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個時候,夜黑風高,殘月如鉤。是很多人都入睡的時候。

一個黑影飄入了孤月府內,然後悄無聲息地飄入了陸無雙的房間。他點燃了燈,整個房間立即亮堂起來。

“誰?”陸無數從警覺之中醒來,抓住了牀頭的長劍。他看到了一個黑衣蒙面之人。

“別緊張。”

黑衣蒙面之人開口,聲音清亮,好似年歲不高。他道:“你喜歡林妙妙,我是來幫你的。”

“你是誰?” 霸寵小助理:總裁大人在隔壁 陸無雙警惕地看着黑衣人。

“你只要將我對你說過的話,一字不漏的告訴大唐帝國的建安公主。你的師妹便會慢慢離開林楓,回到你身邊。”黑衣蒙面人道。

“你到底是誰?”陸無雙沉聲道。

黑衣人冷笑了兩聲,道:“我如果要殺你,你已經死了。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我和你一樣,卻有些不一樣。”

“你憎惡林楓。而我,是要殺了林楓。”

“你若想殺他,何故來找我?”陸無雙反問。

“一刀殺了一個人,哪裏有慢慢毀滅一個人過癮,你認爲呢?”黑衣森然道。

陸無雙半信半疑地看着黑衣人道:“什麼話?”

“你仔細聽好了。記得一字不落地轉述給建安公主。”

黑衣蒙面人說完便走到了陸無雙近前輕語一番,陸無雙仔細地聽着。 清晨,林楓起來得很早。洗漱完的時候,妙妙和品紅也已經起來。

林楓道:“妙妙,今日就不開張了,等我回來。”

林妙妙回道:“爲什麼不開張?不就是揉麪拉麪嗎?有什麼技巧的。你去吧,這裏我管着。”

品紅反問道:“妙妙姐,我們不去看公子比試嗎?”

“只是一場見面的禮試,有什麼好看的,要不了多久便回來了。我去了,引大堆人熱鬧就頭疼了。”林妙妙搖搖頭。

品紅想了想,道:“妙妙姐,我想去看公子參加第一試。”

“那你去吧,麪館的生意不好,我一個人看着就行了。應該和昨日一樣,沒有人會來吃麪。”林妙妙應答。

最後,林楓和品紅啓程,趕往鎬京的青雲門,參加九州薈萃大會第一試。林楓和品紅剛剛離去不久,一位中年男子走入麪館之內。

林妙妙看着來人問道:“你來幹嘛?林楓已經走了。”

此人正是飛魚幫的幫主,他點點頭笑道:“我知道,也看到了。”

“這麼說來,你是找我的?”林妙妙問道。

“準確來說,我是受林兄弟邀請,幫你拉麪的。”

“堂堂飛魚幫幫主幫我拉麪,今兒的生意應該很好。”林妙妙笑起來道。

塗魚卻是皺眉道:“我倒是希望今日沒有生意。因爲我不會拉麪。你先忙,我進去練習一下拉麪的功夫。”

塗魚說着鑽入了廚房內,啪啪啪之聲便不時地響起。

青雲門。上青雲山角。

各州各門派年輕一代的天才齊聚于山腳,也有一些強大散修的後代。看上去足有數百人之衆。

在他們眼前,橫亙着的青雲山,綿延數千裏,高數萬刃,宛如一條巨龍睡臥在大地之上。

一個朗朗之聲,從山腰處響起。

“九州英傑匯聚於此。彰我人族大興。天下英雄年年出我輩,是以我人族成爲了青雲天之下的主宰。”

“九州薈萃大會。意在鞭撻,讓我人族英傑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修行之路不易,應當殫精竭慮。勤修苦煉,不得因爲天資高於衆人而懶惰懈怠。”

“今日是大會第一試登山。”

“登山之路共有一百個入口。誰能找到入口並登山而入,摘得山腰處的令牌便算是通過第一試。”

“各門派弟子不能結伴而行,出手不能傷命。若有行爲不當者,視爲出局。”

此次大會,說是九州薈萃大會,其實是五州爲主。中土中州,東土薄州,西土台州。南土陽州,北土冀州。

由於每次九州薈萃大會大開方便之門,廣納各州年輕俊傑。由此參加者還有一些散修強者的後代。也有魔族等混入了弟子。

意在較量,知道彼此之間的差距。由於沒有性命之憂,只要不是太過明顯,五州各大門派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也想知道魔族的年輕一輩達到了怎麼樣的境界和實力。

登山之峯爲踏青峯,百丈之上,雲霧繚繞。濃濃的元氣從山頂散發而出。是爲修行的妙地。

青雲門主事長老又道:“由於前幾日,青雲門弟子肖然公開挑戰孤月城弟子林妙妙。挑戰失敗。是以按照規矩,孤月城弟子林妙妙免去第一試。而青雲門弟子肖然退出了薈萃大會。”

此話一出,衆人早有耳聞,仍然忍不住四下看去,想要看到空靈之體到底長什麼樣子。這幾日,衆多弟子之中,最出名的便是孤月城的林妙妙。

而孤月城弟子站立之處僅有兩人,顯然那位免試的空靈之體並沒有來。

林楓看着衆人的目光不由暗道:“幸好妙妙有先見之明沒有來,不然又會引來大堆騷擾。果然是人怕出名豬怕壯啊。”

“第一試,登山,開始。”

隨着青雲門長老一聲令下,所有年輕弟子爭先恐後涌入踏青峯。數百人,卻只有一百條入口,也就是說其餘之人全部都要面臨淘汰。

青雲門參加薈萃大會的弟子本來有三人,隨着肖然退出,現如今只有兩人。天碑之上排名第一的賀容聲和天碑之上排名第九的朱曦。

賀容聲和朱曦兩人慢慢朝山峯走去,似乎並不着急,一臉勝券在握。賀容聲的身旁走過一個面向粗獷的年輕修行者,他朝着賀容聲點點頭,然後離去。

賀容聲亦是對着他點頭示意。

朱曦看在眼裏,笑道:“師兄這是準備對誰出手呢?”

“孤月城的林楓。”賀容聲回道。

朱曦不解問道:“天碑之上無名小卒,師兄怎麼對此人下手呢?”

“看着孤月城弟子一個個淘汰,難道不是師妹想要看到的嗎?”賀容聲反問。

朱曦笑得若有深意道:“希望師兄他日對上林妙妙的時候,也是如此所想。”

踏青山峯山腳,滿是荊棘,山壁陡峭,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山路。諸多弟子圍着山腳打轉,尋找所謂的入口。

而在山峯山腰,有一個觀景臺。各門派的長者,坐在觀景臺上,靜靜地注視着門下弟子的進展。

賀容聲是最後一個走入踏青山腳的,可是他的腳步一直未停,也未和衆人一般觀山尋找過。他閒庭信步之間,一條山道出現在他腳下。他順着山道緩步而上,清風拂面,看起來飄逸脫俗。

“果然不愧是天眼之體,看清虛妄如探囊取物。”觀景臺上的長老讚道。

第一試的難度,算不上難如登天。可是賀容聲匆匆一眼,就找到了入口,這樣的速度已經打破了前人的記錄。

“又有人找到入口了。”

一位身形高大的少年,面容硬朗,身着戎裝,順着一條山道走了上去。

“中州神將府的郭鐵,知命境界巔峯,天碑排名第五。”有人認出來道。

緊接着,天碑排名靠前的年輕天才一個個成功登山。

“朱曦,青雲門。知命境界巔峯,天碑排名第九。想不到她登山速度如此之快。”

“屋塔山,蠻族第一天才。天碑排名第七,知命境界巔峯。想不到她竟然是一個嬌小的女孩,看起來挺可愛的,怎麼也和五大三粗的蠻人想象不到一塊兒啊。”

“張壽,西土台州太虛觀弟子,天碑排名第八,知命境界巔峯。”

恰在此時,流雲宗大弟子司馬上善也找到了入口,對着不遠處的林楓道:“林兄,我先走一步了。”

林楓看向司馬上善回道:“恭喜司馬兄,我會很快趕上來的。”

林楓早就感應到了入口所在,甚至不止一處。每當他要準備進入的時候,一位粗獷之人便過來阻攔。

林楓不確定在場還有多少人來找自己麻煩的,便決定沉默等待。等到那些人等不及,只要最後一個入口還在,那便還有機會可以進入。

“司馬上善,南土陽州流雲宗弟子,知命境界巔峯。此次流雲宗出了一個天賦極高的弟子。成爲陽州之最。不過令人不解的時候,此人本來天碑排名第六,不知爲何現在忽然掉落了名次,名列第九了。”

“那位身着火色衣裙的少女好像是來自荒火宗的火靈兒。東土薄州素來是女兒鄉,她可是東土薄州最爲驚豔的女弟子。傳聞她在薄州的名聲,絲毫不遜色於雲麓仙宗的聖女墨雪。天碑排名第十,足夠說明她的實力不凡。”

“離火教大弟子江如風也進入了。離火教乃陽州勢力第一大教,若非劍聖前輩還在,離火教的名聲早就蓋過孤月城了。天碑排名第十一。”

“北土冀州神符宗大弟子丘玄也找到了入口。天碑排名第十二,知命境界巔峯。”

“北土冀州第二大派老君閣大弟子丹來也是同時進入大山之中。天碑排名第十三,知命境界巔峯。”

天碑之上,知命境界巔峯的修行者無一例外的率先找到了入口進入踏青山。當然,若是青雲門弟子肖然在,同樣也會進入其中。

九州薈萃大會第一試登山有一句老話:知命巔峯走過場,知命後期搶先機,知命中期看運氣,知命初期看好戲。

數百名弟子之中,知命境界巔峯修行者不超過十五人。其中天碑排名第三的雲麓仙宗聖女墨雪,西土台州歸元寺弟子普善天碑排名第八除外。雲麓仙宗和歸元寺素來不參加九州薈萃大會。

知命境界巔峯強者選擇入口的時候,其餘各門派弟子紛紛選擇避讓等待,避其鋒芒。而今隨着所有知命境界巔峯修行強者進入之後,真正緊張的氣氛籠罩着剩餘數百位弟子。

知命境界後期弟子共有六七十人,紛紛感知入口所在,不想落後於人。 半個時辰過後,知命境界後期修行者全部找到了入口進入,期間也有幾位運氣極好的知命境界中期修行者恰逢站在入口點,感知的同時便進入大山。也有幾人感知了入口所在,卻被其他知命境界後期的修行者搶奪。

算上第一批進入的知命境界巔峯修行者,共計有八十九人找到了入口進入。而今山腳站立的知命境界中期和知命境界初期修行者還有三百人,剩下的入口卻不到二十個,真正激烈的爭奪開始。

知命境界中期的感知能力明顯弱了許多,找到了一個入口,有些費勁。好不容易找到,入口顯化正要踏入的時候,左右的弟子立即出手搶奪。

又過去半個時辰,三百名弟子只找到了六條入口。每一個入口都有幾十名弟子搶奪陷入混戰。

林楓靜靜地站立在人流中。他的神識,魂魄強過他人太多。一百個入口,林楓無一例外的感知到所在。

“還有三個極其隱祕的入口沒有人留意,我不需要着急。”

林楓暗道。他看向身旁,這個粗獷之人,年紀輕輕竟然就長了絡腮鬍子,濃眉大眼,看起來有些惡相。他並未去尋找入口,也並沒有參與搶奪之中,而是一直跟隨着自己。

“你是誰?爲什麼跟着我?”林楓開口問道。

粗獷之人和林楓並排而立。他的目光也是看向諸位搶奪弟子,可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林楓身上。他聽到了林楓言語,故作聾啞不答。

林楓又道:“我可以看出你心裏的*。你也想衝上去搶奪,你也想找到進山的入口。可是你爲什麼偏偏選擇阻攔我?到底是誰指使你?你這樣做又有什麼好處?”

粗獷之人依舊不答。

“要幫忙?”

此時,一個冷傲又動聽的聲音響起,一個面相柔美潔淨的男子走到了林楓身前。

林楓看到此人,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他道:“你……也敢來此?”

此人正是第一魔徒孟寒。

孟寒神色微凝,似有笑意,更加俊美。他道:“我爲什麼不能來?我不是說過。我要來擊敗天碑第一人。”

“難道你不怕他們認出你?”林楓發出一道神識,不想讓其他人聽見。

“歷來的薈萃大會。混入的魔族還少嗎?只要目的單純,上面的人也是見怪不怪。當然,必須要裝下去,至少讓同境之人看不出身份來才行。”孟寒發出神識回道。

“希望不要過早地對上你。我們兩人,誰離開,都不是一件好事。”林楓笑着回道。

“你我都是無名小卒,不會這麼早對上的。你需要我幫忙?”孟寒再次問道。

林楓搖搖頭回道:“你趕緊選你的入口吧,你若是過早表現的太強也不是好事。這種小事,我自己可以解決。”

“說的也是,我在山上等你,告辭。”

“告辭。”

孟寒說着,朝着踏青山腳的西方側面走去。在那裏尋找入口的人極少。孟寒剛剛踏入荊棘之中。一條山道顯化,孟寒走了上去。

由於他發現的山道所在有些偏僻,其他人發覺的時候。孟寒已經踏上了山道。

“此人是誰?”青雲門執事長老問道,一臉嚴肅。

神將府一位挺拔中年男子也是開口道:“一百道入口,唯有三道最爲隱祕,不易察覺。此人應該早已發現了這個隱祕入口,故意等到最後,不想太過招搖。”

“此人。不凡。”

隨着這話,一位身着白衣的絕美女子來到了觀景臺。青雲門長老看到此人。立即露出了恭敬之色道:“原來是冷都司。”

“長老無需多禮。”冷雨淡淡回道。

冷雨出自青雲門,按照輩分算下來,還是此處薈萃大會第一試執事長老的晚輩。但是執事長老對冷雨如此恭敬,可見都司這個官職在鎬京的地位有多高。

神將府中年男子是神將府教頭,名爲嶽懷山。他看着冷雨問道:“冷都司今日怎麼有空來觀景了?”

“陛下讓我看看此次大會有哪些人才可以舉薦。”冷雨回道。

“原來如此”,嶽懷山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問道:“冷都司出行三年未歸。歸來之日,便擒下了齊劍閣餘孽齊四,立下如此功勞,恭喜恭喜。”

“多謝嶽將軍。”冷雨淡淡回道,目光卻是一直留意着山腳的衆人。

“聽聞齊劍閣弟子混入鎬京,是有着驚人的祕密,不知道冷都司查出來什麼了?”嶽懷山又問。

冷雨看也未看嶽懷山道:“都司府的事情不便相告。我等還是好好觀景。”

觀景臺另一側,唐瑾兒和墨莫並立,一位老者站在唐瑾兒身後,是唐瑾兒此次帶來的護衛。

唐瑾兒看着山腳的林楓,一直站立不動,她道:“林楓到底想做什麼?不就是一個知命境界中期修行者阻攔?”

墨莫想了想回道:“他應該是不確定找他麻煩的人有多少,是以繼續等待。”

“墨莫,我怎麼老是覺得和林楓早就認識了一般。你說這種感覺奇怪不奇怪?”唐瑾兒思忖道。

墨莫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便選擇了沉默。

混戰進行了兩個時辰,除了剩餘的兩個隱祕入口,其餘入口全部被修行者尋出踏入。在混戰之中,雖然沒有人丟掉性命,但是重傷者比比皆是。地上也有不少的鮮血,是重傷者所留。

一百個入口,現在只剩下兩個隱祕入口,入口處蘊含着遮蔽禁制。在場之人,除了林楓之外,無人能發覺。

“看來他是沒戲了。墨莫,我們回去吧。”唐瑾兒道。

墨莫注視着林楓道:“公子,稍等片刻。還有兩個隱祕入口在他的右前方和山腳右側後方。從他的目視方向看去,應該是找到了這個隱祕之地。”

觀景太上,青雲門執事長老聽到了墨莫的話,神色略微吃驚地看着墨莫道:“這位姑娘,年紀輕輕便能看出隱祕入口。你很不錯。敢問姑娘何門何派?爲何不參加此次的九州薈萃大會?”

墨莫對着執事長老行禮,恭敬道:“雲麓仙宗弟子墨莫拜見長老。”

執事長老聽到雲麓仙宗四個字。眼神微微一動,露出了笑意道:“原來是雲麓仙宗的弟子,難怪見識非凡。”

“多謝長老。”墨莫回道。

踏青山腳,林楓確定了找自己麻煩的只有一個粗獷之人後。決定出手。他以極快的速度朝右前方奔去,正是剩餘的一個隱祕入口之一。隨着林楓踏入荊棘之中,入口的山道立即顯化。林楓正要踏步而上,一股凌冽的元氣威能從身後襲來。

林楓不得不轉身接下這一擊。

那位粗獷之人只想阻攔林楓進入山道,也不想傷害林楓的性命,是以出手的時候,並未祭出法寶,而是憑着肉拳出擊。

粗獷之人的肉拳和林楓的拳頭碰在一起,隨着‘砰’一聲巨響。粗獷之人發出了一聲慘叫。整個人立即倒飛出去。

林楓趁機向後一躍,想要進入山道。

與此同時,那些看到山道顯化的弟子。發瘋一般祭出法寶攻來。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兩條入口,而今又顯化了一條,爭奪到了最後時刻。

將近兩百個知命境界修行者揮出法寶,打出至強一擊。林楓感受到了令人恐懼的威能波動,若非祭出噬血鼎,難以抵擋。

他深深嘆口氣。放棄了這個入口。果斷地朝山腳右側方奔去。

幾乎所有的弟子陷入了最爲激烈的混戰,有些人已經忘記了規矩。開始不擇手段的攻擊。由此追隨林楓而去的弟子寥寥無幾。

那個粗獷的漢子位列其中。他忍受着雙手的劇痛,露出了憤怒之色,緊緊跟隨林楓。

林楓忽然停了下來,心中暗想:“此人不除,等下又會壞我好事。只剩下唯一的入口,不能出半點差池。”

主意已定,林楓對着粗獷漢子果斷出手。

粗獷漢子看到林楓攻來,先是一愣,萬萬想不到知命初期的林楓竟敢率先發威,隨即露出了得意笑意。

粗獷漢子知道林楓的肉身驚人,祭出了一把朴刀,爲七等法寶。粗獷漢子掄起朴刀,元氣化作熊熊烈火,凝聚成一條火龍。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