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為母則剛吧,葉雙雙是一個堅強的母親!

「任夫人,我也為你檢查一下!」墨九狸給了葉雙雙一個微笑說道。

「好!」葉雙雙額頭微微冒汗的說道。

墨九狸的手搭在葉雙雙的脈搏上,直接用神識進入葉雙雙的體內為她檢查……

許久,墨九狸有些詫異的收回手,看著床上的葉雙雙,眼裡閃過什麼!

「大師,我妻子她……」任海洋緊張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暫時還不能確定,我需要一些藥材,麻煩任城主幫我儘快準備一下吧!」墨九狸看了眼虛弱的想要睡覺的葉雙雙,然後轉身對任海洋說道。

「好,好,我這就去準備!」任海洋聞言立即說道。

墨九狸寫了一張單子遞給任海洋,任海洋剛想讓丫鬟進來,床上的葉雙雙忽然間看向自己的夫君道:「夫君,我想單獨跟大師說幾句話!」

「夫人,這……」任海洋有些擔心的說道,畢竟他覺得墨九狸雖然是煉丹師,但是卻是剛來到城主府的啊,為人如何他也不清楚,所以他不太放心!

「任城主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夫人的!」墨九狸看向任海洋說道。

任海洋看了墨九狸的眼睛許久才說道:「那就麻煩大師了!」

墨九狸點點頭,任海洋這才拿著單子出去,順手還把房門給關上了!

葉雙雙這才看向墨九狸問道:「姑娘,你能看出我的孩子他……」

「恩,孩子確實還活著!」墨九狸點了點頭說道。

「真的嗎?我的孩子真的還活著嗎?」葉雙雙的眼淚瞬間落下來問道。

這麼多年了,所有人都說她的孩子死了,就連自己的夫君也是如此覺得!

可是,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孩子還活著,她能感應到孩子偶爾的動靜,所以她一直不肯放棄!

可是,夫君找來的無數煉丹師和醫者,都說自己的孩子已經死了,說的人多了,連她自己都快要信了!

現在聽到墨九狸說自己的孩子還在,還活著,葉雙雙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我的孩子,真的,真的還在嗎?」葉雙雙看著墨九狸不確定的再次問道。

「恩,真的,你把他保護的很好,所以他還在,還活著!」墨九狸看著葉雙雙說道。 門外的吵鬧聲,讓別赤愣了一下,他也沒有心思和這個小夥計墨跡。隨手丟給他一塊碎銀子,然後邁步向門口走去。

直覺告訴他,這個吵鬧聲和他們一定有着某種關係,畢竟在不久之前,他們剛剛把一個當鋪給砸了。對於這個時代的當鋪,他知道的可比馬前卒還要明白得多,基本上都是官方背景的。

剛剛走出了客棧的大門,就看見一夥士卒氣勢洶洶的向客棧的方向走過來,爲首的一個好像是富家公子哥模樣的人,竟然也是頂盔摜甲的,怎麼看着都不像是一個在戰場上衝殺的將軍。

在那個將軍的馬前,一個身穿着綢緞衣服的人正快步的向前跑着,在他周圍都是甲冑在身的將士,他現在的這個樣子,混跡在這個人羣中,怎麼看着都感到奇怪。

別赤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傢伙,他就是之前被砸的店鋪的掌櫃,看來是被人拉着來這裏指認兇手來了。

人家是騎在馬上四條腿跑路,就是其他沒有騎馬的士卒,也經過了常年的訓練,在身體素質上要比這個掌櫃好很多,現在跟着這些人一起跑,那傢伙早就已經累的呼哧呼哧的喘粗氣了。

“那邊,燈下的人就是他!”

掌櫃用手指着站在客棧門口的別赤,其他的地方都非常的昏暗,只有別赤站着的這個地方,因爲有燈籠的照射,所以非常的明亮。當鋪掌櫃還是一眼就把別赤給認出來了。

書生一樣的將士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別赤,衝着身後的士卒大喊了一聲:

“給我圍上!”

在他的一聲令下,那些士卒果然四散開,圍攏在了別赤的周圍。看到別赤已經被包圍住了,那個年輕的將官洋洋得意:

“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在我的地盤上撒野,也不問問,這幽州的一畝三分地是歸誰管的,還沒有人敢在幽州撩我袁熙的虎鬚!”

別赤早就知道當鋪都是官家

的,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袁熙竟然會因爲一個當鋪的生意,而親自跑一趟。

別赤對於漢朝現在的形勢並不是非常的瞭解,可是也聽馬前卒等人說過了有關官渡之戰之後的事情。袁紹在和曹操的這場官渡之戰中,幾乎是完敗。現在正是前線戰事吃緊的時候,袁熙竟然還有心思理會自己家的買賣,爲了一點蠅頭小利而大動干戈,怎麼想着都讓人感到不解。

一個目光如此短淺的人,最後完全被曹操覆滅,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想到了這裏,別赤只能對這個無所作爲的袁熙感到默哀了。

看到別赤站在那裏只是看着他們,並沒有說話,而且從他輕蔑的眼神中能夠感覺到,這個人根本沒有把自己放在眼裏。袁熙更加的火大,在幽州,他是當之無愧的土皇帝,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的蔑視他:

“把這個兇徒給我綁了!”

隨着他的一聲令下,圍在周圍的那些士卒如狼似虎的衝了上來。在他們眼中,別赤不過就是一個江湖遊俠而已,也許有一些本事,可是俗話說得好,光棍不鬥勢力,現在看到了幽州城中的土皇帝,還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可是沒想到別赤根本就不是尋常的遊俠,兩個士卒剛剛來到他的身邊,就感到好像有一個大錘子重重的砸到了他們的胸口上,兩聲慘叫之後,這兩個人就從其他的士卒的頭頂上飛了過去。

“啊?”

其他的幾個士卒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拒捕,接連的兩聲慘叫之後,所有人才緊張起來,連忙揮舞着各自的兵刃衝了上來。這些尋常的士卒焉能是別赤的對手,三拳兩腳,幾個人就躺在地上只剩下了慘叫和呻吟了。

袁熙本來以爲自己親自出馬,而且還帶上了十幾個原來負責城內治安的士卒,抓幾個惹事的兇徒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可是沒想到剛剛一動手,周圍的那些士兵就立刻失去了戰鬥力,甭說對方一共有三個人,現在只

看到了一個人,就已經弄的是狼狽不堪了。

“找死!”

袁熙大喊一聲,手上的長槍舞動,刺向了別赤的面門。眼看着長槍就要刺到別赤的臉上了,袁熙的眼中多了幾分笑意,還自認爲別赤是被自己的王八之氣給嚇住了呢。

可是沒想到,當長槍送到了別赤的面前之後,竟然好像刺中了鐵牆一樣,再也不能前進分毫。別赤單手抓着袁熙的長槍,笑盈盈的看着他。

袁熙囂張跋扈,但是可不等於他的智商有問題,看到人家輕輕鬆鬆的就能抓住自己的長槍,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踢到了鐵板上了,一聲大喊就想要把長槍撤回來。

別赤哈哈一笑,手腕子上用力:

“哈哈,你留下吧,既然來了,就甭想走了!”

袁熙感到一陣的大力,通過了他手上的長槍蔓延上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就向馬背的下面摔去。

留給他的選擇只有兩個,要麼放手把槍扔了,要麼和長槍一起滾到馬下去。袁熙可不會躺在地上任人宰割,在僵持了一下之後,發現自己和別赤根本就不是在一個檔次上的,立刻明智的選擇了放手。也不顧上管那些已經被別赤放倒在了地上的士卒,撥轉馬頭,扭頭就跑。一邊跑還一邊連頭都不敢回的大喊:

“小子,你好大膽子,看我回去召集兵馬!”

如果是尋常的將士這樣說,別赤一定會把他的話當成是逃跑之前放兩句狠話而已,根本就不會在意,可是目前的這個人可是幽州城名義上的王者,聽到了袁熙說要調集軍馬,別赤的眉頭皺了皺,腳下用力,整個人騰空而起。

那些東倒西歪躺在地上的士卒,看着從他們頭頂上飛過去的別赤,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

“這,這是人麼,他怎麼會飛啊?!”

“難不成是神仙?”

想到了和神仙動手,這些士卒不由得都坐在地上打了幾個冷戰……

(本章完) 第3093章

「謝謝你,謝謝你,所有人都說我的孩子已經死了,所有人都不信我說的話,哪怕我的夫君不信!」

「可是,你知道嗎?我真的感覺到了,我真的能感覺到孩子還在的!」

「為了孩子,我一刻都沒有放棄過,謝謝你相信我,告訴我孩子還在……」葉雙雙看著墨九狸淚流滿面的說道。

墨九狸輕輕拍了拍葉雙雙的後背,她能理解對方的心情,母親對孩子的感應最為敏.感了,哪怕是醫者都查不出來,但是作為母親卻是能感應到的!

所以墨九狸能理解葉雙雙的心情,所有人都不信她的話,可能所有人都覺得她是一個瘋子吧!

甚至是最愛她的任城主,也是不想她一直因為孩子傷心,才會勸說她孩子已經死了!

雖然任城主沒錯,任城主的想法墨九狸也懂,自己深愛的女人執念太深,他也不好過!

可是對於葉雙雙來說,最難以割捨的是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卻連自己最愛的人都不信她的話!她無法放棄自己的孩子,卻沒有一個人理解她,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她一個人承擔,只有她一個人努力保護自己的孩子,沒有一個人相信她,理解她……

所以墨九狸的一句話,才讓葉雙雙徹底崩潰了!

「你是一個偉大的母親!」墨九狸看著葉雙雙安慰道。

「謝謝你,我……」葉雙雙泣不成聲的說道。

「別哭了,對孩子不好!」墨九狸說道。

聞言,葉雙雙果然慢慢的不再哭了!

「你能救我的孩子嗎?我死沒關係,但是請你救救我的孩子……」葉雙雙看著墨九狸祈求道。

她努力的保護自己的孩子,就是不希望孩子跟著自己一起隕落……

「你相信我的話,我可以保你和孩子都沒事!」墨九狸看著葉雙雙淡淡的說道。

「我相信你!」葉雙雙看著墨九狸的眼睛說道。

「好,那從現在開始,你都要聽我的,只有你配合我才能救你們母子!」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葉雙雙聞言點頭道:「好,我聽你的!」

「恩,想要保住你的孩子,要先幫你解毒才行,可是你體內的毒,中毒時間太久,毒素已經深入骨髓,解毒起來很麻煩!」

「你的孩子之所以沒事還活著,也是多虧了你察覺到自己中毒后,就把所有靈力,都圍在還在周圍保護孩子不中毒!」

「可是因為你的靈力都用來保護孩子了,卻也讓自己沒有了抗毒的能力,才讓毒素深入骨血當中!」

「寶寶一直在你腹中無法出生,也是因為你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生產,也因為你的靈力保護,讓寶寶雖然沒有收到毒素的影響,卻也因此拖延了出生的時間!」

「加上後期你的靈力匱乏,只能靠著服用天財地寶提供體內的靈力,好在你開始的時候太過擔心寶寶出事,把所有的靈力一股腦圍繞在孩子周邊!」

「陰差陽錯的在孩子周圍形成了一個靈力罩,而寶寶因為太小,忽然間被那麼多靈力包圍,被動的吸收來自你體內的靈力!」 袁熙其實也不過就是打算放點狠話,給自己找找面子而已,他可沒有認爲別赤會當真,當然更不會認爲別赤會害怕,人家弄出了這樣大的一個動靜來,都沒有逃走的意思,反而悠哉悠哉的來給病人看病,就已經看出這些人的不凡來了。

可是沒想到別赤是個死心眼,袁熙只是聽到了在身後一陣惡風響動,接着自己胯下的馬匹明顯哆嗦了一下,即使是在行進的途中也能夠感受到。偷眼回頭,被嚇得魂飛魄散。

別赤已經站在了他的馬屁股上,手上拿着一把在夜色中泛着寒光的鋼刀。鋼刀距離自己的脖子已經只有幾寸遠了。寒意在瞬間籠罩了他的全身。

“大,大,大俠!”

袁熙儘量讓自己的馬保持着勻速的行駛,因爲刀距離自己的脖子太近了,他真擔心別赤的手稍微顫抖一下,就能夠把他的脖子割開。

召集人馬回來報仇,這在之前只是一個想法,但是現在,連這個想法都沒有了。只剩下了哆嗦,好在是在馬背上,馬匹的顛簸還不是特別清晰的可以看到他的顫抖,這也讓他不至於那麼丟人。不過在他耳邊還是清晰的聽到了自己牙齒打架的聲音。

“停馬!”

別赤的聲音非常的平靜,站在馬屁股上,就好像是後世的人演雜技一樣。本來別赤就是匈奴人,是一個生活在馬背上和駱駝背上的民族,對於在馬背上自己身體的掌控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是……”

袁熙連忙拉緊了手裏的馬繮繩,快速奔馳中的駿馬一聲嘶鳴,在一個人立之後落在了地上,嚇得袁熙差點尿了褲子。偷眼看看,本來在自己肩膀上的刀已經不見了,別赤就站在距離他不遠的地上。

他可不敢坐在馬背上俯視着別赤,噌的一下跳下來,恭恭敬敬的站在別赤的身邊:

“大俠,你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和我計較了吧,放心,只要有我袁熙在,一定……”

別赤不耐煩的揮了揮手,打斷了袁熙

後面的話,馬前卒早就已經和他說過了。官渡之戰之後,幽州很快也被曹操攻破,袁熙也成了無頭鬼,他的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也跑到了遼東,被公孫康給砍了腦袋,袁家從此銷聲匿跡。所以對於袁熙給他任何的承諾都不會當回事,人活着尚且未必說話算話,人死了,估計就更沒戲了。

“知道今天是爲什麼砸了你的那個當鋪麼?”

“不知道啊,是不是當鋪中的傢伙仗勢欺人了?”

袁熙瞪起了眼睛,他還真的不知道在當鋪發生了什麼,聽說有人找茬,立刻就帶着人們追過去了。

“是爲了一顆珠子。你的當鋪開的時間也不短了,有沒有見到過同樣的珠子?”

別赤也是一時起意,路上馬前卒也和他說了他們幾個人心中的煩心事,想到了袁熙就是那個當鋪的真正當家的,應該在他那裏沒準能夠有一些有價值的線索。所以才抱着試一試的態度追了上來。

“珠子?不只是開當鋪的時候收到過很多,就是我家中藏着的也有很多呢,不知道大俠要的是哪一種?”

袁熙眼珠轉了轉,這可是討好眼前這個武功高強的傢伙的好機會,如果日後有了這樣的高人幫助自己,相信能夠解決掉很多在江湖上的麻煩事兒,而且……

袁熙的眼角閃現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壞笑。

“我也說不清楚。”

別赤搖了搖頭,讓他說那種珠子有什麼與衆不同的,他還真的講不出來,唯一知道的,就是珠子的重量要比一般的珠子重很多。

“沒關係!”

袁熙把胸脯一拍,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之前嚇得幾乎要喊孃的樣子早就已經不復存在了,換上的是一副非常仗義的模樣。

“兄弟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走,到我的家裏去,看看有沒有你需要的珠子。”

如果不是馬前卒早就和他說過,袁家的這三兄弟爲了自己的利益連自己的親兄弟都能夠出賣的話,估計別赤這個實心眼還真的

能夠讓袁熙現在的惺惺作態給忽悠了。

雖然知道在袁熙的家中能夠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的希望也非常的渺茫,但是試試也總聊勝於無。

跟着袁熙,沒走多長的時間,就來到了一個高大的府院門口。開門的下人還感到奇怪呢,本來出門的時候,是氣勢洶洶的帶着人要出去算賬的,怎麼回來了低聲下氣的,連個頭都好像矮了半截一樣,而且在他的身後還跟着一個威風凜凜的大個子,,看這個人的樣子,可不像是中原人。

來到了客廳中,袁熙吩咐下人看差,別赤擺了擺手:

“都免了,我要看看珠子!”

袁熙趕忙點頭:

“我出去安排一下?”

看到別赤的首肯,他才慌忙的跑了出去。別赤一個人在房間中來回的踱着步子,客廳中的裝飾非常的豪華,牆壁上掛着很多名人字畫,就是傢俱擺設也一應俱全,而且款式精美,質地優良,看得出袁熙是個非常懂得生活的人。

過了好一會兒也沒有看到袁熙回來,別赤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邁步就像外面走,剛剛來到門口,就聽到有人大喊:

“抓賊!”

別赤愣了一下,沒想到在袁熙的府上還能夠遭賊,不過,對於袁熙這樣的人,丟東西了真是活該。別赤纔不會熱心腸的幫助他去抓賊呢。

瞬間,幾十個護院就將別赤所在的客廳給包圍了,而且遠處還有不少人影向這邊彙集。

別赤愣了一下,難道是自己所在的客廳遭賊了,可是看到所有護院圍攏在自己的周圍,對自己虎視眈眈的樣子,他終於明白了過來,袁熙口中的賊人,竟然就是自己。

袁熙歪戴着帽子,晃晃悠悠的從其他人的身後走出來:

“哈哈,沒想到看你一身的本事不錯,可是根本沒有長腦子,哼,現在你已經到了我的老家中,還想要脫身麼?”

說完,袁熙仰天哈哈大笑,笑聲在夜晚中好像夜貓子的叫聲一樣的刺耳……

(本章完) 第3094章

「可是由於孩子太小,完全不懂的吸收靈力,造成了孩子因為被動的吸收了你的靈力,而陷入了沉睡中,幸運的是,孩子吸收了靈力並沒有暴體而亡!」

「反而陷入沉睡,隔絕了靈力湧入他小小的身體內,加上後期你的靈力變少,最後甚至只能靠著服用天財地寶,或許少量靈力來保護孩子!」

「只能說是你和孩子都是幸運的,一切的不可能和巧合都被你們幸運的趕上來,是你的執念保護了自己的孩子,也保護了你自己……」墨九狸看著葉雙雙慢慢的解釋道。

葉雙雙聽的心驚不已,但是也慶幸自己保住了自己的孩子!

「我該怎麼做?」葉雙雙看著墨九狸問道。

「暫時不需要你做什麼,我要先幫你解毒,不過有件事我要告訴你……」墨九狸看著葉雙雙說道。

「雖然我沒聽過你的說法,但是我相信你,我同意你說的!」葉雙雙聞言猶豫了下,看著墨九狸堅定的說道。

「好,生產的時候,支開所有人就可以了,其餘時間沒關係!」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謝謝姑娘!」葉雙雙說道。

「大師,藥材我準備好了!」這時,任城主推開門說道。

「恩,我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煉丹!」墨九狸回頭看著任城主說道。

「好,好,隔壁就是煉丹房,不會有人打擾的!」任城主聞言說道。

「恩,那我去煉丹,這裡的藥液,每個半個時辰給夫人服下一瓶!」墨九狸拿出三個瓷瓶遞給任城主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任城主接過來說道。

墨九狸拿著藥材去了隔壁房間煉丹,任城主來到葉雙雙的身邊坐下擔心的問道:「夫人,你沒事吧?」

「夫君,我沒事,剛才墨姑娘給我吃了一顆丹藥,我感覺好多了!」葉雙雙虛弱的笑了笑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