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個賣的女的又到裏面打了一個電話,現在這個車行就是她一個人,看來她是作不了黃金的主,想要找她的老闆來作主了。

楚凡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和葉靈四人也不着急,他們就在那裏說着話,李玲玲最高興,她的話最多,程素麗也不時說着話,楚凡有時候說兩句,有時候啥子也不說,就看那輛路虎,這輛車他是蠻喜歡的,霸氣的外形,很粗曠,就象一匹最野馬。

大約二十多分鐘過後,一輛奔馳商務車開了過來,從車上下來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這個男人不僅有一個象孕婦一樣的大肚子,還長得很矮,大約一米五二的身高,頭上的毛也不多,只有兩邊有毛,中間沒有。

不過,這個男人梳頭還是有些本事的,他將兩邊的毛都梳起來,兩邊的毛都很長,而他將兩邊的毛都梳到中間,基本上能蓋住中間沒有毛的頭皮。

不過,兩邊的毛雖然梳起來蓋住了中間光亮的頭皮,但卻並沒有完全蓋住,還是有些頭皮露了出來,而且這頭皮太光,還發着亮光。

如此一來,這頭就有些意思了,總是讓人覺得有些欲蓋彌彰的感覺,不過這個男人梳了這麼一個藝術的頭形後,心裏就很那個了,覺得自己還是挺帥的。

這個男人剛一下車,那個賣的女的就從裏面走了出來,直接來到這個大肚子的男人的面前,和他悄悄地說了幾句話。

這個大肚子的自以爲很帥的男人隨即走向楚凡,看了楚凡一眼,立馬又將目光移到葉靈,程素麗和李玲玲她們的身上,一下子都移不動了,就象眼神被施展了定身法一樣。

這個男人的目光好一會都沒有收回來,特別是他看到李玲玲那魔鬼一樣的身段,還有吹彈得破的白嫩肌膚,突然咕的一下吞了一口口水。

“先生,麻煩你再拿出你的黃金看看。”那個賣的女的又對楚凡說道。

“這人是誰?”楚凡問道。

“這位就是車行的老闆黃總。”那個賣的女的又說道。

“是你們要買車是吧?”車行老闆黃總看着李玲玲眼睛都沒有眨一下說道。

“黃總,是他要買車。”那個賣的女的說道。

大肚子男人並沒有理會那個賣的女的,還是看着李玲玲,的確,李玲玲本來就身材火爆,自從吃了磨菇後,自從修煉了靈異功後,皮膚更水更嫩,讓人看了就要往那裏去想。

而這個大肚子男人又是一個特別好色的男人,而且他也是花叢老手,一眼看出李玲玲還是一個初,因此現在兩眼都有些發直了。

“黃總,我們用黃金買車,可以嗎?”李玲玲突然笑着說道。

李玲玲的笑真的太迷人了,大肚子男人一下子就迷住了,隨即說道:“只要是真金,當然可以。”

“當然是真金。”李玲玲又說道。

葉靈早就看出這個大肚子男人的心裏正想着齷憱的事,於是決定要整他一整。

因爲葉靈也有法術,而且還是點石成金的法術,不過她的法術變化成的金子只能保持幾個小時,過了幾個小時又會變成石頭的。

因此,葉靈決定變化出黃金來買車了。

於是,葉靈又悄悄地向楚凡說了她的想法,楚凡當即就同意了。

楚凡當然也看出這個大肚子男人不是好東西,既然葉靈有這樣的法術,用來對付這個會梳頭的大肚子男人是再好不過的了。

於是,葉靈隨即走出車行,撿了兩塊石頭,接着施展法術變成了金子,然後進來。

這時候,大肚子男人已經答應了用黃金買車,不過卻將黃金的價格與市值少了一些,楚凡也沒有計較,當場就答應了,當然了,他現在知道葉靈的法術之後,就算多給這個大肚子男人幾塊石頭變的黃金都沒有事情。

很快地,葉靈就拿出變化好的黃金,這個男人當面檢查了一下黃金的真僞,並沒有發現有假,的確葉靈變化的黃金那可是純粹的金子,只要在兩個小時以內,隨便怎樣檢測都沒事。

大肚子男人檢測到黃金都是真金後,自然十分願意,十分高興,覺得這下子賺大了,不僅賺了賣車的錢,還賺了黃金的差價。 楚凡看到大肚子男人拿了石頭變的黃金喜出望外的樣子,也沒有說什麼,辦好買車的手續後,楚凡直接開上了這輛路虎,程素麗和李玲玲也上了新車,葉靈還是開她那輛。

大肚子男人看到李玲玲就要走,連忙追了上來問她要電話,剛纔買車時留下的電話是楚凡的,而楚凡的電話又是打不通的。

李玲玲突然向會梳頭的大肚子男人做了一個鬼臉,接着將車窗關上了。

大肚子男人突然滴咕了一句什麼,說得很小聲,別人也沒有聽到他說什麼。

接着這個大肚子男人又對那個賣的女的說道:“張祕書進來一下。”

那個賣的女的就進去了,接着裏面又傳來一陣特殊運動的聲音,而且運動得進行得很激烈。

楚凡開着新車,感覺非常好,這輛車一出車行就掛好了車牌,也不用再去掛牌,所有的證都在車行出了,不得不說這個會梳頭的大肚子男人很有一套,就衝這手續整的明白。

楚凡又開車和葉靈一起回到葉靈的家裏。

現在楚凡並沒有讓葉靈回去做飯,而是讓她將車子停了回去,接着讓她上了新車,然後一路向西。

楚凡這次就是要去西藏,是在喝酒的時候,他們幾個人就定下的行程。

楚凡開着新車上路,心情還是蠻不錯的,很快就上了一條高速,接着出了B市,然後到達安徽境。

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都十分的激動,她們現在都修煉了靈異功法,沒事就探討靈異功,不過,葉靈脩煉的時候是以陰氣爲基,而程素麗和李玲玲都是以陽氣爲基,因此,她們的路線還是有些區別的,整體上說,李玲玲和程素麗的修煉方式比葉靈更好。

但是葉靈的機遇比她們兩個要好得多,畢竟她已經在鬼洞的宮殿中感悟了法術,這是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所不能比擬的。

楚凡看到她們討論靈異功夫的修煉進程,覺得很好,不時發表了一下意見。

楚凡開車的速度很快,幾個小時左右就到了合肥。

到了合肥,他們並沒有打算停下休息,但楚凡突然想到身上的現金並不多,這樣也不是辦法,總不能到飯店吃飯也用黃金交易吧。

因此,楚凡還決定將黃金兌換一些錢出來。

於是,楚凡便來到一家大金店。

這個金店很大,楚凡拿出天上來的黃金後,還是將他們震住了。

不過,楚凡這次拿出的黃金都被他用功力將黃金的原有形狀變化了一下,原來是橢圓形的金塊,現在都被他捏成了一根又一根的金條。

這些黃金都是真金,而且還是天上來的,成色很好,金店的負責人很痛快地給他兌換了三百多萬鈔票。

楚凡身上的黃金有很多,都在靈儲戒指中,他這次只兌換了一點黃金,這些鈔票他也沒有存銀行,也放在靈儲戒指中。

三百多萬鈔票放在戒指中,雖然很多,但戒指的空間還是很大,只佔了一個小小的角落而已。

江湖小霸王 騙婚豪門之總覺得老公要黑化 楚凡兌換了黃金後,又在合肥買了一些食品,楚凡和葉靈他們現在都修煉了靈異功法,實際上對於吃的要求並不高,就算是一個星期不吃飯也沒有問題,也不會覺得餓。

不過,他們還是買了一些吃的放在車上,有時候想吃了就吃上一點。

不過,李玲玲在街上還是招來了許多的目光,她這身材的確是太讓人那個了。

楚凡不由得笑了笑,他看到李玲玲的時候也是心裏感覺滿滿的,但是隻能剋制一下。

當初在那個世外桃源的時候,他是準備採用第三種方法的,如果那時候他走出了那一步,現在恐怕就天天都要興奮了。

只是那樣一來,他修煉的靈異功法就完全沒有了,幸好女鬼及時阻止了他的。

不過,李玲玲這樣的美女還是到處招人眼球,他也覺得有趣。

程素麗和葉靈自然也是大美女,但她們美得有點含蓄,沒有李玲玲那麼火爆,讓人看一眼就想入非非。

楚凡開了一會車,又讓葉靈開,他又坐到後面開始修煉。

楚凡到了後面,李玲玲當即貼了過來,就象女鬼一樣,不過楚凡並沒有亂動,他現在正到了突破的邊緣,現在只差一點就能突破到第三重了。

葉靈開車並沒有楚凡那麼快,但也不慢,到得傍晚時分就到了湖北境內。

接着又換下楚凡開車,葉靈也開始修煉。

楚凡決定到了襄陽後,就找個酒店住下,先不急着趕路。

楚凡一路上開得還是很快,只用了一個小時就到了襄陽,然後住上了一個大酒店。

楚凡一共開了四個房間,但是這四個房間又是連在一起的,就是一個大套房。

當天晚上,楚凡一行四人就在酒店住下了。

程素麗和李玲玲並沒有修煉,她們一進房間就睡下了。

葉靈和楚凡都沒有睡,楚凡就不用說了,他現在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而葉靈也有了突破的感覺,自從她感悟了人物畫像後,意境上早就提升了許多。

只有程素麗和李玲玲還在第一重的境界,還只是剛入門的狀態,不過她們因爲是陽氣爲基,所以她們的速度絕對比葉靈要快許多,只是她們現在還沒有深入罷了。

現在楚凡到了突破的邊緣,他的能量是十分充足的,不管是陰氣,還是陽氣,兩朵花都儲存了不少,就是靈氣也是不少。

楚凡現在需要的就是感悟,因此,他在酒店住下之後,馬上就進入了入定的狀態,不過他一直感悟了幾個時辰都一無所獲,不由得從房間走了出來,來到客廳,看了一會電視,看了一會足球比賽,然後又關了電視,接着走到窗邊。

這時候,天色已近黎明,葉靈的房間很安靜,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睡得正香。

突然一陣清風吹來,楚凡突然心裏一動,隨即捕捉到了一股氣息,這股氣息是他從來都沒有感應到過的,一下子就引起了他的興趣。

而這股風還在一直吹,楚凡馬上進入了感悟的狀態之中。 楚凡站在窗前吹了一陣冷風,感覺腦子突然傳來一點信息,這樣的信息還是第一次感應到。

楚凡馬上進入了入定的狀態之中,本來他就處於突破的邊緣,現在有了感覺當然不會錯過。

而且楚凡一直都沒有睡覺,他也不用睡覺,而且還睡不着,雖然聽到李玲玲和程素麗兩人不時地從房間傳出輕微的呼吸,睡得很熟,很香的樣子。

但楚凡還是一點睏意也沒有,現在已經接近黎明,天很快就要亮了。

楚凡進入入定的狀態之下,馬上就有了感覺,隨即調動陰氣和陽氣一起衝關。

шшш ●тt kдn ●CO

葉靈也沒有睡着,她也在修煉靈異功法,而且她也到了突破的邊緣,馬上就要突破到第二重境界了。

可是總有那麼一點氣息無法進入,無法達到突破,就好比干那什麼還差一點勁。

因此,葉靈也從房間走了出來,一眼就看到楚凡站在窗前一動也沒有動,於是她也來到窗邊。

不過,葉靈的腳步很輕,她也知道楚凡正在感悟,自然不能弄醒楚凡,她只是輕輕地來到另外一個窗戶那裏,推開一扇窗,隨即有一股清新的空氣撲鼻而來,讓她感覺精神一振。

葉靈突然也有了感覺,於是立即回到房間開始修煉,她現在體內的陰氣也積累了不少,主要還是差一些陽氣,但這並不防礙她突破,因爲她曾經在宮殿中感悟了人物畫像,有了那個基礎,就算少了一些陽氣,也能突破。

不知不覺地,天色就大亮了,程素麗和李玲玲還在睡覺,楚凡還在修煉,而且很快就要突破了。

葉靈也到了最後的關頭,只差一點點就可以衝破瓶頸,就可以突破到靈異功第二重了。

又過了一個小時左右,程素麗和李玲玲都相繼醒了過來,接着下牀走出房間,一眼就看到楚凡正在窗前修煉,本來李玲玲正要叫楚凡,但卻被程素麗阻止了。

幸好程素麗阻止得及時,如若不然的話,肯定會打攪到楚凡的修煉。

而現在楚凡的確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只差一口氣就要突破了。

如果被打攪的話,那麼就完全廢掉了,不說走火入魔,但想要突破到第三重可就相當困難了。

而現在,楚凡又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輕輕地呼出,接着又呼了一口氣。

楚凡一連呼吸了幾口氣,一股強烈的氣息就直達腦門,很快進入了後枕穴,突然一種強烈的氣息又緊隨其上,猛然向頭頂衝了過去。

接着傳來咔的一聲響,突然楚凡就感到全身一陣輕鬆,突破了。

是的,楚凡一下子突破到第三重,整個人都覺得輕了許多,就象只有四兩棉花一樣重,覺得可以飛起來。

不過,也就是這麼一種感覺,當然了,楚凡現在要飛的話也能飛,但他並沒有飛,再說現在在酒店的房間中,要是憑空飛起來,就象鬼一樣飄來飄去,那也怪嚇人的。

因此,楚凡並沒有飛,只是靜靜地感覺身體的變化,發現越來越輕盈,接着又感覺了一下力量,覺得力量也大了許多,一拳下去至少可以幹倒一座大山。

葉靈也到了最後的關頭,突然也是一股強勁的氣流直衝腦門,一下子就衝過去了,並無一點阻礙,就象水到渠成一樣。

葉靈一下子突破到靈異功第二重,這種感覺比突破到第一重的時候可是要強大得多,不僅身體更輕,力量也更大,而且他身上的皮膚也越來越光滑了。

不得不說,這靈異功法真的是很神奇,葉靈突破後,並沒有繼續修煉,因爲她的境界早在宮殿感悟了人物畫像後就已經突破了,完全不需要鞏固。

葉靈走出房間,楚凡也剛好收功,他也突破完成。

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看到楚凡和葉靈兩人都同時突破,不由得一愣,都有點慚愧,覺得也該好好修煉了。

要是楚凡和葉靈都突破到了第四重,她們還沒有突破的話,到時吃虧的也是她們,到時候楚凡和葉靈那什麼的時候,她們只能想一想,卻不能那什麼。

因此,程素麗和李玲玲隨即說道:“我們也要修煉了。”

“不用着急。”楚凡說道。

“楚凡,你看你們一個晚上就都突破了,我們再不趕緊修煉,就落後太多了。”程素麗和李玲玲同時說道。

“沒事的,你們其實不用急,因爲你們剛開始修煉的時候用的是陽氣,而且還吃了那麼多的磨菇,你們的速度纔是最快的,只要你們再稍微用點功就可以趕上我們的進度,到時就知道了。”楚凡又平靜地說道。

“真的嗎?楚凡,我們的修煉的速度會比你們更快?”程素麗和李玲玲都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當然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的。”楚凡又說。

“那就好。”

“好了,現在天也亮了,我們先洗洗,再去吃點東西,然後就可以出發了。”楚凡又說道。

李玲玲和程素麗和葉靈都同時答應了一聲,接着又開始一起洗臉,一起上廁所,一起去吃東西,吃的東西也簡單,也沒有要多長的時間,只是半個多小時就全部搞定。

楚凡他們並沒有停留,吃好早餐後,就開車出發了。

出了襄陽,又直奔陝西的地界,同樣走的高速,他們下一個目標就是西安。

對於西安,楚凡還沒有來過,但一直心嚮往之,葉靈和程素麗和李玲玲也是一樣,他們都修煉了靈異功法,對於西安這座古城都有一種特別的興趣。

楚凡還是開得很快,兩個小時後,就進入了陝西境內,地勢也越來越高,本來中國的地形的就是這樣,越往西就越高,就是東低西高。

楚凡一直在高速路上,並沒有下高速,只是轉了一個又一個路口,經過兩個小時,離西安越來越近了。

到達西安的時候,正是中午時分,楚凡還是找了一個大酒店住了下來,還是開了一套大房子。

楚凡他們一行四人在酒店休息了一會,然後又一起出門了,他們現在要去的地方就是始皇陵。 楚凡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和葉靈一行四人走出酒店,然後又驅車前往始皇陵。

秦始皇的陵墓距今已有許多許多年了,但還是基本上保存完好,經過歷史上許多朝代的更替,統治者都作了一定的保護措施。

當年楚霸王項羽攻入秦都後,放了一把大火將阿房宮燒了個一乾二淨,關於項羽爲何要燒燬阿房宮,歷史上並沒有確切的說法。

楚凡他們一行四人直接去了秦始皇陵參觀兵馬傭,這裏的遊客一直都很多,楚凡他們到來後,這裏早有好些人在排隊,好多人都是跟隨旅遊團來的。

不過,象楚凡他們這樣單獨的遊客也有不少。

楚凡他們進入始皇陵後,立馬就感到一股特殊的氣息,這樣的氣息在一般的遊客中並沒有特別之處,只是有一種陰沉而已。

重生之魅眼妖嬈 但楚凡他們四人都修煉過靈異功法,這樣的感覺就完全不同了。

對於兵馬傭,世界上很多人都認爲是一個奇蹟,那麼多的人馬或站或立,而且又是整齊劃一,光是那陣勢和氣勢就讓人歎爲觀止。

普通遊客們只是欣賞表面的陶傭,他們看到的都是一個又一個兵傭和馬傭,而楚凡和程素麗和李玲玲和葉靈他們看到的景象又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楚凡看來,這些兵馬傭就象一個戰場,就象一個又一個陣法,他最先來到一個長着鬍子的兵傭面前,只是看了一眼,立馬就看到了一片戰場,突然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畫面,這些畫面都是一幅又一幅戰場廝殺的情景。

楚凡從這些畫面中感悟到了一種從未出現過的意境。

這些意境都很鮮明,而且十分鮮活,彷彿眼前出現的都是一個又一個活生生的人,和許多戰馬在不停地奔馳,捲起一陣陣黃沙。

葉靈也和楚凡一樣,她看到這些兵馬傭後,也立馬來了感覺,她的感覺來得很快,就象在那個宮殿中看到畫像一樣。

葉靈也看到了一片戰場,看到許多士兵騎在馬上來回奔騰,來去衝殺,而且擺成各種各樣的陣法。

葉靈本來就感悟了一個法術,現在從這樣強大的戰場中一下子就整個人都裝進去了,眼中只有一片古戰場。

而程素麗和李玲玲進來之後,她們的感覺又完全不一樣,起初只是和普通的遊客一樣,只看到一個又一個陶傭,並沒有異樣的感覺。

只是她們呆了一刻鐘之後,馬上就感到了一股陰風吹來,讓她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對於這樣的寒冷的感覺,程素麗和李玲玲還是第一次覺得。

而且這還是在她們修煉了靈異功法之後,而且她們還是通過磨菇的陽氣突破的,而現在她們感到這股陰氣之後,馬上就來了感覺。

程素麗和李玲玲都是一樣的功夫,都是靈異功第一重,都是通過磨菇的陽氣修煉突破入門的,現在同時感覺到一股來自遠古的陰風,立馬震動了她們的心神。

程素麗和李玲玲同時丹田一陣震動,緊接着一股陰氣自動進入了丹田之中。

這股陰氣剛一進入,立馬就和磨菇的陽氣反應了起來,程素麗和李玲玲馬上同時感到經脈突然一陣緊脹,緊接着陰氣又和與陽氣交匯在一起。

這種感覺起初有些痛苦,但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漸漸變得輕鬆了起來。

欲擒顧愛 程素麗和李玲玲兩人剛開始感應到這股陰氣的時候,也是一陣欣喜,一陣期待,畢竟她們也知道修煉靈異功法陰氣是不能缺少的。

而這股陰氣又是如此陰寒,因此她們儘管覺得痛苦,但卻始終忍住,一直痛苦漸漸消失,這些陰氣和磨菇的陽氣經過一陣激烈的反應,終於融爲一體,形成了一種全新的氣體,就是陰陽氣。

陰陽氣又在她們的丹田中不斷流經每一條經脈,再通過一條又一條關口,最終形成一個循環,而且這個循環並沒有中斷,一個循環又跟着一個循環,如此周而復始。

楚凡的眼前還是一片人喊馬廝,戰場上兵來馬去,排成一個又一個陣法,很多馬倒下了,很多兵卒也倒下了。很多的大將又來回衝殺。

楚凡看到這樣的景象,突然丹田一陣顫動,兩朵花也活躍了起來,它們也感應了到了一股極強的氣勢。

葉靈的感覺基本上和楚凡一樣,但又不盡相同,她的眼前還是一片古戰場,許多的兵將騎着馬來回奔馳,但並沒有廝殺,只是擺出一個又一個陣形,只是單純的對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