時的侍女只感覺自己渾身發涼,腳也不禁的顫抖了起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